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深夜在這荒無人煙的魔獸山外圍聽到一個女子的尖叫,感覺十分詭異,葉天猶豫著。山林里忽然又傳出一聲尖叫:「啊!救命啊!」

    「小紋,起來,帶我過去看看。」葉天爬到九紋虎身上,便示意小紋起來。

    九紋虎立即明白了葉天的意思,馱著葉天謹慎地朝著那個方向趕去,越往前走,前面的動靜越大,應該有人在打鬥。

    嗖嗖,九紋虎帶著葉天爬上了一棵參天大樹,借著月光,葉天看到一個曼妙的身影在樹林間奔走躲避,看身形應該是一個少女,而另外幾一團黑影在不斷攻擊著這個少女,看樣子是一群晚上覓食的猛獸。

    「不要!」少女的聲音雖然十分驚慌,但不得不說,十分好聽,葉天道:「好吧,今天就來個英雄救美!」

    葉天輕輕一躍跳到了另外一邊的樹榦上,然後示意小紋道:「去,拖住那幾隻野獸,我去救人!」

    九紋虎靈性很高,立刻心領神會,他猛地夜色里大吼了一聲,幾隻野獸的身影忽然一滯,紛紛朝著樹上張望,樹下的少女也被嚇了一跳,前後狼,後有虎的,她現在心裡差不多要絕望了。

    九紋虎縱身一躍,便朝著那幾團黑影撲了上去,那少女以為老虎是沖她來的,獃獃地站著,不知道是嚇的,還是已經認命了,然後九紋虎的身影卻略過了她,徑直去撕咬樹下的野獸。

    葉天趁機一躍而下,跳到了那少女地身旁,一把將她摟住,又再次跳到了樹上。

    「啊啊啊!」少女被嚇得閉著眼睛亂動,葉天大聲說道:「姑娘你別怕,我是人!我是人!」

    懷裡的少女這才睜開了眼睛,看到抱著自己的確實是一個人,才停止了掙扎。不過這樣被人抱在懷裡,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放我下來……」她輕輕地囁嚅道。

    葉天便將他放到了樹榦上,說道:「你可站好了,別掉下去。」

    那少女弱弱地站在了樹榦上,扶著葉天,但是樹下卻忽然傳來了九紋虎的哀嚎聲,葉天一驚,問道:「剛剛是什麼東西在追你?」

    「是一群狼!很大很大的狼!」那少女心有餘悸地說道。

    該死,要是魔獸山脈里的餓狼跑了出來,九紋虎可能還真的打不過,我得去救一下九紋虎,葉天叮囑道:「你待在這裡別動,我待會兒上來找你。」說罷,便跳了下去。

    樹下九紋虎和幾隻大狼撲咬在一起,雖然老虎為百獸之王,但是這一小群的狼卻並不懼怕,圍著九紋虎不停地偷襲,短短一會兒,九紋虎身上便多了幾條傷口。

    葉天飛快地將自己的刀劍殺魂全部凝出體外,朝著九紋虎身邊的餓狼飛了過去,刷刷刷,幾隻餓狼發出陣陣無力的慘叫,掙扎著倒在了地上。

    「吼吼吼!」九紋虎飛快地咬住一隻狼的脖子,左右一甩,將它咬成了兩段。

    剩下的狼見情況不對,相互對視了一眼,便慌張地轉身就跑,九紋虎縱身一躍就要追,葉天急忙喝住了它,這裡太危險,還是儘快離開的好。

    九紋虎帶著葉天又重新爬回了樹上,那個少女還在那裡等著他,葉天伸手道:「坐上來,我帶你離開這兒。」

    那少女猶豫了一下,坐到了九紋虎的背上,「坐穩了!小紋!我們回去!」葉天大喊一聲,九紋虎帶著兩人又回到了葉天休息的地方。

    篝火還在噼里啪啦地燒著,葉天將那少女扶了下來,接著火光,才看清了她的模樣。

    那少女留著烏黑的長發,皮膚在火光的照耀下依然白皙,兩個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還有一絲驚魂未定,她身上穿著一身紅色的勁裝,身形十分高佻,確實是一個大美人。

    居然能在這荒郊野外遇到這樣一個美女,葉天都有些感覺到納悶。這麼漂亮,不會是狐妖吧?

