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普通的治安官們,開始對於自己的身材在意了起來。有些異能者,身體略微有些肥胖的,都開始想辦法減肥了。

    畢竟,雖然引胖辭職聽起來很扯,但萬一要是真的呢。

    自己還是不要觸這個眉頭的好。

    另外,天級治安官們,卻是達成了另外一個默契,盡量不要去治安局總部。

    否則的話,天知道遇到蘇中和之後,會發生什麼不幸的事情。對於蘇中和這個自己打不過的挑戰狂魔,他們都是能避則避。

    餐桌旁,蘇嵐正緊盯著自己手中的屏幕,想要看清楚上面治安局局長摁下的印章上,到底是什麼字。

    治安局的局長是誰,蘇嵐早就已經好奇了。

    畢竟,范伊翁曾經和他說過,治安局的總部,主要是負責對於武道之路的探索。從根本上來說,這是一個純粹的理論部分。

    不過,蘇嵐可不會就這麼簡單的將另一個治安局和技術部的那些宅男們等同起來。

    技術部的宅男,其實是偏向實用的部門,只有在理論部門研究透徹之後的成果,才會被交到他們手上轉向實用化。

    那麼,身為理論部門的老大,治安官背後支持力量技術部的支撐力量,他們的局長,會有多高的實力,這,已經足夠讓蘇嵐有充分的好奇心了。

    另外,蘇嵐有種隱約的預感,這位治安局的局長,自己應該認識。

    只是,這上面的字十分之小,而且用的又是十分難以辨認的篆體。

    憑藉著之前在青寒子的墓穴辨認竹簡的經歷,蘇嵐這才艱難的認出了上面到底寫的是什麼:「治安局長之印。」

    辨認出來之後,蘇嵐頓時泄了氣:「這個印章還是個能繼承的東西呢。」

    「喂,老四,這下子你牛大發了。」這時候,蘇嵐的耳邊傳來了付義的聲音。

    抬起頭來,胡烈,付義還有鄭青松都在用充滿羨慕嫉妒恨的眼光看著自己:「你這一下子,可真正成了治安局的官二代了。」 「你們別鬧了,治安局哪有什麼官二代啊,官二代反而死的快不知道么?」蘇嵐無語的回答道。

