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晴雲跟在身後,後悔走的匆忙,沒有叫上小林子,這條巷子白天還好,晚上走起來陰森森的,感覺怎麼也走不完。

    蘇瀅在前面急匆匆的走著,根本沒有聽到晴雲的話。

    晴雲看到蘇瀅並沒有理會自己,也只好裝著膽子加快腳步,但是她總感覺身後有幾個黑影跟著自己,她猛的回頭,後面並沒有什麼人。

    難道是錯覺?晴雲回過頭,趕緊跟上蘇瀅的腳步。

    蘇瀅因為急著要見歐陽弘業,根本沒有注意到周圍的變動。

    突然之間,只見有四條黑影從旁邊閃身過來,一齊撲向了蘇瀅。

    蘇瀅猛的抬頭,這才反應過來有人襲擊,可是已經有些晚了,有兩個人張著大大的網子,把蘇瀅給罩住了,並捂住了蘇瀅的嘴巴。

    蘇瀅被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吃了一驚。

    「來人…」

    晴雲剛喊出來兩個字,就被另外兩個黑衣人蒙住了嘴,喊不出來,只有兩隻手在空中無力的掙扎。

    蘇瀅雖被控制無法出聲,可她是大將軍的女兒上官舞月,近身格鬥是必修的功夫。

    她跳起一腳,踹在另一人的肚子上,而那個人也沒防備,沒想到蘇瀅力氣會這麼大,踹的如此精準。

    嗷的一聲就躺在了地上。

    蘇瀅剛要飛起一腳,踹向後面的人,只聽的前面有人喊道:

    「誰,誰在那裡?」

    不遠處,有四五個人擁簇著一個人向這邊趕來。

    四個黑衣人看到已經暴露,趕緊收拾了東西,連滾帶爬的跑了。

    「快抓他們,快抓他們。」

    晴雲大聲的喊著。

    前方的人聽到喊叫,趕忙跑過來幾個人,穿著都是侍衛的模樣,但又和歐陽弘業身邊的侍衛不同。

    因為光線昏暗,蘇瀅並不能看的清楚。

    「您可是瀅貴人?」

    前方一位穿著講究的青年男子走到蘇瀅的身前。

    再看這青年男子,一身青衣皮莽打扮,與宮裡人打扮又有不同,但是一張清秀俊美的臉,和渾身散發出來的英氣,與歐陽弘業又有很多相似。

    不昧今生喜逢君 特別是那一張臉,簡直就是一個模子裡面刻出來的。

    「正是,多謝這位爺相救,您是?」

    蘇瀅看著面熟,但又不敢確定。

    她記得歐陽弘業曾經提起過,他有一個雙胞胎弟弟,和他長的很像,但是從來沒有見過,說是一直在邊疆戍軍。

    難道真的是他? 「在下汝陽王歐陽弘德。」

    青年男子躬身施禮。

    竟然真的是皇上歐陽弘業的胞弟。不過她更為驚訝的是為何從來沒有和歐陽弘德見過一面,他怎麼能一下子認出她了,這既讓蘇瀅震驚,又有些費解。

    「皇上?」

    晴雲跑過來,看著眼前這個和皇上長的如此相似的男人,但是從裝束和眼神中又看出有些許的不同。

    「別亂叫,這是汝陽王,快施禮。」

    晴雲這才有些迷糊的行禮,但是還是驚訝的張著嘴巴,她可不知道皇上還有這麼一個長的如此相似的弟弟。

    「剛才多謝相救。」

    蘇瀅欠身施禮。

    「貴人過獎了,宮裡頭竟然亂成這個樣子,真的好好讓哥哥來管管了。」

    說著,剛才幾個侍衛跑過來。

    「回王爺,剛才那幾人給跑掉了。」

    歐陽弘德一聽,不高興的指著他們調侃:

