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果然沒猜錯,兩個人拿著畫筆就往我臉上畫,嚇得我只能趕緊跑。

    「媽咪,你欺負小孩子,你也該被畫!」希澤在後面追著我說道。

    這時,後面回來的顧鄖進門了,我彷彿看到了救命恩人,開心的朝著顧鄖跑去。 「決定什麼?」我和孔菲異口同聲的看著sam問道。

    「我要……求婚!」sam堅定的說道,他的眼神非常堅定,好像並不是開玩笑的樣子。

    「你是不是被剛才他們的求婚給刺激了?求婚還是要慎重的,你不要這麼隨便就決定了。」孔菲以為sam是被剛才的求婚刺激了,所以也想求婚。但身為過來人的孔菲,還是希望sam在這件事情上可以慎重一點。」

    sam嘆了一口氣,說道:「我不是衝動,我和夢潔已經談了三年了,這個想法我也一直都有,只是我想等自己條件好一些再求婚,但是現在,我覺得我應該求婚了。」sam很認真的說道,他應該是認真想過了。

    我想在這三年裡,sam肯定不是沒想過,而余夢潔也跟我說過不少次,只是她是女生,她不好意思開口,就這麼一直等著。

    「我支持你。」我覺得sam也該求婚了,都三年了,兩個人了解的也夠了,而且在這三年裡兩個人感情一直很好,說明兩個人是適合,是可以結婚的。

    於是我就和sam商量起了求婚的事情,剛好現在余夢潔還在睡覺,我們可以抓緊時間布置一下求婚的事情。

    說干就干,我們立馬翹班準備求婚的事情了。回到余夢潔家,買來了很多裝飾的東西,兩個人就開始布置。

    我很是興奮,可以幫別人布置求婚的場所,覺得這是一件很幸福很浪漫的事情。

    一個下午過去,我們終於布置好所有的東西,現在就差主人公到場了。

    準備好一切,我就讓sam在家等著,然後我就回家去接余夢潔,當然這一切不能讓余夢潔知道。sam在家就負責通知他們共同的朋友,想讓大家一起來見證這場求婚。

    余夢潔真的是太累了,所以我回家的時候她還在睡覺,想著她這樣睡下去不行,我趕緊去叫醒了她。

    夢潔跟本不聽,翻來覆去的就是不肯醒,沒辦法我只能拿來音響,把聲音開到最大,然後在她耳邊播放音樂。

    突如其來巨大的聲音直接把余夢潔嚇得跳了起來,一臉懵逼的看著我。

    「怎麼了?怎麼了?」余夢潔慌張的問道。

    「我打聽到了sam的消息,他好像回家去了,我們快回去看看,你快起來。」只有這個理由可以把余夢潔騙回去,她也不會懷疑。

    「真的嗎?那我們現在就走!」一聽有sam的消息,余夢潔立馬從床上下來,穿著拖鞋和睡衣就拉著我要走。

    「等會,你這個樣子你不怕把人家嚇走啊?」余夢潔現在的樣子就像在家裡頹廢了一個星期的宅女,毫無形象。要是以這個形象去接受sam的求婚的話,我想余夢潔後面一定會怪我的。

