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此刻也只有李兄能保我了!

    我這剛得到玄階功法呢,可不想沒修煉就被人活活揍殘廢了。要知道那個姓鄒的,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他做事從不計較後果,很有可能我一近他的身,他就一巴掌將自己給拍廢了。我可不傻,絕不過去道歉!

    “你燒了別人十個店鋪可有原因?”李沃嘴角一勾,淡淡問道。

    旁邊東五元和兩長老神色尷尬,一臉恨鐵不成鋼地看着東疾風。這兒子就是個惹禍精!

    “原因?我喜歡鄒大小姐好幾年了!結果這老頭竟然要將鄒大小姐許配給毛家的大公子!老子不服氣,趁他們要訂婚的時候,一把火燒了鄒家的店鋪!”東疾風昂首挺胸地說道。

    “逆子!你既然喜歡人家姑娘,不好好表現也就罷了,還敢燒別人店鋪。我要是鄒老弟,絕對不會把女兒嫁給你。太特麼氣人了!”

    東五元一臉義憤填膺地吼道。

    他說的這些話正是鄒行天心裏想的。

    鄒行天也是第一天知道這小子竟然喜歡自己的女兒。

    “原來如此!哼!我知道怎麼懲罰你這小子了!”鄒行天臉上露出少有的陰險狡詐之色,“我馬上回府,讓小女與毛公子成親!你這輩子也別想娶我女兒。”

    說完後,他還不忘看李沃兩眼。

    他發現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

    自從他踏入東家大堂的那一刻開始,東五元和東家兩長老都時不時地看向眼前這個抱着小女孩的少年。


    他們神色恭敬,似乎有些害怕這少年。

    少年到底是什麼來歷?

    鄒行天也不多想。他現在只想回府完成自己大女兒與毛家的婚事,然後氣死東疾風!

    “你要是讓鄒茵嫁給毛日風那垃圾,我就天天燒鄒家的店鋪!一天燒十間!”

    “啪!”還不等東疾風說完,東五元直接一巴掌拍在了東疾風臉上,他氣的嗓音都沙啞了,紅着臉,怒道:“你……這個混賬東西!”

    “父親!我到底是不是你親生的?爲什麼你每次都看我不順眼呢?!有你這麼坑自己的兒子的嗎?”

    東疾風將委屈吼了出來。

    東五元只是冷冷的嘆了一口氣,轉過身,背對着東疾風。

    這小子什麼時候能讓自己省點心啊!!!

    就在氣氛有些緊張的時候。

    李沃走了出來,拍了拍東疾風的肩膀:“你父親罵你是應該的。你做事衝動,很容易給家族帶來災難。”

    這一刻,所有人都看向了李沃!

    東五元聽到這話後,老淚縱橫。

    自己的兒子要是有李公子一點點的智慧,他就心滿意足了。

    李公子啊!我兒子只能你來教育啊。 “不過啊!這火燒的好!”

    李沃淡淡道:“若是一個男人眼睜睜看着自己心愛的女人嫁給別人,那還不如挖個坑給自己埋了呢!”

    此話一出,全場鴉雀無聲,落針可聞。

    東五元和兩長老一臉懵逼!

    李公子居然誇自己兒子放的火好?

    這……這不是在打自己的臉嗎?

    不管了!有李公子在這裏幫我東家撐腰,鄒家翻不起浪!

    “兒子啊!父親不該打你。”東五元直接變臉,一臉疼惜地看着東疾風,神情無比愧疚道:“都是父親太魯莽了!仔細一想,覺得李公子說的話頗有道理。大好男兒怎麼能眼睜睜看着自己心愛的女人被別人搶走呢?!”

    此話一出,其他人紛紛是沒有反應過來。

    這東家主變臉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剛纔他還這麼義正言辭的怒扇東疾風耳光呢,可就因爲聽了“李公子”的話,竟然反過來表揚起東疾風的所作所爲了。

    鄒行天再一次的深深打量李沃!

    這一次,他可以確定,眼前這個少年必定來歷非凡,否則的話,東五元不可能敢當着他的面,表揚東疾風燒了自己店鋪的事情!

    “不過你要知道,這個世界肉弱強食,實力爲尊,你燒了店鋪只能阻止自己心愛女人嫁給別人一時,卻不能從根本上解決。”李沃拍了拍東疾風的肩膀:“唯有修爲提升,成爲強者,你才能守住自己心愛的人。”

    李沃的這一席話如醍醐灌頂般讓東疾風恍然大悟。

    東疾風連連點頭,眼睛裏充斥着堅定之色。

    “小弟知錯了!我再也不放火!”

    李沃點了點頭:“還有,天下女子千千萬,何必單戀一枝花。不要眼光太狹隘了!”

    “實不相瞞,我也有喜歡的女子。只不過她一心問道,我便斬斷情緣,繼續修道。”

    說到這裏,他腦海裏浮現出東方夢容的倩影,神色平靜,沒有一點遺憾之色。

    “一切順其自然。”

    東疾風不停點頭,感覺李沃就是上天派來拯救自己的神一樣,瞬間就讓他的心結打開,內心一派空明,此時此刻,他只想去修煉。

    呼!

