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楊鐵心已經淚流滿面了,可也說道:“葉凡,李嬸很苦!”

    只有剛來的流月保持着沉默。

    葉凡看着自己的紅顏知己一個個都作出討伐的模樣,心裏恍然:“你們早就知道真相了是不是?”

    面對葉凡的質問,衆女沉默了,顯然是默認了這個說法。

    葉凡十分疲憊的雙手一攤自嘲道:“原來,我纔是那個最傻的人,最天真的人。”

    說着葉凡起身。

    這個平常很輕鬆的動作,此刻葉凡做起來竟然很吃力,他的身體搖搖晃晃,只能單憑着一雙手支撐着。

    “你們很好,真的很好!”

    剛剛經歷了一場災難後的慕容昕,顯然更加理解葉凡此刻的心情,雙眼通紅的說道:“我們不告訴你,是真的替你擔心,媽不告訴你,也是爲你擔心,我們不是有意要騙你的!我們只是想在一個恰當的時候,找個恰當的機會告訴你!”

    “既然你從別人那裏知道了真相,爲什麼還是不肯面對呢?”

    慕容昕說的沒錯,葉凡此刻是真心不想面對這樣的真相。

    他做好了尋找親生父母的準備,但是沒有做好會這麼突然的就知道真相的準備。

    葉凡慘笑道:“真相?我只是猜測跟葉家有關係,卻沒有想到卻跟我有關!”

    葉凡吼道:“葉立人,我只是想着如果真跟葉家有關我就放他一條生路。我是擔心有媽,不,阿姨傷心,這就是我所知道的真相!”

    衆人蒙了,流淚的李琴也傻了。

    原來,這一切都是誤會,一個美妙的誤會,卻無意中將一直隱藏起來的祕密給說出來了。

    葉凡強吸口氣:“這是你們的家,不是我的家,對不起,告辭!”

    沒有人攔着葉凡,這一刻葉凡給所有人留下了一個悲傷的背影。

    葉凡的一衆紅顏各個神色蒼白,誅心話,最誅人。 客廳裏愁雲慘淡,誰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

    李琴滿桌的狼藉,腦海裏不停地迴盪的葉凡的那句“這是你們的家,不是我的家”

    誅心啊,字字誅心。

    李琴腦海裏一陣暈眩:“兒啊,這是你的家啊!”

    說完這句話,接受不了打擊的李琴,轟然倒地,結果整個客廳又是一番忙碌。

    狂奔而出的葉凡,將速度提高的極致,身邊充滿魅力的夜景,也獨擋不住他的步伐。

    他拼命的奔跑,發泄着自己內心的煩躁。

    他有着諸多的光環,他是黑夜的王者,他有着無法想象的威勢。

    就算如此,可他也是一個想得到母愛的孤獨人。

    當知道自己追尋已經的答案,就在自己的身邊的時候,他本應該高興,可他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是欺騙嗎?還是因爲背叛?葉凡心裏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很生氣,很煩躁。

    足足奔跑的個把小時,葉凡終於放緩了腳步。

    劇烈的運動將他心中的戾氣消耗的差不多了,他已經能平靜下來了。

    停下腳步的葉凡,這才環顧了一下四周。

    茂密的樹林,零星的燈光,都在訴說着這是一篇人跡鮮少的郊外。

    葉凡晃了一下頭,他的腦海裏揮之不去的是李琴的音容笑貌。

    “可惡!”

    暴躁的葉凡揮拳打到旁邊的一碗口粗的樹木身上,沒有絲毫保留實力的葉凡,直接將這株樹木攔腰截斷。

    粗暴的舉動,驚飛了,早已憩息的倦鳥。

    樹林發出一陣陣驚恐的鳥鳴。

    這最後一拳的揮出,讓葉凡心裏更加舒坦了。

    活動了一下胳膊,葉凡靠着半截斷樹而靠,慢慢的點燃了一根菸。

    或許菸草的刺激能麻痹一下自己的神經吧。

    感受到菸草熟悉的刺激,葉凡長出一口氣:“生活就是一場戲,可是這劇情實在是太狗血了。”

    他現在明白了葉立人爲什麼處處針對他,甚至不惜對自己身邊的人下手,這一切只因爲,他葉凡的身份,葉家的嫡孫。

    葉凡苦笑:“一個嫡孫而已,一個葉家而已,爲什麼都要揹着我,難道我害怕這些嗎?”

