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江維和林念落同時喊著出拳,全然不顧周圍正有一群鬼修那「何棄療」的眼神。

    這些鬼修心裡都在那裡想:「哪來的倆傻x啊,大戰隨時都有可能拉開,他們竟然有心思在這裡猜拳?」

    天荒閣的弟子們自然認得江維和林念落,不過這時候,他們都紛紛別過了頭去,裝作自己不認識這兩個傻x。 「石頭剪子布!」

    江維和林念落同時出手。

    出拳的一瞬間,他們都沒有為了這枚地級魄去耍任何的手段,而是全憑老天爺來決定這枚魄的歸屬。江維沒有使用他逆天的入境級境界,林念落也沒有使用她詭異的幻術。

    就只是這樣,非常純粹原始的猜拳。

    最後,江維非常有侵略性地選擇了「拳頭」,而林念落則出了「布」。

    「額……」

    「額……」江維苦笑道,「看來這枚魄,註定是歸師姐你的!」

    「哈哈,承讓!」林念落沒有推辭,畢竟她和江維一樣想要得到這枚魄;現在猜拳的結果出來了,她自然心安理得地收下了魄,「等會兒奪魄,還得請師弟幫忙才行!師弟你入境級的境界,打架的時候……」

    林念落說著說著,忽然怔住了,「等等!你剛剛說什麼?你的境界已經是入境級了!?」剛才林念落全神貫注在猜拳上面,所以沒有注意江維說自己的境界是「入境」,現在再次提到「入境」兩個字,林念落這才反應過來;這一反應過來,林念落立馬瞪大了美目,不可置信地盯著江維。

    江維弱弱地點頭:「是的,一不小心,境界就到入境級了……」

    噗!

    林念落都忍不住想要噴血,同時更是忍不住傳音瘋狂地譴責江維:「什麼叫一不小心就到入境級了?你知不知道我到現在連洞悉的門檻都沒摸到,你修鍊才多久啊,竟然就已經入境級了……」說著說著,林念落方才想起來,自己這位江師弟,來到鬼界也就幾個月而已;短短几個月時間,竟然就已經領悟了入境級的境界……

    妖孽中的妖孽啊!

    林念落不得不承認,江維已經不是尋常的妖孽了;即便林念落已經很妖孽了,但和江維一比起來,似乎還是差了一點。

    林念落瞪大了美目,盯著江維看了老半天,最後才一副飽受打擊的模樣:「你太妖孽了,我還是不和你比了!」不過林念落還是自通道,「如果真的打起來,你未必是我對手!」

    林念落的自信,自然來自於她的絕學——真靈刺!

    真靈刺,直接攻擊真靈,且無法躲避;林念落一旦全力施展真靈刺攻擊江維,說不定一招之下,江維的真靈就要被刺得潰散了。

    「嗯……」江維想了想道,「我們真的生死相拼的話,那應該會是兩敗俱傷,甚至可能同歸於盡!」

    林念落微微頷首,算是承認了。

    她和江維究竟誰強誰弱,那是無法證實的,只能靠猜測。畢竟,要證實的話,就必須生死相拼才行;而不生死相拼,根本無法判斷出誰強誰弱來——但他們可能為了分個勝負,就拼個你死我活嗎?

    大大地感嘆了一番江維的妖孽,林念落又重新把注意力放到了那身處包圍之中正瑟瑟發抖的紫色地級魄。不是林念落不想繼續感嘆下去,而是形勢已經不給她繼續感嘆的時間了。

    「師姐,那個幻畫,能籠罩多少範圍啊?」江維問道;江維雖然見識過白長老使用幻畫,但他自己卻從來沒有用過。

    「籠罩全場,肯定沒有問題!」林念落道,「這張幻畫是群攻的幻術攻擊,無法直接殺人,不過卻能讓人**其中;不過這裡凝魂期的大鬼太多了,我估計我們的時間不會很多!」

    「嗯!」江維點點頭道,「那等有人要對地級魄動手了,我們就馬上衝過去,同時你也使用掉幻畫!」

    「好!」

    「地級魄估計不好制服,到時候我來對付這隻地級魄,你則去抓那些玄級魄,能抓多少是多少!」江維道。

    「好的!」林念落也已經知道,在力量方面自己是絕對不如江維的,抓地級魄這種事情,還是交給江維來辦比較好;至於江維會不會貪了她的地級魄——說實話,林念落從來沒有擔心過這個問題。

    她相信江維!

