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0 日 Comments (0)

    林凡見到林書白不介紹自己,頓時有些不爽了,叫囂道:「林書白是吧,哼哼,可敢一戰?」

    華穎無語的說道:「剛才林書白在這裡的時候,你怎麼不說?」

    林凡露出一副茫然的神情,連忙看向平湖之中。

    林書白,的確已經走了。

    「咦,怎麼回事,那傢伙怎麼跑了,難道知道不是我的對手,所以先跑了?」林凡很詫異的開口。

    龔白商冷哼道:「怕你,呵呵,小子,讓你多得意一會兒,等到了無雙門,你就插翅難逃了。」

    說完,龔白商一行人上了一艘畫舫。

    畫舫的那弟子連忙划動船槳,畫舫掉頭,朝著平湖中央而去。

    「我們也走吧!」華穎開口,接著,三人上了畫舫。

    一上畫舫,那弟子就有些不爽的看了林凡一眼。

    這人,居然敢對他們門主不敬,真是該死。

    林凡也注意到了這一幕。

    同樣有些不爽了。

    「兄弟,你來無雙門多少年了?」他開口問道。

    那弟子有些不情願的回應了一句:「我自小就在無雙門,如今已經有將近十個年頭了。」

    「十年了?」林凡很驚訝。

    對方露出傲然之色。

    無雙門啊,那可是桂省第一大勢力,多少人想要加入,卻沒有那個資格。

    就連當年平湖之上,大名鼎鼎的劉三姐,也沒有能加入無雙門,由此可見,無雙門的門檻有多高。

    所以,一般而言,能加入無雙門,對於很多人而言,那就是一個榮耀,天大的榮耀。

    見到他露出傲然之色。

    林凡不想打擊他,開口說道:「加入十年,才內勁初期,兄弟,你這天賦不行啊,難怪在這裡划船。」

    那弟子面色頓時一僵。

    卧槽……

    要不要這麼打擊人?

    沈先生,請賜教 要不是看在你是華姑娘朋友的份上,老子錘死你信不信?

    他冷哼了一聲,懶得理會林凡。

    內勁武者。

    是那麼好達成的嗎?

    「哎,兄弟,你也太不努力了,哪裡像我,修鍊了半年之久,就有了如今的實力。」

    「你知道我什麼境界嗎?要不要猜猜,看你的樣子,也不會猜,而且,也猜不出來,我就勉為其難的告訴你吧!」

    「我曾經在青化,被青化的老大欺負,我一怒之下,將他錘爆。」

    「之後,有個叫龍傲天的傢伙,仗著自己的實力強大,好像說是什麼先天武者,對,先天中期,也欺負我,然後,被我打死了,我順便,就把他的家族滅了,說真的,這些都不算什麼。」

    「等我到了淮海,有個叫陸蒼雄的傢伙,那可是武道宗師啊,跟我們家有大仇,他要殺我,然後,被我給乾死了,我把他的家族,也給滅了。」

    「武道社的那些傢伙,知道我滅了陸家后,勃然大怒,要找我算賬,結果,我把他們的社長揍了一頓,他們就不敢來了。」

    「後來,在武道大會上,林家林絕龍,要殺我,也被我錘爆了,我順便將那個什麼黔東第一人,蔣雲峰給打了一頓。」

    「還有清風學院,清風學院,那可是黔東第一大勢力啊,比起你們無雙門來,也不遑多讓,我將他們院長殺死,順便,解救了一個小美女,諾,就是她。」

    「後來,我們到了天師道,天師道的那傢伙,不是什麼武道宗師,而是一名邪修,他很強,不過可惜,他遇到了我,被我殺了。」

    「兄弟,我修鍊不足半年,就做了這麼多事情,你知道是因為什麼嗎?」

    龔白商等人聽到林凡這話,聽得心驚肉跳。

    別人或許會認為林凡是在吹牛。

    只有他們知道,這傢伙,說的是真的啊!

    聽到林凡的話,他們也有些好奇起來,林凡是怎麼在半年之內,修鍊到這個境界的。

    而那些划船的弟子。

    已經被林凡給打擊得體無完膚。

    聽聽。

    人家連黔東第一人都能打敗,連武道宗師都不放在眼裡。

    何止強悍啊。

    簡直逆天了。

    而林凡的身前。

    那名弟子已經被林凡給打擊得想要吐血。

    老鐵,你能不能不要這麼炫耀?

