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書架上面擺放的不是書籍,而是一個個小巧的玉盒,整整齊齊的,從下往上,最下面的玉盒品質最低,越往上越好。

    白道玄精神力一動,書架上,最上面一個晶瑩乳白色的小巧玉盒出現在自己手中。

    “咔嚓!”

    洶涌的精神力直接將覆蓋在玉盒上面的一層薄膜磨滅,白道玄隨意的將玉盒打開。

    定睛看去,是一枚拇指大小的玉簡,玉簡上面有着細小,密密麻麻的符文。

    手指輕輕一點,寒冰之力注入玉簡之中,玉簡立馬發出耀眼的金色光輝,其上的符文好似復活,一個個跳動着,放大的印在了半空中。

    “天炎刀法!”

    白道玄輕輕出聲,念出開頭幾字,而後便迅速的向後看去,只不過看了一會,他便沒有了興趣,直接將手中玉簡丟到一邊。

    按玉簡上所記載,這天炎刀法,是離火宗宗主所創的宗門絕技,可以藉助一絲絲天地間最原始的火焰之力輔助對敵。

    但是這在白道玄看來,完全是廢物,這不只是因爲他的能量屬性與這刀法所需要的不合,關鍵是這藉助天地之力,對他來說,輕鬆無比。



    他的神族羽翼,可以借用天地靈力,並且持久力很強,他的體質特殊,吸收的都是天地間最純粹的寒冰之力。 沒有多做停留,白道玄精神力連連運作,一個個承載着玉簡的小巧玉盒被他拿出。

    從最上面的玉簡,到最下面的,白道玄挨個看了個遍,最後得到的只有鬱悶。

    “這些貨色,這人竟然還把它們當成寶貝供着!”

    白道玄撇嘴,沒有找到什麼令他感興趣的東西,這令他相當的不滿。

    書架上面沒有白道玄感興趣的東西,他只得將精神力繼續擴展向整個寶戒,規矩性的查看一遍。

    “咦?”白道玄眼睛微眯,稍微驚奇,本來他對這枚寶戒沒有抱什麼希望的。只是抱着寧搜錯,不放過的態度查看一番,卻沒想到,還真被他找到了一件比較感興趣的東西。

    精神力微微一動,紅光一閃,一杆小巧的旗幟出現在白道玄的手中。

    小旗只有巴掌那麼大,通體火紅,被白道玄拿出,旗面輕輕的搖動,像是一團熊熊火焰。旗面上,有一條條紋路在上面若隱若現,幾乎快要看不見了。

    這杆小旗材質特殊,不知道是用什麼煉製而成,但是堅韌無比,白道玄精神力全力涌出,想要將其撕裂,最後卻無功而反,只得無奈的將精神力收回。

    而後,他又釋放出自己的寒冰之力,瘋狂的注入這小旗,後者的旗面輕輕的擺動了一下,小旗內的寒冰之力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小旗,看似普通,材質卻如此不凡,並且它的威能,絕對不止這些。”白道玄驚歎道。

    那位悲催的宗主境顯然也是因爲這旗的特殊纔沒有將其遺棄,只是他至死都沒有探查出小旗的真正作用,白道玄也根本對它沒有辦法。

    他可不認爲這小旗只是材質特殊,而沒有其他的過人之處,試問,誰會無聊到用這麼稀罕的材質製造一件裝飾品。

    暫時搞不清楚這小旗的情況,白道玄直接將其收入自己寶戒內,然後精神力繼續探查剩餘的寶戒。

    第七枚,第八枚,直到第九枚寶戒,每一枚寶戒內都是千篇一律的東西,沒點新意,搞得白道玄都沒了興致,一個勁的說着“出師不利。”