    而就在這時,素來非常強勢的不滅神山一方終於按捺不住了。

    「既然大家都這麼謙讓,你讓我我讓你的,那我不滅神山就不客氣了!」不滅神山的那名人類鬼修大笑著,就朝著地級魄撲了過去,「這枚地級魄,我收了!」開口的瞬間,這名人類鬼修已經化作一道煙霧直撲地級魄而去;而他身邊的其他不滅神山的鬼修,則紛紛在他旁邊保駕護航。

    「住手!」

    「停下!」

    「這地級魄,是我們鬼武者聯盟的才對!」

    「是我們天荒閣的!」

    「是幽冥海的!」

    一時間,各方勢力紛紛喝道;場上的每一個鬼修,都已經沖了出去。有的鬼修是直撲地級魄而去,也有的鬼修則是去阻擋不滅神山;畢竟不滅神山是最早啟動的,若不加阻擾,他們肯定是第一個接觸到地級魄的——第一個接觸到地級魄的鬼修,無疑是最有希望得到地級魄的!

    僅僅一瞬間,全場就從靜止加速到了自己的極限。

    像天荒閣、寂靜河、千鳥殿等本土勢力,一般是不敢像不滅神山這樣的勢力出手的;不過現在面臨地級魄的**,我才懶得管你是不滅神山還是什麼神山呢,照樣毫不留情地出手!而且,到時候要是真的廝殺起來,相信他們沒人會手軟!

    陽魄洞獵魄,各方約定本就是公平競爭;如果好東西都歸三家超大勢力的話,那其他六家本土勢力還摻什麼摻?恐怕早就跑別的地方獵魄去了吧!

    而這時,本來身處比較外圍的江維和林念落,無疑也在第一時間就爆發了起來。

    咻!

    咻!

    有著「逝水」這樣的高端技能,江維和林念落的速度都快得駭人,他們身邊的鬼修,都飛快地被他們甩在了後方。不過江維的速度,明顯要比林念落還快出一截!


    「哈哈哈哈,這個地級魄,是我的了!」


    戰場的核心區域,眼看著不滅神山的鬼修馬上就要觸摸到地級魄了。

    早有準備的林念落又豈會把地級魄拱手讓人,二話不說,林念落直接將畫得栩栩如生的幻畫從儲物戒指中取出,而後毫不客氣的撕碎掉了。

    ps:多謝zcrf6r兄,我的回答機智不? 轟!

    幻畫撕碎,那原本被白長老注入到幻畫當中的強大的幻術能量在一瞬間洶湧而出。下一秒,林念落便操控起這股龐大的幻術能量,朝著全場碾壓過去;當然,在操控能量的時候,林念落還有意避開了江維。

    轟!

    這一刻,幻畫中蘊含的幻術攻擊才真正地爆發了出來。全場數百位鬼修,除了江維和林念落,全都陷入到了幻境之中。

    「魄!魄!好多紫色的魄!」

    「怎麼有這麼多地級魄,都是我一個人的,都是我一個人的!」

    「這麼多地級魄,我的儲物戒指裝不過來怎麼辦?」

    ……

    原本正在朝著紫色地級魄奔跑而去的數百鬼修,不知不覺間就陷入到了幻境當中;在幻境里,他們看到,這陽魄洞里忽然湧出了無數的地級魄,兩隻……三隻……十隻……百隻……

    不斷有地級魄從各條通道中湧出,讓他們揀都揀不過來。

    一時間,數百鬼修全都陷入到了幻境當中,狀若瘋癲。

    「他們這是怎麼了……」江維有些莫名其妙;這麼這一個個鬼修,忽然就變得跟瘋了似的。

    林念落雖在施展「逝水」狂奔,但說話的力氣還是分得出來的:「這幅幻畫里的幻術,主要是引動內心深處的**;心裡想著什麼,幻境里就會看到什麼!」

    場上這數百鬼修,這會心裡想的自然是那枚地級魄了;幻畫一出,這些鬼修自然就都看到了滿地的地級魄在朝自己的懷裡跑來,所以一個個才手舞足蹈、瘋瘋癲癲成這幅模樣。

    「好吧……不懂!」江維可分不清楚幻術能量的特點,畢竟術業有專攻;他只知道,這幅幻畫的效果,似乎非常地不錯。

    「快點,趁他們陷在幻境當中,你趕緊抓了那隻地級魄!」林念落催道;幻術的效果,畢竟不會很長。

    「知道!」說話間,江維已經到了地級魄的跟前。

    可憐這枚地級魄,它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情況,就發現旁邊的一大群鬼修忽然間都瘋掉了;它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這究竟是什麼情況,就又看到一個人類鬼修凶神惡煞地朝自己撲了過來。

    這個人類鬼修,自然就是江維了。

    「小魄魄,快到我碗里來吧!」江維已經張開了布袋,繞開他身邊一個又一個「瘋子」的鬼手,朝著地級魄套去。

    「嗯?要抓我!?」地級魄馬上反應了過來,連忙使盡渾身解數要閃躲;可是以江維的實力和境界,他的攻擊,又豈是一隻連智慧都沒有的地級魄所能閃開的?

