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3 日 Comments (0)

    木白等人聞言一驚。

    地龍道:「天恆大陸的神級高手就那麼幾位,你因該能猜出那和魔龍在一起的傢伙是誰。」

    「是卡蒂奧,他居然也過來攪合了。」木白說道。他心裡,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這個名字。

    「卡蒂奧?」地龍道:「我記得你曾經跟我說過這傢伙,是個從冥域位面而來的真身級高手,這可有點難辦了。」

    木白的臉色也不禁顯得很沉重,說道:「我也沒想到這傢伙會出現,看來我們的計劃要改變了。

    按照原計劃,以地龍的高級奧義攻擊,就可以幹掉魔龍,所以從始至終,木白心裡根本就沒把那魔龍當回事兒,現在卡蒂奧突然出現,這就打亂了木白的計劃。

    地龍問道:「那你準備怎麼辦?」

    木白說道:「卡蒂奧經過上次四大神塔一戰,實力因該還未恢復巔峰時間,你去拖住他,那魔龍就交給我解決。」

    地龍點了點頭,以他的防禦力,拖住真神級高手也不是問題。

    他道:「你那神分身還未領域奧義攻擊,雖然防禦力很強,但對付魔龍的話,還是有點吃力,你自己小心吧。」

    木白冷笑道:「這魔龍逃不出我的掌心,消滅他,就除掉一個禍患了。」

    寒煙心頭一凜,眸子異光閃動,似乎知道木白要準備怎麼辦了。 皇宮,議政大殿。

    魔龍心潮起伏不定的望著身前的卡蒂奧,四大獸王都靜靜站在一旁。

    如果不是卡蒂奧的出現,從始至終他都不知道,原來這次戰役,對方還隱藏了一名偽神級的神獸!

    讓他百思不得其解,怎麼可能會突然冒出一隻偽神級的神獸?幸好卡蒂奧來了,要是他沒來,這次自己真的就萬劫不復了。

    「怎麼會突然出現一名神獸?這神獸是哪兒冒出來的?」魔龍不敢相信。

    卡蒂奧冷笑道:「不要把所有人都當成蠢蛋,就你最聰明,要是沒把握,人家會來反攻皇城嗎?只是……這幕後的傢伙更加可怕,到現在我還不知道他是誰,能找來龍族參戰,還帶著一隻偽神級的神獸,難道這傢伙是從另外一個位面來的?」

    魔龍沉聲道:「這怎麼可能,天恆大陸現在被打開的傳送門,就只有冥域位面,怎麼會突然又冒出一個位面高手?」


    卡蒂奧面色忽地一沉,心中頓時出現了一個他最不願想到的人,那就是木白。

    「是那個臭小子!一定是他在背後搞的鬼!」

    魔龍和四大獸王聞言一怔。

    那女子笑吟吟道:「卡蒂奧大人,到底是哪個小子讓您這麼驚訝,難道以您的實力,還對付不了他嗎?」

    卡蒂奧道:「打半年前,我喬裝成神聖帝國的一名青年裁判長參加三國會武,就是被這小子擊敗,佔據的肉體被毀滅,提前暴露出了真身。」


    魔龍聽了以後,差點沒震驚得從椅子上摔下來。

    難怪上次圍攻四大神塔的時候,會比預期的時間突然得多,原來是卡蒂奧被人逼出了真身。

    這其中的含義,或許那四大獸王心裡不明白,但魔龍卻清楚得很。

    夠資格參加三國會武的人選,可都是大陸上最優秀的青年高手,以卡蒂奧當時隱藏的實力,居然會被一個不到三十歲的青年打敗,這簡直不可思議。

    魔龍厲聲問道:「這小子到底是誰?」 卡蒂奧冷冷一笑,道:「說起來,你因該也見過他,而且不可能忘記。」

    魔龍大吃一驚,道:「我見過?怎麼可能?」

    那四位獸王也是一臉疑惑的望著卡蒂奧。

    卡蒂奧笑道:「難道你忘了你是怎麼出來的嗎?」

    魔龍聞言,心裡猶如被一道驚雷劈過,喃喃道:「是那小子!居然是他!怎麼可能?他怎麼可能有這個能力?」

    卡蒂奧道:「這小曾經去過一次北方冰原,武神和那獸族的薩滿大祭司關係匪淺,當時就是這大祭司出手救了那小子,還有武神門的幾個高手和他在一起,我這小子因該失去了位面大陸,那偽神級的神獸也是他從位面大陸帶回的,只是不知道他用了手段,能讓巨龍參戰,這個問題我一直有想不明白,現在的情況很危險。」