    「你們這個,平日里我是怎麼教你們的,連這幾個小毛賊都抓不住,天天好吃好喝的伺候著,還能管什麼用,啊。」

    「王爺,這幾個人我們剛才跟著,可是他們七拐八拐的就不見了,想必是對這裡很熟,要不然怎麼可能逃得過我們的手心。」

    為首的說話的是一個顯的有些胖的。

    「天天就你能吃,也就你能吃,都手工吧,下不為例。」

    帶侍衛,在皇宮之內是堅決不允許的,可見歐陽弘業對歐陽弘德放心,也可見兩兄弟之前的情意。

    「瀅貴人,這麼晚了,是去哪,會不會去御書房找皇上吧。」

    歐陽弘德問道。

    「正是,我正是要去御書房去面聖。」

    蘇瀅輕笑著,剛才如洪水猛獸一般的變故,蘇瀅並沒有放在心上。

    「那你趕緊去吧,我剛從那回來,要是去晚了,皇上可能就休息了。」

    歐陽弘德笑著說道。

    「那告辭,王爺。」

    蘇瀅施了個禮,然後帶著晴雲繼續向御書房方向趕去,剛才的事情,就像是根本沒有發生一樣。

    「主子,這真是太奇怪了,這位王爺怎麼和皇上長的如此之像,簡直就是一個模子裡面刻出來的一樣。」

    強愛蜜寵:傲嬌老公,請矜持 蘇瀅輕笑一聲。

    「你說的對極了,他們倆就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是雙胞胎兄弟,只是一個在皇宮裡長大,一個在宮外長大,平日里極少進宮。」

    「啊,真是這樣,難怪難怪,我第一眼看著他,還以為是遇到了皇上,結果是皇上的弟弟。」

    晴雲用手輕輕捂住胸口,剛才事發突然,現在想起那幾個黑衣人影,她的心裡還直發毛,要不是歐陽弘德及時趕到,如果主子和她被逮住了,後果不堪設想,晴雲想想都覺得害怕。

    「平日里,從來沒聽皇上講過他還有一個弟弟,而且長的一模一樣。噯,主子,你是怎麼知道他的?」

    晴雲好奇的問道,現在站在她面前的主子,她都有些看不透了,知道的遠遠要比她不知道的多得多。

    「真是多嘴,他能第一眼就認出我是瀅貴人,我還不能一眼就認出來他是歐陽弘德。」

    蘇瀅故意給晴雲一個小臉色,讓晴雲閉上他的嘴。

    粉粉媽咪不準逃 說著說著,御書房就到了。 皇上正在批閱奏摺,在昏黃的燈光映照下,似乎有些個蒼老。

    與歐陽弘德比,皇上確實看上去要老的許多。

    「蘇瀅,既然都來了,為何不過來一敘?」

    歐陽弘業其實早就看到了蘇瀅的身影,只是一直假裝批改,看蘇瀅什麼反應。

    「主子,要不要把剛才的事情,告訴皇上。」

    晴雲壓低聲音問道。

    蘇瀅輕輕搖頭,剛才雖說有驚無險,讓幾個人給逃脫了,可是她不想再給皇帝添亂了。

    「來找朕,一定是有事。」

    歐陽弘業抬起頭,笑著說道。

    蘇瀅抿了抿嘴,說道:「什麼都逃不過皇上的慧眼,我次來,其實是想問問,大將軍上官狄到底病成什麼樣子了?」

    歐陽弘業臉色變的不好看,一臉愧疚的說道:「上官大將軍,這幾日已經來京,正在家休養,我讓最好的太醫過去給看,可是仍然沒有任何氣色,哎。」

    說著,歐陽弘業竟然要落下淚來。

    蘇瀅看在心裡,知道歐陽弘業是真情實意,鼻頭也有些酸。

    平復了一下情緒,歐陽弘業想起來問道:「你為何如此關心老將軍,莫非你認識上官老將軍?」

    歐陽弘業看著蘇瀅,雖然他覺得這個猜測不可能,但是還忍不住問。

    蘇瀅在路上早就想好了如何回答這個問題,因為這個問題確實容易讓人引起懷疑。

    「我其實對上官老將軍,完全是處於一種仰慕,我早就聽說,上官老將軍為國帶兵打仗,不下上百戰,立下了汗馬功勞,赫赫戰功,此人乃是我大州國的附身符、定海神針,我自然是就關心的多了起來。」

