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0 日 Comments (0)

    李洪海自然能夠知道到底是什麼意思,卻還是摸不清楚柳媚兒他們的身份。

    在他眼中,柳媚兒還算是可以,其他人都是一羣廢物而已。

    柳媚兒今天穿的一身清涼的禮服,身材十分的好。

    而且柳媚兒比起範永琪來說,更加的成熟有魅力。

    “李少爺,改天再見。”

    李洪海看着柳媚兒勾人的眼神,讓他愣了一下,心裏癢癢的。

    要說這柳媚兒確實長得漂亮,不然的話,也不會把張海濤和任四海死心塌地的和他在一起了。

    “柳小姐,改日再見。”

    李洪海說完後,笑了笑,看着柳媚兒一臉的古怪。

    或許別人不知道,但是錢小豪早就把李洪海所有的信息都告訴柳媚兒了。

    這個李洪海平日裏就喜歡和各種女人去玩,還喜歡喝紅酒。

    今天見了柳媚兒後,李洪海原本想和範永琪結婚的,只不過現在看來這件事情還是推後吧。

    因爲範永琪和柳媚兒比起來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柳媚兒簡直太讓人迷戀了。

    而且他身上帶着一股成熟的氣息,這讓自己十分的迷戀。

    說實話,像範永琪那種沒腦子女人,和柳媚兒根本沒法比。

    “李少爺,就是我的聯繫方式,你可以單獨約我哦。”

    柳媚兒笑着把自己的名片遞了過去。

    李洪海看到後,眼睛一直盯着柳媚兒看,整個人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

    好半天,他才反應了過來,急忙把柳媚兒遞過來的名片拿了起來,立馬笑着說道。

    “柳小姐,我記下了,我一定會聯繫你的。”

    李洪海說完後,笑着看向了柳媚兒,整個人都有點迷失自己了。

    柳媚兒看着眼前的一切,看來他賭對了。

    事實證明,像李洪海這種人根本不是什麼好東西,沒有幾下就被自己給搞定了。

    他這一次可是單獨來這裏的,並沒有帶着任四海。

    就在李洪海和柳媚兒眉目傳情的時候,範永琪的電話打了過來,這讓他做做眉頭。

    隨後柳媚兒笑着看着李洪海說道。

    “我先走了,再見。”


    李洪海看着柳媚兒的身影離開,他戀戀不捨。

    好半天,他才接起來範永琪的電話,他有點不耐煩了。

    這個臭女人一直給自己打電話做什麼?

    電話接起來, 總裁大人,要夠了沒!


    “李洪海,你到底在做什麼,你是不是在和其他女人在一起,你是不是不愛我,不想和我在一起了。”

    “臭女人,你是不是瘋了,剛纔我和在和人打牌,現在輸了快一千萬了,你能不能別給我老打電話?”

    李洪海聽到後,有點煩躁。

    尤其是剛纔和柳媚兒這麼聊天后,他心裏面就有點亂了起來。

    對於範永琪這個女人更加的不耐煩了。

    “對不起啊,親愛的,我不是想你。對了,你能過來陪陪我嗎?我現在真的很害怕。”

    範永琪聽到李洪海這麼說,嚇了一跳。

    沒想到因爲自己這麼做,讓自己男朋友輸了這麼多錢,他也不敢無理取鬧了。

    隨後只能小心翼翼地說道。

    之前他還能和李洪海大聲大喊,但是現在自己家族已經快要破滅了。

    所以他還指望着李洪海呢,現在也不敢對李洪海呼來喝去了。

    “你放心吧,鐵男可是我的最厲害的保鏢,沒有人是他的對手的。這件事情我可不方便出面,如果要是你出了事,我可以出面幫你解決。”

    深的愛,舊了時光 ,鐵男就可以把事情搞定。”

    範永琪聽到李洪海的話後,還沒等自己說什麼,李洪海就把電話掛了。

    他一臉的生氣,沒想到李洪海現在對自己的態度竟然是這樣。

    說實話,他十分的不滿看着旁邊的鐵男,他眼睛惡狠狠的瞪了一下這個男人。

    現在範氏家族早就和以前不一樣了,他早就不是範氏家族的大小姐了。

    能夠和李洪海在一起已經是自己的幸運了,如果要是把李洪海激怒的話,恐怕自己什麼也得不到。

    範永祺嘆了口氣,隨後將目光放到了鐵男身上。

    然後他故意拉着鐵男的胳膊,可憐兮兮的說道。

    “鐵男哥,你今天可一定要幫我!”