    這種美好的時候大家都想以一個更漂亮的形象去迎接,所以我趕緊拉著余夢潔給她打扮了一番,經過我的收拾,余夢潔瞬間就變成了一個女神。

    「好了,走吧!」我覺得她現在的樣子還是可以的。然後我們就趕緊開車去了他們家。

    一路上余夢潔都有些緊張,因為她怕sam還在生氣,但是她不知道其實sam正在準備求婚呢!要是知道的話她肯定會開心死了。

    我到了以後就偷偷給sam發了簡訊告訴他我們到了,讓他做好準備。

    上樓以後,余夢潔迫不及待的就去開門了,我沒有阻止她,偷偷在她後面打開了相機,幫她記錄下這美好的一刻。

    余夢潔打開門就驚呆了,因為她面前擺著一條玫瑰花路,用玫瑰花鋪成的路,旁邊還放著愛心拉住,牆上貼滿了愛心氣球。

    余夢潔順著玫瑰花路走進去,房間頂上還掛著很多她和sam一起的拍的照片,這都是她們之前留下的美好紀念。

    看著那些照片,余夢潔可能想起了之前他們美好的回憶,眼淚一下就忍不住掉了下來。

    這時,音樂響起,sam唱著歌登場了,他抱著一束余夢潔最喜歡的花,緩緩走向她。

    「sam?」余夢潔轉身發現是sam很驚訝,而且sam還抱著花,一臉愛意的看著她。

    「夢潔,我們在一起三年了,這三年我都很幸福,我很慶幸在有生之年能遇到你。前天知道你騙了我,我很傷心。」說到這,余夢潔突然大叫一聲,嚇得我們都懵了。

    「你不要再說了,我不要分手不要。」 傾世將軍,獨孤貴妃傳 余夢潔聽到sam的話以為是sam要和她分手才弄這些。我真是服了余夢潔的腦迴路,這麼浪漫的場景她居然會以為是要分手,真是想挖開她的腦袋好好研究一下。

    「你聽我說完,我不是要分手。」sam也是哭笑不得,「後來我再想想,都是因為我們太愛彼此了,所以我們怕傷害彼此。現在我都明白了,余夢潔,我愛你,很愛很愛。」sam深情的對著余夢潔說道,余夢潔聽到又哭的稀里嘩啦。