    看到葉天的眼神一直在打量自己,那少女不由得心生警覺,嘟著小嘴道:「謝謝你救了我,不過你別想打我的主意,我可是……」

    葉天有些尷尬地收起自己的眼神,笑道:「可是什麼?」

    她憋了半天,感覺自己未必是葉天的對手,只好無奈地說道:「我可是……寧死不屈的。」 葉天被她這樣的表情給逗樂了,回答道:「你放心,我這人可是正經人家的,不會幹那種齷齪事,不過姑娘,你長得可真漂亮。」

    雖然前世見過許多漂亮的女子,他們無一不對葉天充滿愛慕之心,但是在葉天看來,她們都是庸脂俗粉,只有像這樣單純又可愛的少女,才能勾起他的興趣。

    聽到葉天這樣直白的誇獎,那姑娘的臉上漸漸泛起了紅暈,顯然是害羞了。

    葉天想起還有很多事情沒問清楚,便說道:「哎?我叫葉天,怎麼稱呼你呀?」

    「哦,我叫火靈兒!」那少女淡淡地回答道。

    葉天有些疑惑地問道:「你怎麼會出現這裡?你是哪裡人啊?」

    火靈兒想了一下,說道:「你聽說過不老宗嗎?」

    葉天點頭道:「這個自然聽過,不老宗算是咱們大陸上數一數二的大門派了,怎麼?你是不老宗的人嗎?」

    火靈兒點點頭,回答道:「是啊,我是不老宗的外門弟子,我們一行人這次被派到這裡歷練,要是可以通過這次歷練就能進內門了。」

    「哦,是這樣啊,那你通過了嗎?」

    「沒有,我們被長老們送到了這裡,然後他們就走了,我們必須要在這裡獵殺足夠的獸師級別的魔獸,拿到三十顆獸師的魔核,才能離開。」火靈兒沮喪地說道。

    「呵呵~」葉天同情地笑了笑,「你知不知道這裡是哪裡?這裡是魔獸山脈,這裡的普通野獸都異常兇猛,想獵殺獸師級別的更難。」

    不過這也難怪,不老宗的內門弟子擁有更好的修鍊環境,不過也需要你有足夠的天賦和能力,才對得起他們的栽培。這樣的考核雖然十分困難,但是只有在這樣才能挑出真正合格的弟子。

    「你們宗門把你們扔這裡就不管了嗎?剛剛要不是我幫忙,你怕是就成了那群狼的晚餐了。」葉天覺得這些大宗門至少也應該給他們留點保命的手段,不然他們的弟子在這裡差不多是有去無回的。

    聽到葉天這樣問,火靈兒更加難過地說道:「當然有,就是逃生玉圭啊,可是剛剛我被野獸追的時候,被他們弄掉了,所以我才沒辦法脫身,差點被……」

    逃生玉圭類似於空間戒指,都是一種空間法器,不過逃生玉圭的功能要比空間戒指強大許多,無論你在什麼地方,只要捏碎玉圭,你就可以回到一個固定的地方。因為玉圭中被陣紋師布下了陣紋,他可以帶你實現空間的傳送。

    通常遇到危險捏碎他,便可以瞬間回到一個安全的地方,不過這種東西造價也十分昂貴,對於陣紋師來說,也是十分消耗心神,只有一些強大的勢力才能有這樣的大手筆。現在看來,不老宗還是有這個實力的。

    葉天無奈地搖搖頭,說道:「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啊?你是要放棄,還是要留在這裡找逃生玉圭,完成你的考核?」

    火靈兒滿臉愁容,說道:「我也不知道,我好不容易得到這次考核的機會,真的不想放棄啊。嗚嗚嗚,怎麼辦啊?」

    看到一個可愛的小姑娘愁成這樣,葉天也有些於心不忍,他思索了一番,安慰道:「要不你在這裡等我,我明天天亮就要進山有事情,你晚上就睡在樹上,白天也不要亂跑,等我回來,我幫你獵殺魔獸,完成這次考核!」

    聽到葉天這樣說,火靈兒立刻高興了起來,剛剛從葉天救他就可以看出來,葉天功力在她之上。她本來就想向葉天求助的,但是感覺一直麻煩別人反而不好,既然葉天自己都這麼說,她自然十分樂意。

    葉天看著火靈兒開心的樣子,也跟著笑了起來。他看了看地上,把本來要給自己避寒的衣物遞給了火靈兒,說道:「晚上冷,你多蓋點東西吧。」

    火靈兒道了聲謝謝,又詫異地問道:「那你晚上不冷嗎?」

    葉天笑笑,答道:「你不用擔心我!」說罷,便示意九紋虎過來,九紋虎乖巧地匍匐在葉天身邊,葉天便靠著九紋虎躺了下來。

    九紋虎身上還有幾道傷口,葉天觀察了一下,並不礙事,不過他也有些奇怪。能咬傷獸師級別的野獸,至少也應該到了獸師級別了。可是這裡是魔獸山脈外圍啊,怎麼會遇到這麼強的野獸呢?

