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根本來不及閃躲,震驚中的德庫拉伯爵剛剛縱身後躍,就被六隻黑色巨爪轟中身軀,海潮般洶湧的恐怖衝擊力下。他整個人都被拍得倒飛出去,如同一道肉眼幾乎無法捕捉的虛影,重重撞上幾十米外的石棺,甚至連石棺都被撞得粉身碎骨。

    德庫拉大人!輪椅上的老者驚恐顫抖,忍不住驚呼一聲,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幾乎都要成為親王的吸血鬼伯爵,有著難以置信的強大實力。卻竟然連一次轟擊都無法阻擋下來,諸神在上,那個惡魔少女的原形,到底是什麼樣的恐怖怪物?

    吼!

    是什麼都不重要了。兩眼通紅的巨魔瘋狂咆哮著,再度窮凶極惡的猛衝上去,生滿倒刺的腳掌如同一座大山,窮凶極惡的重重踩落。甚至還沒有接觸到地面,僅僅是那種狂暴的威壓,就讓整個地面都凹陷成深坑。

    亂石碎片之下。德庫拉伯爵氣急敗壞的怒吼著,突然張開背後的黑色蝠翼,險之又險的騰空逃離,但他身旁輪椅上的老者卻沒那麼幸運,只能眼睜睜的絕望抬頭,看著巨大的腳掌從天而降!

    轟然一聲,可憐的老者頓時變成肉醬,連骨頭帶輪椅都成了粉末,德庫拉伯爵被颶風颳得劇烈搖晃,卻又失去理智似的怒吼著:「休想,休想就這樣擊敗我!」

    剎那間,原本正在攻擊林太平的血色巨劍,突然急速騰空而起,並且爆發出難以置信的鮮紅血光,勢如雷霆的重重斬落,直接轟向巨魔的頭顱!

    吼!巨魔惡狠狠的咆哮著,猛然抓住幾噸重的石柱,像掰甘蔗似的攔腰掰斷,重重的砸向血色巨劍,巨大的轟鳴聲中,石柱爆裂化為無數四濺的碎片,而被硬生生擋下的血色巨劍,也在剎那間崩裂粉碎,化為血雨灑落下來。

    難以置信,讓林太平和惡魔們吃盡苦頭的巨大血劍,竟然就這樣被輕易的摧毀,而在漫天血雨之中,巨魔再度猙獰狂暴的嚎叫著,抓起幾口特別巨大的棺材,重重的橫掃而過。

    轟然一聲,停留在虛空中的德庫拉伯爵勉強一擋,再度滿口噴血的倒飛出去,這次是直接撞破殿堂的頂部,直接砸在幾百米外的大殿中,根本不敢再回頭去看,他的第一反應就是掙扎躍起,搖搖晃晃的騰空想要逃離。

    怎麼可能會讓他逃走,巨魔兩眼通紅的縱身一躍,直接跳出幾百米的距離,重重砸落在大殿的頂部,六隻巨爪同時發力,抓起一座重達數千斤的雕像,窮凶極惡的扔出去,直接砸中德庫拉伯爵的後背,讓他驚恐的砸落下來。

    一隻蝠翼幾乎被折斷了,失去飛行能力的德庫拉伯爵只能怒吼著,在混亂的大殿中驚恐奔走,巨魔窮凶極惡的追在後面,見什麼拆什麼,撞碎了擋路的雕塑,踩扁了巍峨的殿堂,追得德庫拉伯爵上天無路下地無門,連滾帶爬驚恐顫抖。

    什麼血族伯爵,什麼血系魔法,在綠巨人般暴走的巨魔面前,脆弱得就像一隻小雞!