    鐵男雖然只是個保鏢,但是他也能夠知道,眼前這個女人可是自己老闆的女人。

    他可不敢動。

    如果要是和他發生點什麼的話,自己老闆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范小姐,你放心吧,這件事情我一定會幫你的。那個叫王越的,他死定了。”

    範永琪聽到鐵男的話後,嘆了一口氣,點點頭說道。

    “鐵男哥,那就拜託你了。”


    現在已經下午了,王越剛纔回到了象牙灣別墅區。

    其實按照自己剛纔的想法,如果想要讓王越身敗名裂的話,那麼只能用最傳統的方法,那就是仙人跳。

    這一招,範永祺可是屢試不爽。

    他覺得自己要想辦法先進入王越的別墅,然後假裝和王越發生點什麼。

    隨後鐵男就會帶着人衝進去,然後狠狠地教訓王越一頓。

    到時候自己就說王越想要非禮自己,估計王越到時候應該百口莫辯。

    就算是沒有證據,那又如何。

    到時候他把所有的視頻都發到網上去,王越這可就有理也說不清了,估計王越公司肯定會陷入輿論之中。

    現在王越可是濱海市出名的人物,如果他要是出事的話,那麼範氏家族就有救了。

    “范小姐,你放心吧,我們已經買通了小區的保安,我們現在可以出入自由了。還有我現在已經知道王越家在哪裏,到時候,我們這邊有一個開鎖高手,王越家裏這種密碼鎖根本不算什麼。”

    “到時候您只要進去,然後大喊,我們接到指令就會進去幫你。”

    範永祺聽到後點點頭,笑了一聲。

    看來這件事情應該沒什麼問題了,看着天色越來越黑了,如今就是自己行動的時候。

    範永琪看着象牙灣別墅區,然後他咬咬牙,向着裏面走了進去。

    他一邊走一邊惡狠狠的說道。

    “王越,你死定了。” 範永祺走進象牙灣別墅區,很快有人已經成功破解了王越家門的密碼。

    範永祺看到後笑了笑,隨後看到那人離開,他直接走了進去。

    範永祺覺得這一切都太順利了,他沒想到王越竟然竟然這麼好進。

    要知道,王越如今也是千億富豪了,家中卻沒有任何的安保和下人。

    這讓範永祺覺得王越只不過是個一毛不拔的人,隨後他冷笑了一聲,覺得王越也不過如此。

    王越家的別墅比想象中的要大,他來回走了好些地方,但是並沒有找到王越的臥室。

    這讓他有點奇怪得起來,現在他開始慢慢發現情況有點不對了。

    “怎麼回事?爲什麼家裏一個人都沒有,王越到底在哪裏?”

    範永祺有點疑惑了起來,他沒想到沒有找到王越。

    而且家中沒有任何人,甚至也沒有安保人員還有管家。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這個家竟然沒有人住,範永祺覺得自己應該好好找一下王越到底在哪裏了。


    鐵男剛纔已經告訴自己王越肯定就在家中,可是他現在並沒有找到王越所在的位置。

    要知道王越家有好幾百平米,可是範永祺卻找不到王越的位置。

    “他到底在哪裏?”

    說實話,王越的家裏別墅十分的大,王越和他父母剛開始住進來的時候也是經常迷路。

    不過現在好多了,最近這段時間,王越能夠知道範氏家族的人是不會輕易放過自己的,所以他這讓自己父母先臨時找了個地方。

    而家裏現在只剩下自己一個人,當範永祺一個人進來的時候,王越已經看到了他。

    然後悄悄的躲在了一個沒人的角落,範永祺卻根本不知道。

    他找了半天沒有找到王越的下落,這讓他有點煩躁了起來。

    隨後直接撥通了王越的電話,電話響了幾聲後,王越接起來問道。

    “你是誰?”

    “越哥,我是範永祺,我想見你,你在哪裏?”

    範永琪看着周圍,試圖尋找王越的下落。

    但是一時間房間太大了,根本聽不到王越的聲音,而且這個別墅似乎隔音也十分的好。

    “我和你沒什麼說道。”

    王越冷笑了一聲,直接把電話掛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