    蘇瀅說的有模有樣,歐陽弘業連連點頭,以示相信。

    有了這個借口,蘇瀅就可以理直氣壯的問了。

    「皇上,不知這老將軍患的是什麼病,為何一病不起?」

    蘇瀅急切想知道答案。

    「上官老將軍,經過大小戰爭百餘戰,立下了赫赫戰功,本就年紀大一些,再加上…傷心,唉,就成了現在這個樣子,都是朕的錯。」

    說完,歐陽弘業滿是自責的來回的踱著步。

    「太醫可有說有什麼法子?」

    蘇瀅現在知道不是傷心的時候,關鍵的是還能不能補救,如果父親大將軍真的病入膏肓,她都不敢去想。

    「我也正在極力搜尋能醫治老將軍的名醫,這是剛這幾天,還沒有什麼消息。」

    歐陽弘業心裡清楚,如果連最好的太醫都醫不好的人,讓那些個江湖郎中給大將軍治病,那就是在開玩笑。

    不過就這樣放棄,歐陽弘業心裡不甘,自己讓大將軍失去了最心愛的女兒,這對他來說是最大的打擊,要不然也不會像現在這樣,一蹶不振。

    所以,歐陽弘業內心的愧疚感,比以前更厲害了,他要設法補救,不知道還來不來得及。

    蘇瀅知道歐陽弘業說的是真心話,不過這絲毫削減不了自己對父親大將軍的擔心,現在如果能見上自己的父親一面,那真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可是,蘇瀅完全沒有任何正當的理由去見上官大將軍。

    這可怎麼辦呢?蘇瀅急的眉頭緊皺。 「朕打算這兩天去看看老將軍。」

    歐陽弘業眼神深邃,去看老將軍既是出於公心,又是出於私情,兩者兼而有之。

    蘇瀅正想開口,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自己身為後宮之人,貿然和皇上一起去看老將軍,一來不合規制,二來會讓別人以為皇上對她的偏愛,已經要蓋過皇后的,她不想給歐陽弘業添太大的麻煩。

    蘇瀅點點頭,一時也想不出好的方法。

    她突然想到了皇上的弟弟歐陽弘德。

    「皇上,我剛才在路上,碰到了王爺。」

    歐陽弘業聽到蘇瀅提到了歐陽弘德,眉心舒展開來。

    「對,我還沒給你說,歐陽弘德剛在這裡,多少年沒見了,你竟然認得他?」

    歐陽弘業問道。

    「不是臣妾認得,而是路過看著和皇上長的相似,就不免好奇,問了幾句。」

    蘇瀅輕笑著。

    「哪是什麼路過,瀅貴人可說的真是輕巧。」

    就聽見外邊走過來一個人,聲音洪亮清脆,透著一股子朝氣。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剛剛與蘇瀅碰見的歐陽弘德。

    皇上與蘇瀅都是一驚,他怎麼又回來了。

    「弘德,你怎麼又回來了,是有什麼事么?」

    歐陽弘業問道。

    「正是,剛才瀅貴人說與我恰巧碰面,但是她只說了一半,而沒有說另一半。」

    歐陽弘德走進身來,輕笑道。

    「蘇瀅,是怎麼回事?」

    歐陽弘業不解的看著蘇瀅。

    蘇瀅剛要開口。

    「還是我來說吧,皇兄,不是我說你,你這宮裡頭的侍衛該換換了,怎麼能在你眼皮底子底下搶人?」

    歐陽弘德來到皇上跟前。

    「啊,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歐陽弘業聽到這話,著實有些震驚。

    歐陽弘德把剛才發生的事情都講述了一遍。

    皇上聽了以後,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竟然發生這樣的事,

    「連英,把雲豹給我叫來。」

    歐陽弘業臉上陰沉著。

    一會的功夫,雲豹就來到庭前,躬身施禮。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