    拿出最後一枚寶戒,白道玄記得這是從天星老鬼手上剝離下來的,抖擻抖擻精神,他便將精神力釋放進去,開始探查。

    這天星老鬼不愧是殺人越貨的行家,偌大的寶戒空間,堆滿了靈石與靈藥,各個品級,不同種類的寶器也是不計其數。強烈的寶光,耀的白道玄精神力都是微微有點恍惚。

    在這枚寶戒空間內,白道玄也發現了一個書架,書架上面同樣擺滿了小巧的玉盒,比之先前的一個書架上面的要多出來不止一倍。

    微微打起 點精神,白道玄想起他與天星老鬼戰鬥時天星老鬼所用的招式,那攻擊,威力雖然不強,但是白道玄不認爲天星老鬼能夠創造出那麼厲害的招式。

    不管是那招星河漫天,還是最後天星老鬼召喚出的那顆巨大的隕落星辰,都與虛空的力量掛鉤,遠遠不是天星老鬼一個宗主境界之人能夠提前摸索到的。

    在這個世界,招式沒有具體的等級劃分,但是卻有品質的好壞,能夠發揮的能量成面越高,它的價值越高。

    一個接着一個的玉盒被白道玄打開,裏面玉簡中記載的內容他也一一掃過。

    最後,他總算是在一個不起眼的玉盒內發現了那記載着天星老鬼那日所施展的招式的玉簡。

    “萬古星空!”白道玄出聲,目露驚奇。

    這“萬古星空”就是那日天星老鬼所施展的招式,想要將它完整的施展出來,需要完成一套分招。

    那日天星老鬼所用的星雲密佈,就是這“萬古星空”的初始招。

    星雲密佈,想要施展出這招初始招式,沒有達到帝者境界的人,施展時間過長,對自己的經脈會造成很大的損傷。

    之後的星河漫天,就是注入自己的屬性靈力,如果你的靈力是火,那麼這星河就是灼熱的火焰之河,配合着虛空的力量,威力更是強大。

    而天星老鬼最後施展的那招自天外召喚隕落星辰的招式,沒有達到帝者境界之人想要用出來,必須燃燒自己的三分之一精血,代價不可謂不大。

    但是,有失必有得,雖然召喚隕落星辰的代價很大,但是它的威力那是強大的沒話說。

    想象一下,若是你與人交戰的時候,天外突然飛來一顆龐大的隕星,心性不怎麼強的定然會心生慌亂。

    之後,就算你反應過來,想要逃跑,卻也來不及了,想要抵擋,那也非常的困難。

    隕星的速度非常快,衝擊力就不是一般強者能夠承受的住的。

    那日,天星老鬼施展出這招,如果不是他的屬性是水,攻擊力有限,白道玄可能會受到不輕的損傷。

    “咦,這萬古星空接下來的招式,竟然沒有了!”白道玄臉上帶着疑惑,微微眯着眼睛。

    這“萬古星空”,如果按照上面的記載來說,練到最後,可以借用諸天萬域的星辰之力,更是能夠跨越時間的長河,直接召喚太古星辰,殺神滅魔也不在話下,威猛蓋世。

    但是這玉簡中記載的卻不完整,丟失了很大一部分,真正能夠發揮出它的威力的那部分已經不知去向。

    但是,哪怕就這前面一部分,這“萬古星空”的威力依舊很大,一切都是因人而異。

    白道玄的能量特殊,他能夠發揮出來的威力更爲強大,並且他的神族體質與天陰絕體,都強悍的很,更是事半功倍。

    “嘿嘿,不錯,收下了!”白道玄輕笑自語,毫不客氣的將這枚玉簡收入自己的寶戒內。

    神族雖然強大,底蘊深厚,但是很多的傳承都已經遺失了,稍微厲害點的傳承也必須要到聖人境界方能開啓。而庫存的招式功法,有很多強大的,但想要施展出來,需要的境界都很高。

    那些對境界要求不怎麼高的,白道玄又看不上,因此他也沒有從神族拿過什麼功法。

    還有,在這個世界上,功法雖然強大,卻不是太過於重要,像那些天才人物,大都是在成長中自己摸索招式功法,那樣的招式,往往是最適合自己的。

    “這門功法,只能當做一種手段,算不得自己的實力。”

    白道玄清楚的知道這一點,他的打算就是在自己還未創造出屬於自己的厲害招式前,多多增加自己的對敵手段,只有得到了強大手段的保障,他才能創造出強大的,屬於自己的招式。

    目前他的攻擊手段中,只有“冰河巨箭”這一門,是他借鑑冰河世紀旗而改造出來的,都算不上自創。 得到了“萬古星空”,白道玄總算是舒了口氣,笑道:“嘿嘿,不錯,有點意思,沒讓我白找啊!”

    之後,他將剛剛搜刮到的財物分門別類了一下,便起身走向洞口,“噗”的一聲,穿過了瀑布,落在水潭旁邊的一塊大石頭上面。

    腦中精神力微微催動,一個個跳動的金色字體便浮現在白玉羽眼前,密密麻麻的,正是那“萬古星空”。

    按照上面所記載的方法,他以特殊的路線運行着體內的寒冰之力,由緩慢到快速。

    最後,白道玄體內竟然傳出“隆隆”的響聲,像是有滔滔江河在他身體內奔騰。

    連帶着,周圍的大地都輕微的震顫着,不遠處的瀑布更是泛起陣陣波濤,好似隨時都會逆流而上。

    一圈圈透明得波動自他體內擴散而出,這是他體內寒冰之力經過特殊得運轉,而產生的虛空之力。

    “轟隆隆……”


    體內的寒冰之力仍然發狂的運轉着,白道玄周身的虛空之力也越來越濃郁,強盛。一波波的,化爲巨浪,擴散向四周。

    他雙手高高舉起,掌心向天,發出一聲沉呵,周身的星空之力立馬向中心靠攏,然後化爲一道氣柱,波動着,“轟隆隆”的衝向九霄之上。

    “成了!”他嘴角勾起微笑,略微有點興奮。

    果然,當星空之力所化的氣浪衝入天穹之後,天空中突然出現一層黑幕。

    黑幕不大,僅有方圓十幾米大小, 倒著走的駱駝 ,密密麻麻,每一團,都代表着一顆星辰。

    “這星雲,沒有什麼攻擊力,只能將敵人束縛。”

    擡頭打量着自己召喚出來的星雲,白道玄雙腿微曲,而後猛的躍起,化爲一道流光,最後停留在星雲內部。

    “漫天星河!”

