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3 日 Comments (0)

    “沒有東西能夠在我手中跑掉。”少年微微一笑,淡淡的說了一句話,之間遠處的天際,道道澎湃的靈氣滾滾而來,這道靈氣的擴散很有範圍性,絲毫不可能引起一些高手的注意。

    片刻後,幻化神丹竟然再次回到了少年的手中,正當蕭羽還不知是怎麼回事的時候那顆幻化神丹之間進入黑蛖的那張獠牙大口。

    “呼呼呼….”待黑蛖將幻化靈丹吞入後,道道靈氣不斷的從黑蛖的大口中狂噴而出,蕭羽看的那個心疼啊,這些靈氣可都是略顯一絲靈智的靈氣啊。

    少年微微拂起衣袖,那被噴出來的靈氣竟然向黑蛖口中開始涌進,之後便沒有一絲的泄露。

    吞入神丹片刻之後,黑蛖那漆黑龐大的身軀便發生了異常,一陣陣的黑色鬥氣竟然在黑蛖的身體表面上漸漸滲出,其中不乏一些煞氣。

    “難不成這神丹還具有驅邪之功效?”蕭羽開始胡思亂想起來,黑蛖的體質屬於那種黑暗性質,而且還略帶一絲殺伐性。嗜好打鬥殺戮。

    黑色的鬥氣開始在黑蛖周身環繞陣陣,此時的已經看不清楚黑蛖的身形了,只被那重重黑色鬥氣加以覆蓋。

    沒有發出一絲響聲,不知道這可神丹會帶給黑蛖怎樣的感覺。

    數個呼吸間,黑色鬥氣依舊沒散,反而便的更加濃厚了許多。

    “嘭!”一聲悶響,濃厚的黑色鬥氣突然間向四周炸開,隨即消失在了空氣中。

    而此時的黑忙已經被一團乳白色的光團所籠罩在其中,那偌大的身軀影子在這團光罩內若隱若現,不是的扭動着,好似很是痛苦一般。

    “不會有什麼事情吧?”蕭羽開始有些微微擔心起來,畢竟黑蛖跟了自己這麼長時間,如果出了什麼事情那自己的心也不會好受。

    少年微微一笑,道:“放心,這種脫變的確需要承受極大的痛苦,不過黑蛖我是知道的。”

    幻化神丹的藥力極大,在服用的過程中首先必須要承受極大的痛苦,否則便會被丹藥反噬。一般的魔獸是承受不了這種藥力的,不過黑蛖就另說了,本身就是神獸血脈,體質自然要比一般的魔獸強數倍,這種藥力的過程也自然能夠撐得過去。

    再過盞茶間….

    那團乳白色的光團開始漸漸變弱了許多,而黑蛖那龐大模糊的影子似乎已經消失了。

    數秒後….

    光團已經徹底消失,此時黑蛖已經沒有了,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名少年……. 這少年面如溫玉,脣紅齒白,銀色的長髮散披在後肩上,俊朗中透着一股脫塵之氣,好似大世家所精心培養出來的精英子弟一般。


    蕭羽頓時驚呆了,自己怎麼想也想不到黑蛖竟然會幻化成一個少年模樣。而在蕭羽心中以黑蛖現在這樣強大的實力怎麼不得幻化成一名老者或者一名老婦人般的模樣,這樣看起來也能對應上黑蛖的實力。不過以黑蛖現在的模樣出去讓外人見到的話怎麼也不能相信自己眼前的這名少年竟然是一名由一隻擁有這神獸血脈的魔獸所幻化出的一個聖階強者吧。

    雙眼略微呆瀉的看着黑蛖,這少年的體型和自己身材相差無幾,蕭羽的身材自然小巧玲瓏,而這由黑蛖所幻化成的少年竟然與其毫不遜色。再看,蕭羽可以算的上是一名小帥哥了,特別是他那張清秀的面孔以及那五官的精緻搭配都無與倫比,可黑蛖幻化成那少年模樣的面孔竟然要比蕭羽精緻幾分,兩者相比蕭羽竟然稍稍落入下風,不過估計在這個大陸上似乎應該找不到向蕭羽黑蛖這兩位絕世小帥哥了。

