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李向南這時也回復了過來,他看到芷茉手中拿著一件帶有金銀鈴鐺的手鐲,不由道:「看來,這應該就是你要尋找的法寶了!」

    芷茉非常喜歡這件法寶,拿在手中愛不釋手,於是就直接將這手鐲戴在了手腕上,並道:「我感覺與這手鐲非常有默契,戴在手腕上后,這手鐲似乎能在我的心神之中發出某種神奇的聲音,那聲音非常的動聽,讓我迫不及待地想要撫琴一曲!」

    李向南看著芷茉手上拿的那靈骨,便道:「那根靈骨你收好,那手鐲應該與那靈骨的主人有關,今後或許對你有很大幫助!」

    「嗯!」

    芷茉也是這樣想的,她正是撿到了那根靈骨之後,才得到了機緣,從而使得那手鐲主動選擇了她,於是便將那根靈骨小心地收好。

    芷茉得了法寶之後,顯得非常的開心,李向南倒心中越發的期待,也不知道與他有緣的法寶到底是什麼。

    而這個時候,那件爐子仍飄浮在那被封堵住的洞穴跟前一動不動,同時身上綻放著的青光也是若隱若現,與那洞穴內部傳來的某種波動相呼應。

    李向南感覺得到那種神秘的波動來自洞穴內部,他想他要尋找的法寶,應該就在那裡。

    只是現在那洞穴被堵住,想要破開的話,恐怕窮他和芷茉二人的力量,也不一定能夠將洞穴的通道打開。

    芷茉玩了一會兒那手鐲,看到李向南看著那被封堵住的洞穴通道愁眉不展,便道:「這洞穴的通道被堵死,以我們二人的力量很難強行破開。

    但你有沒有發現,周圍那些奇形怪狀的骸骨都圍在這裡,想要是都想要進入那個洞穴通道之中,但是那洞穴通道跟前堆積的骸骨,他們的位置有些不同尋常么?」

    聽這麼一說,李向南倒留意到周邊那些奇弄怪狀的骸骨,以及那洞穴通道口的人類骸骨所組成的陣勢均有不同。

    那些獸類的是攻勢,而那洞口的人類是屬於守勢。

    剛才芷茉在其中撿起了一塊靈骨,使得那骸骨堆坍塌了一些,也發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

    在那骸骨堆中,李向南目光所觸之處,立即就被那壓在骸骨堆最底下的一根靈骨吸引了所有的心神和注意力。

    於是,李向南撿起了那塊靈骨。

    這是一顆頭骨,色澤晶瑩,青色流光乍現,只見上面的靈骨符文比芷茉撿起的那根手骨更加的細密繁多,幾乎布滿了整個骷髏頭。 李向南在撿起那塊頭骨的時候,並沒有與芷茉那樣有異常的現象發生。

    不過那頭骨之上所帶的符文的力量波動非常的強,受其影響,在那洞穴通道附近的那些靈骨俱都產生了一股微微的顫動,仿似在與這顆頭骨產生共鳴。

    看來,這裡結成的防守陣勢,會跟李向南拿起的那塊頭骨主人產生一些關聯。

    李向南帶著這樣的猜測,便將那些擁有符文的靈骨都撿了起來,觀察研究了下那裡原有就留下的一些痕迹,對那裡堆積如山一般的骸骨進行了清理,空出了一些位置。

    當李向南將那些空出的位置用那些靈骨填充上,並最終將那顆頭骨擺放到最裡面的一個位置上之後,終於產生了一些變化。

    只是用那些靈骨所擺出來的一個陣勢,就能產生一些微妙的變化來,當真是非常的神奇。

    那陣勢在結成以後,那些靈骨之上的符文會產生一股力量波動。

    也許是受其主生前的意志的影響,當那些靈骨的符文力量匯聚起來后,便漸漸地在那洞穴通道前形成一個守護圈。那組成的力量漩渦非常的神奇,會從裡面漸漸顯化出一道純粹由力量匯聚起來的門,然後便置於那洞穴的通道當中,使那洞穴通道顯得更加的牢固難破。

