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9 日 Comments (0)

    江寂塵直接問道。

    血色妖刀道:「很好,你直接問到點子上。」

    「我知道,這太古仙道傳承對於你們修仙者有何等重要的意義,所以,我若能報仇,這太古仙道傳承,便是你的了。」

    對於血色妖刀的要求,江寂塵早已料到。

    所以,對於它的話,也並不覺得意外。 時間彷彿過了很久,他們終於來到了車后,顧南楓不舍的鬆開了一直緊緊牽著季知意的手,打開了後備箱,裡面的物品盡收眼底。

    季知意探頭一看,呆住了,好傢夥,偌大的後備箱裡面滿滿當當地塞滿了各種寵物用品,什麼貓窩,貓爬架,貓砂盆,貓糧,貓奶粉……應有盡有。

    這就是剛才他說的「有點多」?堅持以公平正義勤儉節約為信仰,並為之奮鬥終生的季小律師生平第一次對「有點多」這句短語產生了迷茫感。

    季知意在心中腹誹,只是幫他養九九幾個月而已,有必要把東西全部都搬過來嗎?炫耀你財大氣粗是嗎?

    「呃……其實你不用一下子就買這麼多的,九九還小,根本用不完。」重點是,他這是看不起她的小窩嗎?非得塞這麼多東西進來。

    「沒事,早晚能用得上的,走吧。」說著,顧南楓已經扛起一箱寵物玩具作勢上樓。

    季知意深深吐了一口氣,忍住,忍住,他只是關心九九而已。

    平復了一下心情,季知意無奈地帶著他上樓了……

    如此往返四五次,那一後備箱的東西終於搬完了。而剛出生的九九就這樣白白地一堆男主人為了接近心上人而大肆揮霍購買的奢飾貓用品。

    整理完那些東西后,季知意去廚房給顧南楓倒了杯水,忽然想起九九睜眼的事,於是就對顧南楓喟嘆:「對了,剛才九九睜眼了呢,藍眼睛,撲閃撲閃的,像藍水晶一樣,又大又漂亮。」

    「是嗎?」顧南楓不咸不淡地應了一聲,沒再出聲詢問。

    季知意腦子一根筋,壓根沒注意到他的滿不在乎,還以為他也很看重九九,畢竟他給九九買了這麼多東西。

    她徑直說道:「我去把它抱出來給你看看。」

    顧南楓看著她不一會兒就消失在拐角的明艷身影,淺笑出聲:「這麼高興?」

    剛進去沒一會兒,季知意就回來了,手裡空空的,神情有些失落。

    她一進到客廳,就看到顧南楓正拿著一本書看得入迷。

    從她的角度看過去,他的側臉如刀刻一般清雅雋永,在燈光的籠罩下泛著漂浮的柔和金光。

    季知意早就知曉他長得俊美,但此時此刻她才發現褪去西裝革履后的他竟這般俊逸出塵,而此時的他正用著他那黑曜石般的眼眸專註地看著手中的書。

    看著這如此絕美朦朧的畫畫,她腦海里不覺冒出了一個成語,風華絕代。

    說實話,她這輩子不是沒有見過帥哥,身邊也不乏俊美之人,莫景衍算一個,但她卻是第一次見到顧南楓這樣長相這般出眾的男人。雖然她不是以貌取人的人,但顧南楓俊美無籌的面容和如酒般清淺的清冷氣質險些令她移不開眼。

    看書看得有些入迷的顧南楓敏銳地察覺到有一道視線正盯著自己,心中已經對來人瞭然。抬起頭,勾起一抹微笑:「出來了。」

    清透如水浸透過的男聲傳入耳蝸,引起陣陣令人皮膚戰慄的電流。季知意被驚回了魂,心思有些慌亂,忙說道:「九九已經睡著了。

    「嗯。」顧南楓聞言隨即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睡了?那正好。

    「那你是不是……」送客之意躍然紙上。

    「沒事,那我再等等,說不定它等會兒就醒了,你不介意吧。」嗯,果然沒白給那隻小傢伙買那麼多東西。

    「我平時都休息得比較早。」自認為很委婉。

    「你放心,我不會吵到你的,可以么,知知?」 妖孽夫君要聽話 黑曜石般的眼眸對上季知意。

    他不滿足於他們現在你追我躲的關係,他想一點點地滲入她的生活了,讓她的周圍都沾染上獨屬於自己的氣息,他更不想放過任何可以與她獨處的機會。

    季知意被盯得有些不知所措,支支吾吾說道:「那你不要太晚了。」

    「好。」顧南楓瞬間如春過花開一般淡淡地笑了。

    「我可以看看這本書嗎?」拿起剛才看的書,輕聲詢問。

    季知意看了看,是她前幾日放在茶几上忘了收起來的法律案例,「可以……」他都拿起來看了,自己還能拒絕嗎?

