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此人正是軒轅博的皇叔,軒轅破!

    未完待續 李清澤聞言這才露出些笑來:「那就好,還算你聰明。」

    他頓了頓,突然朝著朝著賴三招招手:「這邊的糧倉毀了,本皇子損失慘重,你靠過來,我交代你點事情去辦,給你將功折罪的機會……」

    賴三臉上露出欣喜之色,連忙靠近道:「殿下有什麼事情儘管吩咐,小人定會會好生辦妥,再不敢出半點……」

    紕漏……

    賴三嘴裡的話還沒說完,整個身子就猛的一僵,他悶哼了一聲后,嘴裡的話瞬間斷掉。

    腹部的疼痛讓得賴三臉色漸漸扭曲,他不敢置信的低頭,就見到自己的腰腹之上插著一把匕首,而匕首的刀尖直接刺進了他的皮肉之中,刀柄卻握在李清澤手中。

    「殿下……你……」

    「……為什麼……」

    賴三死死抓著李清澤的手,瞪大了眼睛。

    他明明說過要放過他,他明明說過要讓他將功折罪。

    可是為什麼……

    為什麼要殺他?

    李清澤冷聲道:「本皇子要你做的事情,就是去死,壞了本皇子的事情,你以為本皇子能饒了你?!」

    眼見著賴三瞪大了眼,李清澤冷哼一聲,手中一用力,匕首便朝前更進了幾分。

    賴三張大了嘴,死死抓著他的手片刻之後,整個人就直接咽了氣。

    李清澤見賴三死了之後,伸手一推,就直接將他推開來,任由他「砰」的一聲落在一旁的車面上。

    張榮看著李清澤殺人,雖然有些驚訝,倒也沒太過害怕,只是看著李清澤血淋淋的手說道:「殿下,您為什麼要殺了他?」

    李清澤將匕首拔了出來,用賴三身上的衣裳擦拭乾凈,將其藏入了靴子當中后,這才又取了帕子,坐在那裡一點點的擦著手上剛才染上的血跡。

    「你沒聽清楚錢玉春剛才的那些話嗎,他定然是察覺到了什麼,所以才拿著那些賬冊不肯鬆手。」

    「城北的糧倉我雖然一直沒有出面,可是賴三卻是知道所有的事情,他一直出入這邊,定然有人知道他容貌,留著他就是禍根,萬一被錢玉春查到,再牽連到我身上,到時候定然會惹出麻煩來。」

    「要是讓父皇知道我和三哥屯糧抬價,以此牟利,父皇定然不會饒了我們。」

    這世上從來就沒有不透風的牆。

    錢玉春那個牆頭草,從來都不是那般會關心百姓民生的人,他剛才說的那麼冠冕堂皇,實際上卻還是另有所圖,要不是他有所依仗,他怎麼可能對著他時那般硬氣?

    李清澤還隱約記得,之前李廣延說過,錢玉春和璟王有些不清不楚。

    如今他們正跟璟王對上,要是讓君璟墨察覺這些糧食是他們的,順藤摸瓜找上他和李廣延,到時候就真的捅破天了。

    李清澤不能讓消息漏出去,更不能給他和李廣延招惹麻煩。

    而夠守住秘密的,只有死人。

    張榮聞言低聲道:「那殿下也不必親自動手,等待會兒下車之後,奴才替您解決了就是,何必髒了您的手。」 龍辰,和武八級

    沐雨萱,和武七級

    龍羽,和武八級

    孔維兒,和武八級

    紫涵,和武七級

    火炎,和武七級

    張曉,和武八級

    沙啟天,和武九級

    趙晴,和武九級

    莫麟,和武十級

    天遠,地武三級

    青柯,地武三級

    徐文,和武二級

    葉青雲,地武九級

    軒轅光明,地武七級

    軒轅破,地武七級

    蠻王,地武七級

    蠻刀,地武三級

    離軒,地武四級

    離淵,地武四級

    就先寫這麼多吧,不然就透露太多了。

    《天武大陸之星帝訣》實力。 李清澤冷聲道:「他賠了本皇子那麼多銀子,害我和三哥之前所有的投入都全部落了空,我還不知道該怎麼跟三哥交代,要是不親手殺了他,怎麼能解我心頭之恨?」

    張榮聞言不再說話。

    李清澤說道:「等一會兒把他的屍首處理了,別叫人察覺,還有,去他家中將真正的賬冊取來……」

    頓了頓,李清澤聲音冷了幾分:「別留下尾巴。」

    張榮神情凜然,聽著李清澤的話就知道他的意思,是要斬草除根,一併解決了賴三的家人。

    免得有人順著那些人,順藤摸瓜連累了他們。

    身為皇子身邊人,張榮往日里早已經干習慣了這種事情,倒是也沒覺得意外,只是點點頭道:「奴才明白,定會處理乾淨,殿下放心。」

    兩人說了幾句之後,那頭奉天府的人在糧倉附近查了幾遍,又詢問了抓住的那些人,像是沒有尋到這糧倉的主人,錢玉春就乾脆直接命人將糧倉里的糧食全數搬運出來,押送回官府糧倉。