    這一刻,全場鴉雀無聲,米高男爵也好,蒙多團長也好,惡魔和士兵們也好,全都呆若木雞的咬著手指,看著整個殿堂在麗璐的暴走下,被拆得粉身碎骨崩裂倒塌,米高男爵忍不住打了個寒噤,突然想起就在不久前,自己還試圖搭訕這個傻乎乎的惡魔少女……

    「好,這是我見過的最有效率的強拆了!」轟隆作響的爆裂聲中,林太平滿臉古怪的轉過頭,看了看集體目瞪口呆的惡魔們,很感慨的嘆了口氣——

    「還有,我現在算是明白,為什麼你們從來不敢打麗璐的主意了……」(未完待續。。) 在血爪島,新加入的惡魔們都明白兩個原則——第一,永遠不要去招惹笑眯眯的領主大人,因為你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掉進深坑裡爬不出來;第二,遠離飢餓中的赤兔,因為可能幾秒鐘后,你就會被它吃得連骨頭都不剩……

    然而現在,在見識過麗璐血脈覺醒后的恐怖情景之後,新加入的惡魔們不得不再加上第三條原則,那就是千萬不要試圖欺負麗璐,因為這個看上去傻乎乎的惡魔少女,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來個恐怖變身,把視線範圍內的所有生物都拆成碎片。《頂》《點》小說

    事實上,就連親手造就了這一幕的林太平,也還沉浸在那種錯愕的震驚中,他一直以為,血脈覺醒后的麗璐應該是某種魔法生物,比如能夠施放火系禁咒什麼的,可是誰都沒有想到,麗璐居然會變成如此野蠻狂暴的巨魔,用蠻力橫掃解決一切問題。

    誰說不是呢,一大群惡魔滿臉蒼白的拚命點頭,血鐮想起很多年前的往事,更是忍不住用力打了個寒噤:「這還算好的,大人,十幾年前,我只是摸了摸麗璐的小手,還沒來得及說半句話,她就直接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把整個血爪島都掀翻了……咳咳,您知道我們淺海里的那艘沉船嗎,就是被拆成廢鐵的那艘。」

    別告訴我說,那是麗璐扔進去的,林太平很無語的抬頭望天,那艘近乎散架的廢鐵沉船,至少有十幾噸重,開什麼玩笑,就算是力量驚人到非人類的克麗絲汀,也不敢說能舉起那艘船,難道麗璐……

    事實證明,麗璐真的能行!

    因為僅僅片刻之後,眼看著德庫拉伯爵越逃越遠。她突然窮凶極惡的咆哮著,直接瘋狂的跳進淺海,一艘停泊在碼頭上的小型戰艦,像是玩具似的被她高高舉起,而且還是用一隻爪子舉起,緊接著窮凶極惡的一扔……

    好,什麼都不用說了!

    幾秒鐘后,看著被戰艦徹底壓扁的德庫拉伯爵,林太平和在場的所有人一起打了個寒噤,淚流滿面的無語望天:「諸神在上。可憐的德庫拉,這是我見過的最凄涼的死法了!」

    好,顯然還有更加凄涼的死法!

    暴怒中的麗璐仍然還不滿足,直接跳到那艘破碎的戰艦上,窮凶極惡的躍起砸落,轟轟轟,轟轟轟,一口氣跳了幾十下,它竟然又兇惡的伸出巨爪。把大半個碼頭都高高舉起,窮凶極惡的砸在戰艦上。

    「別告訴我說,她已經失去理智了……」林太平忍不住打了個寒噤,突然有種很不好的預感。

    很不幸。他猜對了,惡魔們很整齊的縮成一團,咬著爪子瑟瑟發抖:「大人,您死心。麗璐什麼時候能夠恢復正常,完全取決於她的心情,總而言之。我覺得我們應該先離開這,等過幾天再……」

    不用過幾天了,僅僅幾秒鐘,麗璐就注意到了這邊的脆弱生物,獨眼中爆發出殘暴嗜血的鮮紅光芒,它驟然咆哮著縱身一躍,在空中飛過幾百米的距離,像座山嶽似的轟鳴砸落,整個地面都像是被隕石轟中,頓時布滿了蜘蛛網似的裂痕。

    救命!救命!救命!