    「所以嫁給我,夢潔!」sam一邊說一邊拿出戒指放在余夢潔面前。

    看到戒指的余夢潔驚呆了,她還以為sam要分手的,結果是來求婚的,所以就直接愣在了那,不知道是太高興了還是怎麼樣。

    「快答應啊!」看著余夢潔一直愣在那,我都忍不住出聲催促道,這下余夢潔才發現我還在。

    「你在幹嘛啊?」看我舉著手機對著她,余夢潔很好奇。

    「錄像啊!」

    「啊,那我現在……」余夢潔這才反應過來,趕緊擦了擦自己的眼淚,怕自己丑陋的一面被拍下來,看到她這樣我都忍不住笑了出來。

    「你答不答應啊?」余夢潔整個人都懵了,忘了sam還在跪著等待她的回應。

    「我答應,答應,當然答應了。」余夢潔像撥浪鼓一樣點著頭,把手伸向了sam,sam抓住時機,趕緊給余夢潔戴上了戒指。

    余夢潔看著自己手指上閃閃發光的戒指,又一下哭了起來,sam趕緊抱著她安慰道。這時,藏在房間里的朋友們一下就沖了出來,為兩個人歡呼鼓掌。

    「啊,這些人哪裡來的!」余夢潔不知道其他人早就藏在房裡里了,就等著這一刻出來。顧鄖和希澤推著蛋糕走來,蛋糕上有兩個小人,就是余夢潔和sam。

    「我們早就來了,傻姑娘,這高興的時候你哭什麼啊。」孔菲上前抱了抱余夢潔說道,雖然她口上說著嫌棄sam,要他慎重,但是看到兩個人的求婚,又比誰還都開心。

    「什麼嘛,你們都知道。」余夢潔又哭又笑的,才發現這是大家給她準備的驚喜。

    「是啊,傻瓜,就你不知道了。」sam寵溺的看著余夢潔說道說完還順勢吻住了她。

    看到這場景,我和顧鄖都下意識的捂住了希澤的眼睛,這少兒不宜的畫面還是不好讓希澤看到。

    「哎呀,我又不是沒看過……」希澤想掰開我們的眼睛,他經常看到我和顧鄖這樣,已經習慣了。

    聽到希澤這麼說,大家都笑了起來。 「怎麼了?」sam還以為發生了什麼,擔心的問道。

    「我忘了問我媽了,她說必須經過她同意的。」余夢潔驚恐的說道。

    大家站在旁邊又是忍不住想笑,這余夢潔總是讓人意想不到,在這種浪漫的時候居然還想起了要問自己的媽媽才行。

    「我已經提前跟阿姨說過了,她同意了。」幸好sam已經提前跟余夢潔的媽媽說過了,他就是怕她媽媽會反對。

    「太好了。」她一聽就開心的抱起了sam,這其實是她最近的願望,能夠嫁給sam。

    求了婚的兩個人就更膩歪了,每天黏在一起,讓旁人看了又是討厭又是羨慕。

    兩個人很快見了父母就定下了結婚的日子,兩個人打算在聖誕節完婚。

    今天,顧老爺子讓我們回去老宅吃飯,本來不想去的,但是想著顧老爺子是病人,還是帶著希澤去了。

    現在顧老爺子的身體已經好了很多了,醫生說慢慢療養然後不要再受什麼刺激的話,基本就沒有什麼問題了。

    「王爺爺好。」希澤遠遠看到王叔就和他打著招呼,王叔對希澤很好,希澤也是一個誰對他好他就會對誰好的人,

    「好久不見,希澤又長高了一點。」王叔看著希澤特別慈祥的說道。現在看來真的,好像隔代更親,老人家們總是特別喜歡小孩子。

    希澤禮貌的問好,然後不管我們兩個,跟著王叔就先進去了,我和顧鄖不知道為什麼有種被嫌棄了的感覺。

    老宅還是以前那個樣子,讓人覺得壓抑,但是可能現在心情稍微轉變了一點,所以好像沒有以前那麼抗拒了。

    我們進去的時候,希澤已經在跟顧老爺子玩了,顧老爺子坐在大桌子前面,桌子上已經擺了一桌子的菜。

    除了顧老爺子,還是顧長森,和以往的顧長森不一樣,今天的顧長森很是沉默的坐在了那。

    也是,自己唯一的兒子進了監獄,他的心情也肯定好不到哪裡去。但是顧老爺子還留著他,說明還是把顧長森當成一家人的。

    顧老爺子看到我什麼也沒說,就當沒看到一樣,雖然對希澤很友好,但是他對我還是一如既往的冷漠,不過比起之前的冷言冷語,現在這樣已經好了很多了。

    我想也是拖了希澤的福,顧老爺子對我沒有以前那麼討厭了,但是他對我也是沒有辦法把我當成他的孫兒媳婦,畢竟我曾經也是他的兒媳,他已經認定了我是一個賤人。

    「開飯吧!」看人都來了,顧老爺子淡淡的開口說道。我的面前擺著一桌子美味佳肴,但是我卻沒什麼胃口,因為氣氛不是很好。

    希澤倒是不受影響,顧老爺子還很貼心的給他夾菜,幫他把魚刺去掉。看到顧老爺子能夠接納希澤我就已經知足了,至於他還會不會接受我,我就沒關係了。

    所以最後我們還算比較和諧的吃完了一頓飯,吃完飯,顧老爺子要帶希澤去拿玩具,我和顧鄖就在院子里坐著。

    「爺爺現在好像對你緩和了很多。」今天吃飯的時候,顧鄖都看在眼裡,他能感受到顧老爺子已經沒有之前那麼厭惡我了。

    「這都是多虧了希澤啊,沒有他,顧老爺子大概還是以前那樣對我吧!」不過就算顧老爺子像以前那樣對我,我也沒什麼,都習慣了。

    「那你說我們再生一個的話,我爺爺是不是就能接受你了。」顧鄖倒是想的天真,以為再多一個孩子顧老爺子就能對我改觀,因為老人家對小孩子好像都沒有什麼抵抗力。

    「啊,不是這樣的。」 軍嫂重生記 突然,聽到希澤一聲大喊,然後希澤就哭著跑了出來。

    「希澤。」看到希澤大哭的樣子,我和顧鄖趕緊跑了過去,不知道他突然這是怎麼了。

    但是再我碰到希澤的時候,他一下甩開了我,躲在了顧鄖身後。看到他躲著我的樣子,我有些茫然,不知道這是怎麼了。

    希澤只是大哭,不說話,看他這個樣子,我很著急。我伸出手又想去碰希澤,但他還是躲開了。

    希澤為什麼要躲著我?

