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0 日 Comments (0)

    樂天轉頭踏上了金色梯階,沒等樂天邁動腳步金色梯階就自動上升。抬頭仰望,心中多了一絲期待。

    「金凰大明王。我來了。」

    就在樂天走後,石碑前又迎來一人。

    此人和樂天一樣,都將手掌放到了掌印中,漆黑的石碑同樣放出黯淡的光芒,光芒慢慢由弱變強,但是只變成了綠色手就被崩開了。

    「怎麼會這樣?我分明感到一股莫名的氣機。」楊鴻說道。

    楊鴻不甘,再一次將手放到了石碑的掌印中,楊鴻走的前幾關和樂天一模一樣,只是沒有了天那麼輕鬆罷了。

    金色梯階生到盡頭,樂天來到了一層廣闊的大殿。

    一隻金色神凰的神像在高空的石台上,栩栩如生。周圍四根雕刻鳳祥和鳴的柱子。

    樂天走了過去,細細觀摩金凰的神像。

    「難道這就是金凰大明王?」樂天疑問道。

    這隻金凰雕像很美,雙翼平展,鳳頸微曲,兩眼中苦澀而又高傲的目光彰顯著金凰大明王生前的榮耀與光輝。


    樂天盯著這隻金色神凰久久不能回神。

    「我好像聽到了哭泣聲,細微得話語聲。」樂天自語。

    「對不起,我幫不了你了。」樂天彷彿聽道一女子在傷心的低吟。

    「這是?」樂天驚嘆,心情激蕩。

    「對不起,我幫不了你了。」樂天盯著雕像,這句話一直在樂天耳邊迴旋。

    「對不起,我幫不了你了。」

    「對不起,我幫不了你了。」

    樂天在第一次回憶的時候,葯谷的谷主雨欣在身體消散之際也給樂天留下過同樣的話。

    這讓樂天不禁想起到了那個為自己付出生命的女子,不由得想到許久不見的依依。

    「依依,你還好么?」樂天雙手抱頭,臉色痛苦。

    「不是說神魂融合後記憶都會消除么,那為什麼我還會記得她,那心痛的感覺還是如此清晰。」

    樂天不斷拍打著地面,雙手顫抖。

    樂天原本凝識的神魂好似不斷的分裂,最後主魂和四道分魂脫離,每道分魂都是不同的動作,相同的表情。經過虛神劫后,樂天意外的將兩世神魂融合,分魂也得到了變相的增強。

    這導致了,外物雖然無法摧毀樂天,但是樂天神魂中最深處的思想和情感仍然不能被免除,雖然神魂中的血煞盡除除,神魂毫無嗜血戾氣,但是壓抑的情感爆發比這還要可怕,更會迷失自己,直接神魂分離。

    好在樂天又四道分魂分離出來,沒有導致主魂一分為二的地步。

    樂天漸漸清醒過來,神魂不在本體,到了這一步沒有了魂海的壓制和幫助顯得很危險。

    「我不信命。」樂天將四道分魂合入主魂。

    「上一世與我何干。」

    樂天聲嘶力竭的狂吼。

    我不相信輪迴,我也不相信因果。我只相信我自己。」 「噗,」樂天一聲悶哼,兩腮鼓起,衝到嘴邊的鮮血生生被樂天咽了回去,

    「這,」眾人驚呆了,一拳將同境之人秒殺,對敵三十多位同境后又受了通天境強者一拳不死,這是怪物么,

    已經有人懷疑樂天是靈獸所化了,要不然何以而來這樣強的體魄,

    「難道他是蛟龍,」有人看清了樂天剛才殺人的龍頭,提出了猜想,但就是蛟龍化身也不應該這麼強啊,

    樂天受了傷,但是眼神卻越來越寒冷,樂天抬起手,手中的龍吟劍指向龍正豪,

    「殺,」樂天大喝一聲,轉眼間就到了龍正豪的身邊,

    此時,樂天心中所有的怨怒都爆發了出來,先是和樂天作對,后來聯合眾勢力追殺到自己家門口,又因為自己打傷了洛影城,樂天最恨的就是別人把對自己的怨恨遷怒到別人身上,這讓樂天有一種連累他人的作惡感,