    米高男爵驚恐的尖叫起來,不過尖叫剛剛到了一半,周圍的惡魔們就連滾帶爬的衝上來,緊緊堵住了他的嘴,血鐮更是瑟瑟發抖道:「蠢貨,別發出聲音,你想讓我們全都被砸成肉餅。」

    來不及了,麗璐已經窮凶極惡的低下頭顱,嘶吼著露出白森森的獠牙,看著在場的脆弱生物們,有那麼幾秒鐘,當她的血色目光掃過林太平時,獨眼中似乎出現了一絲遲疑猶豫,但很快就被殘暴野蠻的神情所代替。

    「大人,我們該怎麼做?」惡魔們都快驚恐得暈過去了,只能滿臉扭曲的看著林太平,「要不,我們把血鐮送給麗璐吃掉算了,誰叫它經常搶麗璐的黑麵包,說不定吃了它以後,麗璐就能心滿意足了?」

    禽獸啊禽獸,你們這群沒義氣的混蛋,血鐮忍不住淚流滿面,只能勉強擠出一絲很扭曲的親切笑容,討好似的看著麗璐:「嗨,親愛的麗璐,你還認得我嗎,我就是一向很照顧很照顧你的……不!」

    一聲慘叫,可憐的血鐮頓時倒飛出去,就像是被全壘打似的,在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曲線,轟然砸進幾千裡外的深海中,周圍的惡魔們齊齊尖叫,頓時不顧一切的四散逃離,只留下林太平一個人很無語的站在原地。

    吼!

    麗璐惡狠狠的咆哮著,再度惡狠狠的高舉六隻巨爪,重重的砸向林太平,這一刻,什麼都無法阻止她的狂暴,無論是堅固的精神屏障,還是親切溫和的笑容,又或者是什麼香噴噴的黑麵包……等等,黑麵包?

    沒錯,就在這剎那間,林太平沒有躲避也沒有反擊,他只是很平靜的摸摸下巴,拿出了一大塊熱氣騰騰的黑麵包:「咳咳,麗璐,別打了,我們坐下來吃午飯!」

    毫無徵兆,正要狂暴攻擊的麗璐突然一怔,六隻巨爪距離林太平只有幾厘米,突然就很古怪的停滯在空氣中,看著那塊散發著誘人香氣的黑麵包,她滿臉掙扎猶豫的嘶嘶低吼著,突然就很認真的拚命點頭,第一次發出了正常聲音:「好……好啊!」

    剎那間,恐怖的魔氣全部消散,她的身軀難以置信的急速縮小,片刻不到就恢復成了楚楚可憐的少女形象,緊接著像是完全不明白髮生了什麼,直接眼冒星星的撲上去,抱住那塊黑麵包貼在小臉上,很親熱的蹭啊蹭蹭啊蹭。

    噗!正在逃離的惡魔們頓時滿口噴血,見亡靈了,這樣也行,這他喵的也可以啊,剛剛還殘暴得一塌糊塗的麗璐,居然就被一塊黑麵包給拐走了,拜託,你稍微有點志氣好不好,至少也要面對上百箱的金幣才屈服嘛。

    但是事實證明,麗璐就是對黑麵包情有獨鍾,完全不顧周圍的古怪目光,她抱著那塊黑麵包很專心致志的啃啊啃,整整啃了差不多五分鐘,這才遲鈍的注意到異常情況:「咦?大人,為什麼你們都這麼奇怪的看著……啊!啊!啊!」

    下一刻,突然注意到整個殿堂都徹底變成廢墟,她難以置信的睜大眼睛,立刻驚慌失措的躲到林太平背後,緊緊抓著他的衣袖,結結巴巴道:「怎麼會?怎麼會變成這樣?大人,剛才發生了什麼事?」

