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提起這個話題,趙雨橋臉色沉下來,搖著頭說:「跟[F.S]摩擦不斷,但還沒有正式開打。我正在籌備呢,不管結果如何,畢業之前,我一定要跟他們打一次。對了,有件事倒是…」

    說著,趙雨橋瞄了張北羽一眼,清咳兩聲道:「王子在雙雁搖旗了,手下聚了十二三個人,算是除了我和[F.S]之外的第三股勢力。她對外稱保持中立,不過私底下找過我。如果有必要的話,她一定會站在我這邊。」

    張北羽點點頭,「她…最近還好么?」趙雨橋輕笑一聲:「不錯,挺好的。她終於做回了自己,走到哪都是前擁后簇,而且,還有一大堆追求者,哈哈。」

    「嗯,呵呵。」張北羽乾笑一聲。他可以想象到在雙雁的王子是怎樣的狀態,就如同自己第一次見到她一樣,冷艷高貴,氣場十足,俊美的臉決不露出一絲笑容。

    趙雨橋坐了一會之後就走了,走前還說,如果這邊有需要他,他隨時到位。

    接下去,賈丁、麻桿、蘇九等人全都過來探望三寶。同樣下不了床的如龍也讓羅晉帶人過來了解情況。

    忙活了一圈,小半天過去了,兩人閑下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

    午後的太陽總是讓人充滿倦意。張北羽這些天幾乎都沒怎麼睡好,本想趁著下午眯一會。結果剛閉上眼睛,電話就響了。

    他以為又是誰準備來看望三寶,沒想到拿起電話一看,竟然是陳某打過來的。睡意被攪,任誰都不太爽了,他揉揉了眼睛,悶哼了一聲,接起電話。

    「老陳啊,啥事?」

    陳某傳來的聲音很低沉,語氣中也有些嚴肅。「北哥,童古在我這。」

    聽到這句話,張北羽瞬間清醒。現在,陳某是他唯一經濟上的靠山,捏住了他就等於捏住了[四方]的命脈。

    「他想幹嘛?」張北羽沉聲問了一句。旁邊的江南聽到這句話也本能的轉頭看過來,意識到又有麻煩出現了。

    電話另一頭的陳某道:「他現在跟我要二十萬,以後每個月一半的收入要交給他,不然的話…」

    接著,話筒中傳來一陣雜音,像是電話被人搶走。而後響起一個沉悶的聲音,「我是你童古爺爺,浩海生意不錯,我拿定了。你如果有什麼想法,可以現在過來。」 挑釁、示威?或者說是赤裸裸的蔑視。的確,在童古看來,幹掉張北羽,摧毀這個過家家一樣的[四方],應該就像踩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

    但是,抬腳落腳間就踩死一隻螞蟻,未免太過無聊。偶爾找點有趣的事玩玩也不錯。

    童古饒是這樣的想法,那麼張北羽呢?

    眼下已經不關乎於什麼面子、尊嚴,張北羽唯一想的就是:面對。

    「好啊,那你等我,我馬上就到。」

    電話另一頭沉默了一下,隨後傳來了童古輕蔑的小聲,「喲,怎麼的,想求饒?我這人最討厭弱者,你要是…」

    沒等他說完,張北羽不耐煩的吼了一聲:「別J8廢話了,等著吧。」說完就掛斷了電話。江南抬起頭看著他,試探性的問了一句:「童古在浩海?」張北羽點了點頭,輕笑了一聲,「還有什麼事是你猜不出來的么。」

    江南緩緩站起來,伸了個懶腰,「啊~~~唉…只要是涉及到你的事,不用猜,看你的表情都能看出來。等會過去準備怎麼辦?」

    張北羽收起手機,也站了起來,「不知道怎麼辦,我只是想去面對。你別去了,我自己去吧。」江南不以為然的哼了一聲,「怎麼著?怕你死在那之後,[四方]沒人管?放心吧,還有冬子和小鹿呢。」

    「傻B!」張北羽笑罵了一聲,起身穿上了外套,向外走去。江南微微一笑,「老話說得好,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我要是傻B的話,你也好不到哪去。」說完,跟在他身後一起向外走。

    修真被穿成篩子的世界 兩人走到門口的時候,默契的停下了腳步,同時轉頭看向躺在病床上的三寶。

    「兄弟,保佑我們倆今天別死在那,留著命給你報仇。」

    ……

    兩人離開中心醫院之後,開車先回到了宿舍準備一番。路上,江南給張耀揚、麻桿、賈丁都打了電話,讓他們叫齊所有人手去浩海下面等著。

    張北羽戴上了一個護腰,套了件T恤,又找出一件厚實的牛仔服穿在外面。 影帝帶我上熱搜 從柜子里取出天縱,裝進了刀套中。江南也換了一身運動裝,說是這樣方便施展拳腳。張北羽還不忘損他一句:你有啥拳腳可施展的!