    他猛地對鄒行天彎腰:“晚輩知錯了!毀掉的店鋪,我家會賠。今後我也不會再糾纏鄒茵。”

    “哈哈哈!鄒茵大喜日子,我會去喝喜酒的。”

    鄒行天直接愣在原地。

    他發現那少年只是寥寥幾語,就讓那個玩世不恭,惹事精東疾風像是脫胎換骨了一樣,所作所爲變的成熟了起來,簡直判若賤人。

    這少年心思沉穩,對道的領悟也是頗深,東家到底結識了怎麼樣的一位大勢力天才少年修士?

    鄒行天不怕得罪東家,但是害怕惹怒了李沃。

    畢竟他對李沃的底細一概不知,便只能冷哼一聲,隨便放兩句狠話:“希望你不是口頭說說的!你要是再敢燒我店鋪,我就將這事告訴州官,讓帝國的人來評斷這事如何處理!”

    鄒行天看向李沃,抱了抱拳:“閣下應該不是東府的人吧?”

    李沃面色平靜,淡淡道:“不是。”

    “你是什麼人?”

    “放肆!”東五元來到李沃面前,一臉嚴肅看向鄒行天:“和李公子說話最好客氣點。否則一百個鄒家也不夠李公子滅的!”

    鄒行天聞言,神色大變,內心猛地一顫,不禁流下了冷汗。

    他知道東五元這麼說,是在提醒他,眼前這個少年很強,別莽撞!

    回想起自己說話的態度,他就心裏發慌。

    一百個鄒家都不夠被滅的少年,那是多麼的強大啊!

    “在下李無敵。一名居無定所的浪子。”

    “李……李無敵?”鄒行天微微一怔,“你就是李無敵?”

    李沃愣了一下:“你認識我?”

    我來玄武城沒多久呢,鄒家主怎麼可能認識我呢?!

    “您可是養了一條結丹境的小蟒蛇啊!這件事外頭的人都知道了。而且我還聽說您的修爲已經到達了結丹境,不知是真是假……”

    李沃收斂着自身氣息,以至於鄒行天一時間沒有探查出他的修爲。


    要是鄒行天一早就知道李沃是結丹境強者,定然會畢恭畢敬,絕對不會隨便在這大堂裏大吼大叫。

    其他人聽到這事後,也是震驚無比。

    李公子竟然還有一條結丹境妖獸!能把結丹境妖獸當寵物養的存在就是玄武城的城主也無法比擬啊!

    “貴公子能否賞臉來我鄒家做客?如果可以,我願意推掉小女與毛家的婚事,讓疾風侄兒成爲我鄒家女婿。”


    就是傻子也知道,這個李無敵是東疾風的朋友!

    也不知道東疾風走了什麼狗屎運,竟然能結交到身份如此高貴的大家族弟子。

    要是小女能夠與東疾風結親,那鄒家便能與李公子拉近關係,受到垂青。

    面對鄒行天的突然變化,就連李沃也有些始料未及。這鄒家主似乎變卦起來比東五元還要快啊!


    “鄒家主不是要請州官來處理疾風燒燬你店鋪的事嗎?怎麼現在忽然改了主意了?”李沃看了一眼有些激動的東疾風,轉過頭看着鄒行天。

    鄒行天是個耿直的人,心裏有什麼主意也不藏着掖着,直接道:“疾風有您的栽培,未來必成大器,成就定然比那毛家小子高,我身爲鄒茵的父親,自然是希望她找一個靠譜的丈夫。”

    “雖然疾風這個臭小子燒了我的店鋪,我很生氣,但是從他的行動可以看出,他對小女確實一往情深。之前我反對他與鄒茵在一起,是因爲他修爲太低。可現在,我改變主意了!”

    聽到這話後,東疾風深深的領會到了“實力就是一切”這個道理。

    若沒有李公子替自己撐腰,鄒行天怎麼會說出這番話?!

    這個世界就是如此現實和殘酷!

    至於他現在還要不要成爲鄒家的女婿,這已經無關重要了。

    “鄒叔!我還是還你金幣吧!至於鄒茵,她要嫁給誰,我無所謂了。”

    東疾風說完這句話後,就對李沃抱了抱拳:“李兄,麻煩你指點我一二。”


    李沃微微一笑,點了點頭。

    這小子倒是有幾分骨氣!

    不過鄒行天臉皮也真夠厚的,這下要被氣的夠嗆了。

    他看了一眼鄒行天。只見對方瞪大着兩眼珠,一臉難以置信地盯着東疾風。

    這小子莫不是頓悟紅塵了? “父親,我先去修煉了。”東疾風對東五元拱了拱手後,就帶着李沃向後院行去。

    而整個大堂只剩下兩家之主面面相覷,場面一度尷尬。

    “鄒老弟,小兒不懂事,還請你海涵,一會兒我就會讓下屬將金幣送上鄒府。”東五元率先打破尷尬的氣氛,笑道。

    鄒行天卻是仰天大笑了幾聲。

    他擺了擺手道:“這小子未來必成大器!”

    “東兄啊!其實阿茵一直喜歡着疾風。阿茵和毛家的婚約是我故意一手安排的!爲的就是刺激一下疾風。”

    “我總不能將女兒交給一個連氣海境都沒到的修士吧?”

    東五元聞言,眼睛睜地老大,笑道:“那金幣是不是不用賠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