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0 日 Comments (0)

    林絕笑道:“等我,很快就歸來。”

    柳文,柳風一行人,非常激動。

    與一個將軍對戰,那是何等的威風。

    但是想到成敗,也不知林絕能不能贏,就心頭忐忑了。

    虎子叼着一支菸,大剌剌道:“嫂子,放心吧,老大解決這老頭,很快的。”

    柳婉音還是焦急,“虎子,你對林絕,就這麼放心嗎?一會如果出事,你可要第一時間上去幫忙啊。”

    虎子笑道:“用不着,慕容九,他必敗無疑。”

    柳婉音呆呆的,他從虎子身上,看到了什麼叫信任。

    那是一種無條件的信任,如同崇拜。


    林絕,還真是一個深得人心的傢伙啊,柳婉音暗想着。

    終於,林絕走上了練武廣場,與慕容九正面對峙。

    觀戰的人羣角落裏,顧家的人暗暗坐在不知名處。

    顧良玉臉上帶着複雜的神色,時而憤怒,時而哀愁的看着如同標杆一樣立在廣場上的林絕。

    顧家,因爲這個男人,一蹶不振,險些滅族。

    顧良玉希望,慕容將軍能夠給顧家報仇,殺了此人。

    顧良才和顧思成也在,都一臉怨毒地注視着林絕的身影。

    但是,他們這怨毒卻表現得很小心,生怕被人察覺。

    顧家如今已經領教到,林絕,根本不是他們能動的。

    顧思成小心說道:“大伯,爸,林絕完蛋了,他死定了。慕容將軍何等的實力,他居然敢上臺比拼,就是找死。”

    他語氣透露出暢快和歡喜,顧良玉和顧良才也被引動,都期待着,慕容九殺掉林絕。

    “我顧家雖然收拾不了他,但是慕容將軍行啊,這就是一山還有一山高,活該。”

    顧良才惡毒地咒罵着。

    場上,林絕看着慕容九,臉色冷漠:“現在,你還有機會退場,我就當你之前的一系列不存在。”

    慕容就冷笑道:“好大的口氣,零號,你記住了,是我慕容九主動找你的,退場?那也是你的權利,只要你認輸,並且公開說你不如我,我就讓你走。”

    “我林絕,沒有認輸的時候。”

    林絕好笑了一下:“何況,你也不配讓我認輸。”

    “果然不愧是零號執事,夠狂,來吧,讓我看看你的實力,到底有沒有傳說中那麼神。”

    慕容九渾身真氣激發,大戰序幕拉開。

    納蘭殊遠遠注視着慕容九,喃喃道:“老九的實力,果然更上一層樓了,八品中期的強悍,毋庸置疑。”

    李長勇疑惑道:“城主,你看零號大人呢?我怎麼覺得,他身上,有一股說不出的迷霧存在。”

    納蘭殊也發現了,搖頭道:“說不清楚,零號的實力,表面看上去,就只是七品大成,並沒有突破到八品。”

    李長勇凝重道:“無論零號大人再怎麼凌厲,沒到八品,戰鬥起來,始終要被壓制很多。慕容將軍可是在八品侵淫多年,爐火純青,而且又是戰區出來的,零號大人,這一戰,真不知道該怎麼打?”

    納蘭殊看了李長勇一眼,笑道“長勇,如果你是零號大人,這一仗,你怎麼打?”

    李長勇呆住,好半響才苦笑道:“怎麼打?乖乖認輸唄,還能怎麼打?”

    納蘭殊意味深長道:“可是,零號大人可不是你,認輸,對他來說,不可能的。相反,我倒是爲老九感到憂心啊。”

    “大戰,開始了。”

    李長勇突然眼神一凝,納蘭殊也趕緊看去。

    林絕動了,身影直接原地消失。

    再出現時,已經凌空一躍,對着慕容九重重砸了下去。

    “慕容九,八品不是你以爲能戰勝我的資本。”

    林絕冰冷的聲音,轟然傳開:“因爲,八品,我也殺過。”

    “吹牛。”

    這是不少觀戰之人,心裏的想法。

    顧家衆人嗤之以鼻,都覺得,林絕吹得太過分了。

    慕容九不屑冷哼:“擊殺八品的強者?你當八品的強者是蘿蔔呢。無知,等我擊殺你,你就知道八品的強者,到底有多強橫了。”

    狂暴的真氣催發開,慕容九絲毫不讓,與林絕的拳頭,正式碰撞。

    轟!

