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3 日 Comments (0)

    檮杌身形往前一探,冷冷的看著眾人說道,「不怕死的就儘管過來試試看。」原本檮杌稚嫩的聲音說出這番話,不由的顯得別樣的怪異,但是不管效果怎麼樣,至少目前來說玄甲宗的人都猶豫著不敢上前。

    而在一旁緊張圍觀的百花門的眾人雖然對凌風雲沒有死暗自鬆了一口氣,不過對於檮杌這個突然出現而且氣勢強大的小娃娃她們再次被震驚了,難道真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天才的身邊都是天才嗎?曾以為自己的武者身份多麼耀眼,但此刻在這兩個怪物面前,自己和普通人又有什麼區別?

    神秘男人微微皺眉,他也不敢輕易出手,實力越是強大的武者就越怕死,對於這個莫名其妙出來的小鬼,他也感覺到一絲不安,他必須要有人先出手來試探一下這個小鬼的實力,這樣才能知道下一步該如何做,而如果自己去試探的話,那麼自己稍有不慎,就會出現意外事故。

    「上,還愣著做什麼,難道你們忘記了失敗之後我們要面對的是什麼了嗎?」神秘男人朝著眾人怒吼道。

    神秘人的話頓時讓所有玄甲宗的人打了個一個寒顫,似乎神秘人所說的事情比死還要恐怖一般。

    檮杌心知不妙,其實在戒指之中時,檮杌多次像饕餮開口讓饕餮幫助凌風雲但是都被拒絕了,這一次出來也是趁饕餮不注意自己強行出來的,在戒指之中時,他便已經知道了對手的實力,而且是在自己之上,所以一開始他才會尋求饕餮的幫助,直到最後眼看凌風雲就要死了,檮杌沒有辦法只要自己強行出來保凌風雲一命,而且自始至終他都跟在凌風雲身邊自然也是知道紅日灌頂的威力,所以他原本以為只要自己出去嚇住他們凌風雲就能完成紅日灌頂,但是哪知道凌風雲竟然以為要死了,所以放棄了,這下子好了,等於直接把檮杌給賣了。

    所以說從一開始檮杌出來一直未出手的原因就在於此,一出手就等於暴露了自己的實力,那麼接下來的結局不用想也知道,所以他只能藉助從戒指裡帶出來的饕餮的氣勢在這裡狐假虎威,現在他一聽那個神秘人讓威脅眾人發動攻擊,他如何能不擔心?

    該怎麼辦?檮杌的後背已經濕透了,但是他表面上還是佯裝淡定。

    不管是自己主動出擊還是等待他人進攻,自己都會暴露真正的實力。

    然而玄甲宗的人如何會給他時間繼續思考這個問題,剎那間,公孫術便沖了上來,是的,儘管公孫術百般不願意,但與其讓惹那個人生氣命令自己還不如自己主動出擊,大不了等會一交手便敗退就是,誰讓他是第二領頭人,這樣的場面下面的人不上也好理解,上面的人不上也能理解,那就只能自己上了。

    來了。檮杌瞳孔一縮,這一刻還是來了,不過還好上的只是一個人,但是結果都一樣,檮杌雙手成爪,氣勢洶洶,隱約之中竟然還發出一聲咆哮。

    公孫術見此心中更是忐忑無比,但是開弓沒有回頭箭,若是還沒交手就撤了,這不是給宗門丟臉嗎?

    公孫術的羽扇直接迎上檮杌的右手,短兵相接,然而讓公孫術詫異的是,自己預料的自己被擊飛畫面並未出現,反而透過那個小子的武氣,感覺他的武氣並沒有看到的那般強大。

    原來是個只會嚇人的娃娃,公孫術微微一笑,但是他並未繼續功上,而是道,「諸位師弟,此人武氣以及武技及其詭異,你們先別上,待我親自解決他。」公孫術說完,朝著檮杌衝去。

    原本眾人都以為公孫術會被打的不像人樣,但是哪有想到竟然會是這樣的局面,而且公孫術後面的那番話,明顯就是煙幕彈,這是搶攻的節奏,所有的人頓時領悟過來,有人-大聲喊道:「師兄,敵人如此強大,不能讓你一人對敵,師弟我來陪你。」

    甚至還有二話不說直接朝著檮杌衝去,這般機會他們如何能放過?之前的態度原本就已經得罪了帶頭人,若是還不抓緊時間表現,那這不是自己找死嗎?