    黑蛖好像顯的很是生澀,尤其是蕭羽向自己射過來的那道驚訝的目光,更令自己感到有一種微微的羞澀。

    “看我做什麼?”黑蛖淡淡的白了蕭羽一眼,雙眼之中那紅色的瞳孔不禁微微放大幾分。

    “那個…”蕭羽指了指黑蛖所幻化成的少年軀體臉色微微一紅,輕聲道:“用不用給你找件衣服?”說罷,蕭羽那雙眼睛卻是肆無忌憚的在黑蛖身上亂掃,看的黑蛖一陣寒顫。

    聽到蕭羽的話,黑蛖也才知道自己剛剛是由獸體換化成人軀,所成時自然是**裸的無一絲衣物遮擋。

    “快快!快給我找劍衣袍來!”雖說在這裏沒有外人,只有三個大老爺們,不過黑蛖依舊是內心惶惶,生怕出現第四個人來。


    “哦!我的儲物空間戒指中好像根本就沒有衣物啊。”蕭羽說完這句話時,用着一絲戲謔的眼光看着一身**的黑蛖不禁大聲說道。

    “你..!”見自己被蕭羽所戲弄黑蛖不由無奈,其實它也知道蕭羽幾乎就沒有什麼衣物,自始至終都是那件紫色的緊身勁裝,不過黑蛖還是裝作生氣一般向蕭羽表達自己的憤怒。

    此時,在一旁久久沒有開口的黑袍少年卻呵呵一笑,腕上袖袍輕輕向黑蛖那**的身體上一拂,一件看似尊貴的白色錦袍便掛在了黑蛖的身軀上。

    “謝謝主人。”黑蛖此時已經幻化成了人形,對人與人之間所能表達的禮貌也是略知一二,隨之便向黑袍少年微微躬身拜謝。

    黑袍少年見後微微點頭一笑,再度說道:“等會本尊便要離去,之後便不能在與你們相見,除非汝等能達到我這樣的實力日後方能一見。”少年說到這裏,將目光投向蕭羽,蕭羽微微躬身好似要傾聽黑袍少年向自己述說什麼,說道:“我能幫助你的只有這麼多了,以後只能看你了,黑蛖現在我已將它的修爲提升到了聖階實力,如果你以後有極爲困難的問題可以找黑蛖助你。”黑袍少年已經說完,蕭羽直接將身體躬到九十度角,自己眼前的這名少年給自己的東西太多了,拋開那所謂的計劃之事,就單單是這份人情蕭羽就記下了。

    “黑蛖。”黑袍少年看向黑蛖,說道:“以後蕭羽便是你的主人,他要完成我託付給他的大業必須有你相輔左右,他的命令你不可違背,你可聽明白了?”黑袍少年的這句話是以着一種命令的語氣說出,對於黑蛖這種擁有這神獸血脈的魔獸怎能隨便就成爲一個人的手下?蕭羽亦是如此,黑蛖只不過將他當做朋友罷了,但黑袍人的威嚴是不可違抗的,黑蛖這點自然清楚,隨後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

    “既然這樣,那我就走了。”黑袍少年再度看了蕭羽一樣,目光不由落在了蕭羽手指的無界之上,說道:“之前忘了告訴你了,你手指所帶的戒指屬於超階空間神器,這種級別的神器中都會有一個器靈,待我走後我自己在仔細觀摩吧。”

    黑袍少年說完,他的身體竟然開始淡化,好似滴入清水之中的細墨一般融入水中隨後消失,空間沒有一絲波動,黑袍少年已經消失在了蕭羽和黑蛖面前。

    見黑袍少年已經離去,蕭羽和黑蛖都無不爲黑袍少年的實力感到羨慕和敬佩。只不過自己想要修煉到這種境界恐怕不知要猴年馬月了。

    “少主?”黑蛖怪笑一聲看向蕭羽,此時的黑蛖已經成了一名翩翩少年,在加上身上的這套華貴白色錦服怎麼看怎麼像是某位大世家的公子哥。

    “誰是少主?”蕭羽真恨不得上去將這黑蛖暴揍一頓,自己現在還是這一身的紫色勁裝,這套戰服雖說是用九級魔獸的皮料所制而成,可經過蕭羽這半年的折騰,這身緊張已經是‘傷痕累累’了。