    強烈的爆裂聲迴盪開來,一團螺旋形的真氣龍捲,四散迸射。

    納蘭殊和李長勇,作爲在場的另外兩個強者,都死死地盯着龍捲中央。

    從剛纔的交手看,這一股衝擊波,可真是嚇人。

    兩人心頭都震驚不小,林絕和慕容九的實力,居然都這麼強。

    顧家的人臉色一陣慘白,想起他們家引以爲傲的顧兵,與當前這裏的情況一對比看,如果顧兵出現在這裏,可能會被一擊就秒殺。

    太強了,顧兵死得不冤枉。

    擱在這裏,就是被屠殺的命運。

    真氣龍捲散去,慕容九臉色扭曲,死死瞪着林絕。

    心頭駭然得無以復加,他剛纔這一拳,可是出了全力的。

    而零號,居然一步也沒退。

    就那麼與他,硬碰硬,不輸半點。

    “這纔剛開始呢。”


    林絕咧嘴一笑,再次全力出手,真氣澎拜,對着慕容九一股腦的轟擊而去。

    “狂妄。”

    慕容九怒吼一聲,不遑多讓。

    他作爲八品強者,被對方如此咄咄逼人的出手,簡直有辱臉面。

    然而,兩人打着打着,林絕彷彿不用換氣一樣,攻擊始終如一,力道和強度,半分都沒有減弱。

    慕容九驚呼出聲:“你怎麼會不用換氣?而且你的真氣,難道不會枯竭嗎?”

    他被林絕的輸出嚇到了,這簡直就是一個不會累的戰鬥機器啊。

    “慕容九,我說過,既然你想戰,那我就奉陪到底,今天,你註定要倒下。”

    林絕全身都是戰意,和八品正面碰撞,純粹憑藉真氣和身體的強悍來打,這種感覺,真是久違了。

    慕容九怒喝一聲,使出了壓箱底的絕技。

    一股銳利的真氣衝擊向林絕,慕容九同時冷笑出聲:“嚐嚐我的殺招吧,這一招,我可是秒過域外的八品強者的。”

    慕容九顯然,很爲自己這招自豪,出招後,就怡然自得了。

    林絕冷哼一聲,暗暗使出六脈劍指。

    “那麼,你也試一試我這招吧。” 論殺招,林絕戰鬥這麼多年,還真很少見過如六脈劍指殺傷力如此強橫的絕學。

    這六脈劍指,傳承於古宗門,高仙宗,品級堪稱極品。

    波!

    如水波般的炸響,令人耳膜嘶鳴。


    林絕嘴角溢出一絲鮮血,在巨大的氣浪中,倒飛而出。

    一落地,林絕身影再次消失。

    而慕容九這邊,同樣倒退出去。

    雙腿在地上,將城主府的大理石廣場,給梨出兩條深坑。

    如此驚天一戰,看得神武城的人們,驚心動魄。

    高階修者的戰鬥,已經超出普通人的範疇。

    柳雪盈臉色蒼白到極點,從如今林絕這實力來看。

    曾經幸虧只是打過他兩巴掌,要是全力出手,她柳雪盈在剛纔的打擊下,怕是要灰飛煙滅。

    顧家的人更是不堪,林絕的出手,不斷打破顧家對林絕的認知。

    簡直強到無邊無際,顧兵拿過來比較,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毫無可比性。

    慕容九心頭的駭然,已經到達了頂峯。

    他沒想到,自己的殺招,居然只是讓對方吐了一點血。

    而且還強悍如斯,再次朝他衝殺過來。

    似乎從一開始,主動的攻殺,就一直掌控在對方手裏。

    慕容九一直,都只有接招的份。

    這份憋屈,讓慕容九心頭越加震怒。

    “你找死。”

    戰場中,慕容九爆喝一聲,吐氣開聲,臉上青筋暴突。

    他雙拳詭異的膨脹起來,轉眼間,已經變得粗如石柱,肌肉變態的噴張而起。

    隨即,慕容九爆發出一聲如同野獸的吼叫,衝向林絕。

    林絕雙眼詭異的亮起紅色,盯着慕容九的身影,格外冷靜。

    慕容九原本氣勢洶洶的衝勢,被林覺那嗜血的眼神一盯住,就覺得全身冰涼。

    慕容九心頭惡寒,那一瞬間,他居然有一種被原始巨獸盯上的錯覺。

    砰!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