    「那就好。」說著翻開了第一頁,靜靜地看了起來。

    季知意:「……」

    光暈之下,暖橙的燈光鋪泄一地,男人神態慵懶地坐在小小的沙發中,修長的指尖一頁一頁地翻閱著書,漫漫長夜,他那清冷如霜的氣質如清雅的辰月,獨自照徹昏暗無際的深邃夜空。

    季知意愣愣地站在一旁看著顧南楓翻頁,一頁,又一頁。

    沒一會兒,顧南楓從書中抬起了頭,單手托書的動作不變,問:「知知,要一起看嗎?」

    「不,不了,你看吧,我剛看過。」季知意連忙擺了擺手。

    顧南楓聞言,眉眼輕挑,探究的眼神在她臉上流連,「知知,你是害羞了嗎?」

    「沒……沒有。」季知意立馬矢口否認。

    「既然沒有,那就一起看吧,正好裡面有些案例我不太懂,你來給我講解一下吧。」語氣帶著不容拒絕的意味。

    季知意覺得顧南楓今晚和平常不太一樣,好像更加強勢了。

    「那好……好吧。」為了證明自己沒有害羞,她決定豁出去了。

    客廳里的沙發雖然有點小,但同時坐進兩個人也沒有太擁擠,反而為這個空間增添了幾分溫馨寧和。

    看著季知意視死如歸般坐到自己旁邊,顧南楓眼中的笑意掩都掩不住地溢了出來,驀然開口打破客廳的靜謐:「知知,裡面有一樁財產糾紛案例,為什麼要這樣處理?」說著把書遞了過去,還不著痕迹地朝季知意這邊挪了挪。

    案例中,一家公司老闆與自己的秘書助理在工作過程中產生了曖昧關係。兩個人暗度陳倉不久后,那助理就懷孕了,老闆帶著她去香港的醫院檢查,得知懷的是個男孩。

    那老闆與相濡以沫二十多年的原配妻子只育有一個女兒,常常遺憾家中產業將來沒有兒子繼承的他老來得子,自然是欣喜若狂。為了給未出生的兒子一個名分,他向妻子提出了離婚,態度十分的堅決,他的妻子一下子就被氣進了醫院,妻子的弟弟也就是他的小舅子看不下去,第二天就氣勢洶洶地帶了一幫人去他公司里鬧,兩人發生了爭執,妻子的弟弟錯手將他打進了醫院。

    出院后他立馬將妻子的弟弟給告了,妻子為了不讓弟弟人生染上污點,於是忍痛答應了他的離婚要求,但條件是要在他們的女兒高考結束后再去辦理手續,以免影響孩子的學習,那老闆很痛快地答應了。

    不久后,傷勢痊癒的他帶著懷孕八個月的助理去馬爾地夫度假,結果在遊玩途中,輪船失事,老闆不慎落海,當場溺斃,而他的助理在被救起來後於附近的醫院安然無恙地生下了腹中的孩子。

    出院后,那名助理就帶著剛出生的孩子急忙回國,找到了老闆的家裡,要求繼承老闆的一部分遺產,老闆的妻子自然是不肯的,於是這兩家人鬧上了法庭。

    法官在確認助理所誕下的孩子確實是與老闆存在親子關係后,按照法律程序依法將一定份額的遺產判給了那名嬰兒。 只是,血色妖刀現在這麼弱,想要報仇,那簡直就是痴心妄想。

    再有,催橋川是催家當時第一天才,如此漫長的歲月過去,早已不知道他強大到了何等地步?

    也許,已經突破了七品仙王境也說不定。

    面對已如此強大的存在,血色妖刀休想報仇。

    看到江寂塵的反應,血色妖刀顯然知道江寂塵的心思了。

    血色妖刀繼續開口道:「我知道閣下的想法,但是,我並不要求現在報仇,我只需要閣下,將來能以我為器,斬下催橋川的頭顱。」

    「閣下若能答應,我立刻告訴你虛界的入口坐標。」

    江寂塵聽到血色妖刀的話,已然心動。

    畢竟,對方並不是要求現在報仇,而且,他只要求以它為器,斬下催橋川的頭顱而已,這點事,只要有時間,江寂塵有絕對的信心可以做到。

    他可是要殺入上等仙界,成為仙道至強的存在,這點事,於他而言,並不算有多難!