    如果黑蛖和蕭羽兩人走在大街上,那蕭羽定然會被認爲是黑蛖的護衛,那身略顯破損的勁裝在加上身後的那柄血色巨劍這種搭配也只有給人當護衛的份了。

    可黑蛖那一身的着裝可就大不一樣,單說那副長相就便迷倒數萬美少女的了,在加上那套華貴絢麗的衣服,以及那聖階強者獨有的氣質,如果手中在配上一把摺扇的話…..

    “哈哈哈哈哈!”黑蛖狂笑不已,眼光帶着一絲怪異之色看着蕭羽,緩緩吐出兩個字:“命啊。”

    蕭羽無語的看了有些神經質的黑蛖不再理會,不過聽黑袍少年臨走之前所說自己的戒指中竟然還有這一個器靈的存在,這道讓蕭羽驚訝不已。

    自己帶着這枚空間戒指的時間也不算短,對於裏面的多種寶貝也算是瞭解許多,但其中的器靈就不爲知曉了,難不成是自己的實力不夠探查不出這戒指之中的異常存在?蕭羽很是疑惑,不夠將目光投向黑蛖,黑蛖現在的實力可是聖階強者,有這樣一名強者時時刻刻守護在自己身邊的確是一件美事。

    “小黑~~~”蕭羽故意發出一道幽幽的聲音在黑蛖耳旁響起,聽的黑蛖汗毛立刻倒豎起來,內心不由一陣憤怒,看向蕭羽大聲道:“我都已經幻化成人類了,怎麼還叫我小名?很萌嗎?”

    “那你讓我怎麼稱呼你?別忘了你現在必須要聽我的。”蕭羽一臉不屑的看着黑蛖,黑袍少年之前可是對黑蛖進行過囑咐,必須聽從蕭羽的命令。

    “你!”黑蛖頓時氣結,想到黑袍少年臨走時所對自己的囑咐不知該怎麼對蕭羽說,自己的確不能違抗黑袍少年的命令,不過自己和蕭羽的感情對於這些個命令倒是沒有什麼代溝,開玩笑之類的話聽不聽也無所謂了。

    “嘿嘿。”蕭羽也是頭一回這麼高興,對於黑蛖能幻化成人形和晉升爲聖階實力的強者這無疑不是黑袍人給自己最大的一份禮物,自己修煉一途身邊不能一個人都沒有。

    “小黑,快幫我感覺一下這無界中的器靈。”蕭羽一把將黑蛖拉倒自己身旁將手中的無界戒指摘下遞給黑蛖,黑蛖對於蕭羽給自己的這個稱呼似乎也不是太在意了,接過手中的戒指一陣細微的感識慢慢鑽入戒指之中,開始四處搜尋。

    “嗯?”黑蛖那纖細的眉毛微微皺起,好似感覺到了什麼。隨後,散佈在無界之內的感識已經被黑蛖收起,將戒指遞給一臉疑惑的蕭羽,說道:“器靈的確存在,不過它好似有意躲避我的探查,估計是怕我會傷害他吧?”


    蕭羽接過戒指隨之帶在右手的中指上,略微思索一陣,說道:“神尊臨走之前說我戒指內藏有器靈,估計這話之中有什麼意義。”蕭羽現在是特別在意黑袍少年的每一句話,因爲就這每一句話都會起到對自己以後修煉路途的關鍵作用。

    無界中的器靈爲何要刻意躲避着黑蛖的探查?以黑蛖這樣的實力竟然還捕捉不到這小小的器靈嗎,但是蕭羽卻不知道超階神器中所蘊含的器靈是什麼樣的存在,或者擁有這什麼樣的能力才能不被黑蛖所捕捉吧。

    “僅僅一個器靈能強大到什麼地步?”蕭羽口中喃喃自語,看着手指上的無界但沒有將自己的感識滲入其中。一旁的黑蛖聽到蕭羽口中的這句話,臉色不由變的微微嚴肅,說道:“你可不要看這小小的器靈,其智慧非凡而且有些器靈的實力不亞於一名聖階強者!”

