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求你回去?我看你走的時候,你爸攔都沒有攔你……”林時疑惑着,不知道言云黎在想什麼。

    “我爸那臭脾氣當然不會來求我了,但是有人會讓他來求我的……”言云黎故作高深的道。

    “別跟我說是你媽……”林時想了想然後開口道。

    “你這個人是不是小時候被雷劈了?腦子這麼靈光?想都沒想就知道了?”言云黎沒好氣的道,本來他還想裝個逼來着,結果林時一下子就猜出來了,這不經讓言云黎心裏很鬱悶。 “是你腦子不好使……你家裏一共就三個人。”林時提醒道。

    “滾滾滾!和你做朋友天天都要懷疑人生。”言云黎沒好氣的道。

    “你確定你表哥是被人陷害的?”言云黎這時突然問道。


    “百分之一百確定,就算總統把豬拱了,我也不會相信是他做的。”林時耐心的解釋道。

    “總統拱豬?你小子看《黑鏡》入迷了吧,”言云黎被林時的話給逗笑了。

    “按你這麼說的話,你爸肯定會幫我?”林時一臉認真的道,如果這次失敗,那他表哥的命就完了……

    “當然確定了,這對他來說只是一件小事,如果他不記後果,把黑的說成白的都會有人信的!”言云黎安撫道。

    突然,言云黎的手機響了起來……

    “看見沒,我這預言技術,比瑪雅人準多了!”言云黎一臉自豪的道。

    “好了,快接電話吧!”林時見言云黎握着電話不接,連忙說道。

    言云黎接了電話卻什麼話都沒有說,林時只聽見電話那頭說了幾句,然後就把電話給掛了……

    “這……是什麼鬼?”林時疑惑的道,

    “當然是請我和你回去咯,走吧,我媽沒準還買了我最愛吃的羊肉呢。”言云黎似乎早就知道是這樣的結果。

    待得林時和言云黎再次回到了小區裏面,劉茹月已經做好了一大桌子的菜。

    “想必你就是小黎經常跟我提起的推理天才小林了吧?來,快坐下。”劉茹月微笑着對林時道。

    “阿姨客氣了……”林時聽了這話竟然有點受寵若驚,白了在他旁邊的言云黎一眼,意思很明顯了,你這不是在捧殺我麼?如果我達不到你媽的要求,那我不就糗大了?

    此時,言建樹收拾好了書房,走了出來,看見一大桌子的菜。

    “老婆做菜的手藝真是越來越好了……”言建樹讚不絕口道。

    “少廢話,吃完刷碗!”劉茹月白了一眼言建樹,然後轉過身一臉慈祥的對着言云黎說道:“我今天給你買了你最愛吃的羊肉,晚上多吃一點。”

    “我就知道我媽最疼我了!”說完還朝林時挑了挑眉毛。

    林時看到言云黎的動作,頓時一臉黑線……

    誰家還沒個疼自己兒子的媽?


    “林時是吧?”言建樹突然主動開口說道。

    “是的,叔叔。”林時回答道。

    “你表哥這個事,我會打電話讓他們重審的,但重審僅僅不夠,你還需要這樣做……”

    “吃完飯打我助理的這個電話,他會指導你後面的事宜。”言建樹說完便遞給了林時他助理的名片。

    “謝謝叔叔,謝謝叔叔!待我日後飛黃騰達,絕對不會忘記你。”林時連忙道謝,終於……他心裏的石頭落下了。

    “先別高興的太早,就算我能動用關係讓法院重審,但襲警是事實,牢飯還是要吃的,無非是長短罷了。”

    “而且,當地的地方官員不會就這麼算了的。”言建樹提醒道。

    “只要不是死刑,那一切都還有的救。”

    “放心吧,到時候我會把你表哥調到我朋友的監獄裏面去,絕對就跟度假一樣輕鬆。”言建樹淡淡的道,他確實有說這樣的話的資格。

    “愣着幹什麼,還不給小黎和小林盛飯?”劉茹月一臉不滿的看着言建樹道。

    “好的好的,現在就盛,現在就盛……”言建樹見老婆發話了,馬上拿起碗去廚房盛飯了。

    林時看見這一幕,突然覺得有些好笑,這真的是在電視臺上威風八面的人物?不會是他搞錯了吧?

