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林浩神色古怪的接過布袋,入手微沉,顯然是裡面有不少事物,「父親,這是什麼?」

    林傲山笑道:「這裡面是靈石和丹藥,如今你已經踏入煉體五重了,需要在不停的鍛煉和廝殺中才能突破那最重要的煉體六重。

    煉體第六重,算是煉體九重修鍊中的最為重要的關卡,到了這一步,不知道困住了多少能人異士。若是能夠成功突破,修鍊出元力,方才能夠算是踏入修鍊的門檻。」

    「煉體第六重,我一定會達到的。」林浩用力的揮舞了下拳頭。

    「好!」林傲山極為高興的喝道,「浩兒莫要偷懶,知道嗎?」

    「嗯。」林浩重重的點點頭,隨即詫異問道,「瑤兒呢?」

    「瑤兒被你六叔接走了。」姬凌雪摸著林浩的腦袋,笑道:「瑤兒那孩子資質過人,就是太過貪玩,你六叔帶她回去,督促練功去了。」

    腦海中浮現出嘟著小嘴,滿臉不情願的林雪瑤,林浩的嘴角突然有了濃郁的笑容綻放,望著滿臉慈愛笑容的父母,林浩心潮澎湃,「還有不足三年,看來我也要努力了!」 修真無日月,春去秋來又一年。

    此時天還灰濛濛的沒有完全放亮,一道人影便如煙霧般飄出,在崎嶇的山路上以極快的速度遊走,只是剎那功夫,便來到半山腰的瀑布之旁。

    「啪啪啪!」

    只聽數聲拍打水面的聲音響起,那道人影竟直接躍到瀑布下的湖面上,如同蜻蜓點水般飛躍奔跑,宛若大鳥掠影,極為神奇。

    「呔!」

    突然間,一聲暴喝響徹四野。

    只見那道人影,雙手向身下一壓,猛然拍向身下的湖面,霎時間,湖面彷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擠壓凹陷而去,隨即又再次反彈而起,帶著那道人影向湖面的另一側疾馳而去。


    「叮!!」

    輕盈的落地聲響起,那人站在湖面的岩石上,雙手倒背眯著眼睛看那漸漸升起的燦爛朝陽,璀璨的紫意映射在他的臉龐上,使其有了一種神仙的意境。

    如今來到這個世界的林浩已經十三歲了,不過因為煉體的緣故,令他的身高已經和成人無異,而且身上也散發著少年蓬勃的朝氣。

    一年以來,林浩不但將修為提升到煉體五重巔峰,而且在這段時間裡,他足足斬殺百頭不同修為的妖獸,如今父親交給他的靈石已經盡數花完,這還是在白自在照顧的原因,否則那些靈石可不夠用。

    林浩抬起自己的右手仔細看去,許久之後嘆息一聲,自語道,「自從那次異變之後,每天晚上入睡時都會夢到一片璀璨玄奧的星圖,使我感到精神越來越強大。只是右手的神奇紋絡卻再也沒有出現過。如今我困在煉體五重的巔峰已經數月,遲遲沒有突破的跡象。」

    林浩抬頭看向遠處的山林,雙目中閃過一抹精芒。

    他所望的山林已經屬於青峰山的外圍了,若是在深入便是白雲山脈深處的所在,那裡被附近的凡人稱之為「荒澤」,有蠻荒大澤之意!

    荒澤之地,危機四伏,有無數妖魔異獸藏匿其中,更是有傳說中的大妖隱匿於此,據說那大妖實力強橫,附近的仙門都不願輕易得罪,可見荒澤之地的可怕。

    「看來得找個機會去一趟荒澤。」林浩喃喃道,「不過得想個法子瞞住那倆口子,不然他們可不會放心我去荒澤。」

    「錚!」

    寶劍出鞘之聲驀然響起,林浩右手間忽然騰起一團光華綻放而出,宛如出水的扶芙蓉,雍容而清冽的光芒映照著瀑布之影清晰可見,當光芒散去,竟是一把絕世寶劍。

    身在地球的時候,林浩對於寶劍便是極為嚮往,特別是對那些馭劍而飛的俠客,更是崇拜的無以復加!

    數月之前,他便從父親那裡求來一把寶劍,這把劍無名。原因嗎,不是因為它特別珍貴,而是因為它太過普通,因為它不屬於靈器。

    修仙者所用的武器稱之為法器,而靈器自然是法器的一種。

    靈器是真正踏入修真的高手通過特殊的鍛造手段,打造的神秘法器,有不可思議的神通,據父親所說,威力強大的法器,御劍飛行只是小事,恐怕到那時劈星落日,斬山斷河都是揮手之間的事情。

    擁有那般威能的法器乃是天地瑰寶,只能聽聞而不能所見,但是那些能夠承載修士元氣的普通靈器卻是極為常見,林傲山承諾在林浩踏入煉體六重修鍊出元力的那天,便送給他一件靈器。