    此話一出,蕭羽不禁暗吸一口涼氣,有些器靈不亞於一名聖階強者?黑蛖此話並非託大,其實它也是有見識的人,曾經便跟着黑袍少年見識過不少東西,遊歷之廣泛,對各個事物瞭解的也略微詳細。

    不過蕭羽卻不希望這無界中的器靈實力不要那麼變態,不然很難壓制。 “恐怕你還不清楚什麼東西能夠擁有器靈吧?”黑蛖見蕭羽對這方面的知識不是很瞭解不由向蕭羽問道,蕭羽聽後點了點頭,道:“的確。”黑蛖見蕭羽給予了自己這般肯定的答覆不禁微微搖頭苦笑,對蕭羽的見識卻是不敢恭維。

    無奈的看了蕭羽一眼,爲其解說道:“只有神器能夠孕育出器靈,不過這也要看機率,而且神器也分三六九等。”黑蛖說道這裏,用自己纖細的手伸出食指隨之指向蕭羽手指所帶的那枚戒指,再度說道:“這種超階神器就非同一般了,而且這種神器之中有九成的機率存在器靈,實力強橫。”

    蕭羽聽的有些迷茫,似乎沒有聽到其中的關鍵,不由問道:“我想知道神器與器靈之間的關係。”

    “沒有關係,沒有任何關係。”聽到蕭羽的提問,黑蛖幾乎在瞬間就給出了答案,而蕭羽卻聽的一愣一愣的。

    “沒有關係?那爲何要着器靈?”蕭羽不甘心,繼續追問不已。

    黑蛖對於蕭羽這種打破砂鍋問到底的精神很是無奈,說道:“每一件神器的誕生必然會產生天地異象,然而在這種異象過後神器之中內部便會有機率誕生一個具有靈智的生命,也就是我們所說的器靈。擁有器靈的神器所代表着的是一件級別神器,因爲在這件神器中所發揮的靈力太過強盛,乃至於誕生出一個小生命來。”黑蛖這次解釋的極爲詳細,蕭羽在一旁也是聽的津津樂道。

    “原來是這樣麼…”蕭羽開始仔細的端詳着手指上的無界,突然再度問道:“如果器靈離開了它們自己所在的那件神器會怎麼樣?”這問題蕭羽也是突發奇想。

    黑蛖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蕭羽,它似乎感覺蕭羽問這話有什麼目的,但也沒有多問,直接說道:“器靈只不過是屬於一個靈魂體,神器就好比它們的身軀,如果它們離開了自己本命神器的話,過不了多久便會消失在天地間。”

    “你是說死去?”蕭羽現在也有些明白這器靈所謂何物了。

    “不錯,因爲天地間沒有東西能夠容納它們了。”

    蕭羽微微思索,不知道在想着什麼,但從蕭羽那不時閃爍着精光的雙眼黑蛖心中已經對蕭羽產生了好奇感。

    “如果你說將一個器靈納入一名神級強者的屍體內那該如何?”這個問題蕭羽提出之後,黑蛖頓時微微一愣,但隨後便微微搖頭,說道:“不知道,我也沒見過有那個器靈能融入到一個屍體當中去,有沒有的話我也不能確定。”

