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時隔二十多年,沈詩薇是第一次再見到龍君澈,但卻一眼便將他認出來了。

    她臉上帶著震驚的表情,雙眸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讓她二十多年前愛到心痛的男人,心裡酸澀無比,眼眶濕潤了幾分。

    在她懷著黎曉曼時,她也曾找過他,可直到她生下孩子,也沒有找到他。

    她從來沒有想過她竟然還會有再見到他的一天。

    二十多年再見,她對他依然印象深刻,但他卻只是覺得她似曾相識。

    龍君澈見沈詩薇一直看著他,他與她對望了一會後便轉過了身,進入了校門。

    他今天來也是看小妍妍的,而且這段時間他都有來學校看小妍妍,但他每次沒有和小妍妍說話,只是站在小妍妍的教室外看看她就離開了。

    他總想往這裡跑,但他卻不知道為什麼。

    沈詩薇見他進了校門,眼眸中的情緒複雜,她沒有坐進車裡,也跟著進了校門。

    黎曉曼見小妍妍上課很認真,滿意的一笑,轉身準備離開,卻看見龍君澈正走來,而原本離開了的沈詩薇也返回來了。

    她有些奇怪的蹙了下眉,隨即往前走了幾步。

    龍君澈沒想到黎曉曼今天會來學校,想到上次她對他的態度,他就皺了下眉。

    他走到了黎曉曼的身前站定,「曼曼,沒想到這麼巧,我來看妍妍,你也來了。」

    黎曉曼現在知道龍君澈和霍雲烯是一夥的,而且還綁架過她的親親老公不利,她對他的印象自然不好,對他的態度也不好。

    她目光冷淡的睨著他,語氣也帶著清冷,「龍先生,你又不是妍妍的什麼人,你來看她做什麼?你不會連一個小孩子都不放過吧?」

    龍君澈睨著對她態度冷淡的黎曉曼,那眉頭又幾不可查的蹙了下,他依然笑睨著她,「曼曼,你對我好像有很大的成見?」

    黎曉曼睨著他勾唇淡淡一笑,「龍先生既然知道,以後就別來學校。」

    龍君澈深睨了黎曉曼一眼,隨即說道:「曼曼,你好像忘了,我上次跟你說過,我是龍司昊的舅舅,妍妍就是我的……」

    不等龍君澈說完,黎曉曼便語氣清冷的打斷了他,「龍先生,你真以為我不知道你的事嗎?你只是司昊的外公收養的,你不是司昊的親舅舅,你和妍妍沒有任何關係,我不希望你再來看她,還有,我不管你和司昊的外公有什麼不愉快,也不管你和司昊死去的爸爸有什麼仇怨,如果你再敢做出傷害司昊的事,我不會放過你。」 聽到黎曉曼的話,龍君澈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心頭一痛,莫名的覺得有些不是滋味。

    隨後走來的沈詩薇正好聽到了黎曉曼的那一番話,她沒有想到黎曉曼竟然和龍君澈已經見過面了,而且聽她對龍君澈的稱呼,她可以判斷她還不知道她和龍君澈的關係。

    她神色複雜的睨向了黎曉曼,雙眉深蹙起,「曉曉,你不能這樣和他說話。」

    龍君澈看著像是在替他說話的沈詩薇,眼眸中閃過濃濃的疑惑,在他的印象中,他和她之間似乎並不熟,她替他說話讓他覺得很奇怪。

    而且她剛剛不是都要上車離開了嗎,怎麼又進來了?

    最讓他疑惑的是她和黎曉曼怎麼會認識?

    黎曉曼聽到沈詩薇替龍君澈說話,也有些意外,她眯起眼眸看著沈詩薇問:「你們認識?」

    沈詩薇則是沒有回黎曉曼的話,而是走到了她的身旁,雙眸緊看著她問:「曉曉,告訴媽咪,你和這位龍……先生是什麼時候認識的?你們怎麼認識的?」

    「你是她的媽咪?」


    龍君澈聽到沈詩薇自稱是黎曉曼的媽咪,他眸中劃過震驚之色,疑惑的看著沈詩薇。

    他所知道的黎曉曼的媽是黎素芳,在五年前就已經死了,怎麼會又冒出來一個媽?