    兩人準備妥當之後,下樓開車前往浩海。

    張耀揚收到江南的命令之後,立刻召集人手,他就在學校,離得近,第一個趕到了浩海。

    那輛白色的賓士C200,雖說檔次不是很高,但如今在渤原路名氣卻很大,誰都知道這是北風的車。

    車子穩穩停在了路邊。張耀揚迎上來,問道:「要我上去么?」

    張北羽擺了擺手,「用不著,在這等著就行,聽見有什麼動靜再上去。等會其他人來了,也跟他們說一聲。」

    說完,他從口袋裡掏出了那副黑色的皮手套,戴在了手上,拎著天縱,朝浩海二部走去。江南拍拍張耀揚的肩膀,微微一笑,轉身跟了過去。

    張北羽推開大門走進去后,當即楞了一下。一樓大廳除了前台有一個服務員之外,再沒有任何一個客人。他抬頭看了看,連二樓也是靜悄悄的,很顯然,童古把所有都趕走了。

    「呼…」張北羽深吸一口氣,走上樓梯,慢慢向三樓走去。

    三樓正中央的吧台前,有幾個人。除了陳某之後,還有童古、嘉佑、火王以及另外三個混混。

    這還是張北羽第一次見到童古,眼前這個形象讓他不禁一顫。說實話,從他那張碩大的手掌就能看出他多麼有力量。

    相比之下,崩牙狗那種狂妄自大的癲狂,讓他感到噁心、厭惡,而眼前的童古卻能給他一種強大的壓迫感。毫無疑問,這一定跟童古的體型有關係。

    童古瞪大眼睛上下打量一下,咧嘴嘿嘿笑了一聲,隨後,他的目光落在張北羽手中的天縱上。「呵呵,還拿傢伙來的,看樣子今天是我想跟我拚命啊?哈哈哈。」

    張北羽面無表情,眼睛都微微向下垂,淡淡的說道:「是你打的三寶?」

    童古揚起下巴,饒有興緻的看著他,「嗯,就是我打的。我下手向來有分寸,不想讓他死,他就絕對不會死。」

    「哦。」張北羽點點頭,「也就是說,你就是想讓他變成現在的樣子,對么?」

    童古低聲吼了一句:「對!怎麼樣,想給他報仇?有本事就來。」說著,伸出一隻手招了招。

    張北羽微微低下頭,深吸一口氣,說道:「我只是想確認一下。」

    他的態度和整個人的氣勢,讓對面的幾個人都摸不透。其實童古也知道他肯定不會投降,因為他也清楚現在這些年輕混混們,心高氣盛,都是不見棺材不掉淚的主,哪會輕易低頭。但是,張北羽此刻平靜的有些嚇人的態度,還是讓他有點不舒服。

    童古站了起來,沉聲道:「以後再發生這種,你不用確認,全都是我乾的。對了,你不是還有個馬子叫萬里么,我聽說她身材相當不錯,尤其是那雙腿,嘖嘖。以後如果她出了什麼事,放心!那一定也是我乾的,哈哈!」

    「恐怕你沒那個機會。」張北羽靜靜的回道。

    童古陰沉的笑了笑,一拍腦門道:「哦!對對對,你帶人來了是吧。實話告訴你,我的人也在外面。要不要試試你那些童子軍能堅持幾分鐘?」

    張北羽故意沒有接他這個話茬,抬起頭對他努努嘴,「別扯這些沒用的,說說吧,你想要什麼?」

    這時候,一直站在後面的嘉佑走了出來。張北羽仔細看了看他,留著一頭中分,同樣是中分,江南看上去舒服多了,這傢伙就像個漢奸。一臉斯文,卻掩飾不住嘴角的陰笑,這種人,一看就知道是一肚子壞水。

    嘉佑站到了童古身邊,雙手背在身後,輕笑著說道:「我們要的很簡單…渤原路的全部地盤!」

    張北羽壓低了目光,呵呵一聲冷笑,「我沒問題,我可以把自己的地盤雙手奉上,全都交給你們。不過…我在渤原路不過佔了三分之一,還有三分之二,你們恐怕得去跟另外一個人要。」 這下子可就出名了。