    在現實生活中,竟然是如此怕老婆的一個人?

    隨後,言建樹盛好了飯從廚房裏走了出來。

    “好了,不要說別的了,專心消滅掉桌上的敵人。”言建樹一臉微笑的道。

    吃過飯,林時就帶着好消息打車回去了……

    到家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可家裏的燈卻沒滅,林時沒有想太多,三步並兩步的朝着客廳走去。

    剛進客廳,林時就看見二姨和二姨夫坐在椅子上,旁邊正是林時的父親和母親。

    “二姨,我有幫助表哥的辦法了。”林時對着愁眉苦臉的二姨說道。

    二姨聽見林時的話眼睛突然一亮,但同時好像又想到了什麼,眼神突然又暗淡了下去:“沒有辦法的,他們那羣人早就和上面打好招呼了,無論是網上還是報紙上,都在說着楊子的事情……”

    “小林,這個時候不要亂說話。”林清提醒道。你一個小毛孩子還想着跟那些人鬥?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

    “我沒騙你們,我有一個朋友,他爸是有背景的人呢,而我們這個村以及鎮上都屬於他管,所以我表哥的事情,沒有什麼問題了!因爲,有人決定要幫我表哥主持公道了!”林時一臉興奮的把好消息告訴了楊正清的父母。

    “真的假的?你有能耐讓人家幫你?”方雲一臉不可思議道,他可是知道自己的兒子的,平時又不擅長交朋友,喜歡一個人做自己的事情。

    Www⊕тт kān⊕¢Ο


    突然他告訴你,找到一個有能力的要幫你了!這怎麼能讓人平靜接受?

    “我百分之一百確定。就是……”林時欲言又止道。

    “就是什麼?”二姨夫焦急的問道,他可是想楊正清的事想的頭髮都快掉光了,出現在他眼前的任何機會,他都不想放過!

    “對方說,雖然他是被人陷害的,但是……襲警是真,牢飯還是要吃的。”林時解釋道。


    “你的意思是,楊子不會被執行死刑了。”林清想了一想然後問道。

    “對,沒錯,但是還是要吃牢飯的。”

    “只要不是死刑就好,不是死刑就好啊,楊子還年輕,幾年還是耗得起的!”二姨似乎有種死裏逃生的感覺。

    “終有一天,他們會爲他們的所作所爲付出代價!”林時眼中閃爍着寒光,說着便殺機畢露.

    “謝謝你啊,小林,沒有你,我楊子的命就要栽在他們手裏了,謝謝你,謝謝你……”楊正清的父母說着便朝林時跪了下來,要不是林時馬上攔着,他們指不定還會朝林時磕頭…… “他能讓這個人幫忙,說明他就是那邊的人了,你把他做了,你想我們一大家子吃一輩子牢飯啊?”周弘毅繼續訓斥道,本以爲是個百分百贏了的案子,等人一死,時間一長別人就都會忘記了,誰知道半路竟然出這麼大個簍子……

    “看來,只有從監獄那邊下手了,這個人不死,就意味着我們以後會暴露。”周弘毅眉頭緊鎖道。

    就在他剛說完的時候,手機就響了起來。

    “你好,有人派了別的警車要帶走那小子了,好像要把他送去別的監獄。”值班警察聲音急促道,他是這邊的人,但是那邊的人他可不好得罪,萬一不小心惹得對方不快被開除的話,那就虧大了。

    “讓他帶走吧,我們無能無力啊!”周弘毅感嘆道。

    “爸,怎麼了?”周弘俊見他爸臉色突然變的難看起來,趕緊問道。

    啪……啪 周弘毅連續給了他兒子兩個耳光,然後幾乎是吼着對兒子說:“下個星期開始你就給我滾出這個國家,不然以後你想走的都走不了!”

    周弘俊被突如其來的兩個大嘴巴子給打蒙了,此時聽了周弘毅的話頓時嚇的臉色煞白,他當然明白他爸的話是什麼意思……

    “表弟,謝謝你幫助我死裏逃生,等我出來請你喝幾杯痛快的!”楊正清一臉感激對着林時道。他知道,此刻的表弟已經不是小時候自顧自的玩的表弟了。

    “表哥,記住你所看見以及發生的一切事情,等你出來後,我定會爲你報仇雪恨!”林時淡淡的道,兩年之間會發生很多事情,誰也說不準,但他可以保證,這件事絕對不會就這麼算了!

