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木子墨點了點頭。

    「以後不要亂丟了,會污染環境的。」

    「…..」

    原來之前那個神秘的老頭就是人皇,人皇坐在搖椅上,扇著扇子看著站在那裡的木子墨,而木子墨把懷中的木紫茜放在地上,木紫茜好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自己玩去了。

    「你知道你為何這麼弱小嗎?」

    木子墨搖了搖頭。

    「全都因為你體內的那個靈魂,是他鎖住了你的力量,按正常的速度你已經達到鏡的境界,比你班級上任何人都奇才。」

    木子墨根本不明白人皇到底想表達什麼。

    「你體內的那個靈魂把你的境界鎖到了窺的境界,什麼時候你所積蓄的力量是窺境界的二十倍,什麼時候你會晉陞到下一個境界,以此類推,每個境界都是二十倍。」

    二十倍?木子墨感覺自己體內頂多是一倍!

    「聽著很難吧?其實也不難,你現在擁有這三枚戒指,如果遇到危險你可以使用這三枚戒指,但是副作用你也是知道的,如果我沒說錯你已經發現自己體內的紫雷丹了吧?」

    木子墨先是點了點頭,隨後是震驚。

    「你是怎麼知道紫雷丹的事情?」

    人皇手中紫雷閃爍,隨後放下扇子站了起來,走到一旁空地。

    「因為我是上一屆紫雷天命者,因為你的出現我的壽命越來越少,畢竟一個時代只允許有一個紫雷天命者,所以在我死之前,我要把我的全部交給你,去應對那場世紀大戰!」

    「為什麼我會以天命者的身份出現?」

    此刻木子墨很疑惑,如果自己不是天命者的話是不是可以平平淡淡的上完大學結婚生子?

    「這個需要問天了,並不是你我所能知道的事情的了,其實這件事我也想知道,我也想多享受幾年,可是職責到了,躲不過去的。」

    木子墨沉默不語,不知道該不該相信人皇的話語。

    「那個孩子是一個變數,如果你教育的好以後是你的助力,如果教育的不好,以後是最大的敵人!」

    「不會的!那個孩子很乖的!」

    「希望如此吧。」

    人皇此刻氣息爆發,肌肉膨脹,由乾瘦的老人變為魁梧的老人,類似木子墨運用戒指之力的時候一樣

    「我沒有了人皇戒但是我還可以運用,是因為我在體內累計了很多力量可以爆發,但是副作用也是有的。」

    隨後人皇如泄了氣的皮球一樣變回了一個普通的老人,而副作用讓人皇的身體嘎吱嘎吱的響著,隨後紫雷環繞全身,副作用被抵消掉了。

    「這就是紫雷的正確用法,可以抵消副作用,這股爆發的力量我稱為鋒氣,只有得到紫雷的人才可以運用,因為紫雷也是一種元氣,現在你我的實力卑微都無法調用紫雷,而這股力量是把鋒力如同元氣一樣轉換為氣息充填自身,但是鋒氣每天只能使用一次,否則身體會承受不住反覆折磨一次你會變成一個廢人。」

    對於人皇的話讓木子墨想起之前從地底遺迹衝出來的那一幕,而木子墨也確信了這個人沒有想害他的心思。

    「師傅,請受徒兒一拜!」 來到這個山清水秀的地方已經一周了,在人皇的教導下木子墨和木紫茜對基礎的了解已經很深了。

    「人皇爺爺你說我是妖,爸爸也說我是妖,說我是一隻美麗的小鳳凰,是真的嗎?」

    人皇慈祥的撫摸著木紫茜的小腦袋。

    「你本身呢是萬妖之首的白雷天命者,可惜你的爸爸改變了你,讓你成為了獨一無二的天妒代言人,而且是很強大的存在哦,就連諸天神佛也要給我們小紫茜面子呢。」

    聽到人皇的話,木紫茜嘿嘿嘿的傻笑著,但是這句話並不是哄孩子的,而是真的,畢竟紫雷所涉及到的包括諸天神佛在內的,諸天神佛要是得到了逆天的力量也是要接受紫雷的洗禮!