    那些個通過海選、來到了海島之上的天才們,全都看傻眼了。

    「這貨的口味也太重了吧?」

    「葷素不忌啊!」

    「美的那個賽若天仙,丑的那個跟修羅有的一拼,這都什麼審美啊!」

    「話說,為什麼是倆光頭呢?」

    「光頭?那是尼姑好不好!」

    「暈,這貨太邪惡了吧,尼姑都不放過?」

    「誰認識他?」

    「唔,這廝是從歸兮城來的,資質一般,力量倒是很強,曾舉起過上萬斤的巨石。」

    「啥?魔、魔修?」

    「魔修怎麼了?」

    「你說怎麼了!卧槽,尼姑可是正道修士啊,怎麼跟魔修走一塊兒去了?」

    「吾輩魔修之楷模啊!」

    「……」

    就這麼出名了。

    不是因為實力高強,也不是因為天賦卓越,竟是因為帶著倆尼姑出名了。

    這若是換了別人,被眾人這麼一議論,估計早就羞臊的抬不起頭來了。

    喬拉丹偏偏就不。

    昂首挺胸!

    虎步生風!

    那眼神,要多囂張有多囂張!

    為何要這樣?

    魔修啊!

    不能光憨厚,還得囂張,最好是臉皮厚的連錐子都扎不透的那種,那才叫魔修!

    所以。

    無視眾人的目光,也不去搭理眾人的議論聲,喬拉丹就這麼帶著倆小尼姑,走向了試煉點。

    人很多。

    想想也是,修真界這麼大,天才自然不在少數,再加上太宗學府一下子開了五個測試點,通關抵達海島的,哪還能少了。

    就這些,還是最早一批過來的,後面還得有好幾波,算下來,五個測試點,估計得通關個兩三千人。

    也因此。

    先到的這批人,在一名中年修士的帶領下,先一步開始了試煉。

    這一次就不再是簡單的測試了,而是真正的試煉。

    第一關,神識!

    一群人,被攆鵝吆鴨一般,進入了一個寬敞的大殿內。

    殿內,坐著一名老者。

    「本關測試大家的神識強弱,以一炷香為限,誰能在老夫的威壓之下撐過一炷香,便算是過關,撐的時間越久,評價也就越高。」

    言畢。

    這老者雙目一瞪,鬚髮猛地一震,一股龐大的威壓,衝天而起。

    噗通!

    有人當場就跪下了。

    不跪就怪了。

    培元境的威壓啊!

    蘇陶陶穿唐記 就在場這些修士,全都是築基境的,一下子遇上高兩階的培元境神識威壓,跪下實在是太正常不過了。

    結丹境修士?

    是!

    通過海選的修士裡面確實有不少是結丹境的,可是,結丹境的都被安排到另一個房間里去了,這個房間裡面的修士,全都是築基境的,至於前期後期之類的,卻就不管了。

    捱吧!

    一炷香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卻也不短,想要捱過去,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這不。

    噗通噗通……

    不時有堅持不住跪倒在地上的,甚至還有直接暈厥過去的。

    短短几十息的工夫,便已經淘汰掉了數十號修士。

    卻還有一半兒以上的修士,堅持了下來。

    能通過海選的,都是天賦卓越之輩,而神識又是修士之根本所在,也因此,神識強大的不在少數,也就是面對的是培元境威壓,若是結丹境的,這些個人根本就不怵,甚至,有些實力強大的,一臉輕鬆。

    誰?

    喬拉丹就是其中一人。

    培元境的威壓算什麼,本身的神識就已經達到了結丹境的巔峰,比之培元境的弱不了多少,扛起來那是一點兒壓力都沒有。

    不光是喬拉丹。

    作為佛門弟子的靜秋,神識本就凝練的很強,再加上修鍊了青蓮梵心經,神識更是堅韌,面對這培元境的威壓,一臉的風輕雲淡。

    倒是站在喬拉丹左側的丑尼姑,臉上開始有汗水滴下,顯然,正在苦撐。

    喬拉丹卻就樂了。

    正愁沒辦法甩開這小尼姑呢,這下好了,要被淘汰嘍。

    於是乎。

    喬拉丹眼巴巴的瞅著丑尼姑,就等著她體力不支暈倒下去。

    卻沒成想。

    這小尼姑倔強的很,明明已經是臉色慘白,明明已經是體力不支,卻硬是憑著一股子堅持下去的意志,站在那裡,雙目之中,滿是不甘,滿是不屈,看的喬拉丹,怔住了。

    「這眼神,好熟悉啊!」

    「見過!一定是在哪裡見過!」

    「可惡,為什麼想不起來呢?」

    翻遍了腦海,喬拉丹也想不起自己在哪裡見過這小尼姑。

    想不起來就對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