    檮杌本來給自己的任務就是拖延時間,所以一交手之後見公孫術那般說,自然也是懂了他的意思,當下心中還暗暗高興,結果卻是沒有想到玄甲宗的人是這般不遵守命令,看著朝自己如狼如虎撲過來的眾人,檮杌一下子慌了神,愣愣的站在那裡。

    公孫術一見眾人衝上來了,自然是知道他們抱著什麼想法,但是哪能讓到手的功勞被他人奪走,當下暗暗發力。

    然而當公孫術自信滿滿以為拿到檮杌人頭的時候,突然間,一股強大的武氣從檮杌身上爆發出來,瞬間將衝過來的眾人全部擊退,當下那二十餘人全部癱倒在地上無法站起,因為他們眾人都是為了搶功,而且他們認定檮杌只能束手待斃,所以根本沒有防禦,而首當其衝的公孫術傷勢最為嚴重,右手已經只剩下一截,鮮血瘋狂的往外噴射。

    神秘人瞳孔緊縮,眉頭緊皺,雙目僅留下一線,此時他看到那個小娃娃的身後站著一個若隱若現的怪物,那怪物像龍,像虎,總之什麼都像,但是又什麼都不是,這小子究竟是誰,是哪裡來的?這是什麼功法?如此恐怖。

    然而那站在檮杌身後的虛像卻突然間消失了,檮杌也一下子彷彿失去了所有力量一樣,雙手撐著膝蓋勉強站立。

    「哥哥,謝謝你。」檮杌在心中說道,他自然是知道剛才那股力量源自哪裡。

    「你是我的弟弟,我怎麼會不幫助你。」饕餮的聲音在檮杌心中緩緩響起。

    「哥哥,凌風雲也是我哥哥,你幫幫他吧。」檮杌說道。

    「剛才我已經使用了我全部力量,我馬上又要昏迷了,你快進來,不然等我昏迷了,你就進不來了。」饕餮緩緩說道。

    「不,哥哥,我不能拋下他……」檮杌低著頭,輕聲說道。

    此時神秘男人已經猜到了什麼,顯然剛才那個小鬼已經用盡了全部力氣,他緩緩一步一步朝檮杌走去。


    「小鬼,你是不是已經沒有力氣了?」神秘人輕聲說道。

    檮杌看了一眼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的神秘人不由的後退了一步。

    「哈哈,我來送你一程。」神秘人咧嘴說道,露出一口黃牙。

    「我看,還是我來送你吧。」突然一個聲音從檮杌身後傳來。

    「風雲哥哥,你好了?」檮杌轉過身看著凌風雲一臉興奮。

    「是的呢,你快去你哥哥那裡吧,呆在外面不安全,剩下的交給我就行了。」凌風雲揉了揉檮杌的頭髮說道。

    「嗯,好的,風雲哥哥加油哦,揍死他們。」檮杌說完瞬間便消失了,彷彿從未出來過一樣。

    神秘人瞳孔再次縮緊,剛才他聽到凌讓那個小娃娃走便一直關注著他,心想抓住他也能作為要挾對象,但是卻沒有想到他就這樣消失了,怎麼可能?即便是進入虛空之境也不會像剛才這樣,而且誰能帶著虛空之境到處跑?


    「不要分神哦,現在你的對手是我。」凌風雲看著神秘人緩緩說道。

    神秘人一驚,回過神看著凌風雲,此時站在他面前的這個人與之前那個人早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準備好了嗎?準備好了,我可是要進攻了。」凌風雲揉了揉自己的脖子活動了一下自己的四肢,無比輕鬆的說道。

    「哈哈,又在弄虛作假嗎?你以為能騙的過我一次還能騙我兩次?做夢。」神秘人武氣全開,雖然之前這樣說,但是不敢有絲毫大意,他感覺到了凌風雲的不同,但是仍然有自信贏下他。

    凌風雲看著朝自己奔來的神秘人,嘴角一咧,微微一笑,他並不著急著進攻或者防守,依舊在旁若無人般做著伸展運動。

    神秘人的拳頭距離凌風雲越來越近,正當所有人以為這一拳已經到達無法躲避的距離的時候,凌風雲動了,是的,他沒有躲避,而是迎拳之上,只見他的拳頭猛然間變得巨大無比,兩隻拳頭撞在了一起,其中區別猶如大象對螞蟻一般,凌風雲巨大的拳頭將神秘人一拳擊飛,眾人只看見那個神秘人被擊上天空,然後消失在天空之中……

    這……

    所有的人都震驚了,這究竟是什麼力量,這又究竟是什麼武技?一技之間,天翻地覆,之前被打的毫無還手之力,然後一招退敵,所有人不由自主的看向天空那個神秘人消失的方位,不知道是不是在期待神秘人會摔下來。

