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接連兩天之內,日本本國內部的右翼分子暴-亂,以及大量的逮捕了不少華夏橋民和旅遊者,一時間讓日本登上了國際輿論的風口浪尖。

    日本駐華夏大使館正在和日方協調。

    林峯在這次的大逮捕中逃走了,他和鍾立志田飛在一起,其他人就聯繫不上了。

    林峯的加密衛星電話接到了冷冰的電話,原來冷冰和橋菲兒還有幾個國安的技術情報人員,都被安排在了這次行動的後方支援部門了。

    冷冰打來電話告訴林峯,現在一切要靠他們自己,不要和日本的華夏特工接應,現在初步懷疑是安排在日本的特工走漏了消息。

    林峯等人現在狀況很差,外面都是呈批的警視廳的警察在巡查,好在他們在名古屋的小型旅館裏住宿,現在還算安全。

    “國內傳來消息,我們現在只能靠我們自己,能在和任何人接頭了。”林峯看着鍾立志和田飛說道。

    “那我們接下來咱辦?”田飛問道。

    “我也不清楚,但是既然我們的身份還沒被曝光,咱們就先等下去,等這股風頭過去了,在研究怎麼去調查關於銘的情況。”林峯也是很無奈的說道。

    其實他們來的時候,上面就沒有給出明確的行動地點,怕的就是有人落到日本反間諜組織的手裏,在泄露了行動路線。

    接下來幾日林峯等人,開始向名古屋的偏遠地區移動,以免被警視廳的人查到。 日本琦玉縣的首府琦玉市,一幢歐式別墅裏,東條川在擦拭着他的愛刀‘村正’。

    東條川的身邊站着兩個人,分別是伊賀流的流主藤林太郎,和甲賀流的流主宮崎上野。

    “流主,我們的人已經下去搜擦那些逃走的華夏特工了,相信用不了幾天,我們就能將他們全部活捉了。”藤林太郎小心翼翼的說道。


    東條川很專心的擦拭着自己的愛刀。“記住我要的人不需要是活口。”東條川說話時沒有任何感**彩,也沒有看藤林太郎一眼。

    “是的!流主,我們會盡快查到他的下落的。”藤林太郎很恭敬的說道。

    “我要的是結果,不要任何承諾。”東條川依然沒有擡頭。

    “流主,我想那個林峯應該會是在中部機場着陸的,我已經在名古屋的周邊都安排了人,明天我也會親自去殺了那小子的。”宮崎上野躬身說道。

    “很好,我這次到要看看你們兩家誰纔是最忠心於我的。”東條川放下這把有着‘妖刀’之稱的村正。

    “我等將誓死效忠流主!”聽到東條川的話後,兩人同時的躬身表忠心。

    東條川擺擺手讓倆人下去了。

    東條川是日本忍者界的一個傳奇,他所在的神刀流,以前從沒有任何的名氣,可當東條川上任流主之後,居然憑藉着自己的一己之力收服了伊賀流和甲賀流兩大赫赫有名的忍者流派。

    當然,其實東條川的背後有着皇族的支持,否則他也不可能穩穩壓住這兩支忍者界的豪門。

    當兩人走後,東條川看着自己的妖刀村正道:“十幾年前,你斬了他老子,今日你又可以再次吸食他的鮮血了。”

    妖刀村正像是聽懂了主人的話一樣,刀身之上居然泛起了一層幽光。

    ……

    林峯等人躲在了守山區的一家小旅館內,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在伊賀和甲賀兩大流派的雙重包圍之下。

    當天晚上凌晨一點,幾名忍者進入了守山區的旅館一條街,整條街道都是廉價的旅館,宮崎上野並不確定林峯就在這條街上,但現在他只能盲目的尋找,他知道要是讓伊賀流的人先擊殺了林峯,那麼自己東條川身邊肯定要低藤林太郎一頭,這不是他願意看見的。