    難道火靈兒是從山裡面被追出來的?看她樣子也不像啊,葉天猜測了許多,但也有可能是他們自己跑出來覓食的,畢竟他們還是低智慧獸類,很多事情都是靠本能的。不像九紋神虎這樣,通人性。

    九紋虎柔軟的毛髮,還有暖暖的體溫,絕對不比葉天在家裡住的差,火靈兒也不再多說,躺在葉天不遠處,睡了起來。

    寂靜的魔獸山脈里依然不時傳來各種嘶吼聲,葉天和火靈兒安靜地睡著了,他身旁的篝火燒的很旺,有篝火的保護,一般魔獸是不願意接近的,每個獸類火都有天生的畏懼。

    然而在火光照不到的地方,卻又一個模糊的身影,靜靜地注視著睡著的火靈兒,他穿著一件寬大的袍子,整個頭都被遮得嚴嚴實實,似乎他的臉不能被人所看到。

    葉天睡得很淺,睡得也很不安心,多少次生死邊緣的掙扎讓他的感覺十分敏銳,儘管四周一片漆黑,但是他能感覺到,有一雙眼睛在注視著這裡。

    是自己帶過來的嗎?以九紋虎的速度沒人可以跟上,那便是火靈兒帶來的,也許是不老宗的長老還在林子里徘徊巡視,葉天猜測道。葉天並不打算去找他的方位,只要他沒有惡意,這件事情便與他沒有關係。

    均勻的鼾聲漸漸想起,九紋虎的肚子帶著葉天來回起伏著,黑暗中黑袍人無聲無息地走了過來,連警覺最高的九紋虎都沒有發現一絲聲響。

    火靈兒靜靜地睡著,她經過狼群的追殺已經徹底虛脫了,火光的照映下,一雙枯瘦的大手緩緩地朝著她伸了過去。 黑袍人手裡發散出淡淡的光華,不知道在做什麼,光滑漸漸包圍住了睡著了的火靈兒,火靈兒毫不知覺依然靜靜地躺著。

    就在此時,一併黑色的小刀也無聲無息地凝成,出現在了那神秘黑袍人的背後,忽地一聲,葉天的刀殺魂猝然發力,朝著神秘黑袍人砍了下去。

    那黑袍人飛快地感覺到了一絲殺意,迅速收回那包裹著火靈兒的光華,凝在了自己身上。

    葉天的殺魂如今已經成為了一件殺器,一旦集中必死無疑,然而這必中的一擊,劈砍在了那人身上的光華,那光華猶如鎧甲一樣護住了那人,但這可怕的力道,也將男人重重地擊翻在了地上。

    「啊!」火靈兒一下子驚醒了,看到身旁前摔倒的黑袍人,立刻大叫了一聲,但是她好歹也是不老宗的弟子,慌張過後便迅速地退開了。

    葉天一個鯉魚打挺從九紋虎身上站了起來,九紋虎也飛快地撲到了另一邊,一人一獸成合圍之勢,將那黑袍人圍在了中間。

    而火靈兒也迅速催動內力,一聲的鳳鳴聲傳來,火靈兒也祭出了自己的殺魂,一直小巧的朱雀,圍著火靈兒身邊飛舞。

    那黑袍人狼狽地從地上爬了起來,聲音嘶啞的說道:「臭小子,這是小瞧你了!」

    葉天冷笑道:「小瞧我是要付出代價的!說!你是誰?有什麼目的?」

    那人也冷笑道:「想知道這些你還不夠格。」

    葉天打量著這人,他全身藏在黑袍里,透露的氣息若有若無,聲音這般嘶啞,彷彿像是從墳墓里爬出的老鬼,而且也看不出他的修為,剛剛他使用的那些光華彷彿是另外一種奇特的法訣。