    蘇嵐說的並不是假話,在治安局這個組織並不龐大,而且成立目的單一的部門內,官二代幾乎不會得到更多的幫助。

    最起碼,治安局內的升遷,依靠的還是真正的戰績。

    而至於修鍊的功法之類,所有的治安官,除了自己覺醒異能的之外,武者肯定都有著屬於各自的傳承。

    否則的話,他們也不會通過治安局的選拔。

    這一點上,沒有人會有更多的優勢,但也沒有人處在真正的劣勢。

    所以說,胡烈他們所說的官二代,只不過是一句調笑而已。無論是誰,在治安局,都要經過生與死的戰鬥,才能真正成長起來。

    「蘇嵐,這位蘇局長是你的父親?」對於蘇中和與蘇嵐的關係,羅輕語原本並不知情,不過,就憑剛剛付義的一句話,也足夠羅輕語弄明白這其中的關係了。

    「對,不過輕語姐,你不會也認為這是什麼值得羨慕的事情吧?」蘇嵐說道。

    羅輕語搖了搖頭:「這倒不會,我又不是那麼沒腦子的人,只是,我沒想到蘇嵐你居然也是出自治安官家庭,我原本因為你只是普通武者出身呢。」

    說道這裡,羅輕語看了看其他幾人:「我現在才發現,咱們小隊裡面,都是有父輩在治安局任職過的啊。」

    羅輕語的家族中,她也不是第一個擔任治安官的人了。她家的醫藥公司,其實背後也有著治安局的影子。

    只不過,羅家的醫藥企業和姜國棟的企業不同,並不是直接由治安局扶持起來的,而是由退役的治安官所成立,因為天然的關係,所以才會得到治安局的關照。

    畢竟,姜家的醫藥,有很多都是治安局的成果。

    而同治安官出身的企業家合作,更多的不僅僅是出自於利益和關係的考量,更主要的,是來自於保密方面的需求。

    因為這樣的原因,羅輕語這個千金小姐才會加入治安局,成為一名治安官。

    「輕語姐,你錯了。」聽到羅輕語的話,鄭青松一本正經的反駁道:「我們幾個一樣,但是,蘇嵐和我們不同。」

    「怎麼,除了蘇局長是治安局的高層之外,還有什麼區別嗎?」羅輕語帶著一絲壞笑,配合著鄭青松的話反問道。

    「還有,老四這小子不僅父親是治安官,就連母親也是治安官。更可惡的是,他父親是治安局的高層,就連母親也是。」

    羅輕語驚訝的瞪大的眼睛,然後,她瞬間聯想到了鄭青松這麼說的原因:「那個局長助理…」

    「對。」蘇嵐無奈的點了點頭:「是我媽。」

    「我剛剛理解錯了,蘇嵐。」見到蘇嵐承認,羅輕語嚴肅的看著他:「您老人家,還真是鐵杆的治安局官二代啊。」

    「哈哈哈…」在蘇嵐無奈的表情中,別墅里的笑聲響了起來,遠遠的傳了出去。

    這,或許預示著又是輕鬆愉快的一天?

    與此同時,隋國南方,一個靠近安南地區的關卡處,一個身材修長的中年男子看著手中的手機,一臉哭笑不得的表情。

    「蘇中和,即使我不告而別,你也不能這麼敗壞我的名譽吧。什麼叫做引胖辭職,你小子能想到這個詞,也算是文采大爆發了。你這小子,治安局第一次給副局長安排助理,你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么?」

    聽這話中的意思,這個男子,就是不辭而別的治安局前任副局長范伊翁。

    只是,即使現在熟悉范伊翁的人就在附近,他們也不會認為這個身材修長,面容俊朗的男子,就是范伊翁。

    提醒從胖到瘦的變化還只是其中的一個原因,更重要的是,眾所周知,范伊翁曾經因為任務受傷的緣故,永遠的失去了雙腿,而現在,面前的這個男子,行走之間沒有任何的異常,完全看不出一點的殘疾。

    「行了,老蘇,你做好你的事情,我該去做我自己必須要做的事情了。」范伊翁將手機放到了自己的兜里,大踏步的向著邊防關卡走去。

    很快,范伊翁就通過了邊防關卡,從隋國進入了安南的境內。

    前路茫茫,穿著長風衣的范伊翁,就這麼離開了自己已經守護了幾十年的祖國,義無反顧的踏上了自己該走的道路。

    天京市,蘇中和正坐在辦公室中,雙腳放在了桌子上,正在無聊的擺弄著自己手中的一支鉛筆。

    而一旁,宋珍正在平板上忙碌的批複著一個又一個的文件,一如之前的范伊翁一樣。

    終於,將手中文檔處理的差不多的宋珍放下手中的平板,晃了晃有些酸痛的脖子,再看到一旁百無聊賴的蘇中和,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中和,你說,為什麼治安局會史無前例的給你增派一個局長助理呢?」宋珍溫柔的笑著,看著自己的丈夫。

    「呵呵,老婆,累了吧,要不要我給你揉揉肩?」蘇中和是什麼人,在長期與自己妻子的鬥爭中早就以及國內積累了豐富的經驗,聽到宋珍的話,頓時笑嘻嘻的問道。

    「你說呢?」宋珍眨了眨眼睛。

    正當兩人又要開始日常甜言蜜語的時候,蘇中和辦公室的門被敲響了。

    「進來。」瞬間恢復了一臉嚴肅的蘇中和沉聲喊道,然後,治安局的前台,萌妹子陶小萌推開門走了進來。

    「局長,我要辭職。」不等蘇中和開口,陶小萌就直接說出了自己的來意。

    聽到陶小萌的話,蘇中和與宋珍對視了一眼。

    「小萌,好好的,你怎麼要辭職了?」蘇中和清了清嗓子,嚴肅的問道。

    「原本我是想到明年的時候再辭職的,我談了一個男朋友,明年要結婚。」陶小萌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羞澀:「不過現在范局長已經走了,我就選擇現在辭職吧,正好免得再重新交接了。」