    「我來問問吧!」顧鄖也很好奇,但現在主要就是安撫希澤的情緒,所以顧鄖就先把希澤抱到了一邊去。

    「希澤,告訴爸爸怎麼了?」顧鄖耐心的問道,我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好好的希澤怎麼突然就變成了這樣。

    「爸比,媽咪不是那樣的人對不對?」希澤抽泣著問著顧鄖,我在旁邊看著,但是我又不敢靠近,希澤好像很害怕我,我怕我過去會影響他的情緒。可是我比誰都擔心希澤。

    「媽咪怎麼了?媽咪是什麼樣的人?」顧鄖不明所以,不知道希澤說的是什麼意思。

    「剛才爺爺說,說媽咪是壞女人,她和爺爺結婚害死了爺爺,和爸比結婚也會害死爸比。」希澤好像被嚇壞了,顧鄖聽到希澤的話也很震驚。

    「誰?哪個爺爺告訴你的?」顧鄖皺著眉頭問道,誰這麼可惡,居然告訴一個小孩子這些事情,把希澤嚇成這樣。

    「就是今天一起吃飯的爺爺,那個不講話的爺爺。」希澤剛從顧老爺子房間拿完玩具興高采烈的下樓,結果顧長森叫住了他,告訴了他這些話。希澤不肯相信,顧長森就一直說,所以最後希澤大叫了一聲,然後哭著跑了出來。

    「顧長森。」顧鄖咬牙切齒的說道,就是顧長森對希澤說了這些話。

    「希澤乖,媽咪不是那樣的人,她是生你的媽咪啊,她是什麼樣的希澤不是應該最了解嗎?我們不要因為別人的話誤會了媽咪,你看媽咪站在那多難過。」顧鄖儘管生氣,但還是極力在安撫著希澤的情緒。

    「你相信媽咪是一個壞人嗎?」

    「不相信。」

    「那就對了,他們是騙你的,你不要相信。」說完,顧鄖把希澤拉進懷裡抱著,好好安撫了一下他受傷的小心靈。

    過了一會兒,顧鄖拉著希澤朝著我走來,希澤的情緒自己平復了,但是臉上還掛著淚痕,可憐的希澤哭的很是傷心。

    「媽咪,對不起。」希澤向我道著歉,他為剛才避開我的行為道歉。

    顧鄖跟我說了,我吃知道發生了什麼,上次我就警告過顧長森了,可是他還是在孩子面前說了不該說的話,讓希澤誤會了我。

    「沒關係的,寶貝。」 暗夜禁錮:索情賠心交易 我摸了摸希澤的頭,我哪裡忍心怪他呢,他只是一個小孩子,還什麼都不懂,聽信了別人的話誤會了我也能理解。只是我還是有些傷心,希澤沒有第一時間相信我。

    「媽咪,我以後不要來這裡了。」希澤委屈巴巴的說道,他不喜歡這裡了,這裡給他留下了可怕的回憶。

    「好,以後我們都不來了。」顧鄖眼底閃過一絲憤恨,安慰著希澤說道。 回去路上,希澤就睡著了,我也在心裡做了一個決定。

    報紙上,第一頁寫著「顧南因強姦罪入獄!」諾大的標題讓人一眼就注意到了,網上也是鋪天蓋地的新聞,一下大家都知道了,每個人都在津津樂道。

    在監獄的顧南被通知有一個會面,等他到了發現是一個不認識的人,有些驚訝。

    「你是,我是新毅報的記者,可以採訪一下你嗎?」那個人對著顧南說道。

    顧南看著那個人,然後臉色越來越難看,生氣的對著那個人吼著「滾」,然後就走了。

    沒錯,這個新聞就是我爆料出去的,這就是我對顧長森的復仇。

    他傷害了希澤,那我就要傷害顧南,我要讓他知道,不是每一次我都一定會忍耐的。而這一次我已經警告過他了,他還這樣做,那就他自找的。

    我看著報紙上對顧南的報道,很是滿意,我要讓所有人都知道顧南是一個怎麼樣的人。讓所有人都去唾棄他,讓顧長森沒辦法面對眾人,反正我和他們也不是什麼親戚,你不仁我就不義。