    … 「想留著你們那條狗命的快點滾,不要再留在我的視線之中。」凌風雲朝著玄甲宗眾人說道,語氣平淡無比,但是卻讓玄甲宗眾人從心底生出一股畏懼,畢竟剛才一拳秒殺他們的帶頭人,怎麼會不給他們心中留下震撼。

    玄甲宗眾人如何還敢有絲毫停留,當下連滾帶爬朝反方向跑去。

    見玄甲宗眾人徹底離開之後,凌風雲才緩緩轉過身看著一品紅說道,「感謝前輩。」

    一品紅起身道,「是我百花門應該感謝公子,何來公子謝我一說。」


    「先前前輩那一劍,再加上後面那壺百花釀,晚輩謝的前輩的信任。」凌風雲扶起幾位手上頗為嚴重的弟子不經意的說道。

    一品紅暗中點點頭,然後道,「公子,請吧,我們去大堂說。」

    「是。」

    「水仙,你帶其他弟子去療傷。」

    「遵命。」

    凌風雲在一品紅的帶領下進入大堂,然而凌風雲並未注意道有一個小小身影一直在不遠處盯著凌風雲。

    「公子天賦驚人,武道修為讓老朽嘆服,老朽今日開眼了,感謝公子之前不計前嫌出手相助,待長老歸來一品紅定當如實彙報讓公子成為我百花門的貴人。」一品紅坐下之後說道。

    「前輩客氣了,路見不平拔刀相助這是身為武者應該做的。」凌風雲客氣的回道,全然沒有之前那般紈絝之氣,此時看起當真像一個英雄少年。

    「好,好一個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公子不僅修為極高,這人品也是高人一籌,老朽佩服,佩服。」一品紅繼續誇讚道。

    凌風雲再次客氣客氣之後,全然不知道這一品紅究竟打的什麼算盤,即便夸人也不用來回反覆誇吧?再誇可就扛不住了。

    一品紅全然不理會凌風雲的心情,繼續說道,「之前老朽誤會了公子,以為公子你是那種品行不正,作惡多端欺男霸女之徒,現今才發現原來公子是一表人才堂堂正人君子,老朽在此先給公子道歉了。」

    凌風雲簡直如同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之前怎麼看這一品紅也不像個普通女人那樣,怎麼現在和普通女人一樣婆婆媽媽?

    「沒關係前輩,晚輩那般做只是為了迷惑敵人而已,再說沒有前輩的配合,這還說不定騙不過他們。」

    「是的,是的,哦,我倒是忘記了,那個公子這次前來是說提百花帶口信,不知道百花說了些什麼?」一品紅終於停止了對凌風雲誇讚,不由的讓凌風雲鬆了一口氣。

    「是這樣的,百花姑娘想讓晚輩告訴百花門諸位前輩以及眾弟子,她現在不滅島上因為一些事情暫時不能回來,但是不用擔心,現在的不滅島已經不再是以前的那個不滅島了,不會再有危險。」

    「還有,因為一些事情,百花姑娘得罪了一位實力強硬的人,她怕那個人會遷怒到百花門特讓我來告訴你們要小心提防,這是不滅島通行證,若是有無法解決的問題,便去不滅島,他們會幫助你們的。」

    「至於兩年後是九九歸一大劫,想必前輩早已清楚,晚輩就不再啰嗦,這些就是百花姑娘要晚輩帶的話。」凌風雲恭敬的將不滅島通行證遞給一品紅。

    「感謝凌公子,過十餘日長老們便都回來了,到時候不管百花得罪了誰,我們百花門都不怕,不過凌公子,可惜長老不在,老朽身旁又無貴重物品,待下次凌公子再來百花門,到時候我讓長老們給公子備一份大禮。」一品紅說道。

    「不用了前輩,舉手之勞而已,只是晚輩不知那玄甲宗眾人是否還會賊心不死再次來犯。」凌風雲聽出了一品紅話中的逐客的意味,畢竟一個只有女流的門派若是長時間收留一個男人,肯定會引來流言蜚語,再加上還有玄甲宗在一旁渲染,所以凌風雲知道自己不能再待下去了。