    聽到陶小萌的話,蘇中和點了點頭,陶小萌的話倒是很有道理,既然已經決定細緻了,那麼不如趁著現在的時機,讓自己好直接找一個新員工。

    「嗯,小萌,恭喜你了。」宋珍笑了笑。 「嗯,能夠遇到他,我也覺得很幸運。」陶小萌笑了笑,臉上洋溢的都是幸福。

    「什麼時候帶著他讓我們見見?」宋珍問道。

    聽到宋珍的問題,在陶小萌沒有注意到的角度,蘇中和露出一絲無奈的苦笑。

    自己的這個老婆啊,有時候真的很有惡趣味呢。

    「他不是我們治安局的人,這些事情還是需要保密的。離開治安局之後,我就想做一個普通的家庭主婦。」陶小萌笑著回答道。

    「哦,是嗎,我覺得,范伊翁可能不會這麼想呢。」

    宋珍的話,頓時讓陶小萌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蘇中和坐直了身子,努力板著臉,嗯,要到重要時刻了,自己可要嚴肅一點。

    只是,想到這個傻丫頭被范伊翁給刷了,還一副自以為得計的樣子,自己真的忍不住想要笑啊。

    就要見證歷史性的重要時刻,但是卻忍不住想要笑場怎麼辦?在線等,挺急的,馬上就要攤牌了。

    蘇中和在這裡胡思亂想,但是另一邊,面對宋珍忽如其來的問題,陶小萌卻一臉愕然的表情。

    「宋助理,你這是什麼意思,我怎麼聽不明白呢?「

    「嗯,陶小萌的表情就真實多了。「蘇中和在心裡做著評判:「果然,女人都是天生的演員。「

    「宋助理這個稱呼,有點太難聽了,我可不喜歡。「宋珍笑了笑:「你還是叫我珍姐好了。「

    「珍姐。「陶小萌沒有計較宋珍年紀足夠做她媽媽的事實,勉強笑了笑:「你說的,我聽不太懂。「

    「你怎麼會聽不懂,范伊翁不是你爸爸嗎?「宋珍笑了笑,又平淡的說出了一句讓其他人震驚不已的話。

    當然,聽著宋珍的話,蘇中和卻沒有任何驚訝的表情,平靜的端起手中的茶杯,慢慢的嘬著。

    「表情有點僵硬。「蘇中和繼續對自己的演技做著評判。

    「呵呵,小萌,我不知道你們從什麼地方了解到伊翁和素素的事情,然後編排出來這麼一段合情合理的過往,讓你來冒充素素的孩子。」宋珍臉上的表情,十分的意味深長:「不過,有些事情,即使你知道所有的細節,但是假的,永遠不會成為真的。」

    「我是什麼地方露出破綻的?」聽完宋珍的話,陶小萌的臉上,沒有了之前那羞澀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冷漠。

    「不不不。」宋珍搖著頭:「並不是你在什麼地方露出了破綻,而是你一開始,就沒有真正的騙過伊翁。我來告訴你,范伊翁和素素,當年並沒有孩子。那件你拿來當作證據的隱秘,其實是另一個秘密的借口而已。」

    「哦。」即使宋珍這麼說,陶小萌仍舊沒有任何驚慌的表情,只是發出一個疑惑的音節,然後搖了搖頭:「看來,有些事情,真的是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不僅僅是你,我都有這種想法呢。」宋珍笑了:「如果不是因為你出現,我們還真的沒有辦法讓老范就這麼合理的在治安局消失。」

