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楚飛看着公路發生一切,也是看蒙了。

    “誰都不會想到下一秒鐘會發生什麼,別看了,快去準備接手彭家的一切吧。”

    葉寒拍了拍楚飛的肩膀,笑道。

    楚飛點了點頭,剛準備離開,卻被葉寒給拉住了。

    “準備一下飛機,我下午返回東海。”

    葉寒說完,推了楚飛一把,說道:“走吧,我也該去補個覺了。”

    楚飛恭敬的對着葉寒微微鞠躬,然後離開了房間。

    葉寒打了個哈欠,然後走回他和花影的總統套房。

    ☢тtkan ☢¢O

    看到葉寒走進來,藍雪和藍心很識相的離開了房間,離開時還不忘對葉寒拋一下媚眼。

    葉寒苦笑了一下,每次見到這兩姐妹,都會被她們調戲一下,她們完全沒把自己這個老大放在眼裏啊。

    而睡房裏,花影還睡的很香。

    葉寒走進房間裏,看了還在熟睡中的花影一眼,忍不住笑了笑。

    突然,花影的手機響了起來,而她的手機,就放在牀頭。

    正在熟睡中的花影直接被驚醒,手忙腳亂的伸手去拿手機。


    但花影的眼睛還沒睜開,所以手一動,直接把手機推到了牀底下。

    花影緩緩的睜開眼睛,映入她眼簾的,是葉寒那帥氣的臉龐。

    葉寒手裏拿着她的手機,笑道:“傻瓜,睡覺都不會把手機調成靜音呢。”

    聽着葉寒那有些責怪的話語,花影幸福的笑了笑,也不顧手機那急促的鈴聲,直接撲進葉寒的懷裏。

    “別抱了,先接電話吧。”

    葉寒拍了拍花影的背,柔聲道。 龍王也不顧鳳天陽說什麼,聽聞清靈願意把這個交易繼續進行下去,心裡也多了份寬心,暗道這丫頭很上道。

    為了表示清靈的選擇正確,和自己的慷慨與既往不咎,龍王也不在死咬著兩萬顆丹藥不放,主動的再次降低了交易的價格,「明智的丫頭,你選擇沒有錯,看在我們今後長期交易的情況下,這一百斤龍延香你就拿一萬顆丹藥來換取吧,至於泉泉的龍之傳承,它本就是龍族的一份子,讓它接受傳承也是應該。」

    這話等於是在拉攏清靈,泉泉的傳承竟然完全免費!

    龍王之所以這麼做也是故意做給鳳天陽看的,他要鳳天陽清楚,清靈是他這邊的人!

    這番拉攏在鳳天陽眼中實則是挑釁,他心情不爽的挑著眉,也懶得搭理龍王,直接對清靈說道,「小丫頭,你和我兒子是朋友吧?聽說你那裡有汗多的丹藥可以提升修為,所以我就親自前來想跟你討要一些。當然我不是白要你的東西,和龍天宇那邊一樣,交易便可。」

    鳳天陽一句一個拉關係,從說話上明顯要比龍王和清靈近得多,他主動提出交易,本就是清靈所想,這等好事清靈自然不會拒絕,可是他所說的兒子……


    移動目光看了看鳳天陽腳下的鳳凰,他兒子不會是鳳玄凰吧?那他就是妖皇嘍?妖皇可以這麼年輕?看起來比龍王還年輕的多?

    「敢問前輩您的兒子是?……」

    「就是這小子。」鳳天陽伸出手指隨意的向下指了指踩在腳底的鳳凰說道,被自己老爹當坐騎,鳳玄凰就是不情願也無力拒接。

    清靈的目光移動到他身上,帶著詢問的眼神,他知道現在只等他一個點頭承認,誰讓自己老爹從外貌上看起來也就比自己大幾歲呢~~「沒錯,他就是我的父皇。」鳳凰口吐人語,無奈的說到。

    龍王一聽清靈有可能被對方拉攏過去,再也忍不住了,鳳天陽的忽然到來,找茬、挑釁、拉攏、這一系列的舉動都讓他難以耐受,饒是位高權重,應有的淡定在此時也淡定不了,龍王恨不得現在就動手和鳳天陽這個老對手好好的打上一場。

    可是這是海岸附近,兩人一旦打起來,那動蕩會影響多掃陸地上的生靈無法估計,就是因為如此,龍王才繼續忍耐。

    空氣中無形的氣場被清靈敏感的感覺到,龍王雖然面色看似如常,可是在清靈眼裡他似乎有種咬牙切齒的忍耐感覺。她清楚的認識到事情不能在繼續下去了,若是她不主動做點什麼。或許待雙方打起來的時候會難以收場。

    清靈轉身面對鳳天陽,恭敬的欠身說道,「原來是妖皇陛下。」

    見妖皇對她的禮貌滿意點頭,清靈才繼續說道,「妖皇陛下願意和小女子的師父交易固然是好,但是師傅和龍王陛下這邊的交易早就已經定下來的,師父是高級煉藥師,除我之外還有眾多的弟子,因此僅僅是煉製修靈丹這種三品丹藥煉藥的速度會加快很多。」

