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此時此刻,他也終於見識到了這門法術的霸道之處所在。

    好在決定用此法輔助修鍊之前,李向南通過陰冥老鬼交代叮囑的那些,已經做好了承受一切痛苦的心理準備。

    所以在那股負面狂暴的精神與力量衝擊之際,李向南緊守本心,拚命咬牙承受了下來。

    當那枚靈核完全進入體內,那股負面能量開始擴展時,當機立斷下,李向南用噬靈**抽出自己體內的一絲本命精華,而這本命精華,也即壽元。

    同時,他又引入一部分精血進入到那枚狂暴的靈核之中,再以本命精華消耗壽元不斷地進行調和下,終於使得那股狂暴吞噬漩渦歸為平靜,化為一股純正的靈能被納入體內。

    而這股純正的靈能被納入體內丹田之中以後,體內丹田中的真氣似乎被引爆了一般,在大量的靈力的湧入之下,李向南幾乎感覺丹田與經脈似乎要被撐爆。

    在這種情況下,李向南立即用靈力控制那真氣漩渦開始湧向第二條經脈,並向著第二條經脈之中的第一道最為堅固的靈竅堡壘發起了衝擊。


    「轟!」

    在第一次衝擊時,李向南似乎連神魂里都產生了一股眩暈感。

    隨著大量的靈力真氣衝擊那道靈竅,引發身體中氣血也開始不斷翻騰起來之時,也有一股滲入骨髓般的痛楚傳來。

    而靈力真氣在推進衝擊下,在不斷地消耗。


    然而那處靈竅堡壘依然非常的堅固,也只被沖開了那麼一絲絲的裂痕,顯然這第二道經脈靈竅想要被突破,並非易事。

    在這樣的情況下,李向南並不想再過多消耗靈力真氣,他需要繼續匯聚能夠進行衝擊的力量,藉助第二枚靈核了。

    只待那股狂暴的真氣漸漸在消耗中趨於平靜重新回到丹田凝聚之際,李向南暫停了衝擊,心神一引,將第二批陰魂放進了聚陰法陣之中。

    這第二批陰魂在互相廝殺中也誕生了一隻最強大的陰魂。

    李向南用同樣的方法,將第二隻最強陰魂的靈核凈化提純,然後繼續將其納入體內,承受靈力觸及時的那股負面能量的衝擊。

    不過經歷過第一波那種撕裂般的痛苦,堅守住了本心之後,在這一波當中倒產生了一些免疫力,使得這一波的衝擊顯得並不是那般強烈難忍。

    繼續消耗精血與壽元將那股負面能量進行調和,納入丹田之後,那股調和以後的能量迅速轉化為一股狂暴的靈力,激發真氣漩渦生成,李向南便開始了第二次的突破衝擊。

    轟!

    在這次衝擊之下,狂暴的真氣靈力如排山倒海般涌泄出來,狠狠地沖在那第二條經脈的靈竅壁壘之上,使得那道壁壘出現了更大的裂痕。

    可是,這次依然還是沒有將堵在第二條經脈上的那道堅固的靈竅壁壘沖開。

    見此情景,眼見那壁壘裂痕越來越大,但卻後續無力,李向南也終於明白了為什麼需要一百隻以上陰魂的靈核才有機會突破聚靈二重了,即使是走捷徑快速提升修為,也並非是一件簡單輕鬆就能做到的事情。

    這一次,李向南並沒有再提純一批吞噬一批,而是打算對自己更狠一點,將剩下的幾枚靈核匯聚到一起來進行。

    於是,緊接著便是第三批,第四批陰魂被送進了聚陰法陣之中被提純靈核……

    不過在最後一批陰魂的提純凈化過程中,卻是出了一點小意外。

    這一批陰魂當中,大部分都是李向南自那鬼鎮之中捕捉來的,平均品質都非常的高,在這些陰魂互相廝殺吞噬靈核的過程中,竟然出現了三隻最強的陰魂。

    而這三隻卻彼此奈何不了彼此,實力完全相同,互相廝殺了一會兒之後,竟然殺出了基情,各自罷手,即使有再狂暴的氣息影響,他們也不願意再互相廝殺。

    見此情景,李向南也只好暫且不再讓其廝殺,而是將其中一隻的靈核提取了出來與其它的靈核做了對比。

    對比之後,李向南驚訝地發現,這枚靈核完全要比其它的靈核所蘊含的能量更加的精純強勁數倍。

    心中一動之下,李向南想做一個試驗,於是將之前一批提取出來的一枚靈核讓剩下兩隻當中的一隻吞噬。

    而那隻陰魂吞噬掉了這枚靈核之下后,果然發生了意想不到的變化。

    這隻陰魂突然開始劇烈的扭曲,魂體之上一股淡淡的光澤綻放,在他的廝吼與嚎叫之中,他的魂體竟然開始發生變形。

    只見外層一道淡淡的光暈生成后,就像是經過了一番血祭一樣,那道光暈竟然漸漸形成一套鎧甲與武器覆在了陰魂的身上。

    竟然,這隻陰魂竟然自動升級進化成了鬼衛!

