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3 日 Comments (0)

    楊晨止住心中驚歎之意,突然想到老師傳與自己的太上御風行,據說這是一黃階的身法戰技,但是老說口中所說好像其威力遠不止於此,而且自從進入出雲城,看到身法在戰鬥之中的妙用,自己也參詳過太上御風行的修煉法訣,不過其艱深隱晦,根本難得其法。

    “楊晨,我現將天宇宮印的法訣告訴你,我們一起參詳,或許能堪破這其中幾許奧妙,那時再下洞穴不過是如履平地!”

    天宇宮印乃是奪天地造化之祕術,如果兩人早就知道,或許就不敢出此妄言,但是此刻他們都以爲這只是任族中的傳世戰技而已,放在元央大陸之上也只是尋常之物,所以竟是想在一時三刻參透,如是尋常人等就算是數年的時間也不能摸到其入門之道,不過也正是有此想法和機緣,才能完成這驚天之業。

    楚懷玉將手放在楊晨脈絡經門之上,頓時一道強大的靈力印記轟然擁入楊晨的識海之中,紛繁龐雜的修煉法訣瞬間展開,猶如浩瀚星空,望之無邊,觀之無垠。

    一絲一縷細細查看之下,楊晨發現這天宇宮印的法訣其包羅之廣闊,奧祕之深刻,遠勝於太上御風行,可又跟這黃階的身法戰技有幾分相似之處。

    “是了,太上御風行應該就是由天宇宮印推演而來,所以纔有異曲同工之妙。”

    楊晨心知這天宇宮印不是一時三日能夠修成的,不過此時只要掌握十之一二就能夠受用無窮了,他靈識運起,進入晶玉之中。

    此時太武幻金龍正在沉睡,楊晨發現在服用了天外清液之後,龍叔的力量竟然是在緩慢增加,身上的金鱗也是更加光芒奪目。

    在晶玉的空間之中,楊晨不受天道規律所束縛,只是心念一動,便能出現在這任意一個位置,可惜外面的世界卻浩瀚縹緲,他無論怎麼苦思冥想也無法看透天宇宮印的奧祕。

    突然,太武幻金龍的龍身搖動了幾下,頓時金光乍現,灼目非常。

    “小子,你這樣修煉是不行的,晶玉的空間已經與你共生,換句話說,這就是你自己支配的空間,要想修煉天宇宮印,必須要將這空間中的規律換一下!”

    “換一下?規律?”楊晨雙目茫然,他從來不知道,也不敢去想象世間的規律還可以變換,就算是這小小的晶玉空間。

    “當然。”太武幻金龍神祕一笑:“你忘了,我可是在這晶玉中生活了上千年了!”

    它話音剛落,楊晨陡然感覺到有一股大力拉扯自己向下,彷彿腳下也有一塊大地一般。

    “啊!”楊晨忍不住叫出聲來,他知道龍叔這是在模擬出相似的規律來讓自己修煉天宇宮印,可是不管他怎麼凝氣定神,運靈於周身,也止不住這下落之勢。

    楊晨知道這晶玉內空間雖然有一座城池那麼大,但也是有邊界的,眼見的着自己的身體以極快的速度下落,他的內心也不由得緊張起來。

    “不知道這晶玉的空間是什麼樣子的?龍叔,龍叔,快停下!”

    太武幻金龍只是在百米之外微笑,不偏不倚,不遠不近。

    楊晨看着龍叔的身形,似乎悟到了什麼,但是下落速度依舊,甚至還在不斷的加快,他苦思冥想,就這樣過了有數個時辰。

    “龍叔,指點我一下吧,再這樣下去就要撞到了!”楊晨大叫道。

    “從你下落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兩個時辰,你撞到了麼?”太武幻金龍似笑非笑地說道。

    “兩個時辰!”楊晨可以感覺到自己的速度一直在變快,不過由於眼力所及一無所物,所以他一直沒有察覺,此時太武幻金龍停下跟隨的身形,楊晨才驚訝的發現,只是瞬息之間,龍叔的金光龍身就消失不見,而再一息,眼前又是一閃。

    “是了,我終於知道爲什麼那小千世界的空間如此之小,身處其中也發現不了其邊界所在,原來空間是沒有邊界,也可以說,空間中的每一處都可以是邊界!”

    楊晨驚喜地叫出聲來,太武幻金龍聽聞,立馬龍尾一擺,將速度加到極致的楊晨接在龍身之上。

    “怎麼樣?小子,明白了沒有?”

    “明白了,我知道不管是小千世界的空間,還是我們身處的晶玉空間,甚至外邊的三千世界,都是沒有邊界的,可是我依然不知道如何參透這空間的天道規律,達到瞬息而至的境界!”

