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0 日 Comments (0)

    沈詩薇在推開那個纏著她,硬要給她擦拭衣服的服務員后,便急忙奔向洗手間,小龍熠隨後。

    和黎曉曼一樣,她一進去就看見了坐在地上,像是暈過去了的小妍妍。

    「妍妍。」


    她心一慌,急忙上前,將小妍妍抱起。

    她輕輕拍著小妍妍的小臉,滿眼的擔憂,「妍妍,醒醒,你別嚇外婆,醒醒。」

    隨後跟進來的小龍熠見她的外婆抱著小妍妍,卻沒有看見他的媽咪,小小的他便察覺到了事情不對。

    他擔憂的問:「外婆,妹妹怎麼了?媽咪去哪了?」

    沈詩薇因為擔憂小妍妍,所以沒有注意到黎曉曼在不在。

    聽小龍熠問起,她急忙抬頭四下巡視著洗手間,沒有見到黎曉曼,她心裡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Allen,你媽咪可能出事了。」

    小龍熠聞言則是立即推開了另外幾扇廁門,沒有發現他媽咪的身影,

    沈詩薇將小妍妍抱了起來,立即打給了龍司昊。

    「司昊,曉曉不見了……」

    在公司的龍司昊正要給黎曉曼打電話,便接到了沈詩薇的電話,聽到她說曉曉不見了,他問了解清楚情況后,邊闊步往他的辦公室外走去,邊給洛瑞打電話。

    沈詩薇在和龍司昊掛斷電話后,便立即將小妍妍送去了醫院,小龍熠跟著她一起去了醫院。

    龍司昊趕到餐廳時,洛瑞已經先他一步到了。

    「總裁,那個我仔細看了下女洗手間,總裁夫人既然是在洗手間不見的,我想她應該是被人從洗手間的窗戶劫持出去的。」

    龍司昊聽完他所說直接進入了洗手間。

    洗手間的窗戶是開著的,他仔細的看過之後結合沈詩薇所說的話,便確定了事情如洛瑞所說,他的曉曉是被人從洗手間劫持走的。 隨後他和洛瑞問了那個把咖啡潑到沈詩薇身上的女服務員。

