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3 日 Comments (0)

    於此同時.程道召開武林大會.讓這件事擱淺了一陣.畢竟寶藏不一定為真.而武林盟主之位卻是貨真價實的.

    站在權力的巔峰.是每個男人都為之奮鬥的目標. 後半夜.夕月和墨無塵回到蕭府.一室的冰冷.點上蠟燭.散了散寒氣.

    掀開身上的帽子.褪下緊身衣.夕月躲到旁邊的火爐那裡.一陣陣的哈氣.

    夜裡.本來寒氣就重.再加上她的身體也不太好.受了些風寒.

    墨無塵鋪好床鋪.走了過來.

    「好些了嗎.被子里暖些.稍微烤一下就睡吧.」

    剛才發生了一些事.他們還未來得及說事情.就發現.外面有人影閃動.

    眾人追出去.卻連個鬼影都沒看到.據墨七說.有一道白影在外面晃動.興許是看錯了.

    墨無塵讓他們加強戒備.雖然嘴上說興許是墨七看錯了.但他和夕月都知道.那人還是出現了.

    只是沒看到她帶別的人.倒是有些奇怪.

    對於她的身份.他們猜測再多.也摸不著頭腦.也沒了心思再呆.兩人便回來了.

    「塵哥哥.你來坐.我有事和你商量.」

    夕月將自己設計葉青城.關於藏寶圖的計劃說給他聽.最後徵求他的意見.

    想要繼續下去.還是徹開手不管.隨江湖中人折騰.反正也不關他們的事.

    「你想怎麼做.」墨無塵眼神閃爍.聽完夕月的計劃也是愣了一下.顯然對她瞞著他有些錯愕.

    夕月倒沒想那麼多.接過墨無塵遞來的水喝了一小口.道:「我是沒什麼想法了.還是你拿主意吧.」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夕月正式告別過去.隱在幕後.全心去支持墨無塵.

    豎日一早.夕月便召來眾人.問過紫兒后.開始分配剩下的事情.

    應昨夜墨無塵的決定.他們要參與到寶藏搶奪中去.

    雖然有地圖.那也只能保證他們平安到達地宮大門口.僅此而已.

    夕月將情況說了一下.「眼下的境況就是這樣了.少華.你和翌塵先去準備吧.」

    紫兒留守蕭府.白鈺陪同.剩下的只有流雲和青華了.他們畢竟是外人.不屬於蕭家的人.

    如今大家生活在一起.她剛回來本來想和他們聊下的.但目前卻沒有時間了.

    葉青城教出的弟子.各個都是高手.青華或許在江湖上沒什麼名聲.但在他們那個圈子裡.那可是相當厲害的人物.

    要知道.能十年如一日跟在葉青城身邊.被他信任.那是很不容易的.

    與精明無關.與忠誠也關係不大.重要的是知道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

    夕月看著青華.流雲已經表態要和董少華在一起.她就沒有顧忌了.

    「我要看著她.」

    過了半晌.青華才來了這麼一句.夕月一愣.隨後才明白過來.他這是要跟著秋月.

    那就好辦.有這麼個高手.關鍵時候那是很頂用的.

    稍時.墨無塵回來了.

    他們稍作收拾.留下紫兒和白鈺.一行人出發了.

    然而.讓眾人驚訝的是.他們去的地方竟然是蕭家後院.面對著數十座墓碑.眾人都你望著我.我望著你.疑惑的看向夕月.

    夕月沒有解釋.帶著他們繼續往裡走.一座石山攔在前方.夕月在一塊普通的石頭邊敲打.不一會兒.牆壁上露出一個洞口.她率先走了進去.

    黑暗的山洞裡.夕月提前準備了火把.照明倒是沒問題.

    一行人快速向前走去.所有的路都摸清楚了.倒也不擔心有什麼危險.吃吃喝喝.說說笑笑的.半天的時間就過去了.


    墨無塵望了望前方.鋪開地圖對照了一會.眾人商議著.估計前方就到地方了.當下便打起精神.因為這堵牆后是什麼.誰也沒有過去過.

    墨無塵讓眾人休息一下.晚上再過去.

    「夕月.這個地洞你是什麼時候發現的.」董少華好奇的問道.他和風寞等人可是守在那個山谷里兩年了.才慢慢弄清楚那是什麼地方.還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挖通的.

    夕月瞪了他一眼.「那是我們家的墓園.」

    由於白衣女子的介入.墨無塵他們又不清楚那人的底細.只得和夕月商量了一下.從這個沒有人發現過的地洞進去.

    讓她以為他們還沒有行動.

    其次.既然他們想參與進來.那麼還是先下手為強.

    董少華不理她.和流雲說說笑笑去了.眾人都是分開坐的.墨無塵正圍著那面牆壁在轉.夕月走上前去.問他看出什麼了沒有.

    墨無塵搖頭.「這面牆肯定能通向山腹裡面.但是機關會在哪裡呢.」

    他尋了一圈也沒什麼發現.眉頭緊蹙.

    他們在山洞裡走著.倒是看不到白天黑夜.只是憑感覺算著時間.

    休息的差不多了.墨無塵還是沒有找出這種機關的所在.眾人紛紛上前試驗.

    結果.一番折騰下來.牆體毫無變化.倒是把眾人折騰的夠愴.

    「這什麼破牆.到底有沒有機關.」

    董少華脾氣急.用腳踹了踹.倒是把自己的腳踢疼了.

    流雲瞪他.問夕月:「師妹你確定這裡能直達地宮深處嗎.」

    夕月點頭.這條路是當初修建地宮的人特意留出來的.而且並非只是一條.但地圖上只畫了地宮的大門口和那象徵著前朝皇室的石劍.