    “不,其實你已經達到了!不信,你看自己的腳下。”

    楊晨聞言低頭望去,赫然發現不知何時,龍叔已經遁走,此時此刻自己的雙腳正踩在那虛空之上,整個身體好像漂浮在空間之中一般。

    楊晨心中大喜,按照太上御風行的法訣施展靈力,果然是心念起處,身形陡然一動,便到達了晶玉中的另外一處,好像晶玉的整個空間在自己看來已經變爲一個點,而自己則佔據了這個點的全部。

    “多謝龍叔!”

    算來已經進入晶玉之中已經有三個時辰,楊晨向龍叔點點頭,便靈識歸於識海,重新回到自己的身體之上。

    待睜開眼,發現外界已經是黑夜,身邊的楚懷玉、紅蓮和錫蠻此時已經升起了火堆,再加上四人氣息強大,倒也不怕有靈獸靠近。

    楚懷玉看楊晨一臉喜色,問道:“成功了麼?”

    楊晨點點頭:“我們下去吧,反正這洞穴終日不見陽光,白天黑夜都一個樣。”

    四人商量一番,只有錫蠻不擅長身法,而且他身形太大,洞穴之中或深或淺,或窄或寬,都未可預料,便留他一人守在洞穴邊上。

    楊晨率先凝氣運靈,跳了下去,雖然無法像在晶玉之中一樣移形換影,但是經過數次換息也是安然落地,但見楚懷玉,只是微微腳踏虛空,便是飄然落下,而紅蓮也是凝聚紅色蓮霧,托住她嬌小魅惑的身軀,緩緩降落。

    三人剛一落地, 總裁哥哥酷丫頭 ,腥臭難擋,紅蓮趕緊捂住口鼻,秀眉輕蹙,楊晨和楚懷玉也忍不住用衣袖擋住嘴巴。

    除了一地的血翼妖蝠屍體之外,還有許多森然白骨,看其形狀赫然是人骨,楊晨兩人皺起眉頭,這人骨骨架完好,從顏色質地看來好像是死去不久。

    紅蓮只是微微一撇,便不再望去,冷靜說道:“這些應該是那些先我們一步進入這無名島上尋找先天靈藥的,他們能走到這一步看來實力也是不錯,可惜還是被血翼妖蝠當成了來犯之敵,啃噬一空。”

    楊晨和楚懷玉聞言不勝唏噓,這些人帶着貪念而來,到了這島上之後一定也遭遇過小羣的血翼妖蝠,尋常修靈者知其可怕之處肯定會就此退去,但地上這些人卻是抱着僥倖心理,哪知一旦踏入洞穴,便是身隕其中。

    突然,紅蓮驚叫道:“你們看那兒!”

    兩人聞言心頭一震,紅蓮看起來雖然年歲不大,但由於善於用毒,對死人之類的要比自己要淡定的多,此時她如此尖叫,難道是有什麼可怕的事物?

    楊晨和楚懷玉趕緊順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發現不過是另外一具屍骨。

    紅蓮見兩人不明所以,驚慌說道:“你們看,這屍骨泛起森然白色,顯然生前實力超卓,而且這幾根細骨之間還帶着一絲新鮮血肉……”

    “這是林逸塵?”

    紅蓮點點頭,滿臉的不安神色。


    “林逸塵掉落下來不過數個時辰,此時已經成爲白骨……”

    “說明洞穴之內還有血翼妖蝠存在!!” 三人心中都是一驚,這洞穴越往下走越是狹窄,如果這裏出現與外面一樣多的血翼妖蝠的話,那真的只能是束手待斃了。

    楊晨和楚懷玉對視一眼,同時並列走在前方,將紅蓮掩護在身後,這個身着紅衣的女人嘴巴張開,想要說些什麼,但最終沒有出口,只是輕攏衣衫,跟在後面。

    “按理來說,這血翼妖蝠極其嗜兇殺,性情暴烈,剛纔我們丟下去幾塊石頭已經徹底激怒了它們,所以一擁蜂的衝上來送死,這洞穴之中就算有也應該不多了!”

    “還是小心爲上!”


    這洞穴之中蜿蜒曲折,幽深晦暗,就算有閃靈魚目珠照明也是看不清全貌,三人小心翼翼的以靈識探於周圍,緩緩向前。

    “啊!”身後的紅蓮傳來一聲驚叫。

    前方兩人聽到趕緊回過頭來詢問:“怎麼了?”

    “哦,沒事!“紅蓮有些尷尬的說:“只是腳下一滑,手摸到石壁上滿是滑膩溼軟之物,還以爲……”

    “這裏常年不見陽光,苔蘚橫生,再加上有蝙蝠糞便,大家都慢一些,小心有毒蛇毒蟲!”