    「什麼意思?」這時候,陶小萌的表情終於變了:「一切都是你們計劃好的?」

    「也許吧。」宋珍聳了聳肩:「也許。大概幾個小時之後,你們約定好的接頭點,會有人推著一輛輪椅離開,輪椅上,或許會坐上一個胖子。」

    「你們要把范伊翁的失蹤推到我們身上?」陶小萌這時候,臉上徹底的變了顏色。

    偷偷的將范伊翁帶走是一回事,但是讓其他人認為自己將范伊翁帶走,就是另外一回事兒了。

    范伊翁擔任了這麼多年的治安局局長,他知道多少隋國的機密,沒有人清楚。

    但是,范伊翁這個人具有多大的價值,卻是每個人都知道的。

    得不到范伊翁,雖然失望,但是卻也並不是不能接受的損失。

    損失一個接頭點,更是一個小到可以忽略的損失。畢竟,接頭點的人雖然重要,但是比起范伊翁自身的價值來,根本就是不值一提。

    不過如果讓治安局的算計得逞了,那麼,恐怕到時候,自己的組織,就要永無寧日了。

    想到這裡,陶小萌雙腳一蹬,身形飛速的向後退去,行走間,一陣熱浪從周圍升騰而起。向著宋珍和蘇中和捲去。

    她想要趁著蘇中和兩人抵擋攻擊的短暫時間,從這間辦公室中逃出去。

    只要能夠出去,她還是有辦法逃走的,在二夾一村待了這麼多年,陶小萌也有一些屬於自己的布置。

    面對陶小萌的攻擊,蘇中和眼神一凝,這並不是異能,而是天級武者的異象。

    陶小萌居然與范伊翁所說的一樣,真的是一個隱藏了自己底細的天級武者。

    「嘖嘖,這年頭,怪胎還真不少。」蘇中和搖了搖頭,這麼年輕就是天級武者,讓他感覺現在的年輕人啊。

    不過,再一想自己家那個只修鍊了不到一年的怪胎,蘇中和頓時心裡又平衡了。

    最大的怪胎,還是我們老蘇家的。

    揮了揮手,蘇中和輕描淡寫的打散了陶小萌的攻擊。然後伸出手指輕輕一指,陶小萌的身影,立刻停在了原地。

    這個時候,陶小萌的手指已經摸到了房間的把手上。

    然而,就是這最後一個拉門的動作,她卻使出了全身力氣都無法完成。

    超天級武者與普通天級之前的差距就是這樣,看起來一步之差,中間卻隔著一條無法逾越的鴻溝。

    沒有跨過這一步,縱是你再強大,面對超天級的時候,也不是一合之敵。

    這,是法則的力量。

    超天級高手,一舉一動之間,都可以引動周圍的力量為己用。

    「媳婦,接下來還是得你去了,我一個大男人不合適。」蘇中和伸著手指,對自己老婆嘿嘿一笑。

    宋珍白了他一眼,然後走上前去,將全身僵硬的陶小萌扛了起來。

    即使在宋珍的肩上,陶小萌也保持著剛剛的姿勢,沒有任何的移動,像是一個雕塑一般。

    接著,蘇中和在面前的辦公桌上一陣擺弄,辦公室的地板上,出現了一個隱秘的暗道。這個暗道,即使是陶小萌也從來沒有發現過。

    雖然全身已經僵住,但是陶小萌的意識還能夠運轉,在見到這個暗道的時候,陶小萌頓時感覺眼前一黑。

    自己真的栽了,從頭到尾,這一切都在他們的算計之中。 宋珍背著陶小萌,從地下出現的這個通道中慢慢的走了下去。

    通道下面,是一間燈光明亮的實驗室。當宋珍下來的時候,裡面已經有幾個人等在了這裡。

    仍舊是全身僵直的陶小萌順著不變的視角向前望去,出現在自己視線里的幾個人,都是她從來沒有見過,也從來不認識的。

    看周圍的環境,明顯不是倉促間布置出來的,而且,其他人對於宋珍和自己的到來,也沒有任何驚訝的情緒。

    范伊翁辦公室下面,居然存在著這麼一個地方?

    陶小萌這才後知後覺的明白,自己對於治安局,還是不夠了解,有些事情,真的是自己想的太簡單了。

    「喏,給你們了。」宋珍將陶小萌放了下來。

    這時候,幾個穿著白色大褂的女子走上前來,將陶小萌接了過去。

    這一點,讓陶小萌微微安下了心,至少,自己還是能夠受到人道的對待的。

    「行了,放到這裡吧。」一名女子開口了,聲音悅耳動聽:「這些天,我們會好好照顧她的。」

    「交給你們就放心了,只是,人家一個沒結婚的女孩子,這幾天可別讓你們給喂胖了啊。」宋珍說完這句話之後,就又從走下來的通道回去了。

    這時候,陶小萌才感覺原本緊繃的身體,終於回歸了自己的控制。便立刻想要動手,趁著通道還沒有關上逃走。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