    噗!惡魔們這次不是噴血,而是噴心肝脾肺腎了,他喵個大熊貓啊,親愛的麗璐,你千萬不要告訴我,你已經把剛才的事全部忘光了……

    「剛才?什麼事?」麗璐傻乎乎的咬著黑麵包,歪著小腦袋,滿頭霧水迷惑不解,「那什麼,我就記得那個吸血鬼伯爵衝上來,然後大人說到你了,再然後我就完全沒有……啊!等等,那個吸血鬼伯爵呢?」

    在那!這一次,惡魔們倒是很整齊的伸手一指,就在那艘徹底扭曲的廢鐵戰艦下面,德庫拉伯爵支離破碎的躺在那裡抽搐,讓人肅然起敬的是,這傢伙雖然遭受了這麼恐怖的摧殘,卻居然還是憑藉著血族的強大恢復能力,還勉強保持著幾分清醒。

    從沒想到自己會淪落到這種地步,他滿臉抽搐的睜大眼睛,眼看著麗璐正好奇的轉頭望來,突然也不知道是哪來的力氣,頓時歇斯底里的從戰艦底下掙扎爬出,一邊連滾帶爬的後退一邊尖叫著:「不,不要過來,你再過來,我現在就自盡給你看!」

    說真的,能把向來注意形象又很自戀的吸血鬼伯爵恐嚇到這種程度,麗璐也已經足以自豪了,林太平很無語的轉過頭,看著已經徹底變成廢墟的殿堂,終於忍不住嘆了口氣:「這個,我們現在算不算是贏了?」

    應該算,惡魔們很茫然的點點頭,整個蛇巢都被翻了個底朝天,那個陰險的老頭子直接被麗璐踩成肉餅,至於剩下的漏網之魚估計也被震死了,從這個角度來說,這場突擊戰算是大獲成功,雖然成功得那麼不可理喻。


    所以,到了現在,只剩下最後一個問題還沒解決,那就是——

    就像心有靈犀似的,所有人都很整齊的轉過頭,看著鼻青臉腫渾身骨折的德庫拉伯爵,在麗璐迷惑不解的注視下,這位可憐的吸血鬼伯爵正在顫抖後退,卻又偏偏身負重傷蝠翼折斷,就算想變成蝙蝠逃走也做不到。

    「剛才,是哪個混蛋斬斷了我的手臂?」蒙多團長咬牙切齒的站起來,順手舉起一柄鋒利的長劍。

    「跪下來求饒?還說我們是醜陋卑賤的生物?」血鐮惡狠狠的舉起鐮刀,幾百隻惡魔立刻殺氣騰騰的磨著利爪。

    「該死的,害我損失了幾百名精銳士兵,還丟了一艘昂貴的戰艦。」米高男爵窮凶極惡的挽起袖子,很想問一句你知道我叔叔是誰嗎。

    「咳咳,我什麼都沒看到,清蒸還是紅燒,你們看著辦。」林太平笑眯眯的抬頭望天,表示自己身為和平主義者,向來不干涉這種事情。

    剎那間,注意到幾百雙充滿怨念的目光,德庫拉下意識的轉過頭,等他看到黑壓壓的人群正整齊的圍在自己身旁,頓時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噤,突然覺得晴朗的午後烏雲密布,可怕的暴風雨就要來了。


    於是乎,僅僅幾秒鐘后,在所有人窮凶極惡的注視下,這位英俊高貴的血族伯爵,很認真的整理著破碎晚禮服,然後一本正經的抱頭蹲地,滿臉嚴肅道——

    「聽著,別打臉,我還要靠臉吃飯的……」(未完待續。。) 德庫拉伯爵覺得自己很倒霉!