    那個女服務員一開始不說真話,最後才承認她是故意把咖啡潑到沈詩薇的身上,阻止她去洗手間的。

    並且她還說出指使她的是一個禿頂的法國人。

    根據女服務員的描述,龍司昊很快便確定將黎曉曼劫持走的是諾克斯。

    沒有多做停留,他和洛瑞立即趕去去月湖別墅,並且還叫上了凌寒夜。

    因為他們這一次註定有一場仗要打。

    諾克斯早就料到龍司昊很快就會找到他那裡去,他也早就安排好了一切。

    龍司昊,洛瑞,凌寒夜,三人趕到月湖別墅區諾克斯所在的那棟別墅外時,諾克斯手底下的一批黑人保鏢已經等在那了。

    別墅大門外站著戴著墨鏡,露著光膀子,肌肉發達的黑人保鏢,一共有二十個。

    洛瑞掃了一眼那二十個肌肉發達的黑人,掰了掰手腕,「總裁,好久沒鍛煉筋骨了,這下可以鍛煉個夠了。」

    話落,他看向了凌寒夜,眯眼一笑,「凌少,你最近心情不是很不好嗎?這些人正好可以給你當活靶子練,二十個人,我七個,總裁七個,你八個。」

    「沒問題,看誰先解決完自己那幾個。」

    凌寒夜勾唇一笑,隨即一個趨步上前,那二十個黑人見狀,正要動手,凌寒夜的身體驟然騰起,一個凌冽的橫踢,踢中了其中一個黑人的胸膛。

    那個被踢中的黑人倒退數步,伸手捂住胸膛,臉上表情難受。

    凌寒夜邪魅一勾唇,乘勝追擊,又是一個快步上前,看準了位置,一拳擊中了那黑人的胃部。

    胃部也是要害部位,被擊中后,會造成短暫的呼吸困難。

    凌寒夜則是趁那黑人上不來氣之際,直接將那黑衣人撂倒。

    洛瑞見狀,朝凌寒夜豎起了大拇指,「凌少,不錯,我們一個人還有七個。」

    話落,他見有一個黑人的拳頭擊向了他,他目光一冷,伸出長臂,接住那個黑人掃過來的拳頭,並猛的用力一扭那個黑人的胳膊。

    「啊……」那個黑人疼的喊叫一聲,另一隻手捏拳掃向了洛瑞。

    洛瑞見狀,微側身一避,隨即身體一個騰空跳躍,夾住了那個黑人的脖子,他的身子再一個凌空翻,那個黑人硬是被他給掀翻到了地上,摔的呲牙咧嘴。

    他落地后,再一腳踩到了那黑人的臉上,那黑人口吐鮮血暈了過去。

    隨即他挑眉看向了凌寒夜,「我的剪刀腳怎麼樣?」


    凌寒夜瞥了眼幾乎是兩秒解決掉一個的龍司昊,勾唇說道:「還表演,龍少都已經解決四個了,看來你又是最後一個完成任務了。」

    「啊,總裁都已經解決掉四個了啊?」


    洛瑞看向了龍司昊,見他身手敏捷,手法凌冽,一點不拖泥帶水,每一招擊中的都是要害。

    被他撂倒的那四個黑人,不是骨折就是口吐鮮血。

    洛瑞和凌寒夜都能聽到龍司昊對付黑人時,黑人的骨頭被折斷,發出「嘎崩嘎崩」的聲響。

    兩人打了個寒顫,龍少這次是真的是被惹到了,諾克斯竟然敢抓走黎曉曼,真是找死,絕對是找死。

    龍司昊解決掉屬於他的那七個,便直接進入了別墅。

    重生甜妻:獸王太強啦! ,洛瑞還有四個。

    兩人見狀,大喊道:「龍少(總裁),不來幫忙嗎?你就這樣進去了,也太不夠義氣了。」

    隨即兩個人用最快的速度解決掉剩下的人,進了別墅。

    諾克斯就坐在大廳外等著龍司昊。

    他的手裡拿著拇指粗的雪茄,眼神犀利有神,臉上帶著陰測的笑,在他的身後站著兩名保鏢,左側和右側各有五名保鏢。

    這些保鏢不是普通的保鏢,他們的身手極好,是受過軍事訓練的。

    龍司昊在距離諾克斯五步遠的距離站定后,眯緊的幽眸目光凜冽的射向了他,「曉曉在哪?」

    諾克斯不慌不忙的吸了幾口雪茄后,鷹隼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Glen,只要你答應娶索菲,繼承我的一切,我就放了那位黎小姐,不然,我會讓你這輩子都見不到她。」

    隨後趕來的洛瑞眯眼看著諾克斯,「諾克斯先生,我們總裁是不會娶索菲的,不過諾克斯先生,你真的太不厚道了,你明知道您的女兒是被人輪流伺候過的,你竟然還要總裁娶她,你這不是明擺著的坑總裁嘛,坑爹坑媽坑妹的我見過,第一次見你這坑未來女婿的,你想想,就憑總裁的身價和身份,能娶一個二手貨嗎?哦不,不止是二手,有十幾手了, 風月入我相思局 ?」

    洛瑞的話令諾克斯那是鷹隼犀利的淺褐色眼眸眯緊了幾分,臉色的表情陰沉下來。

    隨即他看向了龍司昊,聲音陰寒,「Glen,只要你和Sophie當著諾克斯家族的所有人舉行了婚禮,並保證十年之內不和Sophie離婚,你私底下要和誰在一起,我不會過問和阻止。」

    洛瑞被他的話給驚到了,「諾克斯先生,你的意思是只要總裁和索菲舉行了婚禮十年之內不離婚就行,而這十年之內總裁可以背著你的女兒索菲繼續和我們總裁夫人在一起?」

    諾克斯眯緊眼,「你們可以這樣理解,但前提是Glen必須和索菲舉行盛大的婚禮,還要在法國註冊結婚。」

    凌寒夜走到龍司昊的身旁,邪魅的棕眸瞥向了諾克斯,笑容充滿了冷意,「諾克斯先生,我們龍少愛他的曉寶貝都快愛的走火入魔了,他是不可能和你的女兒結婚的,你還是把他的曉寶貝放出來,否則,你和你的整個諾克斯家族恐怕都會消失。」

    「呵呵……」

    諾克斯笑的陰冷,令人有些毛骨悚然,他冷寒犀利的目光瞥向了龍司昊,「Glen,你別忘了,沒有我,你就不會有今天,你的一切都是我賜予你的。」

    「Youfart!」凌寒夜暫時拋卻了素質,直接用英文爆了粗口,看著諾克斯的棕眸中折射出了寒光,「我們龍少現在擁有的一切都是他用生命換來的,你充其量只是在十五年前給了他一個活下去的機會,你別忘了,十五年前,你只是給了龍少一瓶水而已,在後面的一個月,龍少是靠他自己的能力和實力活下來的,還有,他的每一筆財富,都是他用他的生命換回來的,並且,他還幫你的家族賺了不少錢,諾克斯家族能像今天這麼富有,龍少有很大的功勞,這些足夠償還你十五年前對他的滴水之恩了。」

    龍司昊現在全部的心思都在黎曉曼的身上,他知道諾克斯現在不會對黎曉曼怎麼樣,但是他只要一刻不見到她,他就不安心。

    他懶得和諾克斯說太多的廢話,直接表明立場,「我說過,我不會娶索菲,我的決定無論如何都不會改變。」

    諾克斯神色陰沉,「難道你連你那位黎小姐的性命都不顧及了?」

    龍司昊子夜般的狹長幽眸眯緊,極具穿透力的目光射向諾克斯,語帶肯定,「你不會殺她,她也是Aunt的女兒。」

    龍司昊知道諾克斯最在乎的除了整個家族,就是沈詩薇。


    被看穿了心思,諾克斯的臉色很不好看,「我是不會殺她,但你不答應我說的,我會讓你這輩子都見不到她,我說過,只要你和索菲註冊結婚,並舉行婚禮,我不會反對你和那位黎小姐繼續在一起。」