    「為什麼?」那弟子按捺不住好奇,下意識的問道。

    華穎,風晴雪,龔白商等人也是紛紛看向了林凡。

    他們很想知道。

    林凡為何會在半年之內變得如此強大。

    林凡站了起來,背負著雙手,背對著華穎等人,站在甲板上。

    這一刻的他,彷彿一個世外高人般,氣息縹緲。

    「為什麼有錢的人越來越有錢?」

    重生后大佬都叫我祖宗 「為什麼貧窮的人會越來越貧窮?」林凡的聲音,彷彿自九天之外傳來,帶著縹緲之意。

    華穎等人露出了思索之色。

    林凡的這兩句話,不明覺厲啊。

    「因為,有錢的人,知道努力,知道天道酬勤,所以,他們會越來越有錢,而貧窮的人,他們的眼光太過狹隘,根本就不想努力,不想去獲取更多的東西,所以,他們只會越來越貧窮。」有一名無雙門的弟子搶先開口道。

    這話,很有道理。

    畢竟,有時候,眼界,能決定很多東西。

    華穎等人紛紛看著林凡。

    這個時候的林凡,身上似乎蒙上了一層神秘的光環,是那樣的聖潔,高大。

    林凡看著自己的湖中的倒影,說道:「錯,你們看,你們在湖裡,看到了什麼?看到了我這張帥臉,而我,之所以能有今天的成就,總結起來就是四個字。」

    眾人屏氣凝神,豎耳傾聽。

    在他們看來,林凡定然會說什麼天道酬勤之類的話。

    卻不料,林凡說出的四個字,差點沒讓他們齊齊噴血。

    「總結起來就是四個字——這都是命!」 整個湖面,陡然安靜。

    妲己很忙:妖妃要直播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咳咳……」林凡咳嗽了兩聲。

    古神的自我修養 沒有人理會他。

    「難道你們不覺得,這是至理名言嗎?」林凡不死心的問道。

    依然沒有人回答他。

    林凡索性懶得問了,嘆了一口氣:「真是一群愚昧無知的凡人啊!」

    華穎差點沒忍直接動手。

    這傢伙,說話太氣人了。

    不多時,前方,出現了一座小島,小島之上,是古色古香的建築物,一看就知道,此地非凡啊!

    此刻,小島上可謂是極為熱鬧,一眼望去,到處都是人影。

    畫舫也很多,起碼不下數百艘。

    畫舫靠岸,旋即,有無雙門的弟子迎上前來,帶著林凡等人朝島上走去。

    這座小島,名為無雙島,是無雙門的大本營所在。

    林凡打量著來來往往的人群。

    男女老少都有,不過看得出來,這些人的身份,恐怕都不簡單。

    個個穿得人模狗樣的,非富即貴啊!

    「這一次,雲桂兩省的兩大勢力聯姻,這西南之地的格局,要變了啊!」

    「誰說不是呢。」

    「無雙門門主之子林志華,寒宗宗主之女柳煙兒,這兩人,皆是赫赫有名的天驕人物,這兩人結合,當真是珠聯壁玉,天作之合了。」

    「誰說不是呢,哎,羨慕不來啊,要是我有林志華的那種實力就好了。」

    「是啊,林志華三十歲不到,就已經是宗師級的強者,哪怕是放眼整個華夏,也算是不錯的存在了。」

    「聽說,那柳煙兒,長得可謂是傾國傾城,也不知道真假。」

    「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聽到眾人的議論。

    林凡等人就知道,為何無雙島會如此熱鬧了。

    原來,今天,無雙門有喜事啊。

    而且,是大喜。

    「你們帶禮物了嗎?」龔白商詢問身旁的大長老。

    他沒有想到,今日,是無雙門的大喜之日。

    空手而來,總歸有些不好啊!

    「放心吧老祖,我身上還有一件寶物,剛好可以充當禮物。」大長老苦笑道。

    這件寶物,他一直很珍惜,捨不得送人。

    如今,卻不得不送出去了。

    一來,是可以交好無雙門,二來,身為太玄門的人,他們的禮物要是太過寒酸的話,丟的,那就是太玄門的臉了。

    要知道,太玄門,那可是川省最頂級的大勢力。

    哪怕是唐門,也要遜色三分,要是禮物寒酸的話,未免讓人恥笑。

    龔白商頓時鬆了一口氣,看向了林凡,笑道:「小子,你身為黔東第一人,有沒有準備禮物啊?」

    「人家無雙門今日,好歹是大喜之日,你要是不準備禮物,恐怕說不過去吧?」末了,龔白商又補充了一句。

    他想看林凡吃癟。

    「啥,禮物?」林凡露出一副詫異無比的神情:「老頭,我看你是想多了吧?想我堂堂黔東第一人,來了無雙門,那就已經是天大的面子了,還要禮物,嘖嘖,可能嗎?」

    聽到林凡如此「理所當然」的回應。

    龔白商嘴角一抽。

    奶奶的。

    早知道就不跟這傢伙說話了。

    這傢伙的臉皮,那可是比城牆還厚的東西,跟他說這些,不是自討沒趣嗎?

    林凡的話,使得不少人看向了他。

    「黔東第一人?」一名年輕人嗤笑:「就你這樣,還黔東第一人?」

    林凡斜眼:「怎麼,小子,你不服?」

    「算了金少,這裡是無雙門的地盤,不要在這裡鬧事。」那年輕人的旁邊,一名老者連忙拉了一把,生怕那年輕人跟林凡起衝突。

    看林凡那一臉囂張的樣子,定然是有所依仗。

    他們,得罪不起啊!

    這年輕人有些惱怒的冷哼了一聲,不再說話。

    他知道,能到這裡的人,身份豈會簡單?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