    李清澤看著那一袋袋的糧食被搬了出來,心頭滴血。

    那些都是他和三哥的銀子,如今卻落在了奉天府手上,想要拿回來再無半點可能……

    他幾乎掐破了掌心。

    京畿衛的人留下了一大半押運糧食,而另外一些則是將之前蹲在旁邊,因為哄搶了糧食而被抓的那些人吆喝了起來,趕著他們回奉天府大牢。

    「殿下,咱們現在是回府嗎?」張榮見李清澤臉色難看,在旁低聲問道。

    李清澤搖搖頭:「不,先去宮裡,我要去見三哥……」

    今天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幾乎將他們大半家底都賠了進去,連帶著後續的麻煩數不清,李清澤心中難安,他需要進宮去見李廣延一面,商量後面的對策。

    「讓人駕車回府一趟,我換件衣裳再去宮裡,你也正好處理了這屍體,別叫人察覺……」

    李清澤說話間就想放下手中的帘子,可是誰知道轉身時眼角餘光卻是突然看到了什麼,神情猛的一怔,厲聲道:「等等!」

    外間趕車的人嚇了一跳,連忙一拉韁繩停了下來。

    李廣延一把掀開了帘子,朝著那些被京畿衛驅趕的亂民身上,他眼中落在其中幾人身上,臉色難看至極。

    「殿下,怎麼了?」

    張榮剛才本就是起身的狀態,突然停車讓他差點跌了出去。

    恰我少年時 他好不容易穩住身形,就見到李清澤臉色鐵青,連忙問道:「是出什麼事了嗎?」

    李清澤寒聲道:「你看到那邊那些人了沒有?」

    沖虛觀的小道士 張榮順著李清澤所指的方向看過去,就見到都是些穿著破爛的亂民,他開口說道:「這些應該都是之前帶頭哄搶米糧的百姓,被奉天府抓了想來是要帶回去問罪,殿下怎麼了?」

    「你仔細看清楚,走在最前的那兩個人。」李清澤咬牙。

    張榮聞言頓覺不對,連忙仔細朝著那邊看了過去,就見到那被京畿衛押送回衙門的亂民最前面,是個穿著短褂布鞋的中年男人。 第八十二章,白衣玉劍。

    及時趕到的正是,軒轅博的皇叔,軒轅破!

    白衣玉劍,一身白色衣裳,黑色的髮絲隨風飄揚手執玉劍看著倒在數米外的蠻刀,他的臉上充滿了不屑以及憤怒。

    軒轅破冷哼一聲「哼!區區地武三級巔峰的螻蟻憑藉外法提升到五級巔峰算什麼東西,還敢挑戰額軒轅皇族的威嚴!」

    轟隆隆!

    雷雲消散,軒轅博的實力重新回到了和武九級,金焰熾雷槍也恢復了平靜。

    軒轅破轉身看向軒轅博,他臉上的憤怒於不屑早已蕩然無存,有的只是慈愛。

    軒轅破收起玉劍,半蹲而下看著軒轅博受傷的樣子,拿出一個白玉瓶從裡面拿出一顆散發著淡淡葯香的藥丸塞到了軒轅博的口中「這是復原丹,吃了它你的傷就會慢慢好起來。」

    軒轅博吃下藥丸,強大的藥力瞬間瀰漫全身「謝皇叔,這次若不是皇叔你來了估計我就要敗在這裡了。」

    軒轅破笑了笑鼓勵道「你以和武九級的實力通過你那桿長槍的增幅能和那種怪物大到這種程度已經很不錯了,繼續努力吧!我相信你早晚會超越我和你父皇的。」

    軒轅破站起身,看向面前的廢墟,早在軒轅博和蠻刀對戰的時候,離軒已經帶著大軍迅速撤退了,其中還有空間波動一定是使用了空間傳送陣,否則無法帶領大軍迅速撤離。

    軒轅博站起身,開口道「我還是低估了地武境界的高手了,沒想到實力差距如此之大,皇叔你放心我早晚會超越你的!」

    軒轅破笑了笑看向另一方「老朋友們回來了。」

    空中有十二個身影迅速飛來,來到了軒轅博兩人的面前看到軒轅破十二人一一開口。

    青雲門門主青柯,天劍門門主天遠,御獸門門主徐文,丹塔分塔塔主燎原,萬獸門門主燕青參見親王!