    作為血族最英俊最高貴的伯爵,他的生活一向很愉快,睡在精美奢華的石棺中,享受著美麗少女的純潔鮮血,偶爾在明月當空的黑夜中悠閑外出,輕而易舉的殺掉幾個人類強者,當做美餐一頓后的飯後運動……

    事實上,在過去的幾百年裡,唯一讓他有點困擾的,就是那些卑鄙醜陋的人類刺客,居然想在他的領地上建立蛇巢,不過在展現過自己的實力之後,那些刺客立刻很識趣的向他屈服,並且提出每次以一百名美麗少女為代價,邀請他出手解決難啃的硬骨頭。<<頂>><<點>>小說

    這樣不是很好嗎?考慮到可以省去尋找美食的時間,德庫拉伯爵很欣然的同意了,而正如他所期望的那樣,過去的十幾年裡,他僅僅只是懶洋洋的出手了三次,就獲得了整整三百位美麗少女的鮮血,甚至還挑選了幾位最美麗的留下來,作為自己的貼身女僕……

    有錢,有女人,有時間,世界上還有什麼比這更美妙的事情呢?

    然而,這種美好幸福的時光,卻在這個看似普通的午後被打碎了,該死的,誰能告訴我,那個古怪的東方人到底是什麼來歷,為什麼他僅僅只是做了個動作,就讓那個柔弱的惡魔少女變成了恐怖巨魔,這難道是東方的神秘法術嗎?

    好,現在再去思考這個也沒有意義了,德庫拉伯爵很鬱悶的嘆了口氣,乾脆直接護著自己那張英俊高貴的臉,義無反顧的蹲在地上,他甚至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如果這些該死的傢伙敢殺死自己,那麼就算是拼著燃燒血族的生命,自己也要跟他們同歸於盡。

    可是。出乎德庫拉伯爵的預料,預想中的暴風雨攻擊卻沒有來臨,詭異的寂靜中,他終於忍不住迷惑的抬起頭,看著那個正蹲在自己面前,滿臉溫和笑容的東方人……見亡靈了,為什麼我突然覺得,這傢伙笑得比惡魔還要惡魔?

    「放輕鬆,我向來都很反對使用暴力。」林太平笑眯眯的點起一根雪茄,想了想又遞了一根給德庫拉。「當然,我必須要指出,德庫拉先生,您剛才犯下了一個不可饒恕的罪行,知道是什麼嗎?」

    「奇怪的傢伙……」看著那張人畜無害的笑臉,德庫拉忍不住打了個寒噤,卻還是接過那根雪茄,很乾脆的豁出去了,「東方人。你想說什麼,是不是想說我有眼無珠不自量力,居然想要殺掉你們……」

    「錯!」林太平突然打斷他的話,義正言辭的指著他。「德庫拉先生,看來你還沒有意識到自己的罪行!說真的,知道你最大的罪行是什麼嗎?你的最大罪行,就是居然自私的藏在馬熊島。不讓所有人欣賞您的英俊和高貴,這簡直是不可饒蘇的罪行!」


    很好很強大,周圍的惡魔們集體目瞪口呆。德庫拉伯爵更是呆若木雞,差點把手上的雪茄都給扔掉了:「呃,東方人,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還敢狡辯?」林太平更加憤怒了,義憤填膺得連手指都在顫抖,「美麗啊,那是一種人類共同擁有的財富,可是如此英俊高貴的你,卻居然躲在這個偏僻的島嶼上,不讓別人欣賞你的迷人魅力,太自私了,這真是太自私了。」

    「是……是嗎?」德庫拉的腦細胞顯然不夠用,完全被帶到溝里去了。

    雖然現在情況不明,雖然腦子還暈乎乎的,不過聽到這個東方人居然稱讚自己的高貴英俊,他還是忍不住摸摸臉頰,下意識的露出一絲笑容:「這麼說的話,好像也有道理,像我如此英俊高貴的生物,確實應該走出去,讓所有人都沉醉在我的英俊魅力下……」

    見亡靈了,周圍的人都已經聽得口吐白沫了,米高男爵下意識的想要開口,不過旁邊的血鐮立刻捂住他的嘴,幸災樂禍的壓低聲音道:「閉嘴,什麼都別說,根據我的慘痛經驗,這傢伙很快就要被大人賣了,搞不好被賣了還幫著數錢。」