    見此情景,李向南不驚反喜。

    他發現那道純粹力量匯聚而成的門的正中心,那裡有一個空缺,只要找到相應的東西嵌上去,就一定能夠打開那洞穴通道。

    芷茉在旁邊靜靜地看著那洞穴跟前發生的變化。

    當她看到那裡由純粹的符文力量生成的門之後。不收秀眉微蹙,她認為這隻會使得那洞穴通道更加的牢固,想要進去談何容易。

    況且,那門雖然顯現出一個嵌槽,但是那鑰匙也並不是就那樣能夠輕易找得到的。李向南此舉。不但沒有起到作用,反而讓難度加大。

    所以芷茉不解地道:「看來用這些靈骨結成的陣勢並不會起到太大的作用,關鍵是那門的中心。需要一把能開啟的鑰匙,但那鑰匙……啊,這是……」

    但芷茉正說著話,就突然見到李向南拿出一樣事物出來,這使得她迅速就認出了那東西。不由吃了一驚,道:「這,這是人皇令,你怎麼會有這東西?」他所拿出來的那個像令牌一樣古老的東西,正是從前他在殺死那個鬼道人之後,從那鬼道人的收藏之中和那傳送羅盤一起得到的。

    只是他搞明白了那塊羅盤是三大古修門派遺留下來的可以離開地球。去秘界的一把空間傳送鑰匙之外,唯獨這塊令牌一樣的東西,他一直沒有搞清楚這到底是什麼,會起什麼樣的作用?

    直到此刻,當芷茉驚呼之中喊出『人皇令』之後。李向南也不由跟著吃了一驚,道:「你說什麼,你認得這令牌,這是人皇令?」

    芷茉此刻的眼神看著李向南拿出的那枚人皇令,眼神之中充滿了震驚,她看看那枚人皇令,再看看李向南,過了良久,這才終於道:「沒有錯,這確實是人皇令,古書之上有記載的,我曾經看到過,印象非常的深刻!」


    李向南道:「那這人皇令能起什麼作用,我剛才只是看到這裡生成的那個力量門上的嵌孔與我以前撿到的這塊令牌非常的吻合,於是就想拿出來做一下實驗的……」…

    芷茉道:「人皇令是在太古蠻荒時代遺留下來的產物,共有三枚,其中一枚乃天道傳承執掌,並不出世,另一枚已經損毀,就只剩下最後一枚在歷代人皇手中流傳。

    在如今這人皇令在地球上,或許已經起不到太多的作用,但是在上古時期,這乃是歷任人族部落之王所持有的信物,也是身份的象徵,具有至高無上的權威。

    另外,通過此令,能夠號召整個人類部族為其效力,而且他還是可以打開太古蠻荒時期遺留下來的人皇寶庫的關鍵鑰匙。

    不過在上古末期,人族部落內鬥,處於分裂時期,這人皇令也是各大強盛的人族部落妄圖統一人族,紛紛覬覦,都想獲得的東西,只要這人皇令現世,就足以引發一場巨大的浩劫……」

    說到這裡,芷茉的神情顯得非常的凝重,道:「向南,既知這是人皇令,從今往後,你切不可輕易將其展現於世人的面前,儘管如今知曉這人皇令秘密的人或許已經不多了,但世事無絕對,一旦消息走漏,他會給你引來殺身之禍的!」

    聽到芷茉的告誡,李向南心中也終於搞清楚了這人皇令的作用,自然也會慎重對待。

    不過在當前,阻擋在他面前的那道門上顯現的位置,與他所執人皇令相當的吻合,再加上這裡也沒有第三者出現,李向南自然是沒有那麼多的顧慮。

    於是,李向南便將那枚人皇令嵌入到了那道門中空出來的位置之上,剛好吻合,絲毫不差。

    而就在這個時候,終於有神奇的景象發生了。

    只見那枚人皇令被嵌入其中之後,似乎其中蘊含的神秘力量被激活,使得這枚人皇令光芒大作,就像是一顆金色的太陽,將這周邊照亮的一片金燦燦的。


    同時,那人皇令被激活以後,那面上的龍紋之中,突然間幻化出九條金龍,不斷地環繞著人皇令,同時也不停地在吸取那些靈骨符文之中所產生的力量。

    那些守護著人皇令的金龍在每吸收一部分陣勢之中靈骨符文的力量以後,就會壯大幾分,顯得非常的雄壯威武。

    而一直飄浮在跟前的那件煉爐,在這個時候在那九條金龍面前,就突然間一下子變得像一隻鵪鶉一樣。顫抖了幾下后,就直直落到了李向南的手上,再也沒有發生任何的動靜。

    只是,那些靈骨符文之中產生的力量漸漸地被金龍吞噬之後,那些靈骨上的符文也漸漸的開始消退。最終在消失之後。那靈骨就跟普通的腐朽的白骨毫無任何的區別,瞬間就化為一堆骨粉,在四處飄落。