    “我會的。”楊正清上警車前,最後看了林時一眼。

    林時目送着表哥離開,直到警車漸行漸遠,林時才收回了目光。

    他……還是太弱了,如果他有錢的話,他可以買通這些喜歡錢的人,爲他所用。

    而楊正清這件事他基本沒幫到什麼忙,畢竟在絕對的權力面前,一切都是枉然。

    “果然,還是錢的問題……”林時喃喃自語道。

    楊正清這件事足足用了他三天多的時間,不說令他心力交瘁,卻也耗費了大量的精氣神,在和父母打過招呼之後,林時就打車回到H市他所租的公寓睡覺了。

    星期一早上,林時再次來到了東坊證券分析部。

    “你們知道嗎,強姦襲警的那位同學終審的時候竟然只被判了兩年,還是H市的人出面才解決的這件事,據小道消息說這位同學好像是被冤枉的。”

    “不管冤枉不冤枉,雖然最後戲劇性的收場了,但他襲警是真的啊!”

    “林時,你來了?”張羽倩見林時來了,開口打招呼道。

    林時朝她點了點頭,然後看着另外一位“新來”的女生疑惑道:“你是?”

    “她是董事長的女兒歐倩穎,大學剛畢業,來分析部學習學習,這位董事長持有公司的股份挺多的!”張羽倩小聲解釋道。

    這位女生見公司的特許證券分析師竟然如此年輕,馬上開口問道:“你是哪位董事長叔叔的兒子?我怎麼從來沒見過你?”

    “是這樣……”張羽倩正想開口解釋。

    “我不是任何一位董事長的兒子。”林時看着這位女生道。年輕的證券分析師就一定要是董事長的兒子?誰想的歪理兒?

    “這怎麼可能,你這麼年輕,肯定是靠關係上來的。”歐倩穎眼睛瞪圓,一臉不可思議道。

    “這件事我不想解釋這麼多,你來這學習的話就不要想這麼多沒用的問題。”林時緩緩開口道。

    “哼,你信不信我告訴我爸,讓我爸解除你的職位?”歐倩穎見林時竟然沒有把她放在眼裏,頓時覺得自己的自尊心被傷害了,眼睛瞪着林時道。

    “哦,慢走不送……”林時聽了歐穎倩的話,看都沒看她一眼就回答道。

    “你……”歐穎倩見林時一點都沒被嚇到,於是一臉不服氣的開口道:“你等着,我這就打電話。”說完便拿起手機朝着外面走去。

    林時眉頭緊鎖,還真打電話?事情頓時變得有些麻煩了。

    “誰加過這個女孩的微信?”林時對着衆人道。

    “我昨天加了”

    “打開她的朋友圈,給我看一下。”林時開口道。

    周芸夢被林時的舉動給弄糊塗了,但她還是打開了歐穎倩的朋友圈,然後遞給了林時。

    林時用手指迅速翻着歐穎倩的朋友圈,化妝品、名牌衣服、名牌包包,不得不說歐穎倩確實把富二代的生活過的有滋有味,別人買的起的她有,別人買不起的她也有。

    終於,林時停止翻閱歐穎倩的朋友圈,把手機還給了周芸夢。

    “她出去打電話,不會有什麼事吧?她的脾氣可不是一般的火爆,而且在哪裏都是一副大小姐的樣子。”張羽倩一臉擔心道。

    “沒什麼問題,小事情。”林時平靜的說道,說完便走了出去。

    迎面而來的就是剛打完電話的歐穎倩,歐穎倩狠狠的瞪了林時一眼:“你就等着被許經理訓吧!”

    “跟我出來一下,有事要說。”林時緩緩開口道,說完便自顧自的走了出去。

    歐穎倩心想:“這個臭男人肯定是想要跟我求和,我且先出去,等他說完他對我求和的話之後,我再狠狠的拒絕他,再去辦公室看着他被許經理教訓!”

    歐穎倩剛跟着林時走出了分析部,林時就看着她道:“你到底想怎樣?”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