    可惜沒有人回答他,他只能一個人自言自語。

    飄香閣裏已經亂成了一鍋粥。

    當葉老跟李老收到消息的時候,紛紛朝這裏趕來。


    既然已經曝光了,也就沒有必要掩飾了。

    葉老在車上打着電話:“計劃沒有變化快,誰也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

    “~~~”

    “我會好好跟他談一談的,畢竟他是我葉家的嫡孫。”

    掛了電話的葉老,看着窗外的闌珊燈火,除了一絲憂慮以外更多的還是興奮。

    “葉立人現在在做些什麼?”

    司機透過後視鏡,看着葉老輕聲說道:“葉少。一直在燕園別墅,深居簡出!”

    葉老皺着眉頭:“具體!”

    “不久前剛接觸了一個神祕人物,對方帶有大量的反偵高手,我們的人沒有探聽到消息。”

    “看來還是不甘心啊!”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葉老甚至掌控一個家族的不易,如果沒有葉凡的橫空出世,葉立人當之無愧的順利接班,可惜一切都在葉凡出現的那一刻改變了。

    此刻還沒有休息的老首長,無視醫護專家的建議,再次點燃了一根菸。

    “事情有些麻煩啊!那邊有什麼動靜沒有?”

    “首長,一切都很安靜。”

    “嗯,還要加大力度啊,我的時間不多了!”

    “是,首長!”

    本應在燕園別墅休息的葉立人,在接到一通電話後,神色變得很猙獰。

    葉老深夜出訪到飄香閣,不用說葉立人也明白這位葉家老太爺的想法。

    葉立人望着窗外一片漆黑的夜空,惡狠狠地說道:“是我的,誰也別想奪走!”

    一股股暗流開始在燕京涌動。

    對於這一切絲毫不關心的葉凡,依舊沒心沒肺的抽這煙,做着內心一次又一次的掙扎。

    “認還是不認?煩啊!”

    葉凡仰天狂吼,發泄着不滿。

    他本就很懶,尤其討厭做選擇。

    正在發泄怒火的葉凡,突然整個人緊繃起來,衝着樹林深處,怒喝道:“滾出來!”

    假如有外人在的話,肯定會以爲葉凡瘋了。

    誰會沒事,在大半夜裏對着空無一人的陰森樹林亂喊亂叫?

    葉凡自然沒有瘋,樹林裏也不會有人出現。

    葉凡眯着眼睛,將手裏還冒着一絲火星的菸頭,輕巧彈出。

    菸頭拖曳這一條橘紅色的光線,疾馳飛向樹林的深處。

    “嗆?”

    一聲尖銳了硬物破空生響起,本來只有一個橘紅色的光點,瞬間變成兩個。

    葉凡冷笑道:“鬼鬼祟祟!”


    說着揉身而上。

    可惜菸頭落地的地方,空無一人。

    葉凡環顧四周,嘴角笑意愈加濃烈:“一個活人還能憑空消失?”

    猛然轉身,左手抱拳,呼嘯而出。

    “轟。”

    本來空蕩蕩的空間,涌起一陣詭異的波動,接着一個忍着打扮的人影,倒飛而出。

    葉凡得勢不饒人,迅速欺身而前,深處右手,抓住倒飛人的腳腕,狠狠一用力,將人影拉扯回來。

    接着一頓狂暴雨的擊打。


    人影連放抗的機會都沒有,就這麼倒在了地上。

    這一頓更加狂暴的襲擊,讓葉凡徹底舒服了。

    蹲下身子看着氣若游絲的忍着,葉凡一把撕開了那緊繃的面巾。

    接着一絲微弱的光亮,葉凡看見了一雙充滿仇恨的雙目。

    葉凡笑道:“學藝不精怨不得別人。”

    “八嘎!”

    “是倭國人?”

    葉凡邪笑道:“怎麼處處都有你們的影子?你是伊賀還是甲賀?”

    沉默。

    葉凡也不在意,隨意在他身上翻檢了一下,裏面忍者服有一個白色菊花。

    葉凡眉頭緊鎖:“竟然是和歌山的人!”

    沉默。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