    這是什麼情況?

    李向南震驚的無以復加,這完全是鬼仆經歷三次血祭以後才會形成的升級變化啊!


    而這隻強大的陰魂只是吞噬了一枚被李向南用噬靈**多次提煉過的精純靈核,竟然就產生了這種奇異的變化,真令人不可思議!

    見還有兩枚靈核,李向南一咬牙,決定將那枚普通一些的靈核讓剩下的這隻陰魂吞噬掉,看看是否能夠同樣進化成為鬼衛。

    不過這隻陰魂在吞噬了那枚靈核之後,雖然也發生了進化的過程中,但是那能量形成的光暈根本沒有之前那隻的強烈,在最後晉陞鬼衛的關頭下,最終失敗了。

    即使進化失敗了,但這隻陰魂所產生的變化,完全比之前要強大了數倍,堪比四五十年輪以上的陰魂,這完全是質的突破。

    既然失敗了,李向南絲毫沒有客氣,在這隻陰魂劇烈的掙扎當中,李向南將其抹殺取出了靈核。

    此次取出的靈核,與剩下的那枚對比起來,又有不同,這枚靈核比之前的那枚更加的精純,感覺完全就是五六十隻陰魂的靈核累加了起來的一樣。

    僅這一枚的能量,就完全可比李向南之前吞噬掉的兩枚了。

    留下了那隻自動進化出來的鬼衛,李向南將剩下的兩枚靈核從陰煞葫蘆里取了出來,先將較弱一些的那枚用掉。

    這枚靈核進入丹田后,形成的靈力衝擊果然比之前強大了無數倍,使李向南整個丹田與經脈之中的真氣瞬間沸騰了起來。

    借這個機會,李向南引導著這股沸騰的力量,瘋狂地湧向堵在第二條經脈前的那道靈竅壁壘,發起了最迅猛的衝擊。

    轟!

    在這次的衝擊之下,那道堅固的靈竅壁壘終於發生了鬆動,裂痕越來越大,一股股的真氣湧入后,這道壁壘越來越薄,隨時可能會被破開。

    但是在這個時候,李向南卻發現靈力消耗過大,竟然仍有些後繼無力。

    無奈下,他便將最後一枚最強的靈核吞噬納入了體內。 嗡!

    當這枚靈核才被納入體內,李向南只覺渾身一股強烈的震顫,甚至連靈魂也在發生著顫抖。

    那股狂暴的負面能量彷彿是開了閘的洪水泛濫成災,一發不可收拾,這次所帶來的神魂衝擊,與之前的幾次強烈了數倍。

    李向南感覺自己陷入了無間煉獄之中,那股狂暴的衝擊力,讓他堅守的本心即將搖搖欲墜,隨時都可能會走火入魔,變成一個可怕的惡魔。

    此情此景,李向南只有拚命了!

    壽元與本命精華在迅速地消耗著,肉身的精血也被不斷的消耗的同時,那股狂暴的負面能量衝擊在得到了調和以後,終於開始漸漸的緩和下來。

    而此時,李向南已經是氣弱遊絲,臉色雪白如紙,整個人看起來一下子老了十幾歲一般,這就是劇烈消耗壽元與精血的後果。

    如果不是還有一口元氣支撐著他那堅守著的本心,恐怕這次真的要走火入魔了。

    此次若是無法突破聚靈二重的壁壘,那後果會非常可怕,李向南不單要少活十幾年,而且身體上這次受到的傷害,也將會帶來無窮後患。

    已經到了這一步,不能後退,只能繼續沖了。

    都已經要拚命了,花費了十幾年壽元與大量精血的代價,李向南毫無顧忌,在那股能量湧進了體內丹田之中,讓那真氣漩渦彷彿形成了一股風暴。

    這股風暴彷彿能撕裂一切,李向南艱難地引導著這股狂暴力量,再一次向那越來越薄弱的壁壘發起了最後的衝擊。

    轟轟!

