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3 日 Comments (0)

    浪哥很確定的說:“當然,都有兩年的癮了,一嗑藥就發瘋,已經不是什麼祕密,只是一直沒人敢站出來爲那些受害者伸張正義。外公從小教育我爲人要有俠義之心,既然我撞見了,就得管。”

    張馨茹大笑,“沈浪,你拉倒吧,別拿我爸來壓我。你這嘴啊,張口就來,就沒有什麼不敢說的。把資料給我,我去準備一下。”

    “一會兒給你。對了小姨媽,聽說咱們粵城最近來了個大人物,叫莊夢蝶,有她的動向嗎?”

    張馨茹佯怒道:“你這死孩子,小姨媽又不是狗仔隊,誰去關心那些事兒。”

    浪哥纔不信小姨媽會不知道,“您不是有這方面的朋友嗎,整點資料過來,我找這大人物有點事。”

    “行行行,誰讓我是你小姨媽,等會兒幫你問問。還有事嗎,沒有就這樣,正跟徐木頭吃飯呢!”說完,張馨茹掛了電話。

    徐木頭……

    徐志銘一臉生無可戀,勞資是老實人,怎麼在你眼裏就成了木頭呢?

    “沈浪?” 總裁大人的編劇小妻 ,徐志銘問。




    “你剛纔不是在聽着嗎,耳朵是用來擺設的嗎?”張馨茹就喜歡欺負老實人,她這性格不是誰都能忍受。

    “我……”徐志銘張了張嘴,想說點什麼,但看到女人那就等自己開口說話的神情時,低頭繼續吃東西。

    得,你是姑奶奶,我讓着你。

    “徐木頭,聽我家浪兒說你到處造謠說你是他小姨夫,是這樣嗎?”

    倒打一耙,好像是沈浪這一家人都喜歡乾的事情。明明是沈浪到處拿徐志銘說事,看,他小姨媽卻愣是說成是徐志銘說的。

    “沒……沒有,我發誓。”

    “既然你不想當我家浪兒的小姨夫,你請我吃飯幹嗎?以爲我是破鞋,想弄了我,然後提上褲子就不認賬?徐志銘,真沒想到你是這種人。”

    “我……”

    徐志銘要哭了都,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發覺,沈浪的家人都是難纏貨,在他們面前,裝孫子都沒用,照樣有法子整的不要不要。

    “說,你對我有沒有想法?”

    “沒……沒有。”

    “什麼,對我沒有想法?那你還追我幹嗎,娶回家當祖宗供着嗎?” 紈絝聯盟酒吧。

    一進門,沈浪感覺好像來到了另一個世界。

    黃金牆,水晶地板,瑪瑙天花板,特麼的這間清吧估計得耗資幾十億,甚至更多。

    浪哥是用豬小弟的名譽進來的,要不然,他連停車場都進不去。

    顧名思義,這就是一間專門爲紈絝子弟而開的清吧。

    這裏基本沒有低於一萬的消費,一瓶水都得上萬。

    此時,人不是很多,大約三十多人左右。

    沈浪知道自己來早了,找到了莊夢蝶最喜歡的位置,坐在後面。

    打了個響指,服務員走了過來。“哥們,要點啥?”


    千萬別小看這裏的服務員,這裏的服務員都是抽號選人,抽到哪個會員號,就算天塌下來都要過來當服務員。

    “來杯紅塵有你。”沈浪說道。

    這酒的名字還是豬小弟說的,紅塵有你在這清吧裏是中等酒,一杯大概是七萬。

    最貴的得幾十萬一杯。

    幾十萬喝一杯酒,就算喝了能上天,沈浪也絕對不會喝。

    沒一會兒,那杯紅塵有你送過來了。

    放下那杯酒,服務員戲謔的道:“哥們,恭喜你,你的會員號被抽中了以歌抵酒。去吧!”

    以歌抵酒是什麼鬼?

    沈浪表示一頭霧水,還好他反應敏捷。“我請人代唱。”

    “不好意思,調酒師說你是今晚第一個點紅塵有你的人,必須你親自獻唱。”服務員做了個請的動作。

    唱歌不是強項,浪哥頭大啊!

    不唱的後果那就是會員除名,列入黑名單。

    死就死吧!

