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是你自願留下的,我並沒有強迫你。”

    蜜寵辣妻:老公輕一點 我想知道五年前,這裏發生了什麼?”遊蘭起身向錢寧走去。

    “這個很重要嗎?”

    錢寧面無表情的轉頭看向海面。

    “或許過一會,我們就會和他們一樣,被永遠的埋葬到這冰冷的海底了。”

    “他們?”遊蘭面露疑惑,“是當年弇茲追尋計劃中,死在渤海的學員嗎?”


    “三百一十八人!”

    錢寧咬着牙,他的右手緊緊握着手裏的巨斧。

    “如果你恢復過來了,那我們就出發吧!”

    錢寧轉身,卻不小心撞到了他身後的遊蘭,兩人第一次如此平和的對視,海風呼嘯,淅淅瀝瀝的小雨打溼了他們的面龐。

    “你,還好吧?”

    遊蘭突然有些不知所措,剛纔在海面上,若不是錢寧奮力相救,或許她此刻已經葬身海底了。

    “赤鏈青環蟒,希望你沒有感應錯。”

    錢寧側身,與遊蘭擦肩而過,他一直在迴避遊蘭,心底有着陰暗面的人,總是無法直面自己。

    “要是我們今天死了,你覺得會有人記得我們嗎?”

    錢寧停住了腳步,微微搖了搖頭。

    “我們這樣的人,需要人記住嗎?”


    遊蘭調整着自己的呼吸,她能感應到,那股強大的力量正在緩緩靠近。

    “重新做個自我介紹,我叫遊蘭,來自大海。”

    錢寧側頭看向遊蘭。

    “錢寧,孤兒,曾經有過一羣出生入死的兄弟,此刻,孑然一身!”

    空中的烏雲開始消散,微弱的光透過雲朵的縫隙,灑向海面。

    “我想,我明白你的故事了。”

    遊蘭笑着,那一刻,在錢寧的眼中,這便是最美麗的天使。

    “如果可以,我要你活着出去。”

    “不,”遊蘭回頭,她的眼中有一種叫做期許的光,“我們都得活着,爲了,曾經讓我們活下去的人。”


    海風吹起錢寧金黃色的長髮,暗金色的瞳孔,逐漸綻放光芒。

    “那便戰吧!”

    錢寧無謂的笑着,五年來,他從未像今日一樣真正的釋懷,愧疚與憤恨,在遊蘭笑着看向他的那一刻,似乎一切都煙消雲散了。

    平靜的海面,就像他們此刻的內心一樣,妖血、獸血,靜默的流淌。

    “錢學長,”遊蘭回頭看向錢寧,“開始你的表演吧!”

    巨斧晃動,金黃色的光芒綻放,風平浪靜的海面開始涌動。汽笛轟鳴,氣勢浩蕩,錢寧駕駛着汽艇,清晰的導航系統上,浮現出一個顯眼的座標。

    所有的船隻,開始向這片海域最近的島嶼靠攏,錢寧坐在駕駛艙內,操控着一切。而遊蘭站在桅杆頂端,海風吹起她的衣角,反光鏡內,她顯得格外的美。

    “來了。”

    遊蘭對駕駛艙內大聲的喊道。

    錢寧起身,把所有的外接頻道關閉,然後開啓自動駕駛功能。

    “赤鏈青環蟒,”錢寧小聲的嘀咕着,“不廷胡餘,就讓我,來揭開你的面紗吧!”

    暗金色的瞳孔閃動,一道滔天的金光射向海面,錢寧操控着懸浮板,手中巨斧揮舞,無數海浪翻涌。

    “它會出來嗎?”

    遊蘭有些疑惑的看向海面。

    “光靠我,顯然還不行。”

    經過一番折騰後,錢寧再次回到船艙內。


    “距離海岸還有多少?”

    遊蘭站在桅杆上問。

    “五分鐘!”

    “還得再等等。”

    遊蘭緊張的暗自計算着,她要確保,自己暴走血脈的後,他們還能有足夠的時間,逃向海岸。

    “害怕嗎?”

    錢寧笑着問。

    “怕,你呢。”

    錢寧驅使着懸浮板,向遊蘭靠近,微弱的光打到船艙上,冰涼的海風越來越劇烈。

    “穿好那件防彈甲,躲到角落裏。”

    “那你呢?”遊蘭再次追問。

    “別擔心,”錢寧嘴角上揚,自信的笑着,“想殺死我,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遊蘭擡手看了看時間。

    “還有三分鐘,撐得住嗎?”