    而且眼前的這個女人還讓他越看越覺得眼熟,尤其是她那雙眼眸總是與他腦海中的那雙眼眸吻合在一起。

    沈詩薇見龍君澈根本就沒認出來她,她心裡其實並不是很好受,畢竟他是她這一輩子唯一愛過的男人。

    至於索菲的父親諾克斯,她對他只有感激。

    諾克斯身為她的丈夫,在她最悲痛絕望的時候給了她很大的關懷,他那時的陪伴,讓她的心不再那麼孤單,所以她很感激他。


    她沒有回龍君澈的話,而黎曉曼也沒有回她的話,三個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你看著他的,氣氛有些僵硬。

    直到下課鈴聲響起,小妍妍從教室里走了出來。

    小小的她見到她的媽咪,先是一驚,正欲喊媽咪,才發現不止有她媽咪,還有另外兩個人。

    她小跑著上前,直接走到了三個人的中間去,揚起小腦袋,看著黎曉曼和沈詩薇甜甜一笑,「媽咪,外婆,你們怎麼來了?」

    話落,小小的她又轉過了身,眨巴著小眼眸,伸出了細嫩的小手指指著他,「咦,你……你好眼熟,我見過你,你是……」

    「外公。」這兩個字不是小妍妍說出來的,而是沈詩薇下意識說出來的。

    聽到她這「外公」兩個字,黎曉曼,小妍妍,龍君澈都一臉疑惑和驚訝的看著她。

    小妍妍眨了眨眼,張大了小嘴巴,小手依然執著龍君澈,「外婆,你說他是外公,那你們是夫妻嗎?」

    聽小妍妍這樣問,沈詩薇挺尷尬的,她正欲說不是,黎曉曼便先她一步出聲。

    「妍妍,別亂說,他們不是夫妻。」

    沈詩薇的丈夫是諾克斯,這一點她自然知道。

    小妍妍皺起小眉,不解的看著沈詩薇,「外婆,你們不是夫妻,我為什麼要叫他外公呢?」

    此刻,龍君澈透著深沉的目光也落在沈詩薇的臉上,那眸底閃爍著疑惑和驚訝。

    從剛剛沈詩薇叫他龍君澈,然後跟著他進來,為他說話,現在又讓妍妍叫他外公,她這一些列反應都讓她覺得很奇怪,心裡也更加斷定她一定是認識他的。

    小妍妍後面問的這個問題,黎曉曼也很想知道,所以她睨向了沈詩薇,等著她回答。

    沈詩薇則是蹲下身來,笑看著小妍妍,「妍妍,外婆就是隨口一說,外婆有事要回去了,外婆改天再來看你。」

    話落,她在小妍妍的額頭上親了一下,才起身睨向了黎曉曼,「曉曉,媽咪回去了。」

    再轉身離開時,沈詩薇只是看著龍君澈輕點了下,算作是向他打了個招呼,然後她便離開了。

    龍君澈看了眼她的背影,隨即轉身睨向了黎曉曼和小妍妍,「曼曼,妍妍,我也回去了。」

    隨即他便也轉身離開了。

    小妍妍見狀,疑惑的看著她的媽咪,「媽咪,外婆看起來怪怪的,還有媽咪都沒告訴我,那個外婆是怎麼來的?」

    「以後有空再告訴你。」正好上課鈴聲響了,黎曉曼看著她說完,便先讓她進教室去。

    而她則是在小妍妍離開教室后,一直睨看著龍君澈和沈詩薇離開的方向,心裡覺得沈詩薇今天非常的反常。

    出了校門的沈詩薇正欲坐進車裡,龍君澈便喊住了她。

    他目光溫和的看著她,唇角帶著一絲淡笑,「我希望可以和你談談。」

    沈詩薇深睨了他一會,才點頭。

    隨即兩人各自開車去了一家咖啡廳。

    坐下后,龍君澈便開門見山的問:「請問你是……」

    沈詩薇見龍君澈還真不記得她了,她蹙了下眉,保持著優雅和高貴,「龍先生是貴人多忘事,我和龍先生二十多年前見過幾面,龍先生不記得了?」

    龍君澈深看著她,他是覺得她有些眼熟,但真想不起來是在哪裡見過她。

    他臉上帶著歉意,「抱歉,我覺得我應該見過你,但是想不起來你是誰,希望你可以提示一下。」

    沈詩薇目光複雜的看著他,但那張臉上卻始終保持著淡淡優雅的笑。

    都市反套路系統 ,她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才語氣溫和的說道:「我叫沈詩薇,二十多年前,我和龍先生在一個酒會上第一次見,當時你和你的養父走在一起,我和我的父親走在一起,我父親和你養父有些交情,便為我們做了介紹。」

    酒會?沈詩薇?