    “這裏不會有毒蛇的,蛇與蝙蝠乃是死敵,在這等兇悍的血翼妖蝠巢穴,就算是黑水玄蛇估計也不敢進來,況且如果是毒蛇的話……“紅蓮說着突然止住,青脣微啓,沒有繼續說下去。

    楊晨頓時會意,這女人乃是修火厄靈之人,雖然這與尋常毒物不太一樣,但是肯定也是從普通毒藥開始的,自然也就不會怕什麼毒蛇了,她此時肯定是因爲在小玉子面前,不想表現出來,畢竟跟毒有關的任何人或事,都會讓人敬而遠之。

    “繼續向前走吧,前方或許有不可預料的危險,打起精神!”楊晨瞧此情形,趕緊岔開話題道,他說着內心不禁嘆了一口氣,紅蓮姑娘外表妖異性感,內心卻是純真一片,可小玉子對此懵懂無知,看來這也是一場神女有心,襄王無夢了!

    三人又忍着腥臭和噁心,向前走去,在這壓抑的洞穴內不知又走了多久,楊晨突然眼前一亮,丹田內突然傳來一絲莫名的悸動,彷彿前方有什麼在召喚自己。

    “你們感覺到沒有?洞穴深處有一絲光芒閃現出來,應該就是那先天靈藥所在了?”

    楚懷玉聞言趕緊屏氣凝神,果然有強大靈力一絲一縷逸散出來,稍微定力不足,分神片刻,竟然有外靈入侵之感。

    “這先天靈藥怕是已經修出了強大靈智,不可小視!”

    兩人心中驚異,注意力集中到了極點來抵禦前方先天靈藥那越來越強大的靈識侵襲,楚懷玉因修有天奴宮印和天心宮印,對於靈力控制一道極有天賦,他凝住丹田本源靈力,頓時強大的壓迫感降低了不少。

    “紅蓮姑娘,你沒事吧……紅蓮姑娘!”

    他連叫幾聲,身後毫無反應,心中頓叫不好,趕緊朝後望去,發現紅蓮此時已經是雙目遊離,渾身癱軟,雙手死死趴在溼膩的洞壁之上方纔不至於摔倒。

    楊晨見狀也趕緊走了過來,靈力運於周身之外,將三人籠罩在內。

    “一定是不小心被先天靈藥的靈識侵入體內,纔會這樣,要趕緊將其驅逐出來!”

    楚懷玉點點頭,立馬握住紅蓮一雙柔荑,頓覺一片溫軟潤膩,竟似是無骨一般,饒是此間非常時刻,他也不禁感到心神一蕩。

    “楚懷玉啊楚懷玉,別人生死危難時刻,你竟然還能生出這等齷齪之心,不怕人笑話麼?”

    楚懷玉拼命定住心神,此時靈藥靈識在前,美人在側,雙面夾擊之下他也是疲憊不堪,使勁搖了搖頭,將心中駁雜想法掃去,便以靈識驅動本源靈力進入紅蓮的經脈之中。

    此時紅蓮體內靈力激盪,搜尋了片刻,果然發現在經脈深處發現一絲可疑靈力,它正逆流而上,向着丹田之處進發,楚懷玉大吃一驚,此處離先天靈藥還有一段距離,這靈力竟然像是被控制一般,異常強大。

    “找到了,這先天靈藥果然強大,相隔如此之遠竟然能直達別人經脈,不過幸好發現的早!”

    楚懷玉心念一起,一絲靈力注入紅蓮體內,經過一番追逐,終於是將先天靈藥的痕跡驅趕了出來。

    不過片刻,紅蓮終於是醒轉了過來,她緩緩擡了下眼皮,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傅粉之臉,眉若利劍,目似星辰,她啊了一聲,不禁又酥軟了下去。

    “你沒事吧?還有哪裏不舒服麼?”楚懷玉趕緊急急問道。

    他見紅蓮依然不言不語,雙目緊閉,感應過去卻又發現她氣息正常,只是稍微有些急促,體內靈力更是充沛,一時間有些搞不明白,楚懷玉擡頭欲問楊晨這是爲何,卻發現後者此時正用一種不懷好意的目光看過來。

    “小玉子,看不出來啊,英雄救美之後立馬就乘人之危……哈哈!”

    楚懷玉聞言立馬醒悟,原來自己此時紅蓮正躺在自己的懷中,渾身溫軟,雙目迷離,而且自己還抓着別人的一雙手,他趕緊放開,抽出手來,口中支支吾吾:“我……紅蓮姑娘……我……”

    楊晨還是第一次看到小玉子這語無倫次的尷尬模樣,不禁是哈哈大笑。

    倒是紅蓮整理一下衣衫,面色平靜,只是微微說道:“不要緊,我還要多謝救命之恩呢!”