    「還敢掙扎,你給我進來吧你!」江維手中的布袋似是飄忽不定,卻又風馳電掣,一眨眼,已經將地級魄給套了進去。

    到手!

    ……

    不過江維顯然高興得太早了,他剛要把地級魄塞進儲物戒指,可這枚地級魄卻在布袋裡激烈地掙扎了起來;激烈掙扎之下,饒是以江維九百倍的靈魂強度,都無法強行按著地級魄往儲物戒指的「洞口」里塞。


    「我去!」江維就不信了,自己會連區區一枚魄都收拾不了,「給我進去!!」

    江維拉著地級魄,就是要強行往儲物戒指里塞;可是地級魄感受到危險,就是打死不進去。一時半會間,江維竟然奈何不了這枚地級魄。

    「要幫忙嗎?」林念落連道。

    「不用,你趕緊把玄級魄收了!」江維道。

    玄級魄可是很難得的,現在地上就有十幾個,江維和林念落當然不會放過。玄級魄並不好收,但以林念落的實力,收取起來倒也不是很麻煩。

    相比之下,江維可就要狼狽得多了。

    江維實在沒有想到,一隻沒有智慧的魄,掙扎竟會如此劇烈;掙扎得劇烈也就罷了,可是這地級魄的力量絲毫都不遜色於江維,讓江維很難把它強行塞進儲物戒指去。

    「我靠,我收起這地級魄來都這麼難,其他那些鬼修,豈不是連把地級魄送到他們面前,都無可奈何了?」其實江維的擔心完全是多餘的,像趙翀等鬼修,自然是帶了特殊的道具,專門用來抓地級魄的。

    而就在這時,場上原本瘋瘋癲癲的鬼修中,有幾名凝魂期的大鬼恢復了一絲的清明。

    「不對,假的,都是假的!」

    「是幻術!」

    場上的鬼修,都是各方勢力的精英,自然是見過世面的;幾個實力強大的凝魂期大鬼,在短暫的**之後,很快就明白自己看到的都是虛假的!

    「假的!假的!」

    可是,明白自己看到的是假的是一回事,但想讓自己從幻境中掙扎出來,脫離幻術,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呃啊!」

    墨先生,你的狗糧又撒了 ,回歸真實。

    可是,白長老親自封印起來的幻術能量所創造的幻境,又豈是這些小貓小狗所能輕易撼動的?如果真的能隨便撼動的話,那白長老的威名,也太水了!

    所以,儘管這幾個最早恢復清明的鬼修在腦海中與幻術激烈地對抗著,但離破除幻術,卻還遠得很。

    「不好!」林念落忽然眉頭一皺。

    「怎麼了?」江維不解。

    「已經有人開始攻擊幻境了!」林念落道,「我感覺到幻境在微微震顫!」

    幻境微微震顫!?

    江維一邊用力地鎮壓著地級魄,一邊自嘲一笑:「看來我還真的沒有學習幻術的天賦,你說的幻境啊什麼的,我全然沒有感知到!」

    「這倒未必!」此時,林念落已經差不多將玄級魄全部抓完了,「只是你不是這一片幻境的主人,也沒有身陷幻境當中,所以你感受不到也是正常的!」

    江維搖頭:「說到底還是天賦有限——如果我天賦夠好的話,肯定不至於一點感知都沒有吧!」要知道,入境級的江維,感知力可是非常可怕的;可現在江維卻沒有絲毫感知,說到底只能說他的天賦不夠好!

    「呵呵!」林念落不置可否地笑笑;林念落就能輕易感知到他人創造的幻境,而江維不能,這不得不說是江維的天賦差,「師弟,怎麼樣了,幻境已經開始在被人撼動了,你好了沒啊!」


    說話的時候,林念落已經把地上最後一個玄級魄也收入了囊中;至於黃級魄?……算了,咱偶爾也土豪一把,就不要這些黃級魄了;再說了,萬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好歹也給身邊這些大勢力的鬼修留口湯喝不是?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