    過了良久,魔龍心裡逐漸恢復以往的鎮定,哼道:「不就是一個偽神級的神獸嗎,你因該能夠對付那傢伙吧?人類和巨龍聯軍,也只有這神獸還算厲害,其他人根本不足為懼。」


    卡蒂奧道:「要不是我想要從那小子身上奪回真龍印,你以為我會出來幫你?你把那小子殺掉以後,記得把屍體留給我,現在真龍印已經和他的肉體融合,想要取出來還很麻煩。」

    魔龍心裡暗喜,只要卡蒂奧肯出手幫忙,那他就沒什麼可擔心的,大笑道:「你放心,那小子逃不了的,我會給你留給全屍的。」

    卡蒂奧微微一點頭,道:「你要做好準備,不知道人類軍團什麼時候會發動進攻,不要小看那些人類。」說完,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大殿中。

    卡蒂奧走後,那女子咯咯一笑,上前便纏住魔龍的手臂,賣弄騷姿,挺起胸脯用力摩擦著,在他耳邊吐出一道馨香鼻息,低語道:「我的魔龍殿下,你剛才說的那小子到底是誰啊?這麼讓你生氣,不如今晚讓我會一會那小子?」

    魔龍伸手狠狠在那女子的****上擰了一把,女子頓時配合的從喉嚨里發出一道嬌喘呻吟,****紅唇。

    魔龍似乎心情一時大好,笑道:「這小子是武神的後人,現在看來,真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啊,簡直比武神年輕時還要勇猛得多?」

    「哦?居然是武神的後人。」前方那三名男子也是一臉吃驚。

    魔龍一點頭,瞥了眼身邊的女子,道:「蛇蠍女王,你的實力不適合今晚出戰,但一定要給那些人類點厲害瞧瞧,就讓戰爭巨獸去吧!」

    「好嘞!」站在中央的戰爭巨獸聞言驚喜無比,摩拳擦掌,似乎都快等不及了,眼眸里充滿高昂的戰鬥渴望。

    蛇蠍女王嘟起翹嘴,很不高興道:「這麼好的機會,怎麼就然給戰爭巨獸這有頭無腦的蠢貨。」

    「你說誰是蠢貨?」戰爭巨獸額上頓時暴起兩團粗壯的青筋,顯得極憤怒。 蛇蠍女王不屑道:「你這有頭無腦的傢伙,別可忘了,對方有一隻偽神級神獸,殺你還不簡單么,以你的性子,狂暴起來,殺入對方營地都有可能,不全軍覆沒才怪。」

    戰爭巨獸雯時被氣得說不出話來,雙目眼睜,盯著蛇蠍女王氣得直磨牙。畢竟蛇蠍女王說的是實話,以戰爭巨獸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是神獸的對手,他也無話反駁。

    魔龍不耐煩的擺了擺手,說道:「好了,我讓戰爭巨獸去,是經過認真考量的。戰爭巨獸一旦發狂起來,雖然不容易控制,但他的破壞力最大,你們沒有一個人能和他相比。」

    戰爭巨獸聞言,這才怒氣稍歇,露出一臉得意之色。

    蛇蠍女王道:「魔龍大人,那神獸的威脅可不小,萬一他出手了怎麼辦?」

    魔龍大笑一聲道:「你們放心吧,我可以肯定這神獸是不會出手的,到時候你們只要按照我的話去做就夠了。」

    說完,他朝戰爭巨獸找了招手,示意戰爭巨獸走到身前來。

    戰爭巨獸頓時大為驚喜的將身子湊上前,仔細聆聽。

    魔龍在他耳邊小聲嘀咕了幾句話。

    他刻意用神念隔音,一旁的蛇蠍女王和另外兩名魔獸,根本無法聽見魔獸到底對戰爭巨獸說了些什麼。

    一切交代完畢。魔龍揮了揮手道:「去吧,我在這裡等你的好消息。」

    「是!」

    戰爭巨獸一點頭,身子帶起一股旋風,轉眼就衝出了大殿外。


    ……

    「快點兒把這個般過來。」

    駐軍營地。此時,外圍正有上千名體格雄壯的戰士,光著膀子,肩上扛著從附近樹林里砍伐下來的樹樁,在忙著搭建營寨。

    「這鬼天氣也真是的,這幾天都在下大雪,晚上都不敢睡得太長,要是戰役打起來,這段時間可是很難熬的啊,沒被凍死就不錯了。」

    「你要有本事,也不會在這裡抱怨了,你看人家木白大人,年紀輕輕就已經封侯,位列帝國十大高手之一,還是老老老實實幹好你的本份吧。」 「唉,真是累死我了,奶奶的,就沒過上一天安心的日子。」