    不僅如此。就連周邊那些大量異獸骸骨身上的符文,在此刻也漸漸地被那些守護金龍所吞噬吸收掉,從而變成一堆骨粉,使那枚人皇令之中所獲得的力量更加的壯大。

    在這個時候,那些金龍在吞噬完了周邊所有靈骨符文的力量之後。對李向南和芷茉二人秋毫無犯,而且隨後就直接飛出了這黑暗的深淵,在那青灰籠罩的天地之間遨遊,並四處吞噬那些散落在兵墟戰場上,並帶有符文的靈骨之中所蘊含的神秘力量。

    李向南和芷茉此刻張大著嘴,一起見證了這神奇的一幕。

    不過他們也顧不上去看那飛出去的九條正在兵墟中四處吞噬靈骨符文力量的金龍,因為他們看到。之前由純粹符文力量匯聚而成的那道門正在緩緩地消失。

    而那道門在消失的同時,在那洞穴的內部,只見有一股光芒緩緩地穿透那通道,從而透射出來。

    起先,那通過洞穴透射出來的光芒很細密。但那光芒之中蘊含著一股強大的力量,十分的犀利,竟直接將那洞穴通道穿透,將那無比堅硬的岩石化為一片塵埃。

    就這樣,在大約三五個呼吸的功夫過後,當那股光芒漸漸地隱去以後,洞穴的通道就被打通。

    展現在李向南和芷茉面前的,是一條不知通往何處的神秘通道。

    李向南看到那條封堵的通道竟然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被打通,顯得十分意外。

    但在這個時候,他也能感覺到在那神秘的洞穴深處湧現出一股十分原始純粹的氣息,彷彿有什麼東西在召喚著他。

    李向南打算進去一探究竟,他想將那枚人皇令收了起來。

    只是當他將手才伸到跟前時,突然間就被一股力量反彈了回來,那人皇令仍懸浮在半空中一動不動,金光大作。

    昂!

    不過李向南的這個舉動,似乎是刺激了外面遊盪吞噬靈骨符文力量的金龍。

    只見一條金龍發出一聲龍吟,電射般飛了回來,也沒有對李向南發動襲擊,就環繞在那枚人皇令的跟前,守衛著人皇令。

    芷茉見到這種情形,不禁嘆了口氣,道:「看來,這人皇令中的守護金龍不將這兵墟之中殘留下來那股原始力量吞噬完,是不會停止的,恐怕這兵墟從今往後,將會徹底的變成一塊洪荒廢墟碎片了!」

    「為何會這樣?」李向南輕聲道。

    芷茉道:「人皇令在世間流落時間太久,其中的力量也差不多已經消散殆盡了。

    而這次,你無意之中將人皇令拿了出來,通過這裡的靈骨符文凝結出來的陣勢,並激發出了其守護金龍的力量。

    那守護金龍乃是仙靈,亦是出自太古蠻荒,正巧這裡遺留的骸骨符文,都是來自太古蠻荒遺種傳承,其靈骨符文蘊含的力量非常的原始純正,正是守護金龍所需,而為了壯大人皇令守護,守護金龍自然要將這裡的一切原始力量吸干。」