    「放心吧凌公子,那個神秘人這次必定難逃一死,只要他死了,估計玄甲宗眾人也沒膽量再次來犯,畢竟凌公子你的餘威還留在此地,那些人又如何敢再來。」一品紅笑著說道。

    「那行,既然如此,晚輩就先告辭了。」凌風雲起身行禮。

    「好,我送公子。」一品紅起身,與凌風雲並排往外走去。

    待凌風雲走到百花門大門口時,突然眼角一撇看到一個柔弱的身影正扒在一根立柱後面看著自己以及一品紅。

    凌風雲有些詫異的回頭,看到那人正是欣雨丫頭,此時欣雨臉上蒼白無神,原本之前在那場戰鬥之中她因為自身實力較低,但是卻並未退縮因此受傷頗為嚴重。

    見到凌風雲回頭,一品紅也回過頭,看著欣雨說道,「欣雨,你受傷頗為嚴重還不快去找水仙師叔療傷?快去,切莫留下病根耽誤以後修行。」

    此時凌風雲終於知道為何一品紅一直催促自己離開了,看來一品紅並沒有如她自己之前所說那般徹底相信凌風雲是個正人君子,而是依舊擔心凌風雲會打欣雨丫頭,所以才如此催促。

    凌風雲淡然一笑,轉過身朝欣雨走去。

    一品紅眉頭一皺,雖然說之前欣雨與凌風雲是有約定,但是她也不能就此讓欣雨丫頭走,欣雨丫頭才多大,離開百花門她怎麼辦?

    「把手伸出來。」凌風雲蹲在欣雨面前說道。

    欣雨不知道是因為惶恐還是緊張,過了許久才愣愣的伸出小手。

    凌風雲握住欣雨的手,他的武氣緩緩通過兩隻手進入欣雨的身體,果然傷的不輕。凌風雲看著欣雨體內傷勢,眉頭緊皺,玄甲宗的人,你們竟然會對如此一個女孩下手這麼重,當真是喪盡天良。

    之前凌風雲自己原本就有傷在身,再加上結束之後並未休息,現在又強行用武氣給欣雨療傷,一下之間,扯動傷口,一口鮮血噴出,好在他馬上用左手捂住了嘴巴,不然這是直接要噴到欣雨臉上的節奏。

    「你,你沒事吧。」欣雨用左手摸了摸凌風雲的臉問道。

    「我沒事。」凌風雲微微一下,但是他的嘴唇以及牙齒上面都是一片通紅。

    給欣雨療傷之後,凌風雲收回武氣,好在自己傷勢並不嚴重,等下離開百花門再做打算,休息一晚便可恢復。

    「你手上有好多血。」欣雨看著凌風雲的左手說道。

    凌風雲在地上擦了幾下道,「沒關係的,休息一會就好了。」

    「你討厭欣雨嗎?」欣雨突然開口問道。


    「說什麼傻話呢,我肯定不討厭欣雨啊,欣雨這麼可愛漂亮我怎麼會討厭你呢?」凌風雲用右手揉了揉欣雨的頭髮。


    「但是你不願意帶我走對嗎?」欣雨再次問道。

    這個問題一下子問的凌風雲啞口無言,之前他是將欣雨當做小丫頭才說的那番話,純粹就是玩笑,再說即便自己想帶她走,一品紅也不準啊,而且一個小丫頭,難道真的要嫁給自己?凌風雲想起這個就頭痛,一個小丫頭懂什麼?自己都還不懂。

    「呃,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去做,很危險,不能帶上欣雨。」凌風雲思索片刻之後說道,他不知道自己怎麼樣把實話說出來,他無法面對欣雨說一句,之前那不過是一句玩笑話,他知道這會給欣雨的內心帶來多大的傷害,要怪就只能怪自己當初嘴賤。

    「那欣雨加強修鍊,等以後能夠保護自己了,你會回來找我帶我走嗎?」欣雨的眼神之中帶著小孩有的憧憬與希冀。

    凌風雲看了一眼一品紅,見一品紅點了點頭,他不忍心再騙欣雨,因為這一別很有可能便是永別,但是他又如何能夠狠心拒絕?

    「嗯,我會回來接你的,只要欣雨越來越強,我一定會來接你的。」凌風雲揉了揉欣雨的頭髮,微笑說道。

    「拉鉤鉤。」欣雨伸出左手小拇指。

    凌風雲一愣,照著欣雨那般也伸出小拇指,兩根細嫩的手指鉤在了一塊。

    「如果你不來接我,我一定會變得比你強然後殺了你。」欣雨輕聲說道,然而聲音雖輕,但是讓凌風雲與一品紅渾身一顫。

    「那我走了,你要好好照顧自己,如果你死了一定要告訴我誰是兇手,我一定會替你報仇的。」欣雨說完轉過身走了。

    最後的這一句話再次讓凌風雲與一品紅震顫,這真的是一個小姑娘說出來的話嗎?

    自己真的是嘴賤。凌風雲不由的給了自己一嘴巴。

    「凌公子,老朽對不住你,之前還以為……」一品紅有些愧疚的說道。

    「沒事,如果晚輩是前輩,晚輩也不會讓欣雨給別人走的,只不過……」凌風雲沒有繼續說下去,他想說的是欣雨後面這兩句話。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