    此次衝擊之下,似乎整個人的靈魂也受到了強烈的衝擊,李向南身體劇震。

    在這股強力的真氣衝擊之下,那堅固的堡壘大門終於被破開,彷彿一下子進入了另一個寬廣的世界。

    而那股狂暴的力量在破門之後,也減弱了許多,他順著第二道被破開的經脈湧入到了第十一道靈竅處時受阻,而那殘餘的力量,依然強勁,這第十一道靈竅被破開。

    緊接著,第十二道靈竅也被破開后,那股力量終於在消耗過大之下而停留在了第十三道靈竅處徘徊,顯然無法破開這道靈竅打開經脈。

    不過好在終於突破了聚靈二重的壁壘,至於剩下的未破開的靈竅與經脈,今後可以徐徐圖之。

    但就是這個時候,異象再一次發生了。

    幾乎是和上次的情形類似,只見李向南頭頂懸浮著的那座古塔,在這個時候突然間再次光芒大作。

    在那股光芒的籠罩下,李向南的身體周邊的天地靈氣受其影響,也開始活躍了起來,瘋狂地向李向南的身體當中湧來,滋潤給養著那股快要乾涸的氣漩。

    就是這個時候,本是安靜修鍊的那隻白蟒突然睜開眼睛,也受到了李向南與古塔發生的奇異變化,猛地抬起頭來。

    白蟒用那青碧的眸子看了李向南一眼后,身體一顫,猛地轉過蛇首,迅速朝向洞外盤旋游移而去。

    而這個時候,只見整個山洞周邊附近的一股濃郁的霧氣似乎變得狂暴了起來,又好像是山洞之中架著一台吸氣機,大量的霧氣被吸入洞中。

    而在山洞之中,李向南頭頂的古塔已經不再發生與李向南同步的頻率,而是迅速的旋轉了起來,塔頂上的光暈越來越劇烈,將那大量的靈氣注入到李向南的體內。

    而在這個時候,李向南只覺丹田之中剩下的一股精純真氣竟又開始變得狂暴了起來,就像被壓抑到極致,使那本是漸漸平緩下來的力量再次產生劇烈的波動。

    幾乎是不受自己心神引導的控制,李向南駭然發現,那股真氣風暴竟然被一股外力所支配,再一次開始衝擊第十三道靈竅。

    在這道靈竅被破開之後,那真氣風暴如過境蝗蟲,沿著第二道經脈勢如破竹地發起了衝擊,第十四道,十五道、十六道……

    直到沖開了李向南第二條經脈之中的最終第十八道靈竅后,這股真氣風暴徹底消耗一空,後續乏力后,這才停止了下來。

    而這個時候,李向南頭頂之上的那尊懸浮的古塔那本是熾盛的光芒也黯淡了下來,平靜地散發著微弱的光澤,再次與李向南的吐息頻率同步了起來。

    這一次,李向南並沒陷入迷茫與震驚之中,他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了這一切發生的變化,都是來自於他頭頂上空懸浮著的那尊神秘古塔。

    回想上一次突破聚靈一重時,也是古塔在他突破的關頭上助了他一臂之力,讓他一舉沖開了第一條經脈的九道靈竅。

    而這一次李向南突破聚靈二重時,古塔還是同樣在關鍵時刻助他完全打通了第二條經脈的全部靈竅壁壘,直到與第三道經脈接壤時才停止。

    古塔產生的這種神奇變化,越發的讓李向南覺得不可思議。

    他知道,在古塔的幫助下,目前他的修為實力已經真正突破了聚靈二重。

    只不過,目前的形勢,也讓李向南顧不上去想那麼多。

    他的兩條經脈與各大靈竅,目前已經是傷痕纍纍,再加上他的神魂也受到了重創影響,必須要馬上對兩條經脈進行滋養恢復,並凝鍊修復,並壯大神魂。

    當進入到平靜的聚氣修鍊狀態之中以後,修為進入聚靈二重境,丹田又一次擴大了數倍,能夠容納匯聚的真氣也再次大幅增加。

    尤其是沖開了一共兩條經脈十八道靈竅后,在聚氣修鍊過程中,納入天地靈氣的速度相比以前繼續成倍提升。

    李向南需要花費了時間修復破損的經脈與神魂,沒有因修為的提升而停下來,而是繼續呼吸吐納,不斷地引天地靈氣入體,提留精純真氣,吐出濁氣,再次持續著這枯燥的過程。

    通過這樣的過程進入到坐忘無我的那種特殊狀態之中后,李向南通過《魔帝傲世訣》之中的《大帝冥想術》這門神魂修鍊之法,將神魂浸入一種浩瀚宇宙天地的觀想之中。

    而在這片宇宙星空下,他,就是帝王主宰!

    呼吸間星河涌動、彈指間地裂山崩,眨間眼生死輪迴,掌握間寂滅永恆!

    一夢化千秋,夢醒幾何年?

    當他遙遙去感受時,那浩瀚星空之中的每一顆星,都能夠與他的心靈產生呼應,隨著他的每一個呼吸節奏,都能夠與那些星星閃耀的頻率相同步。

    在這樣的神魂修鍊過程當中,李向南那受損的神魂在不知不覺下漸漸開始被修復,並且慢慢拓展並壯大,直達他目前修為境界所能延伸的極限。

    到底是進入了聚靈二重,聚氣修鍊進度明顯加快了許多,而且神魂壯大后,引導修鍊也更加的清晰直觀。

    那種感覺就彷彿是上帝之手在撥弄著那些若有若無的東西,每一個意志,都會得到忠實的貫徹。

    就這樣,當神魂得到完美的修復,並壯大以後,李向南不由自主地就會被〈大帝冥想術〉自動迫離那浩瀚宇宙,進入到正常的聚氣修鍊狀態。

    當李向南丹田之中的真氣恢復到一種半飽和狀態之後,那些真氣就會自動消耗一些,沿著李向南開闢的第一道經脈線路,不斷地在各大靈竅中遊走,從而繼續潤濕與拓展著那些因衝擊時帶有破損的經脈靈竅。

    過了許久,李向南在兩條經脈與十八道靈竅得到徹底滋潤修復后,其韌性也再度得到了拓展加強。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