    葉天仔細回憶著自己的記憶,即便身為九幽殺神的他也從來沒有見過這種法訣,這人身上似乎藏著很多秘密。

    火靈兒也怒道:「你剛剛想要對我做什麼?你這混蛋!」

    「呵呵呵呵!」那黑袍人沒有回答,只是發出難聽沙啞的笑聲。

    「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葉天示意了一下九紋虎,九紋虎嘶吼一聲,張開血盆大口,猛地朝著那黑袍人撲來,那黑袍人身影反應極快,稍稍退出幾步,便躲開了九紋虎的攻擊,九紋虎雙爪又猛地一掀,那黑袍人又往後一躍,躲了過去。

    這人身手很敏捷,九紋虎來勢洶洶的殺招,就這樣輕描淡寫地躲了過去,葉天不由得有些吃驚。九紋虎連續幾次都沒有撲中,也分外惱怒。

    葉天擔心這人會耍心機,便也參與了進去,鬼影步在黑暗中一閃,葉天留下一個殘影便已經預判到了那人下一次要躲避的方向。

    「碎石拳!」

    那人眼看無法躲避,又凝出一身藍色光化,但葉天以他的巔峰殺徒之力打出的這一拳,威力足以打死一隻野豬,果然這一拳打散了他周身的光華。

    那人也被一拳打飛了出去,摔在了火堆旁,葉天感覺他的身體特別輕,像是一根枯木一樣,這人到底是誰?

    「哼!你這身板也敢跟我狂?快說,你到底是誰?」葉天警告道。

    那人乾咳了兩聲,忽然用將手伸向火堆,捲起篝火轟的一聲朝著葉天席捲而來,那篝火本是小小的一堆,經他之手再扔出來,在空中卻化身千萬,落在葉天周圍就變成了熊熊火海,將葉天圍困在裡面。

    九紋虎急著團團轉,卻不敢去幫葉天,火靈兒見狀急忙上前,嬌喝道:「去!」

    她身旁的殺魂朱雀立刻飛身上前,飛進了火海里,將葉天身旁的熊熊大火全都吸走了,葉天身旁的大火一下子便全都消失了,留下一片焦土。

    「你沒事吧?」火靈兒關切地問道,葉天擺擺手,示意他沒事,然而剛剛的黑袍人已經趁機跑了。

    葉天謝道:「這次多謝了,你救了了我一次。」

    火靈兒莞爾一笑,說道:「你都救了我兩次了,我還欠你一次呢!」

    葉天張望了一下,問道:「你知道剛剛那傢伙的底細嗎?她好像是沖你來的。」

    火靈兒一臉無辜,回答道:「我不知道。」

    葉天嘆了口氣,安慰道:「也許是個老色狼吧,放心,有我在,她要是還敢來,我保證讓他有來無回。」

    「嗯!」火靈兒乖巧地點了點頭。

    「咱們繼續睡吧,他已經被我打傷,今晚肯定不敢來了!」

    葉天重新生起篝火,這次火靈兒沒有選擇離得葉天太遠,而是睡在九紋虎的另一邊。這一次睡得很安穩,一直到天亮。

    他們睡的背後不遠就有一條小溪流,葉天帶著火靈兒在小溪邊洗漱了一下,便考慮接下來的打算。昨晚那神秘人地襲擊讓葉天十分不放心把火靈兒一人留在這裡。

    雖然是萍水相逢,但是這麼漂亮可愛的姑娘就這麼白白死在這裡,實在是太可惜了。

    「靈兒姑娘,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啊?還要留在這裡等我嗎?我有些不放心你。」

    「額……」火靈兒思索了一下,問道:「你要去裡面幹什麼?我能不能跟著你一起去啊?」

    葉天要去的是魔獸山脈西北方向,他為了趕時間肯定是要穿過魔獸深處,那裡絕對要比這裡危險,自己若是選擇將火靈兒送出去,又擔心自己的父親葉青,他現在必須要抓緊時間。

    這魔獸山脈對自己來說並不陌生,身為九幽殺神的他來過這裡很多次了。那時的他,只要發散自己的殺神之威,在這山裡沒有哪個不長眼的魔獸敢來攻擊他。

    即使現在自己修為下降,只要小心一點,不要去招惹那些異常強大的魔獸,應該也不會有事情的。

    葉天思索了一番,便下了決定:「好,靈兒姑娘,你跟著我,不過你路上一定要聽我的。」

    「當然,我肯定聽你的!還有,我就叫你葉大哥吧,你叫我靈兒就好了!」火靈兒笑著說道,模樣非常可愛。

    「好,靈兒,咱們走,我得趕時間。」葉天點了點頭,表示明白了。 兩人一起跳上九紋虎,九紋虎沿著山路朝著西邊狂奔而去,山間之路有些顛簸,火靈兒不知不覺便抱住了葉天。

    葉天不動聲色地笑了笑,這小紋果然懂事!