    洛瑞一臉好奇的看著諾克斯,「諾克斯先生,索菲有你這個這麼為她著想的父親,還真是三生有幸啊!是國際差異嗎?你們法國人對婚姻就這麼不忠誠嗎?你竟然允許你的女婿在娶了你的女兒以後可以繼續和別的女人在一起,你的想法好偉大,你的女兒要是知道以後,真要愛死你了。」

    諾克斯臉色沒有因為洛瑞的話露出任何的尷尬,「你們中國古代不是也有三妻四妾嗎?」

    洛瑞唇角抽了下,「那是古代,我們現在實行的一夫一妻制,扯遠了,那個諾克斯先生,我們總裁已經表明立場了,他是絕不會娶你那個十幾手的女兒索菲的,你快點把我們總裁夫人放出來。」

    諾克斯面色陰冷,「除非你們答應我說的,不然,我不會讓你們見到那位黎小姐。」

    話落,他使了下眼色,站在他左側和右側的白衣白褲的保鏢便齊齊拿出了黑色的手槍。

    洛瑞瞥了那十人一眼,「好整齊,總裁,看來這場仗不打不行了。」

    隨即他也拿出了一把槍,在手心裡把玩著,一會瞄準這個人,一會瞄準那個人,惹得諾克斯身旁的那十個人差一點就朝他開槍了。

    如今的局面是不動槍不行,龍司昊的手裡也多出了一把槍,凜冽的目光射向了諾克斯,「Uncle,我再問你一次,放不放曉曉?」

    劣少清影掠文才[梁祝同人] ,才跟他廢話這麼久,如果是換了其他人,他剛剛進來就直接開槍了。

    諾克斯眯緊眼,「你不和索菲舉行……」

    「砰砰砰……」


    諾克斯的話音未落,龍司昊目光一寒,突然連開三槍,而他這三槍一連擊中了諾克斯右側的三名保鏢。 那三人都被擊中手腕,手裡的槍落地,左手捏住受傷流血的右手腕,滿臉的痛苦。

    諾克斯和那十名保鏢都沒想到龍司昊會突然開槍,所以龍司昊突然開槍,不止是槍法准,速度也快,那十名保鏢根本就反應不過來。

    待其他七人反應過來準備開槍時,突又聽「砰砰砰」幾聲槍聲,又有三個人的手指還沒碰到扳機,手腕就被擊中。

    而剛剛開槍擊中三個人的是凌寒夜和洛瑞,兩個人同時開槍,那三個人連槍上堂都來不及就被擊中。

    諾克斯見龍司昊,洛瑞,凌寒夜三人用了最短的時間就擊落了他那幾個保鏢手裡的槍,立即抬手示意剩下的幾個人停止開槍。

    有兩個人沒停止,開出了兩槍,凌寒夜和洛瑞見狀,同時側身避了開。

    諾克斯見他們二人避開了子彈,拍手說道:「好,很好,不愧是Glen身邊的人,個個都身手不凡。」

    龍司昊懶得跟諾克斯再廢話,墨黑的幽眸危險的緊眯,目光冷戾駭人,「曉曉在哪?」

    諾克斯站起了身,帶著讚賞的目光看向了龍司昊,很大方的說道:「你們隨便搜。」

    龍司昊一聽他這話,突然明白過來是什麼,眼神似覆上了冰一般寒冽,「你在拖延時間,曉曉根本不在這。」

    洛瑞聽到他的話,有些不解的看著他,「總裁,你怎麼會突然認為總裁夫人不在這?」

    諾克斯看著龍司昊笑了下,「Glen,我果然沒有看錯人,你比我想象中要聰明,對,我是在拖延時間,那位黎小姐已經被我送去法國了。」

    「什麼?」洛瑞驚訝的瞪大了俊眸,「你把我們的總裁夫人送到法國去了?什麼時候發生的事?」

    「呵呵……」諾克斯笑的陰冷,「在你們來之前我就讓人把她送去法國了……」

    說到這,他看向了龍司昊,「Glen,我在法國等你,如果你想見到那位黎小姐,就來法國和索菲舉行婚禮。」

    洛瑞聽諾克斯這樣說,神色凝重幾分的看向了龍司昊,「總裁,你打算怎麼做?」

    「Glen,你是聰明人,你應該知道怎麼做。」諾克斯看著龍司昊說完,便看向了他身後的兩名保鏢,吩咐道:「準備回法國。」

    話落,他便轉身進入了大廳,並打了電話給沈詩薇,讓她馬上準備回法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