    錢寧眉心緊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開始吧!”

    遊蘭低頭看了看錢寧,然後鬆開自己的手,下墜的瞬間,一道紫色的光閃過。錢寧澎湃的妖力可以感受到,一股源自海底最深處的恐怖力量,正在逐漸向他們靠攏。

    “砰!”

    大橘為重[綜英美] ,洶涌的海面上,那隻曾經被林軒冰凍的巨大凶獸浮出水面。

    “去死吧!”

    錢寧一聲怒吼,金色的光芒四處閃動,無數的爆破聲瞬間響起,剛剛浮出海面的巨獸,幾乎就在一眨眼的時間內,就被錢寧徹底消滅。

    “這就是你全部的實力嗎?”

    遊蘭有些驚訝的看着這個強大的男人,她面色痛苦,暴走的血脈正在吞噬她的靈魂,三分鐘,在還沒有抵達海岸之前,她絕不能散失自己的意識。

    “砰、砰、砰~”

    周邊的船隻,一艘接一艘的被掀翻,錢寧眉心緊鎖,那來自渤海之淵最強大的兇獸,曾經屠戮古森學院三百一十八名學員的罪魁禍首,就在他的腳下。

    “上岸。”

    遊蘭扭曲着身子,她的最後一絲意識即將崩潰。呼嘯的海浪從四面八方涌來,渤海之濱的無名小島,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席捲着。

    錢寧咬牙看向半空中的遊蘭,他無法做出抉擇,堅定了五年的心,在某一刻悄然發生了變化。

    “該死的傢伙,想想你爲什麼還能活着。”

    錢寧擡手惡狠狠的抽打着自己。

    “啊!救我……”

    遊蘭痛苦的叫喊聲在錢寧耳邊迴盪,這一次錢寧沒有選擇出手,只有遊蘭徹底獸化,才能引出赤鏈青環蟒,他纔能有機會,親手爲冤死在渤海之淵的學員復仇。

    “天道威威,兩儀尋尋,四像顯影,八方定位,急急如律令,天雷,引!”

    錢寧眉心緊鎖,一道耀眼的白光閃過。尚未完全獸化的遊蘭,眼角浮過一絲驚訝。

    “道法?”

    “轟隆隆~”

    驚雷響起,錢寧上空,五道天雷同時劈下。四下裏,哀鴻遍野,那是一種毀滅性的力量,被擊中的海域,所有魚類,無一倖免。

    “有人用了禁忌之法!”

    不遠處的孤島上,一老者頭戴斗笠,身披蓑衣,兩旁的童子輕輕搖晃着手裏的蒲扇。

    “回先生,應該是古森學院的妖獸。”

    “以肉身承接天雷,妄圖打通周身脈絡,這是在逆天改命啊!”

    老者饒有興趣的向天雷處掃了一眼。

    “我們要插手嗎?先生。”

    老者微微搖了搖頭,“一頭赤鏈青環蟒而已,我們要等的,是不廷胡餘。”

    “它會出現嗎?”一童子搖晃着手裏的蒲扇,有些天真的問道。

    “當然不會,這些不過只是誘餌,它想要的是鄭宇手裏的龍靈,一個幾近瘋狂的混妖,還不至於讓它親自出手。”

    另一童子看向大海,他的眼神中有些失落。

    “上次敗給了鄭宇,讓牧兒很不開心。”

    老者笑着看向那名童子。

    “他使的是蠻力,牧兒年紀尚幼,敵不過他實屬正常,但只需假以時日,那鄭宇又豈能是你的對手,混妖終究只是混妖,他們先天就是殘次品,被同族遺棄的流民而已。”

    “那我們,也是流民嗎?”另一名童子問道。

    老者起身,看向汪洋大海,他的神情中有着一絲疑惑。

    “這個問題,時間會告訴我們答案的!”

    海浪拍打着斷崖下的礁石,支離破碎的船隻殘骸,散落一地。

    錢寧被天雷擊中, 豪門盛寵傲嬌妻 ,而一邊的遊蘭,已經完全散失意識,暗紫色的瞳孔裏,流露出無盡的殺意。

    “砰!”

    一股巨大的海浪襲來,孤島上的老者,笑着看了看錢寧,然後一擡手,帶着他的兩名童子,悄無聲息的沒入海浪之中。

    激發全部血脈後的錢寧,有些無法掌控自己的意識,還來不及等他反應,另一邊的遊蘭已經惡狠狠的向他撲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