    這條路是她無意中發現的.那次和假解辰進入陵園時.嫣兒、解辰、解威他們都被埋在了那個山洞裡.而她.從那裡拿出來一件東西.才知道了這處地宮以及用處.

    她們蕭家世代守在這裡.就是為了看守這處門戶.這件事只有當代家主才知道.臨終前才會告之下任家主.卻沒想到有一天會被滅族.只剩下一個孤女.若不是解辰.她是不可能知道這個秘密的.

    看著墨無塵.她突然有一種想法.「塵哥哥.你和前朝皇室墨家是什麼關係啊.」

    墨無塵回頭.「你覺得呢.」

    「我總覺得塵哥哥和墨軾天長得好像啊.」

    夕月曾經在迷霧森林的地宮中見到過墨軾天留下的畫和聖旨.對此有些疑惑.

    墨無塵不置可否.正準備說些什麼.突然.一陣轟鳴聲似來.像是有什麼寵然大物在地上走動.或者摩擦.聲音響徹天地.

    眾人皆向後退去.因為那聲音正來自於前方的石壁.所幸這石洞很堅固.只有少許的碎石頭掉下來.並沒有發生什麼意外.

    「呀.」


    流雲正對著石壁.指著前方.有一絲光亮映了進來.眾人先是一驚.當下大喜.

    原來這束光是從一個縫隙里照進來的.而這面石壁經過剛才的動靜.似乎移動了一點.

    夕月走到近前觀看.整個石面如同被一刀削開般.只露出一絲光線.但也由此可以確定.這裡確實可以出去.

    世代相傳的事情是真實的.

    「還是打不開.」董少華早就伸出指頭去摸了.又在周圍尋了一圈.依然沒有什麼機關之類的東西.

    「真是活見鬼了.難道我們要困在這裡嗎.」

    他詛咒了一聲.剛轉個身.突然轟隆聲再次傳來.

    有人剛才的經驗.他們都只是愣了一下就向後退開幾步.和預想的一樣.

    那條看似被刀削過的縫隙越來越大.直到可以通過一個人時.才慢慢的停下來.


    這時.眾人才發現.這塊石頭很厚.如果沒有機關.以人力是不可能推開的.更何況它們連在一起.連絲氣息都沒有.讓人有些吃驚.

    聽到外面傳來嘈雜的聲音.像是董少華和誰在說話.他們過去的早.只剩下墨無塵和夕月.聞之也沒有在這裡浪費時間.從這一人寬的縫隙穿過.

    還未看清楚這是什麼地方.就被一聲呼喚吸引住了.

    「墨無塵.」

    姬青玄站在不遠處.和他們一樣.也只帶了重要的幾人,魏仲奇不離左右.看到他們出現似乎有些詫異.尤其是夕月.她這幅模樣從來沒在外人面前表露過.再加上這奇特的妝扮.不引人注意也是不行的.

    淡淡的打過招呼.墨無塵問他們這是什麼地方.

    因為姬青玄曾邀他們前往.后來墨無塵突然失蹤.夕月將再次前來相邀的姬青玄擋了回去.再往後.夕月又出事.離家出走.

    墨無塵無心江湖上的事.一切都是由董少華出面的.如今雖然走了近路.也不好表現的太過了.否則朋友不成再成為敵人.面對天下第一庄.任誰也會頭疼.

    「上次我們都猜錯了.迷霧森林那裡也只是前朝皇室的偏墓.或者說只是放置東西的地方.而這裡.才是真正的主墓.」

    姬青玄一邊介紹.時不時的看一眼夕月.

    「少莊主.你這是不認識我了嗎.」

    夕月主動開口.省得他疑神疑鬼的.

    姬青玄先量愣.隨後再看墨無塵的表情.便知道自己猜對了.

    這個打扮得很奇怪的老……女子.竟然真的是夕月.

    不等他問.夕月只是簡單的說了一下.弄成這樣是中毒所致.並沒有多說.姬青玄也沒有多問.

    倒是魏仲奇多了下嘴.看了看眾人.道:「紫兒姑娘呢.」

    「她呀.看家.」夕月調笑.看向姬青玄.莫非……

    魏仲奇搖了搖頭.「真是沒意思.青玄可老惦記她了.既然相遇.為何卻不願相見呢.」

    姬青玄也搖了搖頭.苦笑的說道:「別聽他胡扯.我可怕小白來找我麻煩.」 當初白鈺去青雲山莊鬧著找紫兒.姬青玄和其打過交道.那可是非常難纏的一個人.

    再加上當時紫兒身份不明.姬青玄可不信她是尋常人愛的姑娘.故此白鈺數次上門.讓他異常頭疼.卻在知曉了他的身份后.也不好太過得罪.

    此時魏仲奇提起.他也想起了當初的事情.

    夕月這才看向周圍的環境.


    巍峨的大山直插雲宵.他們身處在一個狹窄的山谷間.似是一處山澗.地勢往下越來越低.向前望去.不遠處便已迷霧重重.看不清山路盡頭是何等景緻.

    「我們一起進去看看吧.」墨無塵開口.當先向前走去.夕月等人緊隨其後.

    姬青玄他們也跟了上來.現在也沒什麼誤會不誤會了.既然到了此處.當然要一探究竟了.

    向下走去.延途還可以看到.山體的腳下.偶爾還會有清泉流在地表.過一會兒才消失不見.

    這裡應該曾經有河水淌過.此後河水改道.這才斷了流.只有些許小支流經過.

    沒有走出多遠.便到了谷底.

    谷底很潮濕.白霧迷漫.丈遠外的景緻就看不清楚了.眾人不敢離得太遠.怕迷失在裡面.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