    他輕笑,而後發出一聲暴吼,驚人的威勢自他體內涌出,一股股寒冰之力自他寶體內向外激射,一股腦的注入他周身的星雲。

    星雲立馬有了變化,不似剛剛那般安靜,首先是它的顏色,變成了冰晶一般,略微有點透明,帶有淡淡的藍,看起來真像是藝術品,很是讓人着迷。

    這星雲已經化爲了星河,隨着寒冰之力得注入,它變的非常濃郁,在天空中翻滾,奔騰,隆隆作響。

    白道玄再次輕笑,有點暢快,想要試一試這星河的威力,擡手對着遠處得一座數百米高的山峯輕輕一指。

    “轟……”

    星河好似復活了,發出滔天大浪,洶涌的自天際垂落,化爲一道銀色的匹練,帶着震耳欲聾的響聲,席捲向遠處的山峯。

    星河速度很快,眨眼間便已落在了數百米高的山峯之上,山峯立時間被轟出一個龐大的坑洞。

    強悍的衝擊力,更是令的山峯發出一陣猛烈得搖晃,巨大的山石滾落,響聲沖天,驚起山間大片的兇禽猛獸。

    “哈哈,不錯,這萬古星空果然強悍,放在天星老鬼那裏,真是明珠暗投了,在我手中,它一定能發揮出令人震驚得威力。”

    白道玄大笑不已,這“萬古星空”,威力強悍,在他這個境界,基本上沒有什麼能夠與之匹敵的招式功法,他尚未練熟,便能夠發揮出如此驚人的威勢。

    漫天星河威力強大,那召喚隕星的招式他卻沒有去嘗試,畢竟想要施展,雖然以他特殊的體質,不需要付出燃燒三分之一精血那麼大的代價,卻也會令他陷入一段時間的虛弱期。

    而他先前得罪了那麼多勢力,他知道各大勢力肯定不會善罷甘休,也許不久就會過來找他麻煩。

    如果這個時候陷入了虛弱期,各大勢力卻尋上門來,那他只得狼狽而逃,而後窩囊的找個地方藏身了。

    之後,他停留在此練習着“星河漫天”,靜候各大勢力的到來。

    轉眼過去兩天了,在這兩天中,白道玄對“星河漫天”的掌控能力大大的增強,召喚星雲所需的時間縮短了很多。星雲的面積,也已經有了三十多米。

    那漫天的星河每一次垂落,都能擊倒一座百米高的山峯。若不是此地山脈密集,他都不知道要找什麼來做實驗了。

    第三天,他靜靜的立於高空之上,卻沒有像往常一般練習,眼神深邃的看像遠處。

    在天際,有驚人血氣在翻滾,亦駭人的威壓衝宵,像是海中的大船,破開厚厚的雲層,向着這個的方向極速靠近。

    “唳……”

    數聲尖銳的啼叫響起,跨越遙遠的距離,傳入白道玄耳中,而後,在天際突然出現兩個亮銀的小點,清晰的落在他的眼裏。

    銀色小點靠近了,他看清了裏面的事物,那是兩隻幼兒巴掌大的靈鳥,通體亮銀色的羽毛,在烈日的照映下,非常的耀眼。

    “轟隆隆……”

    在兩隻靈鳥到達白道玄不遠處的同時,那驚人的威壓也終於靠近,壓迫的空氣震盪,發出驚天的響聲,山林間的樹葉都“倏倏”的往下掉落。

    “吼吼……”

    數聲狂嘯詐現,五頭長足有五米多,形似獅虎,渾身毛髮猶如黃金澆築般的靈獸出現,在它們身後,拉着一輛巨大的金色車輦,凌空虛渡。

    “萬獸宗!”

    白道玄眼睛眯起,嘴脣微微一動,他記得在萬壑宗時,便看到了這麼一輛黃金車輦,而當時在場的修士曾說出過這車輦所代表的勢力。

    之後,各色車輦在一頭頭異獸的後面出現,一個個凌空虛浮,隱隱的將白玉羽包圍住。

    除了這些強大的車輦,還有一些強者御空飛行,靜靜地站立着,一個個眼神透過各自身前的車輦,落在白道玄身上,隱隱的傳去一股股壓迫感。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