    軒轅破道「諸位門主免禮。」

    青柯看向軒轅破身旁的軒轅博問道「親王殿下,這位小兄弟是誰?」

    不等軒轅破開口,軒轅博便開口道「青柯爺爺,你不記得我了嗎?我是軒轅博啊!」

    青柯仔細的看著軒轅博的樣子笑道「一晃數十年過去了,沒想到你這小子都長這麼大了!哈哈哈哈哈!」

    天遠詢問道「小子,那些雷雲可是你召喚出來的?」

    軒轅博開口道「沒錯,是我。」

    徐文笑道「小小年紀就有了這番能力,後生可畏啊!」

    閃婚蜜愛:神秘老公別撩了 丹塔分塔塔主燎原感嘆起來「看來又是一個天才輩出的時期啊!」

    天遠開口道「我天劍門也有一個很不錯的弟子,只不過被我們那個老七搶走收為關門弟子了,他的名字叫龍辰。」

    聽到龍辰二字,軒轅博的腦海中多了一個人的身影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認識的龍辰。

    軒轅破開口道「諸位門主,長老不妨與我回宮,我們面見聖上談論這次的蠻族之事,如何?」

    青柯笑道「走吧走吧,光顧著談論此事差點忘了正事。」

    十二人,五名門主十名長老跟著軒轅博和軒轅破回到宮中面見聖上。

    軒轅破帶著軒轅博和五名門主來到了軒轅光明的面前,同時行禮「參見皇上。」

    軒轅光明道「諸位免禮。」

    「謝皇上!」

    軒轅光明看向軒轅博「博兒,這一戰你感覺如何?」

    軒轅博回答道「父皇,經過此次戰鬥我發現我的實力還是很弱,沒有保護帝國的實力,我為我兒時逃離皇宮的事情感到羞愧。」

    我不是混子 軒轅光明「你逃離皇宮是對的,不然也不會獲得如此機遇了,父皇在你這個時候還在和武一級呢,經過此次戰役你肯定收穫不少,下去冥想吧,我相信你的實力肯定會更近一層的。」

    「是,父皇,兒臣告退。」說完,軒轅博離開大殿。

    軒轅博回到自己的寢宮進行冥想,軒轅光明和軒轅破等人開始討論此次蠻族入侵之事。

    軒轅博在自己的寢宮之內坐著,將金焰熾雷槍放置一旁看著這桿神秘的長槍「金焰熾雷槍啊,金焰熾雷槍你還有多少秘密是我不知道的呢?」

    金焰熾雷槍發出淡淡的光輝,軒轅博閉上雙眸開始冥想,通過剛剛的一戰,他受益匪淺,蠻刀的刀意,軒轅破的劍魂和劍意,以及自己使用降臨之後的樣子。

    戰鬥時的每一次攻擊都讓軒轅博歷歷在目,尤其是蠻刀每次化解自己的攻擊並且尋找破綻對自己造成傷害的那一刻更是清晰,蠻刀的戰鬥經驗是自己所沒有的,他需要的是戰鬥經驗,需要真正的戰鬥!

    龍辰走在滿是廢墟的青雲門之中,看著血泊和屍體心中不經一陣絞痛,熟悉的氣息越來越接近,遠處奔來的正是沙啟天等人。

    未完待續。 第八十三章,整編。

    龍辰站在原地等待沙啟天等人,沐雨萱還是老樣子在自己的懷中昏迷著,小青蹲在龍辰的肩膀上,蒼茫劍已經回到龍辰的識海之內,通天塔還在龍辰的身邊漂浮著,守護著龍辰的安全。

    沙啟天跑到了龍辰的面前,沙啟天眼眸中的激動是無法掩蓋的,紫涵,龍羽等人也來到了龍辰的身旁,他們的身上布滿了灰塵已經鮮血的痕迹。

    龍辰露出笑容「活著就好。」

    沙啟天等人激動的點了點頭,龍羽身旁的孔維兒看到昏迷在龍辰懷中的沐雨萱緊忙問道「萱兒姐怎麼了?龍辰?難不成萱兒姐她!」

    龍辰看了自己懷中的沐雨萱眼神變得柔和了許多「放心吧,萱兒只是混迷過去了,再過一會兒可能就會蘇醒了。」

    聽到龍辰的解釋孔維兒才鬆了口氣。

    趙晴道「龍辰,你來的路上還有倖存的弟子嗎?」

    龍辰搖了搖頭「沒有,那些隱藏起來準備伏擊的刺客也被我殺光了,門主和長老們呢?他們現在在什麼地方?」

    趙晴道「我們邊走邊說吧。」

    龍辰點了點頭,趙晴開始給龍辰講述爆炸之後到現在發生的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