    清靈先概括的誇大其詞說一說自己背後煉藥師的『規模』讓龍王和妖皇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這裡,兩人專心致志的聽著,自然也就不會繼續發生爭執了。

    輕輕一笑,緩緩說道,「可是師傅和師兄師姐們也都是要修鍊的,不能一門心思的撲在煉藥上,所以一年一萬顆修靈丹已經是極限,今年的一萬顆修靈丹已經和龍王陛下交易成功,妖皇陛下如果也想要和師傅交易的話,那就等明年也可,師傅一定會把明年的交易機會留給妖皇陛下的。」

    這個說辭也是清靈思考過後才說出來的,以她的煉藥速度,一年抽出一個月的時間去專門煉藥,就可以完成自己許諾的數量,也不會失去龍王和妖皇這兩個超大的客戶,需要什麼就交易什麼,這樣的好事她何樂而不為呢?

    兩大強勢聽完,龍王滿意的點頭,這個結果已經是在妖皇中間插了一腳之後所出現的最好結果了,可是妖皇卻一點都不滿意,眉毛一橫,狠瞪著龍王跟清靈問到,「為什麼是他先交易而不是我先!」

    清靈暗暗抹汗,妖皇有這麼小心眼嗎?兩個先來後到都不知道遵守,還大意言辭的問為什麼?

    不管是龍王也好,妖皇也罷,一年的時間對於他們來說根本就是彈指一晃,可是到了這裡卻因為這一點點的時間還糾結起來,即便雙方是死對頭,可有必要這樣嗎?

    ………………………………………… 「妖皇陛下請聽我一言。」清靈趕緊開口攔住了妖皇的爭鬥之心,繼而說道,「師父現如今最缺的就是龍延香,因此自然是要先和擁有龍延香的龍族交易,而妖皇陛下所統治的妖族又有什麼寶貝是師傅想要的,師傅還不知道,因此要等小女子把龍延香帶回去之後,師傅加以了解才能和妖皇陛下談交易內容啊。」

    清靈說的句句在理,就算妖皇想要節外生枝也沒有辦法,現如今出邊交易的只是一個小丫頭,真正有所決定的還是她的師傅,若是得罪了清靈的師父,萬一對方不遠和妖族交易,那海族的實力遲早要超過妖族。

    妖皇不是沒腦筋的人,他之所以對提前一年的時間追根究底的看在眼裡,就是怕妖族晚起步一年,會被海族遠遠的甩在身後,如果那種丹藥的效力真的和兒子鳳玄凰所說的那樣的話,這樣的事情或許真的會發生。

    猶豫再三,權衡利弊之間妖皇還是選擇不要輕易得罪人的好。

    他做出了退步,默默點頭,「好吧,你師傅需要什麼只要是我們妖族有的,必定會送上,只要倒時丹藥按時交易,這一年時間我還是能夠等的。」

    妖皇說著,側目看了龍王一眼,心中對他多少有了些警惕,這點警惕也是建立在龍族比妖族早一年拿到丹藥的基礎上。

    「妖皇陛下明理。」見事情已經沒有阻礙,清靈也安心下來,詢問了龍王龍延香何時送到,便放心的把裝著一萬顆丹藥的一千個小玉瓶子的乾坤戒指交到了龍王手上。

    這枚乾坤戒指是清靈從小使用的,現如今她從聚寶閣買到了容量更大的乾坤戒指,就把之前那枚當做是承裝交易丹藥的容器來使用。眼看著清靈和龍王交易成功,妖皇熱辣的眼神一刻不離的盯在清靈送出去的低級乾坤戒指上,大家都清楚,那枚低級乾坤戒指之中所承裝的丹藥有怎樣的價值。

    龍王得意的眼神在妖皇身上一掃,不緊不慢的把清靈的乾坤戒指收進懷中,緊接著緩和語氣,對清靈做出承諾,明日便讓人把一百斤龍延香親自送到清嶼山去。順便清靈的乾坤戒指也會同時送到。

    龍王身為海洋中的霸主,說話自然是算話的,況且這個交易的過程中有妖皇親自全程觀看,清靈不怕龍王耍賴的,她只需要回去接收龍延香即可。

    「那就麻煩龍王陛下了。」想到明日便能夠得到自己需要的東西,把自己的身體煉製的如同龍族一般強大,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隨後,龍王帶著泉泉和手下的高級海族返回海底,泉泉需要接受的龍之傳承要在深海處進行,而且時日不短。