    此時此刻楚懷玉在一旁束手站立,顯拘謹之態,楊晨只顧大笑,而唯有紅蓮似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般,獨自雙手凝結印法,赤色蓮霧升騰,一時間洞穴之內氣氛甚是怪異。

    就在三人各懷心思之時,突然洞穴前方閃現出一道強烈杏黃光芒,灼目非常,緊接一道巨大沖擊力量如地蛇一般洶涌襲來,頓時洞壁之上裂縫橫生,亂石崩裂。

    楊晨和楚懷玉大驚,三人已經到達了地底深處,如果此時洞穴塌陷的話那可真是插翅難逃,葬身於此了。

    而且此次任務乃是林逸塵帶隊,可惜他現在已死,兩人現在對這先天靈藥知之不詳,其模樣,氣味更是一無所知,這番冒然突進不知是福是禍。

    正當兩人躊躇不前之時,身旁的紅蓮卻向前一步,平靜說道:“走吧,這先天靈藥雖靈智已生,但卻也處於雛形階段,以我們三人之力足以收服,只要小心其死魂之力就可以了!”

    楊晨和楚懷玉不禁一怔,紅蓮此番鎮定表情,平淡話語,似乎是對這先天靈藥頗爲了解,詫異之間兩人這才陡然想起她是來自於南夏國,國民終日與毒物相伴,御毒和辨藥能力天下無雙,對這靈藥知之甚多好像也挺正常。


    又一道磅礴靈力轟然襲至,比前幾波更爲強大,楊晨甚至有些穩不住身形,如果但是靈力衝擊倒也尋常,他有天玄體相護,不會太過懼怕,但不知是何故,這靈力每次襲來,好像還帶着一絲陰冷氣息,攝人心魄,令人情不自禁的放下抵抗之心。

    聽到身邊兩道急促的呼吸之聲,楊晨挺身向前,雙腳一定,頓時丹田內強大靈力呼嘯奔騰,逸散於渾身血肉之中,剎那間身體堅硬逾鐵,周圍飛石擊打到他身上立馬化爲齏粉。

    楚懷玉還好,紅蓮實力屬三人中最弱,此番頓時感到壓力減輕了不少,口中微微道謝。

    三人都是心智堅定之輩,而且都有着非進去不可的理由,所以在如此一波比一波強大的靈力衝擊之下,竟是沒有一絲退縮之意。

    越往裏走去,楊晨驚訝地發現地上不知何時竟然是多了不少森然白骨,觀其形狀有普通野獸,也有着不少強大的靈獸,甚至還有不少人形骨架,而且隨着深入,白骨越累越高,每走一步都會傳來骨頭碎裂聲音。

    而盡頭的先天靈藥似乎也察覺到了有人類在靠近,狂暴氣息越來越強,楊晨甚至能夠感覺到那憤怒和吞噬的力量,似乎靈藥也在爲三人擅自闖入它的領地而感到氣憤不已,妄圖滅之而後快。

    楊晨此時已經撤去了魚目燈,因爲洞穴之中已經被杏黃光亮照的如同正午烈日當空,三人的面容,衣衫之上都蒙上了一層黃色光暈,看起來如同聖人一般。

    這洞穴雖然崎嶇且長,好早沒有什麼岔路,不過這其中隱藏如此強大的先天靈藥和爲數衆多的血翼妖蝠,確實也沒有什麼人敢隨意闖進來。

    終於又過了一刻,楊晨發現前方彎洞左側的光亮已到極致,說來也奇怪,就在三人快要接近之時,那強烈的迫人氣息竟然是消失不見,只餘下濃烈能量匯聚之後散發出的陣陣波動。

    俗話說,事出反常,必有妖異,三人小心翼翼地走了過去,同時各自運起護體靈力,以防遭遇不測,可當拐過這道彎洞之時,楊晨情不自禁地停下腳步,目瞪口呆的看着前方出現的景象。

    後方楚懷玉不明所以,警惕問道:“楊晨,怎麼了?”

    還沒等楊晨回答,楚懷玉和紅蓮也是身形一頓,愣在原處。

    只見前方數十米處出現一寬大無比的山洞,洞壁像是經人雕琢一般光滑無比,但最令人驚異的卻是此刻,洞壁之上籠罩一層黃色光華,簡直如純金雕刻,除此之外,山洞空無一物,只有那最中央之處,立着一株紅葉,而那紅色枝葉其上,竟然憑空托住一個黃金色果子。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