    「哼,不管珍貴與否,畢竟是我的第一把武器,總得有個名字。」林浩笑眯眯的撫摸著手中的寶劍,輕聲說道,「便喚作赤霄寶劍吧。」

    「咻!」

    林浩話音剛落,手中寶劍極為突兀的一劍刺出,而他的身體也隨著寶劍的刺出而遊走。

    一時間劍影瀰漫,劍吟之聲響徹雲霄。

    林浩時而如同狡兔一動,劍影如光,快若閃電;時而如同蛟龍升空,霸氣無雙,劍勢無匹;時而又如同林間古松,屋下磐石,劍勢極為沉穩……

    「錚」的一聲,劍影散去,寶劍歸鞘,林浩滿臉潮紅的站在岩石上,臉上有了興奮的光芒。

    這套劍法乃是林傲山傳給林浩的,名為《伏魔劍法》,共有點、刺、劈、掃、帶、抽、截、抹、撩、擊、掛、托、攔等13種基礎劍法。

    自從得到這套劍法之後,林浩欣喜若狂,日日練習,如今這基礎劍法他早已爛熟於心,只是如今舞來,卻總也不能舞出父親當日的神韻。

    「據父親那日說,我之所以不能舞出那道神韻,是因為缺少劍意。」林浩眉頭蹙起,看向歸鞘的寶劍,輕聲道,「只是這劍意又是什麼!」

    那日林浩向父親詢問,林傲山卻只是搖頭,說這劍意,要旨是在一個「悟」字,若是懂了,那便懂了;若是不懂,不論旁人如何解說也不能掌握。

    父親曾說過,那是「道」!

    自從練劍以來,他雖然不能舞出劍意,卻成功的將《螺旋九影》與《伏魔劍法》融合在一起,形成了新的《螺旋伏魔劍法》。

    ……

    修鍊之間,時間仿若指尖沙粒,悄然間,又是數月時間過去。

    近幾個月來,整個林氏家族的修鍊氣氛都是相當的濃郁,不消家族長輩如何督促,昔日那些調皮搗蛋的傢伙也加緊修鍊了起來,因為再有三個月的時間,就是林氏家族的族比。

    這場族比將選出前往武陽仙緣大戰的天才人物,若是能被選中,家族便會提供最好的修鍊資源,提升他們的修為,期望他們能夠在武陽仙緣大會上有所成就,因此這族比也被林家子弟稱之為「演武大典」!

    不管是林家還是朱仙鎮,「演武大典」絕對是數年間最重要的事情。

    而在這數月之中,林浩體內的勁力越發濃郁,但不知為何,那所謂的元力悸動,卻始終沒有出現,不禁使他有些無奈,於是在今日,他終於找了「要返回林家本族修鍊」的理由,成功從父母身邊「逃離」。

    但林浩並沒有返回林家,而是極為興奮的出了青峰山,他的目標,自然是那令人敬畏的「荒澤」!

    在林間疾馳,不一會便衝出了山林的邊緣。

    林浩站在山林,向遠方遙遙看去。

    只見遠方無盡的林海,一片浩瀚,在陽光的照耀下泛起美麗的色澤,在輕風的輕撫下如同海浪般此起彼伏。甚至一眼望去,都能看到無數奇異的飛禽走獸隱沒其中,時而傳出一聲聲咆哮,昭示著,這是妖的天下!

    「荒澤。」

    林浩雙目閃爍著明亮的光彩,只是這抹光彩片刻之後便完全隱沒,有的只有如同山嶽般的沉靜。

    林浩的靈魂可不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他的身體里雖然有了極為強烈的冒險精神,但他卻極為理智,他知道自己的本事在什麼位置,他不會輕易的涉險,畢竟他是死過一次的人,深知生命的可貴!

    這荒澤的外圍都是些普通的妖獸,也就相當於人類煉體三重的存在,雖說對於凡人來講是些洪荒猛獸,但如今的林浩卻沒有任何威脅。他需要的是更加強大的妖獸,才能在生死錘鍊中,找到那一絲突破的契機。

    他急於突破的原因,還有一點是因為林俊,他二伯林豎山的大兒子!一想到二伯那可惡的嘴臉,還有父親悔恨的頹廢神色,林浩便來氣。

    「哼,林俊,你給我等著吧。」林浩取下身後的寶劍,握在掌心,直接往前頭去。

    荒澤之中,樹木極為高大和粗壯,樹冠更是濃密無比,將陽光完全遮住,只有星星點點的陽光碎片散落在地,落在地上厚厚的樹葉上。

    林浩在林間遊走,不斷深入,這幾日時間,倒是有不少妖獸在林浩手中喪命,但是對於早已殺戮了數百頭妖獸的他來說,這些都毫無挑戰。

    一顆粗壯古樹的茂密枝葉間,林浩俯身向下方看去,此時他的身體上,有著淡淡的血腥味散出,可見這幾日他也是大開殺戒。

    「咦,有個大傢伙!」

    林浩目光突然一凝,腳下猛地一用力,身體極為矯健的竄出,在空中劃過美麗的弧線落在不遠處的樹榦之上,微微借力之後,再次騰躍起來,然而就在他衝到第六顆古樹的時候,身體立刻僵住,瞳孔驟然一縮。