    “哦,那算了,待我瞧瞧這無界中所謂的器靈吧。”蕭羽也不在問什麼,而是直接將自己的一絲感識之力絲絲滲入無界之中去,磅礴的感識之力開始在無界中四處擴散開去……

    ……

    看似毫無盡頭的灰暗色空間,這是無界內部的空間景象。

    數十箱的財富排列在這偌大的空間內,在此之外還堆積着幾堆小山般的草藥或者一些奇怪的植物,蕭羽自然知道無界之中的這這些東西都是寶貝,不能隨便動用。

    蕭羽的感識在無界中四處遊蕩者,就爲尋找這超階神器內的器靈。

    忽然,在這灰暗的空間內,道道颶風竟然在此慢慢形成,足有數十道極爲龐大的颶風向那數十箱的財富以及那一堆堆的植物颳去。這麼大的動靜蕭羽自然能夠感覺的道,不過他卻不曾料到這器靈竟然能在自己的神器內作祟,還要將自己的那點寶貝摧毀。

    “如果任由這器靈在這無界之中繼續待下去的話,那這神器看來不要也罷啊。”蕭羽那明銳的感識已經將無界空間內所發生的景象傳遞到了蕭羽的大腦中,一幅幅可怕的場景慢慢出現。

    “一定要抓住他,或者將其降服。”蕭羽心中頓時做出決定,如果在任由這器靈待在這無界中,存放的東西估計都要被毀。

    “小黑,快來幫我將這器靈鎮壓!”蕭羽在外界頓時喊道,黑蛖自然不敢怠慢,磅礴的感識之力瞬間滲入無界之中,迎面而來的道道颶風已被黑蛖的雄厚感識震散。


    轉眼間,黑蛖的感識已在無界內形成了一條漆黑蛟龍,巨大的身軀直接沒入那數十道的颶風之中。

    “轟!轟!轟!….”

    陣陣沉悶的轟鳴之聲在無界之中響起,那數十道颶風已被由黑蛖的強大氣勢所震散…

    “你們這是要幹什麼!?爲何要擾亂我的修煉!”此時,一道無比尖銳的聲音在無界昏暗的上空傳來,聲音虛無縹緲不知道是在哪個方向傳出。

    在無界內化身爲黑色蛟龍的黑蛖開口道:“你乃這神器之中的器靈,爲何不聽這神器主人的命令?”

    蕭羽的感識也在無界之中化爲一道模糊的虛影,隱約直接給人一種高深莫測的感覺。

    “這神器的器靈,你可聽我號令?”淡淡的聲音在這道模糊的虛影口中傳出,但這氣勢卻比黑蛖所化身的漆黑蛟龍要小上許多。

    “哈哈哈哈,我爲何要聽你號令?你當你是誰!?”尖銳的聲音再度響起,而一旁的蕭羽聽到這話中之意卻是有些鬧心。這器靈明顯不是好說話的主,看來必須要用動武力了。

    “小黑,找到他,之後把他給我鎮壓起來!”蕭羽心中微怒,這器靈是敬酒不吃吃罰酒既然這樣那自己也不必爲其仁慈了,鎮壓之後再說!

    “鎮壓我嗎?哈哈哈,找到我再說吧!!”器靈似乎聽到了蕭羽和黑蛖的對話,一道尖銳的吼叫再次傳出,而這時漆黑蛟龍似乎發現了什麼端倪…….. 無界之內的空間堅固異常,是外界的百倍之多,而且這神器內的空間似乎沒有盡頭。

    這器靈的行蹤飄忽不定,極爲迅速,很是想將黑蛖那龐大的感識遠遠擺脫。但黑蛖現在是何等修爲?聖階強者的修爲可不是鬧着玩的,對於普通的初級聖階強者來說一般自己的感識差不多能覆蓋自己區域兩萬裏的範圍。雖說黑蛖纔剛剛晉升爲聖階魔獸,但它的體質與普通的聖階強者可大爲不同,且不說黑蛖擁有着神祕的神獸血脈,單是它本體就是魔獸以這種實力對抗一名普通的聖階強者以及中級聖階強者那是綽綽有餘。雖然現在已經幻化成人身,但魔獸的體質還是改變不了的可以說是還是魔獸,只不過樣子變了。

    “這無界果然是超階神器,以我的感識竟然還摸索不透這神器內部的樣子,難不成着還能是一個世界?”在無界內化爲巨大漆黑蛟龍的黑蛖用自己那磅礴的感識一遍又一遍的感應着這神器內的器靈,可每當感應到那微弱的靈魂之力之時,這道力量在與黑蛖感識接觸的剎那間便迅速逃竄,逃離了黑蛖感識的範圍之內。

    “感應到了嗎?”