    樂天的眼睛慢慢的泛起了金光,帶起一道殘影發動了攻擊,在別人眼裡,幾乎看不到樂天的本體,只能從殘影中猜測樂天的位置,

    樂天手中的龍吟劍飛快的不斷斬落,龍正豪也是被樂天這速度著實驚了一跳,連他都有點趕不上樂天了,

    「叮,」

    「叮,」

    「叮,」

    三聲撞擊聲過後,樂天和龍正豪交織的身影分開了,

    只見龍正豪的老臉拉的老長,雙臂的護腕被龍吟劍砍出了三道深深的凹痕,

    這可是精金打造的護腕,而且還是通天境的強者佩戴,居然被一個毛頭小子所傷,雖然凹痕很小,但是所有人都看在眼裡,

    龍正豪將雙手背在背後,心中早已經問候樂天一百八十遍了,

    樂天的體力也有些不支,受了龍正豪的一記「吞噬之拳」遠沒有別人看的那樣輕鬆,而且受傷部位還是比較脆弱的部位,左肋,


    龍正豪背著雙手,轉身離去,周圍的弓箭手早已經準備就緒,

    大約四百多弓箭手排成一列將樂天堵在了皇城的大陣邊緣,樂天看得清楚,弓箭都是特別打造的,射出的箭還會發出爆炸的元氣波,這種弓箭是皇室的專屬,

    「咻咻咻咻,」

    無盡的箭雨從天空落下,這些弓箭屬於範圍性攻擊,就算樂天再快無法逃離那片區域也只能被動挨打,

    「轟轟轟,」

    巨大的惡轟聲不斷傳來,數不清的弓箭在地上炸開,也有樂天發出的劍氣和弓箭在空中相撞的聲音,

    皇城都有些微微動搖了,樂天在箭雨中穿梭,經過一番大戰,樂天的速度明顯的慢了下來,被幾支箭打在了身上,除了紅腫的印記外,連傷口都沒留下,就算樂天體力下降,但是身體的強度還是在的,

    樂天臉色陰沉,放棄了攻擊,直接頂著箭雨沖了上去,樂天體內的元氣無多,只能保留實力留待攻擊,不到不得已之時不會出手,

    樂天抬起胳膊,擋住了眼睛,身體周圍沒有絲毫的元氣波動,身上的衣衫被強勁的弓箭割的粉碎,弓箭手看到樂天沖了過來,急忙撤走逃離,樂天一個箭步沖了過去,手中的龍吟劍猶如切菜一般展開屠殺,

    轉眼間,數十弓箭手都死在了龍吟劍的鋒芒之下,滿地的碎肉和斷肢令人作嘔,

    龍正豪很是氣憤,心裡暗罵老秦這個王八蛋,分明就在附近,但是眼看著他難堪,

    樂天一道劍氣將衝上來的守衛逼走,下一秒出現在了遠處太子殿的頂上,飛速的向最近的圍牆衝去,

    龍正豪一看樂天想要逃走,急忙追了過去,

    樂天看到了高大的圍牆,只不過圍牆被皇城的守護陣法所保護,輕易沖不出去,

    龍正豪速度也非常快,追了過來,將樂天賭個正著,


    「這大陣連神級高手都打不破,別想逃了,」龍正豪呲牙笑道,

    樂天看只追來龍正豪一人,別的守衛都沒有兩人速度快,被兩人甩下,

    樂天背對的圍牆,正對的龍正豪,

    樂天身體微微前傾,龍正豪急忙向前踏出一步,生怕樂天逃跑,龍正豪知道樂天速度極快,要是這麼近的距離樂天突然逃走,那龍正豪真有可能把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弄丟了,

    「哼,」樂天搖了搖頭,很是蔑視,

    「龍正豪怎麼會看不懂樂天什麼意思,一記「吞噬之拳」就打了過來,四周泛起的黑光將白光都泯滅掉了,像是陷入黑暗一般,一看就知道這一拳的威力大了好多,

    樂天直接閃過,隨後劃了一下,

    龍正豪不懂樂天這是何意,仍然提著拳頭攻向樂天,樂天站立不動,雙手束立,龍正豪心裡暗罵樂天託大,一股花香撲鼻而來,

    樂天都已經感受到拳風在自己臉頰吹過了,但是龍正豪的拳頭卻在樂天的鼻尖處停了下來,龍正豪的雙眼逐漸失去光彩,「噗通」一聲倒了下去,

    樂天逃跑之時,手指就掐碎了一片迷魂紅花的花瓣,沒想到效力這麼強,通天境的高手都撂倒了,

    這時,護衛追了過來,樂天看著地上躺著的龍正豪,甩動龍吟劍在龍正豪身上又划又刺了幾十劍,道道劍氣入體三分,樂天已經手下留情了,

    「這是替洛兄收點利息,」樂天自語著,掏出破空錐穿透了結界,來到了圍牆之外,

    樂天穿透圍牆后才發現,天已經蒙蒙亮了,樂天看了看周已經有出攤的人們,樂天呼吸一口新鮮空氣,很是爽快,

    「回去,睡覺,」樂天不顧身上的傷勢和破舊的衣裝,一路上隱蔽回到酒樓療傷,

    眾守衛追趕上來,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率先到來的是騎著炎馬的眾人,守衛一看面前,