    「嘯天銀狼?!」林浩一眼認出了那頭妖獸,「它怎麼會出現在此地?」

    那是一頭通體銀白色的狼形妖獸,因為擁有一絲遠古天狼的血脈,天生擁有極為強悍的身軀,幾乎每一頭成年的嘯天銀狼都具有煉體五重巔峰的戰力,甚至這嘯天銀狼之中也有覺醒血脈力量的存在,擁有不可思議的攻擊手段。

    「殺不殺?」林浩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雙目閃爍著興奮的光芒,雖然理性上他知道這頭嘯天銀狼帶給他極重的威脅感,但是骨子裡的那種戰意卻早已使他血液沸騰。

    「若是打不過,跑便是了。」林浩右手探出,赤霄劍極為突兀的出現在手中,劍身上閃爍著寒芒,「孽畜,陪我好好玩玩吧!」 林浩從高空中飛躍而下,如同大雁撲食,攻向下面的嘯天銀狼。


    與此同時,嘯天銀狼猛地抬起了巨大的頭顱,身體驟然一縮中,它那銀色毛髮也隨之根根豎起,猩紅的眸子掃過林浩之後,發出了憤怒的咆哮。

    林浩成功的激起了它的怒火。

    「嘭!」

    嘯天銀狼厚重的腳爪猛地用力,龐大的身體便如同利箭般,撲向高空飛下的林浩,在飛撲中,柔軟的蹄抓中探出了猙獰的利爪,對著空中的林浩,狠狠拍下。


    「不好!」

    面對突如其來的攻擊,林浩臉色微變,他自空中飛躍而下自然是優雅萬分,帥氣至極,但空中不能借力,如今只能硬抗嘯天銀狼的狂暴攻擊。

    叮!

    沉重的利爪與鋒利的劍尖霍然相撞,竟然發出金屬交戈之聲,強大的衝擊力令得林浩整個人嗖的一聲飛了出去,重重地撞在了後面的古樹上。

    「噗!」

    巨大的衝擊力使得林浩胸口氣血翻騰,一口殷紅的鮮血驟然噴出。

    「嗚!」

    銀狼嘴角露出殘忍的笑容,在林浩落地的剎那,發出一聲興奮的咆哮,身子再次撲出,利爪直接抓來。

    「孽畜!」

    林浩眼中冒出怒火,身下腳步輕移,如同煙霧般盪開,在之前的位置竟出現一道殘影,正是《螺旋九影》,經過一年多的苦修,這《螺旋九影》的前三式他早已掌握,如今運用起來自然隨心如意。

    嘯天銀狼對於眼前出現的情景猛然一愣,眨巴下眼睛露出了疑惑地神色,動作有了剎那的停頓,便就是在這一霎那間,林浩的身形在其身後閃現而出,手中寶劍閃過道道殘影,猛然刺向銀狼的背部,僅僅略微深入腹部皮毛就無法再深入了,林浩臉色大變,腳步用力疾馳後退。

    轟!


    大地震動,在林浩原來的位置,出現了一個足有數丈的深坑。

    「嗷!」

    嘯天銀狼吃痛咆哮,雙目赤紅,顯然是暴怒無比,它露出猙獰的獠牙,向林浩撞擊而來。

    嗖!

    林浩一躍,腳步在身旁的古樹上微微借力,便躍上高大的樹榦,遙遙看向不遠處的嘯天銀狼,鮮血開始沸騰,戰意前所未有的升騰而起。

    感受到這個人類少年的氣息變化,嘯天銀狼也停止了咆哮,發出低沉的嗚嗚聲響,它身上的銀色毛髮漸漸發出宛如月光般的毫芒。

    「哼。」

    林浩左手也搭上了劍柄,雙手持劍神色冷漠的看向飛撲而來的嘯天銀狼。

    嘯天銀狼的身軀極為強大,單論肉身強度莫說是煉體五重,就是煉體六重,七重的人類都不是它的對手,可是林浩可不會傻的和他硬碰硬。

    嗖嗖!

    在嘯天銀狼撲到林浩身旁的剎那,林浩將螺旋九影的步法發揮的淋漓盡致,身前不斷閃現出道道殘影,而他的真身卻一個閃身,來到銀狼的腹部,雙手握劍,帶著奇異的韻律猛然劃下一劍。

    這一劍仿若驚天雷霆,旋轉著,攪動團團劍光,形成一道如光絲線,直接切割過嘯天銀狼的腹部。

    這正是《螺旋伏魔劍》!

    這招劍法不但發揮出《伏魔劍》原來的詭異劍法,更是將劍勢以螺旋之態旋轉形成更強大的穿透力,威力強大了數倍。

    「嘩啦……」

    堅韌的嘯天銀狼的皮毛在鋒利的劍鋒之下,被硬生生的割開一道巨大的口子,只見鮮紅的血液裹著斷腸向外噴出。

    「嗷!!」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