    蕭羽用自己的感識之力在無界中化身爲自己的模樣,以自己的實力所散發出的感識僅能將無界內的小部分籠罩在其中,不過與黑蛖這般強大的感識相比那就天地之差了。

    不過蕭羽看黑蛖所化身的巨大蛟龍一臉兇相,凌厲的殺機隱隱泛出,自能想到這器靈在黑蛖的感應之下一次次的逃離開去,狡猾無比。

    “這器靈的似乎有着隱藏之法,每當我的感識將它罩入之時它便瞬間在我眼底下消失無蹤。”黑色蛟龍從口中吐出一口黑色氣體,之間這黑色氣體開始融入無界內的空間中。隨後再度說道:“不過在這幾次我已然發現這器靈的確有着隱匿之法,不過這種法門卻隱藏不了多長時間便會顯現出來,其中的時間差應在半個呼吸間。”

    蕭羽聽了黑蛖對器靈行動的判斷不禁微微點頭,隨後便問道:“那你打算怎麼辦?”

    “速度。”黑色蛟龍再度將一團黑色氣體融入無界內的空間中,看向蕭羽說道:“只有掌握好那器靈隱匿之法的時間差,等器靈出現的那瞬間一刻將其鎮壓即可,不過在這之前我還要確定這器靈的大致距離,如果距離錯誤將那中間的時差所打亂那麼以這器靈的智慧自然能夠想到我們這是再幹什麼,如果打草驚蛇那就壞了,這無界空間如此之大,在想要找到這器靈那就好似大海撈針一般了。”

    “拜託了。”以蕭羽現在的實力根本無法插手,而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如果稍微出錯那麼一點那就是功虧一簣,所以蕭羽也心知肚明。

    “嗯。”漆黑蛟龍輕輕迴應一聲,隨後口中再度噴出一團黑色的氣體融入這無界的空間內,磅礴無形的感識在這一刻竟然開始微微發出了淡淡的暗黑。

    “哼!跟我鬥!讓你這小小的器靈見識一下我的終極禁錮之法,禁錮天地!”

    黑蛖的這道法門可謂是大手筆,先以自己那磅礴的感識之力擴開去,再度將自己的束縛之氣融入到自己的感識中去,在自己感識覆蓋的區域內便可掌控一切物體,將其禁錮,不可行動一絲半點。

    “聖階強者的實力固然不一般,竟然能夠消耗如此之大的鬥氣而且還能繼續操控這道門法,不知道我何時才能晉升爲聖階強者。”蕭羽看着黑蛖面前那無限大的暗黑**域心中不禁暗自羨慕,不知道自己何時能夠達到這樣的境界。

    “嗯?還不出來?”此時黑蛖等待器靈的再次出現已經過了三四個呼吸,按理說這器靈的隱匿法門應該處在於顯現的狀態,可到現在在黑蛖的感識之內竟然沒有一絲異常的動靜。

    而在這時,一絲極爲微弱的靈魂之力已經與那磅礴的感識之力碰撞到了一起。

    “給我定!!!!”

    此時,化身爲蛟龍的黑忙突然一聲大喝,自己面前的那一大片發着暗黑色的空間頓時變的粘稠了幾分,數百道束縛之氣瞬間確定了目標。那股微弱的靈魂之力頓覺一陣陣強烈的危機感充斥着自己的靈體,隱匿之法的時間還未到,在這片刻間那器靈頓時顯現出了全身,向無界深處的空間掠去。不過,那數百道德束縛之氣已經融入到了這器靈的靈體之內,隨之這器靈便一動不動的站在了原地,好似自己周圍的時間被定住了一般,動彈不得。

    “啊?啊!!放開我!!”被定在原地的器靈此時自己的靈體已經不能動彈一絲,只有聲音能從口中傳出。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