    聽到沈詩薇這個名字,龍君澈便有印象了,他是認識這麼個人,但不是很熟。

    她對酒會上的描述也令龍君澈靈光一閃,想起了當年的景象。

    當時是他的養父龍騰天向他介紹的沈詩薇,而他則是沈詩薇的父親向她介紹的。

    百變天後:傲嬌Boss要捧我 ,便讓他陪沈詩薇。

    他記得當時只和沈詩薇聊了幾句,便說了句失陪去找龍雅心了。

    而那次的酒會,霍辰風也參加了,他正好看到龍雅心和霍辰風相談甚歡。


    他和龍雅心不是親兄妹,所以他一直暗戀她,見她和霍辰風相談甚歡,他心裡自是不高興,便到酒水區喝酒,再次遇到了沈詩薇。

    隨即他看著沈詩薇,優雅一笑,「我想起來了,我們的確見過。」

    沈詩薇見他想起來了,心裡卻是苦澀的,他竟然都已經把她忘記了。 果然他從來就沒有把她沈詩薇放在心上過啊!

    在龍君澈眼裡,或許只見過她幾次,但是她卻從那次酒會過後,便一直都在關注著他。

    她對他是一見傾心。

    當時的他替他的養父龍騰天管理著龍氏,她為了能夠看他一眼,幾乎每天都會去龍氏大廈外等他。

    她坐在車裡,從他上班等到他下班,直到他回去了,她才會回去。

    那時的她很年輕,第一次對一個男人動心,很嚮往轟轟烈烈的愛情,所以對龍君澈,她幾乎耗盡了她全部的熱情。

    除了在龍氏大廈外等他,她也會自己動手給他做些吃的,然後想辦法讓人送到他的手裡。

    甚至她還為他化名進去過龍氏,只是他一直不知道而已。

    之後有兩次酒會,他們也見過面,只是他只和她交談幾句,便說失陪一會,然後她在酒會上就沒再看到他的身影。

    龍君澈見沈詩薇低眉深思著,表情帶著淡淡的苦澀,他深蹙了下眉,想起剛剛她讓小妍妍叫他外公的事,心裡覺得疑惑,便問:「你剛剛為什麼要讓妍妍叫我外公?」

    沈詩薇收起思緒睨向龍君澈,淡淡的笑了下,「我隨口說說而已,我真沒想到相隔二十多年還能再見到你。」

    她的語氣很輕鬆,但其中夾雜著多少的心酸和苦澀,只有她自己知道。

    這麼多年了,她年少時對龍君澈的那份強烈的愛戀如今就只剩下遺憾和苦澀了。

    龍君澈眯起了桃花眸,敏銳的目光深睨著她,試探性的說道:「你好像有心事?」

    沈詩薇目光淡漠的睨著龍君澈,「每個人都有心事,我想你也不例外。」

    龍君澈微蹙了下眉,「的確。」

    他也有很多心事,可是卻找不到一個可以傾訴的人。

    有些心事埋藏在心裡太久了,變成了一塊巨石,壓的他有些喘不過氣。

    沈詩薇深睨了他一眼,想到他去學校的事,便問:「你剛剛是去看妍妍?你和曉曉,你們是什麼時候認識的?怎麼認識的?」

    她問這些問題,令龍君澈心裡越發覺得奇怪。

    「你似乎對這件事很感興趣?」

    沈詩薇現在並不想告訴龍君澈黎曉曼是他的女兒,他從來沒愛過她,甚至都忘了她,而且都過了二十幾年了,她現在告訴他黎曉曼是他的女兒,她想他也不信。

    他們都不是二三十歲的年輕人了,既然事情都過去了那麼久,也沒有說出來的必要了。

    她想為她自己保留最後一點的尊嚴。

    過去的事都讓它過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