    「師傅,妖帝是什麼境界?」

    對於木子墨的提問人皇陷入了沉思。

    「妖帝啊,大約也就是躍的境界巔峰吧。」

    「那師傅您呢?」

    「我?我已經達到返的境界多年,到現在沒有找到突破到神級機會,如果我能到達神級,也許我也不會逐漸衰弱了吧。」

    「真的有神級?」

    我去1999年 木子墨看著人皇的憂傷也不在繼續問下去了,但是如果自己得不到天命者的這股力量,人皇也不會逐漸衰弱,真如人皇所說的,一切都是天命吧。

    「木子墨,你現在去上山給這片山所有的莫問花澆水,這是莫問花的照片,務必今天完成!」

    「這….師傅,這麼大的一座山…」

    等來年風起時 此刻人皇犀利的眼神盯著木子墨,木子墨咽了咽口水,接過照片立即就去做這件事情,而木紫茜一臉疑惑隨後就不去想了繼續拽人皇老頭的鬍子。

    「小祖宗呦,我這鬍子可拽不得,來人皇爺爺送你一個好玩的。」

    隨後人皇老頭從手裡變出來一個千紙鶴,千紙鶴彷彿活了過來一樣在天空中飛舞。

    「千紙鶴姐姐你別跑…」

    隨後木紫茜就追著千紙鶴跑去。

    此刻已經快晚上了,木子墨還在用扁擔扛著兩桶水,用最原始的方法給莫問花澆水。

    「咚。」

    人皇突然出現用拳頭狠狠的打了木子墨的頭一下。

    「為什麼打我啊師傅?」

    人皇運用自己體內的元氣將桶里的水託了出來,隨後輕輕一灑,水珠落在了莫問花上。

    「我讓你澆水,但沒讓你用這最原始的方法!」

    這時候木子墨立刻委屈起來了。

    「可是師傅,我沒有元氣。」

    「你有元氣!自己去尋找,你體內的紫雷會告訴你,今天先這樣吧,回去吧。」

    晚上吃過飯後,木子墨把木紫茜抱在懷中,而木紫茜在玩弄著手中的千紙鶴,而奇怪的是木子墨發現自己竟然通過木紫茜發現了元氣的流動,木子墨就這樣抱著木紫茜一動不動,木紫茜也很安靜的玩弄著手中的千紙鶴。

    人皇走了過來看到了這一幕微微一笑,隨後坐在自己的搖椅上扇著扇子。

    一個月時間過去了,木子墨可以運用元氣給莫問花澆水,行雲流水。

    「好了木子墨,今天開始你做下一項修行。」

    人皇引出自己體內的紫雷,整個人好像只是晃了一下,隨後手裡出現了一朵花。

    「師傅你手中的這朵花不是離這裡很遠的峽谷上的一朵特有的花嗎?雖然我不記得名字了。」

    人皇走到在一旁玩著小木馬的木紫茜旁邊,把這朵花插在了木紫茜的頭髮上,而這個木馬也是人皇親自做的。

    「謝謝人皇爺爺。」

    「木子墨你下一個修行就是運用元氣溝通紫雷,讓自己的速度得到增強,什麼時候你能像我一樣一瞬間去那麼遠的距離取一朵花回來,什麼時候修行結束。」

    在這段時間裡,木子墨不斷的控制紫雷進行速度的增強,有的時候增強過度撞牆,撞山都數不勝數,有的時候增強過弱,還不如跑過去,隨後又一個月過去了。

    「嗖。」

    「紫茜,這朵花喜不喜歡,爸爸給你帶上。」

    「喜歡!」

    木子墨把手中藍色的花朵插到了木紫茜的頭髮上,木紫茜開心的不得了,手裡把玩著人皇送給她的木刀和木劍。

    「接下來木子墨你要修行的是鋒力,最近山上有很多巨石阻擋了河道河水流通,導致山裡的動物們沒有水喝。」

    緊接著人皇拍了一下木子墨的重力手鐲,木子墨此刻感覺有很強烈的壓力。

    「沒想到你會帶著這個東西,你的任務就是一直去清理河道的巨石,但是你要記住,你的手鐲會根據你所適應的重力按每次一百倍的速度遞增重力,直至你習慣了它最終的重力,它自動破碎為止,你的鋒力修行也就高於段落。」

    木子墨強忍著全身的重力點了點頭,但是不遠處木紫茜也帶著重力手鐲,應該是人皇給的,但是木紫茜跟沒事人一樣繼續玩耍。

    「這個孩子以後不凡,遇到你也是緣分,你要珍惜。」

    木子墨點了點頭,隨後開始在山中不斷尋找並搬走巨石讓河道流暢,但重力總會在木子墨意想不到的時候增強,之後摔很重的一個跟頭,就這樣艱苦的訓練持續了兩個月。

    「咔嚓。」

    重力手環終於破碎,木子墨得到了解放,這時候木子墨感覺自己力大無窮,有用不完的力氣,這時烏雲滾滾雷聲陣陣,雲層中紫色閃電積蓄著,一道接著一道紫色雷電,轟擊而來,總共七道,一道比一道粗。

    「我去?咋回事。」

    木子墨一面懵逼的硬扛著紫雷,反正他也無所謂,體內有紫雷丹,會吸收這些紫雷,天妒過後,烏雲散去,人皇出現在木子墨身邊。

    「七道天妒紫雷?小子你以後的日子會不好過,你被上天盯上了,你只是達到了窺境界實力的二十倍進入到了下一個境界入境界就遭到了天妒,估計下次晉陞你會遭受十四道紫雷,直至最後晉陞返境界你會遭受七七四十九道紫雷。」

    聽到人皇的話木子墨不以為意,認為自己體內有紫雷丹也不會忌憚這些,而人皇看到這樣的木子墨一腳將其踢飛,隨後衝上前去抓住木子墨的脖子將其按在地上,木子墨一口血噴了出來。