    在忙著幹活的戰士,口中怨言頗多。

    「哇!快看!那傢伙是人嗎?」

    「好……好厲害啊!」

    忽然,人群一陣驚動。

    視線遠方,一眼就能望見奧古斯丁那高大碧綠的身影,雙肩上各扛著一堆數米粗的木樁,走在雪地上,連氣都不喘一下。

    蜀黍跟在身後,背上也放著滿滿一摞的木樁,口中還咬著一根。

    而木白和拜迪兩人,則是坐在蜀黍頭上,一路有說有笑。

    來到營寨前。所有忙活的士兵同時停下手裡的工作,望著走來的木白等人,幾乎一眼就認出了木白的身份,他現在可是整個軍營里被傳得最為神秘的人物。

    「啊,這就是木白大人。」

    「連他身邊的人都這麼厲害,難怪傳聞這麼多呢。」

    戰士們一陣小聲議論。

    木白見這些士兵都在吃驚的望著自己,不由一怔,旋即從蜀黍背上跳下地面,微笑道:「都別望著我了,繼續幹活吧,一定要把木樁打深,否則魔獸襲擊我們營地的時候,很容易就突破防禦。」

    「是!」

    眾位戰士聞言,頓即飽含激情的繼續賣力幹活起來。

    「咚、咚、咚。」

    奧古斯丁將肩頭上木樁卸下,從后腰抽出一柄巨大的斧頭,正要轉身朝樹林返回而去的時候,木白忽然叫住了他,道:「等會兒。」

    奧古斯丁疑惑的停住腳步,轉身回望著木白道:「大哥,你還有什麼事兒要吩咐?」

    木白望了眼皇城的方向,皺眉道:「你就留在這裡負責警備,我總覺得有些不太對勁。」

    「不太對勁?」奧古斯丁一陣心驚。

    坐在蜀黍頭上的拜迪問道:「大哥,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木白道:「進入皇城領地,也有大半天的時間,那魔龍沒道理不知道,現在皇城裡的動靜,已經被一股強大的神念屏蔽,我的神念無法受到很強的干擾,無法感應出裡面的情況,還是小心一點好。」 奧古斯丁道:「我們營地外不是有暗哨嗎?就算那些魔獸來偷襲了,我們也能第一時間做好準備。」

    木白搖頭笑道:「光靠那些暗哨根本起不到警戒的作用,魔獸想要對付他們,容易得很。」

    奧古斯丁點了點頭,道:「那好吧,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木白道:「我還有樣東西要送給你。」

    「送我東西?」奧古斯丁大感意外,驚喜極了。

    木白手中銀光一閃,便出現了一套黃金鎖子甲,做工極精製,上面有一股很強的風元素氣息波動。

    「這是送給我的?』奧古斯丁頓時一臉驚奇的盯著木白手中拿著的那套甲胄。

    木白點頭道:「這是我在法蘭皇城廢墟里,找到的幾樣神器之一,這甲胄裡面擁有兩個風系初級奧義的增幅法陣,你只要穿上它戰鬥,因該可以打敗所有神級以下的高手。」

    「啊!那真是太好了!」

    奧古斯丁頓時欣喜萬分的從木白手中接過那套鎖子甲。

    木白道:「神器都可以滴血認主,你現在就試試。」

    奧古斯丁一點頭,咬破食指,將一滴碧綠鮮血滴落在這鎖子甲上,頓見這甲胄上閃耀出一道銀色光芒,化作一道流光,瞬間沖入了奧古斯丁體內。

    奧古斯丁一陣激動,已經能感覺到這甲胄隱藏在體內的氣息了。

    念力一動,他的身子瞬間被一團銀光包裹,眨眼過後,那套甲胄便自動穿在了身上。

    這甲胄的防禦很嚴密,而且穿在身上幾乎感覺不到重量,身輕如燕,輕鬆極了。

    「不愧是神器,這甲胄對移動速度的增幅能力,至少可以讓我提升百倍以上。」奧古斯丁剛剛抬起腳尖,身影便瞬間前沖了百米,一個瞬息又閃現到了木白身邊。

    「大哥,那我的禮物呢?有我的嗎?」拜迪一臉羨慕道。

    木白微笑道:「當然有。」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