    浪哥一口灌下那杯酒,酒不烈,但不好喝,估計起碼加了十幾種酒在裏面。

    上到舞池上面,所有的人目光聚集在沈浪身上。

    靜靜的看他獻唱。

    特麼的早知道就不點酒的,這下老臉丟到姥姥家去了。

    紅塵有你的音樂響起,沈浪乾咳一聲。“致敬經典,致敬王傑。”

    浪哥的聲線屬於中性的那種,唱王傑的歌不會太難聽,甚至可以說除了穿透力,基本有百分之七十的相似度。

    一曲下來,獲得所有人的點贊。

    紛紛給沈浪打分,每個人手上有十分,一分等於十萬。

    三十多人打分,累積下來竟然高達一百多分。

    也就是說,浪哥僅靠剛纔那首歌就賺了一千多萬。

    撿錢啊這是。

    拿着手中的一千多萬的支票,沈浪琢磨着以後要不要天天來,一個晚上唱十首歌,一首一千萬……

    我擦,一年下來三百多億。

    虧他敢想,真有那麼好賺,有他什麼事。

    主要還是他運氣好,唱的是經典,而且不錯,唱其它口水歌試試,就算再好聽也白瞎。

    這裏沒有打賞小費的說法,只有請喝酒。

    浪哥飄了,大手一揮,大聲的說請全場的各位喝杯酒。

    “你確定?”服務員笑問。

    “容……我想想。”沈浪慫了,主要是怕有坑,換其它酒吧,就算包場也用不了多少錢。

    但,這裏是紈絝聯盟,一瓶水都得上萬。

    一千萬在這裏浪花都激不起。

    “請喝酒是要包唱歌的,三十多首,兄弟,你唱得過來嗎?”服務員激將道:“頭沒那麼大,就不要戴那麼大的帽子。懂?”

    “浪哥我怕過啥,別說三十多首,三百首也不帶喘氣。”沈浪小聲的嘀咕幾句。

    “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這位哥們說請大家喝杯酒,想喝什麼酒儘管點。”說完,服務員露出壞壞的笑。

    讓你裝逼。

    每一杯酒代表着一首歌,看到歌目,沈浪撒腿就想逃。

    服務員攔住沈浪,“哥們,臨陣脫逃你可知道後果?”

    “大不了會員除名。”

    “不,你臨陣脫逃意味着不把紈絝聯盟放在眼裏,今後將會面臨紈絝聯盟所有成員的聯合打擊,你承受得起嗎?你的家人承受得起嗎?”

    “可是,三十多首我一個晚上唱不完啊!”

    “可以分攤的,一個月期限。”

    “那我先來三首。”

    最終,沈浪含淚上臺獻唱。

    女總裁的超級高手

    由於心情不佳,三首歌下來一個積分也沒撈到,還被人噓。

    三十多杯酒,林林總總加起來,價錢差不多八百萬。

    沈浪直接把支票丟過去,說了句不用找了。

    嘚瑟了一下就不見了一千多萬,還欠了下三十來首歌。

    還好,這個會員卡是豬小弟的,今晚過後,浪哥決定以後再也不來了。

    這時,一個身穿白色旗袍的女人走進清吧。

    這年頭穿旗袍走街上,很容易引起別人誤會,正常的良家誰會穿成這樣是不。

    女人的身材說不上魔鬼身材,但在旗袍的勾勒下,顯出相當勁爆且誘人的線條美。

    莊夢蝶來了。

    華夏絲綢服裝的掌舵人,最主要的是,她爺爺是軍門第一人,這身份擱哪都能豪橫。

    她穿的旗袍,就是她設計出來的,這叫她爲她自己代言。

    “美女,介意請我喝杯酒嗎?”

    莊夢蝶剛坐下,沈浪在她身後問。

    “介意。”莊夢蝶頭也不回,直接拒絕。

    你是我此生最愛的男主角 那還是我請你喝杯吧!”沈浪打了個響指,“給她來杯世紀佳人。”

    服務員一臉鄙夷,舊債未清又想嘚瑟了是吧?道:“哥們,你還欠着幾十首歌呢!”

    “不可以嗎?”沈浪白了服務員一眼,“蝨子多了不怕癢,反正都欠了那麼多首歌,再欠一首又何妨。”

    “得,你是大佬你牛。”服務員膈應一句,去拿酒。

    沈浪一點也不介意的跟莊夢蝶拼桌,“美女,你這衣服不錯,給我來三套,我媽三姐妹穿上這,走街上保證回頭率爆表。”

    “又是請我喝酒又是找我買衣服,說說你的目的。”莊夢蝶直接問來意,她不瞭解對方,所以沒把話說的太死。

    要是在京城,她早就轟人了。

    浪哥一臉痞笑,“如果我說我被你的美色給迷戀,想拜倒在你的旗袍之下,你肯定會叫人打我。”

    “所以呢?”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