    聽明白了這些話之後,李向南也沒有去收取人皇令,他看著那條神秘的洞穴通道,以及感應到裡面傳來的召喚,不由自主地道:「我們還是先進去看看吧……」

    芷茉點頭,二人便跨進了那洞穴通道之中。

    可隨即,在那洞察通往的入口,一股氣息突然間湧出出來后,那條通道便瞬間消失隱於黑暗之中不留任何痕迹…… 李向南所走的那條通道,似乎永無止境。

    周邊被一片青蒙的氣息環繞著,越往深處走,就越發的濃密。

    而這種青蒙的氣息當中,蘊含著那天地間最為原始純正的氣息,李向南對那種氣息再熟悉不過,正是他所接觸過的那種神秘的原氣。

    他知道,這種神秘的原氣,對修為提升的作用十分巨大。

    想不到這個通道之中會湧現出不少,如果不是有那神秘的存在召喚吸引著他,李向南真想就地坐了下來,吸納那些原氣來提升修為。

    不過越往裡走,那原氣就越發的濃郁一些。

    李向南和芷茉不知走了多久,在到達那通道的盡頭處時,那裡已經沒有了路,盡頭是一片虛空。

    但是,他們能看到了一片七彩斑斕的光環出現在前方的虛空中。

    那七彩斑斕的光環就像是一道彩虹,十分的絢麗,附近被那股原氣環繞起來,彷彿是一座通往仙境的橋樑。

    二人走到通道盡頭的崖邊后,李向南望著那虛空之中矗立的那座彩虹橋,心中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芷茉對這裡十分的好奇,她打量著那彩虹橋,思索了良久,才道:「這裡盡頭處是一片虛空,但卻有一座由純粹的原始能量匯聚而成的彩虹橋,這應該是傳說之中的先天界橋,那彼岸之處,定然有一處上古洪荒秘境!」

    李向南打量了一番那彩虹橋,只是在他眼中所看到的卻與芷茉看到的有些不同。那彩虹橋似橋非橋,反倒更像是一把無限放大的絕世寶劍,綻放著七彩霞光,從而被人用肉眼看著像一座橋。

    心底湧現出這樣的一個念頭之後,李向南於是便邁出了一步。踩到了那彩虹之上。

    感覺那一腳邁出之後。踩到的並不是一片空虛,則是踩在實地之上一樣,但是緊隨著。便有一股神秘的壓迫性力量襲來。

    不過李向南倒是能夠適應那種壓迫性的力量,他的神魂經不斷的鍛煉,目前已經達到了十級,超出了他本身修為境界所能夠達到的極限。但止茉就不同了,當她跟隨著李向南踏上那彩虹橋以後,她就感受到一種無窮無盡的威壓襲來,讓他幾乎窒息,心神之中竟也生不出絲毫的抵抗之力,只是那一步,她就徹底的敗下陣來。


    所以芷茉知道事不可為。她沒有堅持,就退了回來。

    看到李向南已經踏上了彩虹橋,並漸漸地被那七彩霞光包圍,從而隱去了身形后,她知道。若是沒有機緣,就算是修為境界再強的人來了,也無法踏上這座先天界橋。

    但李向南卻能夠在踏上那座橋以後不會受太大的影響,這便是他擁有通靈造化天資所帶來的莫大機緣,非一般人能想象的,於是便道:「向南,你一個人過去吧,我在這裡等你!」

    李向南隱約聽到芷茉的聲音,但時而又聽不到,他一心專註地在那彩虹之上漫步,而心靈之中,卻是一片空明,任何雜念只要傳入他的心神之中,很快便會被一股奇妙的力量排除一空。

    不僅如此,當李向南越往前,就能夠感受到那周邊純正無比的原氣就像是分子一般,受某種神秘力量的引導,緩緩地在往他的身體里鑽。

    甚至在他的一個呼吸之間,就有大量的原氣分子被吸入了體內,從而使得體內丹田之中的真氣凝結的速度加快。

    這種神奇的現象,李向南從來都沒有遇到過。

    彷彿他走在這座橋上,是在經歷一次漫長的修鍊過程,不需要去刻意進行,都是不由自主地在被動進行。

    而這種被動性的修鍊,也並沒有什麼弊端,反而這是一次莫大的機緣。

    因為越往前走,李向南所承受的威壓就越強大,而冥冥之中,那種無形的召喚之源,似乎是並不想李向南就這樣過早地敗退回去,顯得很迫切,於是便會出現這種使他被動性修鍊的情況。

    對於這種情況,李向南並不排斥,他知道他這一生,或許只有這麼一次,錯過了就再也沒有了。

    於是他放開心神,任由那原氣分子不斷地往他的身體里鑽,直到他體內的丹田經脈之中的真氣飽滿到經受一次次的凝鍊精華之後,再也無法支撐的時候,李向南便立即坐了下來,開始衝擊第五條經脈靈竅。

    體內那些經過一次次不斷凝鍊的真氣非常的純,僅只是這被動的一次吸納,就比得上李向南五年,或者是十年的苦修。

    而且那股提不斷提純凝鍊的真氣並不像以往那般在他衝擊經脈靈竅之時變得狂暴,十分的柔和。

    但越是柔和,他暴發出來的力量就越強。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