    這時,顧鄖打電話過來了。

    「喂,顧鄖。」我想顧鄖應該也是看到了報紙上的東西,所以打電話詢問我,他可能猜到了這件事會是我做的。

    「報紙……算了,沒什麼。」顧鄖想說又不想說的樣子,猶猶豫豫的沒有問出來。

    「是我做的。」我直接大方的承認了,我知道顧鄖在極力不讓大家知道這件事,這是他答應了顧老爺子的。但是我轉眼就捅出去了,這讓他有些難辦。

    但是這一次我忍不了,我必須得做點什麼,讓顧長森知道我不是那麼好欺負的。

    「我猜到了,沒事,我不怪你,我知道你在生氣。但是這件事你就不要跟別人說了,知道嗎?」顧鄖並沒有責怪我,反而很溫柔。

    「你要說是你做的嗎?」我一猜就知道顧鄖想假裝成是自己爆出去的,因為他要給顧家人一個交代,如果說是我,顧家人就更不會接納我的。

    「我就當成是我沒來得及阻止,你不要管了,這件事你沒做錯,我是站在你這邊的。」顧鄖的話讓我很感動,他不怕被顧家人追究也要維護我。

    但是現在追究也沒有用了,事情已經爆出去了,這個事情非同尋常,顧氏再怎麼費力氣也是不可能把新聞撤下來的。

    現在我倒是很想知道顧長森看到這個會是什麼反應,他會不會氣的跳起來?大聲的咒罵著我?讓他罵去吧,這是他自找的。

    不過為了保護那個女孩子,我沒有透露任何關於她的消息,而她現在在英國有著威廉的照顧,也不會有事的。

    想起威廉,我突然很想威廉一家,除了顧鄖只有他們才是真的把我當成家人一樣在疼愛。

    「怎麼了?看你這樣子好像心情不好?」視頻里威廉關心的問道。

    「是啊,有點。」我就把昨天的事情都告訴了威廉,威廉聽到都皺起了眉頭。

    「你沒事吧?希澤呢,他還還好嗎?」威廉很擔心我們。

    「沒事,我已經報復回去了,我很厲害吧?」我得意向威廉炫耀道,但其實我心裡並沒有很開心,因為我不知道該怎麼去和希澤解釋這些事情,他心裡可能已經對我有了芥蒂。

    「厲害,但是你看起來好像並沒有報復之後的快樂,怎麼了,你還在擔心什麼?」威廉不愧是被我當成哥哥的人,他一眼就看穿了我,知道我並沒有表面看起來的開心。

    「你是不是擔心希澤會對你有什麼想法?沒關係的,安若,你就實話實說,我相信希澤能夠理解你的,不然這樣,他可能真的就會誤會了。」

    「是嗎?」我有些懷疑,我不知道希澤能不能接受,雖然顧長森說的過分了,但是事情也差不多是這樣,我要怎麼告訴他,我和他爺爺結過婚,又和他爸爸結了婚?

    「相信我,我們愛你,所以我們能夠理解你,希澤愛你,他也一定會理解你的。」聽了威廉的話我有了一絲信心,是啊,這些事情希澤遲早要知道的,從我嘴裡知道總比在別人嘴裡知道的好。

    「謝謝你威廉。」很感謝威廉,讓我想開了,威廉不愧是心理醫生,很擅長捕捉人的內心。

    「沒關係,不過你們什麼時候再來英國啊,爸爸媽媽都很想念希澤。」儘管威廉爸媽都很想念希澤,但是他們也沒有經常打電話來,大概是怕打擾我們的生活。

    「有空吧,我也很想叔叔阿姨,代我問好。」威廉一家對我的好我都一直記得,我把他們都當成了我自己的家人,所以我也應該多去看看他們。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