    沒錯,沒錯,幾百隻惡魔很有同感的舉起爪子,無數慘痛的教訓告訴它們,當林太平林大人開始這樣胡說八道的時候,就意味著你的腳邊出現了一個很大很大的深坑,而通常掉進這個深坑的傢伙,這輩子都別想爬出來了。

    事實上,可憐的德庫拉伯爵已經一隻腳踏進坑裡了,他完全傻乎乎的順著林太平的邏輯思路走,甚至忍不住滿臉紅光的連連點頭:「有道理,很有道理,像我這樣英俊高貴的生物,怎麼能躲在這裡無聊發獃呢,所以……」

    「所以,你應該走出馬熊島,向整個冷石帝國展現您的魅力。」林太平幫他點起雪茄,一本正經的繼續道,「知道嗎?我這裡剛好在拍一部很精彩的電影,而且還缺少一個英俊帥氣到能讓所有女性尖叫的男主角,在我看來,閣下簡直就是這個男主角的不二人選。」

    電影?男主角?德庫拉很迷茫的抽著雪茄,完全不明白什麼叫做電影和男主角,不過有一點他倒是聽明白了,就是自己這張英俊高貴富有魅力的臉,似乎可以在這個所謂的電影里大放異彩?

    「豈止是大放異彩啊!」林太平笑眯眯的拍拍他肩膀,「我可以用我的人品擔保,等到這部電影上映以後,你一定會大紅特紅,那些夫人小姐會拜倒在你的晚禮服下,那些男人會羨慕妒忌到兩眼通紅,整個冷石帝國都會狂熱的討論你,稱呼你為王國的第一美男子。」

    「是……是嗎?」德庫拉伯爵滿臉漲紅,甚至連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好,他的理智告訴他,這裡面肯定有什麼陷阱,可是這個陷阱實在是太美妙了,美妙到讓人根本沒辦法去拒絕。

    「沒問題,絕對沒問題。」林太平很認真的回答道,「還有什麼好猶豫的呢?想想看,隨便你走到哪裡。周圍都有一大群美麗少女狂熱跟隨,隨便來個飛吻揮揮手,所有的小妞都激動得昏迷過去,到處都是你的海報,到處都是你的崇拜者,你甚至都不用去捕捉獵物,只要一個眼神,那些小妞就會自動伸長脖子等著你來咬……」

    別說了!什麼都別說了!德庫拉伯爵已經被誘惑得快要雙腳離地了,勉強憑藉著最後的一點理智,他很艱難的嘆了口氣:「那麼。我需要付出什麼?」

    「很簡單,簽了這份合約,加入我們血爪島影業有限公司。」林太平一本正經的回答,拿出早就已經準備好的合約,「另外,如果有不開眼的傢伙想要阻止我們的電影計劃,那麼作為血爪島的一員……」

    「解決掉他們?」德庫拉伯爵輕輕摸著自己那張英俊的臉,露出了很邪惡的笑容,「這很簡單。我相信在這片海域中,能夠擊敗我的生物並不多,不過……」

    事實證明,德庫拉伯爵並不是愚蠢的獸人。所以即便已經大為心動,他還是深深吸了口氣,促使自己冷靜下來,開始考慮這其中的得失——

    唔。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如果自己不答應的話,恐怖就要步上蛇巢的後塵。而如果答應的話,哪怕那個東方人所說的只有十分之一是真實,自己似乎也可以得到很大的利益,然而問題在於,如果這只是個陷阱……

    好,看著德庫拉伯爵那種陰晴不定的表情,林太平倒也並不意外,如果這麼容易就能說服吸血鬼加入,那麼明天就可以拐走一群龍了,所以他很快就笑眯眯的,嘗試著換了一種說法:「這樣好了,親愛的德庫拉,如果你沒辦法做決定的話,也許可以先跟我們去血爪島,看看電影的拍攝過程再做決定?」

    「唔……」德庫拉伯爵若有所思的抬起頭,不得不承認,這倒是個不錯的建議,然而如果自己真的去了血爪島,會不會遇到更大的危險?