    高級海族們清楚龍王陛下得到了丹藥之後是會分給他們一點的,因此也急急忙忙的隨之返回。而妖皇鳳天陽卻絲毫沒有離開的意思。

    海岸邊上,只剩下清靈一人和鳳玄凰父子。

    妖皇鳳天陽依舊沒有從自己兒子背上跳下來的意思,見龍王不在,反倒是一屁股坐在了鳳玄凰的羽翼背部,整個就是拿自己兒子當沙發墊子來坐。

    貌似二十多歲青年的妖皇一點都沒有高人架子,在龍王走了之後優哉游哉的氣質更勝。

    「我說小丫頭,我兒子喜歡你,你該知道吧?」

    清靈沒有想到龍王一走,妖皇就直接說出這麼『勁爆』的問題來,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

    她平時拒接鳳玄凰那是因為他是鳳玄凰,可如今面對的可是妖皇,她還真不知道該用怎樣的態度去說話才好。

    彷彿是看出了清靈的猶豫,妖皇甩了甩手,緩緩說道,「不用拘謹,你有什麼就說什麼,這個世界上什麼人我沒見過啊?放心,你說什麼我都承受的住。」

    妖皇的語氣彷彿是吧清靈當做了自己人來交流,而清靈面對剛剛見面的『前輩』還真有些放不開,特別是這位前輩還是自己朋友的父親,她忽然有種見家長的感覺。

    呸、呸、呸、什麼見家長啊!自己都是在想的什麼?

    她對風玄可沒有那個意思,就不要多想了。

    清靈在心中對自己施加暗示,可是越是不想去想,卻越是想的厲害。

    動搖的心境被妖皇火熱的目光拉了回神兒,對上鳳玄凰那對紅寶石般的眼睛,清靈狠下心來點點頭,正視了妖皇的目光,「是的,妖皇陛下,我知道。」

    「那你對我兒子怎麼想的?」被清靈的回答引出了興趣,妖皇拖著腮聽故事般的問到。

    ………………………………………………

    先更兩章看吧,還有兩章十二點更 但花影還是縮在葉寒的懷裏,怎麼叫都不願意動一下。

    葉寒無奈的笑了笑,只好按下幫花影接通電話,然後放到她的耳邊。

    “影兒,聽說你的別墅昨天晚上被人襲擊了,你沒事吧。”電話裏傳出一個女聲,葉寒一聽就聽出來了,那是花影的繼母,高杉。

    花影也聽出來了,不過花影一直都對高杉沒什麼好感,小時候的花影沒少受她的欺負。

    “我沒事,不需要你來關心。”

    花影皺着眉,語氣裏的不屑沒有任何的掩飾。

    聽到高杉的話,葉寒也是笑了。

    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花家的人到了現在纔打電話來,這讓葉寒徹底的改變了對花家人的看法。

    特別是花影的父母,花影的父親花明傑到現在都沒打電話來,這其中的意思,葉寒也只能呵呵了。

    “那葉寒呢,他沒事吧。”高杉再次問道。

    或許花家人,更關心的,是葉寒的安全吧。

    想到這,花影苦笑了一下,苦笑中帶着深深的諷刺。

    事情昨天晚上就發生了,花家是軍人世家,不可能沒有收到消息。

    更何況,整個NJ軍區都是花家主宰的,事情一發生,花家的軍人們肯定要出來掌控大局,所以比誰都要早知道這件事情。

    “我們都沒事,不需要你來關心,你還是想着怎麼去賺錢吧。”花影諷刺道。

    電話那頭的高杉停頓了一下,顯然是因爲花影的語氣而有些發愣。

    “影兒,以前是媽錯了,你爸也錯了,我們都是愛你的,所以你就不要生我們的氣了,好嗎?”電話那頭的高杉用一種溫柔的語氣說道:“我們都是你的爸媽,都是你的親人。”

    聽到高杉的話,花影嘴角那諷刺的笑容更濃了。

    如果是以前,高杉絕對不會這麼說話。

    沒有得到花影的迴應,高杉以爲她被打動了,連忙說道:“你爸他們已經在調查兇手了,很快就會有結果,你要是有時間的話,就帶葉寒回來,我們一起吃頓飯。”

    “不必麻煩了。”花影不想繼續聽高杉的廢話,打斷道:“你不是我的親人,我和你沒有任何關係,你如果想通過我在葉寒身上拿到什麼好處的話,你就不用癡心妄想了,因爲那是不可能的。”

    “你以前是怎麼對我的我到現在都記得很清楚,如果沒有葉寒,你覺得,你會這麼低聲下氣的和我說話麼。”


    花影那不帶任何感情的話語,直接把高杉給說愣住了。

    聽到花影最後那一句話,高杉心裏立馬就有了答案。


    不會!

    這是高杉心中第一個彈出來的話。

    答案一出來,高杉她自己也是愣了愣。

    大家族的人都會把利益看的很重,即使是結婚,也會夾雜着利益。

    這些在大家族中都已經是見怪不怪的事情了。

    “你不必假惺惺的來討好我了,我不吃你這一套。”

    “我和你也沒什麼好聊的了,就這樣吧。”

    花影說完,直接拿過手機,掛斷了電話。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