    越往深處走,林子越密集。甚至一些遮天蔽日的樹林和藤蔓,需要葉天祭出殺刀魂將他們劈開,才可以順利通過。

    葉天一路都十分謹慎,盡量遠離那些洞穴和深潭,那裡通常都會有一些強大的魔獸居住,而且他們的領地意識很強,一旦生人靠近,他們便會出來攻擊,不死不休。

    葉天心裡有個底,他可以大致估算出這裡的魔獸是什麼等級的,有一些魔獸雖然打不過,但是想跑還是沒有問題的。

    走了大概一個時辰的時間,葉天便示意九紋虎稍事停下來休息一下,兩人坐在地上,九紋虎忽然將腦袋轉向了背後的樹林里。

    葉天看到九紋虎的表情便知道有動靜,他和火靈兒屛住呼吸,靜靜地聽著,果然,那個方向傳來窸窸窣窣的打鬥聲,不知道是人還是獸類。

    葉天起身一躍,便爬到了樹上,接著藤蔓在樹之間穿梭了幾下,便跳到了最高的那棵上面,葉天撥開樹葉,往哪個方向看去,遠處樹林的空地上,幾隻大狼正在和一隻山豬撕咬。

    本來絕對佔優勢的狼群卻不是山豬的對手,那山豬悶哼著,瘋狂地向著一隻大狼狂頂,他的獠牙又大又粗,隨便一頂便刺穿了那狼的身體。

    其他的狼撲在山豬身上,不停地啃咬,但就是咬不進去,因為山豬的背上的皮本來就厚,而且看那山豬的樣子,明顯已經是獸王級別的了。

    眼看這樣咬不動,那些大狼忽然退了幾步,圍住了那山豬,「呼!」幾隻狼蓄勢一吐,居然吐出一大口火焰,將那山豬燒了起來。

    我去!葉天看到幾隻狼一起噴出來,那些火焰足以將那只是山豬燒死了,然而那獸王級別的山豬居然身體一震,將周圍的狼都震倒了,而它的身軀居然也一下子增大了一倍,就像一座小山。

    咚咚咚!

    那山豬憤怒地將腳下的狼不停地踩跺,他的重量足以將這些狼活活踩死,那些狼來不及逃脫便被山豬壓在身上活活踩死了,而山豬依然不解氣,還是不停地撲騰,估計已經將它們踩碎了。

    葉天一喜,便從樹上回到了火靈兒身邊,見到葉天開心的樣子,火靈兒問道:「你看到了,笑成這樣?」

    「咱們運氣不錯,剛剛有魔獸在那裡打鬥,你不是要獸師級別的魔核嗎?走,咱們過去撿漏去!」

    「真的嗎?走!我們去看看!」火靈兒也喜道。

    兩人小心地穿過密林,地上躺著四五具大狼的屍體,混著血和泥土,已經變得不成樣子了。葉天吸了口涼氣,著獸王級別的魔獸真可怕,一隻便可以單挑四五隻獸師級別的魔獸,真是可怕。

    葉天確定四周沒了魔獸,便跳了過去,他取出一把匕首,開始挖取野獸的魔核。

    魔獸山脈的魔獸在一定機緣下,自己就會產生魔核,有了魔核,他們自己就會有一些魔法攻擊,剛剛的這些噴火的狼便是如此。

    魔核通常在魔獸的腦袋裡,這些東西同樣富含巨大的能量,丹師,陣紋是,鑄器師都需要這種魔核,通常最常用的便是將魔核鑲嵌在武器上,可以讓自己的攻擊力提升一個等級。

    魔獸的等級越高,他的魔核便越珍貴,越值錢,不過你要獵殺的難度也越大,甚至一些高等級的魔獸在臨死前會自己毀掉自己的魔核,讓獵殺他的人什麼也得不到,他們已經具備了這樣的智慧。

    葉天熟練地將他們腦袋裡的魔核取了出來,火靈兒在葉天背後驚訝地說道:「原來就是這樣取魔核的。」

    葉天有些意外,問道:「你以前沒有出來歷練過嗎?這不會是你第一次出來吧?」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