    龍正豪仰天倒地,鮮血流出五步,渾身上下全都是劍傷和冒血的大洞,連臉上也有一道從額頭劃到胸膛的一處長長的傷口,


    眾人直接跪倒在地,口中大呼:「龍將軍,你不要死阿,」

    結果被炎馬上一人一腳踹倒在地,「死你妹,好不快去請神醫,將軍還有氣息呢,」

    眾人聽後有喜有憂,聚攏了越來越多的守衛,將龍正豪抬走,

    本以為是一個普通的賊人來此,沒想到鬧出這麼大動靜,而且鬧出這麼大動靜的還是一個少年,整個皇城為之震驚, 樂天回到酒樓,在浴桶中療傷,

    樂天渾身上下都有淤青和紅腫,但是不至於傷到筋骨,最重的傷勢還是龍正豪的那一記「吞噬之拳」,將樂天的左肋打得微微斷裂,震傷了內臟,

    樂天桶中放了許多靈草靈藥,並沒有直接吞食,因為樂天前一段時間剛將體內的雜質排除,而靈草多多少少會有對身體不利的成分,正所謂是葯三分毒,而樂天只需要吸收靈草中的靈氣就夠了,所以樂天選擇了在浴中療傷,

    樂天渾身上下只有少數的幾道傷口,但是淤青很多,特別是左肋的一個拳印,幾乎要滲出血來,很是駭人,

    樂天運轉逆天狂龍決,吸收靈氣療傷,絲絲靈氣不斷的鑽入樂天的身體中,樂天身上的淤青慢慢變淡,直至消失,連傷口也在緩慢的癒合,桶中的原本充滿靈氣,閃亮的靈草逐漸變得枯黃,

    樂天吞掉一滴靈液,化解這磅礴的靈力,蒼白的臉龐慢慢的紅潤起來,樂天背後的青龍不斷閃現,一道道青光將樂天包圍,連浴桶中的水滴都沒有沾染樂天到樂天的身體,

    左肋的拳印逐漸被青光消釋,最後恢復成了原樣,樂天呲牙,從胸膛中不斷傳來骨骼之間的摩擦聲,那是斷骨在重續,樂天忍受的著劇痛等待斷骨重續完成,同時,樂天體內的靈丹也在不斷的吸收靈氣,修復受損的內臟,

    幾個時辰過去了,樂天在桶中昏睡,從皮膚表面滲出的黑色淤血將整個浴桶染紅,樂天晃動了一下身軀,大喊了一聲,

    「夥計,換水,」

    樂天洗了個澡,去戰神殿中觀看一圈,靈參雜一旁撅著嘴,兩隻水靈靈的大眼睛可憐巴巴的看這樂天,樂天知道它這是什麼意思,樂天從別人那裡搶來的靈草早就被靈參吃光了,雖然靈參吸收靈氣的速度超快,但是對於這麼一個習慣了別人喂它口糧的小傢伙來說,「挨餓」的滋味可真是不好受啊,

    樂天掏出僅剩的兩顆靈草,靈參伸出小手接了過去,雖然還不知足,卻也將手中的靈草變得枯黃,冰蟾還是一如既往的在冰玉上盤踞,樂天眼神很好,看得出冰玉少了點,應該是被冰蟾吸收了吧,

    到了冰蟾這種地步,已經不需要依靠外來環境生存了,所以不需要刻意降低周圍的溫度來修鍊,冰蟾的實力也漲的飛快,轉眼間就已經邁入了天氣境,這也難怪,冰蟾經過了萬年的洗禮,蘊含的力量早就已經恐怖異常,所謂厚積薄發,正是如此,

    白虎也已經恢復到天啟境巔峰了,想要恢復到通天境還需要將自身損耗的法則之力補全,

    樂天問道:「小虎是主修什麼法則的,」

    沒等白虎開口,一旁的劍魂插話進來:「不是什麼好東西,一天就知道打打殺殺的,」

    白虎聽了頓時張牙舞爪的撲了過去,將龍吟劍撲在身下,

    「還不愛聽了,血之法則不就是殺人濺血么,」劍魂嘟囔著,

    「血之法則,沒聽說過,」樂天表示少見多怪了,


    血之法則是白虎一族的特有法則,血之法則只有在殺戮中不斷積累,不斷磨練方可造就,但是殺戮過多便會對心智和神魂造成影響,很有可能被殺戮之心控制,迷失自己,像樂天一樣,在沒有驅除神魂中的血煞之前,幾次戰鬥中就有些陷入迷失之境了,好在樂天血煞已除,要不然後果不堪設想,所以,血之法則只有身心超強者方可修鍊,天生的優勢讓白虎可以駕馭血之法則,達到修鍊法則,而不是被法則修鍊,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