    「好,我答應在你。」

    「只是,你就不怕我拿到太古仙道傳承后,就立刻反悔么?」

    「何況,你為何如此相信我能擊敗催橋川,就算能敗,也許也需要漫長的時間?」

    江寂塵答應了下來,但開口連著問了兩個問題。

    血色妖刀聽到江寂塵答應了下來,卻有一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它道:「我看錯了一次人,不會再看錯第二次,如你這樣的人,註定是要成為逆天強者,根本不屑騙我。」

    「至於擊敗催遠橋,確實,他是催家曾經的第一天才,如此漫長歲月過去,已不知其成長到了何等地步,但是,你現在也不弱,六品仙君中期境,擊殺半步仙王,如同切菜。」

    「何況,你很快就可以得到太古仙道傳承了,那時,你的修為絕對可突飛猛進,到時,中等仙界之下,只怕再無你敵手。」

    「若再給你足夠的成長時間,殺上中等仙界,擊殺催遠橋,又有何難?」

    「我這裡,妖族空間路斷,已然回不去了,我也唯有賭一把,把希望放在你的身上。」

    血色妖刀說得頭頭是道,江寂塵竟然覺得確實有幾分道理。

    江寂塵微微一笑,顯得自信萬分,淡淡地開口道:「好,告訴我虛空界入口,我將以你為器,斬下催橋川的頭顱。」

    江寂塵知道,以他與催家的關係,縱無血色妖刀的要求,將來他只怕也要與催橋川對上。

    所以,對於他來說,這完全就是順便的事。

    血色妖刀這時以神念傳音的方式,告訴了江寂塵虛空界的入口坐標,然後道:「以後,我就當你的武器吧,你可隨身帶著我。」

    江寂塵卻看了一眼血色妖刀道:「你也未必沒有重生的機會,我聽說,仙王之上,手段逆天,一縷神魂不滅,都可還原重生。」

    「將來,我若到了那一個境界,倒可以幫你試試!」

    聽到江寂塵的話,血色妖刀一喜道:「當真?」

    江寂塵點點頭道:「但是,能不能,到時才知。」

    但血色妖刀開口應道:「可以的,我族妖王之上的人物,便有如此逆天偉力,可惜的是,我已無法回歸妖界,更不可能見到妖王之上的存在。」

    正因如此,它就只有把希望寄托在江寂塵的身上了。

    此時,江寂塵血色妖刀收入了起來,然後才往血色妖刀告訴他的虛空界坐標趕去。

    很快,江寂塵便出現一片虛空中。

    表面上看來,這一片虛空,什麼都沒有,縱然從這裡穿過,也一無所獲。

    但是,江寂塵這時取出了一枚枚六品仙道靈石。

    然後,他把一枚枚六品仙道靈石打入虛空中的各個位置。

    其實,這些位置暗含玄妙,都是虛空界入口的坐標。

    足足打出了上萬枚的六品仙道靈石,組合成一道門戶。

    「靈石啟動,虛空界之門,開!」

    江寂塵催動六品仙道靈石的力量,接著,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嗡!

    只見,一枚枚六品仙道靈石顫動起來,綻放仙光,匯聚一起,凝成了一道光門。

    這一道光門,正是通向虛空界中。

    若無法打開門戶,這虛空界就是虛無的存在,莫說要進去,連找也找不到。

    而打開傳送門戶,坐標是必不可缺。

    現在,虛空界的門戶已開啟,便說明虛空界真的存在。

    看到這一幕,連江寂塵心中都生出了驚喜激動之色。

    江寂塵沒有猶豫,邁步踏入虛空界門戶中。

    咻!

    下一刻,門戶消失,六品仙道靈石也碎滅成灰,不復存在。

    而江寂塵卻已經消失在虛空中,他此刻,已經來到了一片陌生的空間中。

    這是一片金色的空間,連腳下的騰起的霧氣都是金色的。

    而且,這片天地,充滿了太古仙道氣息,非常濃郁。

    地上,是一塊塊秘玉鋪著,有金霧騰起,顯得無比飄渺,如若仙境。

    但這些,都不是江寂塵注意的地方,他的注意力,完全落在前方的一座石塔上,共有九層!

    「我進來的時候,已經研究過了,太古仙道傳承就在九層石塔中。」

    「而且,當中有禁制,唯修仙者可入,另外,石塔九層,代表著有九重傳承,一層一重。」

    「我看過記載,這等傳承塔,據說仙王境下,最高記錄也不過是闖過了七層!」

    「所以,塔中的太古仙道傳承,能獲得多少,還要看你能闖過幾重。」

    這時候,江寂塵的腦海之中響起了血色妖刀的聲音。

    聽到血色妖刀的話,江寂塵暗暗吃驚,想不到,太古仙道傳承塔,竟然如此驚人。

    顯然,內中的傳承也有選擇性的,要看你有沒有資格獲取。

    「仙王之下,最高記錄,只是七層么?」

    「那麼,我可以闖過幾層呢?」

    婚婚欲醉:總裁的萌寵新娘 看著太古仙道傳承塔,江寂塵心中隱隱生出了期待之意。

    想罷,江寂塵不再猶豫,邁步走入太古仙道傳承塔中。

    嗡!

    而江寂塵剛靠近太古仙道傳承塔,一道金光伸到他腳下,直通向太古仙道傳承塔一層。 這是一道接引之光!

    通過這一道金光,江寂塵直接進入到了太古仙道傳承塔一層。

    塔中世界,竟然四周都是碑文,記載著各種太古仙道功法。

    「太古造化訣一層,太古龍象訣一層,太古仙王拳一層……」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