    「放輕鬆,不會有那種事發生的。」林太平抽完一根雪茄,又從儲物戒指里拿出一瓶上等紅酒,「說句不客氣的話,如果我想解決掉你的話,現在就可以了,還需要去血爪島嗎?」

    這倒是真的,德庫拉伯爵下意識的轉過頭,看著那邊還在啃黑麵包的麗璐,忍不住用了打了個寒噤,於是幾秒鐘后,他立刻做出了很明智的決定:「很好,東方人,我承認你確實說動了我,那麼如你所願,我可以先去血爪島看一看,但願不會讓我失望。」

    「當然不會,而且我相信會遠遠超過你的想象。」林太平很愉快的倒上了紅酒,又遞了一杯給德庫拉伯爵,「那麼,預祝我們合作愉快,乾杯!」

    乾杯,德庫拉伯爵很愉快的喝了口紅酒,緊接著就微微驚訝,露出極其陶醉的表情:「黑暗之神在上,這是我喝過的最好的紅酒,跟這個比起來,我以前讓蛇巢幫我弄來的那些紅酒,簡直就像是白開水。」

    「那是,要知道這可是五百金幣一瓶的珍藏品啊。」林太平笑眯眯的又倒上一杯,然後很自來熟的伸出手,搭著德庫拉伯爵的肩膀,兩個人搖搖晃晃的一起走向碼頭,「說到珍藏品,我那裡還有一份北海的魚子醬,是一個狂熱的電影愛好者送給我的,要不要吃吃看?」

    能說什麼呢,德庫拉伯爵已經被徹底說服了,兩個不久前還打打殺殺的傢伙,現在突然就變成了親密的老友,一起很愉快的登上戰艦,甚至還能隱約聽到德庫拉伯爵的愉快笑聲:「不錯,相當不錯,這份魚子醬的味道很好,我可以連續吃十份。」


    這樣也行?這樣居然也能行?殿堂廢墟上,米高男爵和蒙多團長面面相覷,突然覺得對林太平的崇拜之情,簡直都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了。

    好,那個吸血鬼還沒有正式加入,不過既然被某個腹黑傢伙撞上,那麼掉進坑裡也是遲早的事了……呃,親愛的林,您還拍什麼電影,直接改行去做人口販子算了,完全可以把那些上古巨龍都誘拐回來。

    「可憐的德庫拉,居然還有心情還吃魚子醬?」詭異的寂靜中,幾百隻惡魔很整齊的咬著爪子,血鐮突然滿臉古怪的磨磨牙,忍不住嘆了口氣——

    「知道嗎?我敢打賭,他會被大人吃得連骨頭都不剩的……」(未完待續。。) 曲折離奇的馬熊島之戰,隨著麗璐的狂暴變身,終於很詭異的落下了帷幕,雖然最後的結局稍微有些出乎預料,但至少蛇巢這個潛在的威脅被連根拔除……好,也許應該說是被連根拍扁更加合適一點。?頂?點?小說

    結束了這場突襲戰後,米高男爵心滿意足的率領艦隊返回南特港,臨行前還不忘搜索整個蛇巢,試圖找到黑斯廷提督勾結蛇巢的證據,不過很遺憾的是,那位提督大人顯然做事很乾凈,並沒有留下任何蛛絲馬跡,這讓原本想要揭露真相的米高男爵很是失望。

    當然了,失望歸失望,米高男爵也不是完全沒有收穫,至少他還解救了那一百位被綁架的美麗少女,值得注意的是,這些少女中有不少人出身於貴族和豪商家庭,這對於正在拉攏各方勢力的灰山總督來說,簡直就是雪中送炭。

    事實上,也正如預料的那樣,在看到心愛的女兒平安歸來以後,很多貴族和豪商都大為感激涕零,紛紛向灰山總督和米高男爵道謝,其中更有部分人或明或暗的表示,在今後翡翠行省的紛爭中,他們會考慮有條件的支持總督大人……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