    「木子墨!你給我聽著,無論是什麼力量都有承受上限,如果你覺得你自己擁有紫雷丹就不用害怕之後的天妒,就大錯特錯了!這次你可能覺得你毫髮無損,下次晉陞十四道的天妒威力是現在的二百倍,以此類推,你還覺得你的紫雷丹能抵擋住嗎?」

    被人皇揍了一頓的木子墨,此刻也冷靜了下來,不在那般自大了,也明白自己剛才膨脹了,認為自己天下無敵了。

    「咳咳咳。」

    人皇放下了木子墨,敲著後背咳嗽著。

    「師傅,對不起。」

    「沒有什麼對不起,你以後要走的路還很長,不要走彎路,我的時間不多了,我希望你可以帶領人族打敗這次的災難,現在你要做的就是熟悉你現在自身的力量,合理使用相應的力道,也就是所謂的細節。」

    晚上吃過晚飯,人皇一手木刀一手木劍,與木紫茜一手木刀一手木劍,對打了起來,木紫茜玩的不亦樂乎。

    他有另一面 「師傅你平時是用兩把武器?」

    「我?我的武器很多,因為我的鋒力比較特殊是一個兵器庫,裡面有各種各樣的武器,年輕的時候我可以三分鐘換一把武器去戰鬥。」

    看著人皇一臉自豪,木子墨也想象的到人皇當年的英姿。

    「每把武器我都可以熟練運用,我當年也下了不少的功夫啊。」

    「接下來你要做的就是每天與我戰鬥,什麼時候領悟了屬於你自己的戰鬥方式,什麼時候…」

    還沒等人皇說完,木子墨想皮一下運用紫雷加速想攻擊一下人皇,但是突然之間木子墨痛苦哀嚎。

    「爸爸!!」

    木紫茜丟掉手中木刀木劍,向木子墨跑過去,卻被人皇攔住,人皇迅速用手按住木子墨的雙肩,將自己體內的紫雷衝擊進去疏導木子墨體內的暴走的元氣。

    「木子墨告訴你一個壞消息,你體內的那個靈魂鎖住了你的紫雷,如果你以後想運用紫雷,只能….」

    「殺掉或吞噬我體內的靈魂嗎?」

    人皇點了點頭,木子墨沉默不語。

    深夜木子墨在夢中再次遇到了那個黑髮少年。

    「你為什麼要封印我的力量。」

    「你的成長的確讓我和驚訝,但是你不能成長的這麼快,如果你成長的過快你會被其他天命者盯上,因為我來到了這個時間區間,所以整個空間混亂,不在是我當時所經歷的一切,我當初可沒有遇到過人皇與妖帝,就連那個芊靈兒和木紫茜我也沒見過。」

    木子墨皺了皺眉,不是很理解這個五年後的自己所說的話。

    「記住,現在的你是最弱的天命者,就算真的擁有其他天命者,你也是最弱的,最弱是你的優點也是你的長處。」

    木子墨依舊皺著眉頭,似懂非懂。

    「你不希望你身邊的人一個個死在你的面前吧,如果不想那樣你現在就要學會忍耐,你需要的是蓄力,等待力量積蓄足夠,一步登天!」

    「一步登天嘛….」

    木子墨看著漂浮著的紫雷丹,此刻雷光陣陣

    「你可以認為我是在害你,你可以恨我,但是你總有一天會理解我的用意。」

    隨後這段夢就這樣中斷了直至天明。

    一年的時間很快的就過去了。

    「時間過的真快啊,一年了。」

    「爸爸!爸爸!你看人皇爺爺送我的手環好不好看。」

    木子墨撫摸著木紫茜的小腦袋,這一年過去了木紫茜毫無長大的蹤跡,還是那樣嬌小,隨後木紫茜從手環里拿出來一堆稀奇古怪的東西,都是人皇給這個小可愛製作的玩具,而木紫茜一臉正經的整理著這些,直至最後剩下一把刀一把劍,這對刀劍特別古樸,給人一種歲月的感覺。

    「爸爸,這對刀劍不錯吧,人皇爺爺說以後它們會一直陪伴我!」

    「嗯。」

    這時人皇走了過來,看起來又蒼老了許多。

    「回去吧,剩下的就靠你自己努力了,你的基礎現在已經很穩固了,實力也達到了入境界巔峰,三大戒指你也融會貫通了,我已經很放心了。」

    木紫茜在這一年裡真的把人皇當做自己的爺爺一樣,而木子墨也把人皇當做自己的父親一般,木紫茜上前拽住人皇的衣角,人皇一臉微笑蹲了下來撫摸著木紫茜紫色的長發。

    「紫茜以後要聽你爸爸的話,以後你們要走的路特別艱辛,不要總是哭鼻子哦。」

    「紫茜不會哭鼻子的,紫茜長大了,誰欺負紫茜,紫茜就用刀劍收拾壞人。」

    木紫茜可愛的揮舞著小拳頭。

    「那爺爺呢?」

    「我啊?我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辦,等爺爺辦完事情再來找紫茜玩,好不好?」

    「好~」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