    當宮崎上野正在指派自己帶出來的幾名忍者挨家的搜查之時,嗖的一道黑影飛出,隨後有一名忍者在沒有拔出***之前就被擊暈了,手裏的***也落到了對方的手裏。

    宮崎上野第一時間就飛身而上,與這黑影站在了一處,漆黑的夜晚宮崎上野手裏的***閃閃發亮,但是確絲毫佔不到上風。

    宮崎上野帶來的其他幾名忍者正要上前助陣,但又一名黑影卻突然殺至眼前,爲首的一名忍者在第兩三個照面便被對方擊倒。

    其餘的忍者只好一擁而上,以多打少。

    這兩名黑影正是龍組天字榜出來四人裏的其中兩人。

    當天龍組天字榜裏的四人分成兩組,劉家的郭濤和陳家的張一飛兩人在名古屋藏身,而韓家的徐哲和雷家的趙天曉在大板棲身。

    本來郭濤和張一飛兩人準備在名古屋在等兩天在去東京都執行任務。晚上兩人輪流值夜,當正在值夜的郭濤發現有可疑人靠近自己的旅館後,變叫起了再睡覺的張一飛,兩人猜測身份已暴-露,便先下手爲強。

    於是二人一前一後飛身出來,和宮崎上野等人便站在了一處。

    雖然宮崎上野不知道對方的身份,但他猜測這兩人應該是林峯的幫手,所以自己也是打定主意先把兩人擒下再說,但雙方一交手,宮崎上野就知道自己今晚遇到了對手。

    郭濤和宮崎上野戰了幾個照面之後,也知道對方的實力不俗,但自己好歹也是天字榜上排名第四的人物,怎麼也不至於被一個小小的忍者給擊敗,當然郭濤並不知道自己的對手就是日本鼎鼎大名的甲賀流的流主。

    郭濤加大了自己手上***的力度,二重暗勁注入搶來的***內,連連揮出數道刀芒,他想盡快的解決掉對方,不料對方也是刀芒閃閃,兩人竟然打了個旗鼓相當。

    宮崎上野身爲甲賀流的流主,實力自然不俗,雖然一直在上忍的頂級階段,但始終沒能百丈竿頭更進一步,突破到傳說中神忍的地位,但是他也想不明白,爲何一個支那人能與自己戰的不分高下。

    郭濤和宮崎上野這邊打的難解難分,而張一飛身爲天字榜的第六號成員,實力緊緊只和郭濤差了那麼一點點,應爲在他們這個層次的人,每次切磋比試是很難有百分之百說誰一定能贏的,關鍵是在臨場的發揮上。

    今晚張一飛對戰幾個忍者裏,有兩名剛剛升入上忍的忍者剩下的三名中忍,已經被他放翻一個了,現在以一敵四,絲毫不落下風,看來張一飛今天的發揮也算不錯。

    這邊打的熱火朝天,而在旅館一條街的街頭,藤林太郎也帶着自己伊賀流的幾個忍者殺到了,只是當他看見宮崎上野帶着甲賀流的忍者已經陷入了苦戰,他並沒有出於施以援手。

    神刀流統一了日本忍者界以後,其他小流派直接被分解加入了神刀流,而伊賀流和甲賀流則被保留下來,成爲了神刀流的左膀右臂,現在正是伊賀流和甲賀流爭寵之際,所以藤林太郎在等甲賀流吃了虧以後他在帶着自己的人上去接管戰局,因爲他已經看出來,甲賀流的幾個忍者已經落了下風。

    確實,雖然張一飛以一敵四,但是那兩名上忍只是剛剛晉級的上忍,實力還不穩固,而那兩名中忍在自己面前更上不了檯面,如果沒有那兩名上忍牽制,這兩名中忍隨時都能被他擊殺。

    “砰!”一聲悶哼。

    一名上忍被張一飛擊中前胸,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隨着一名上忍的離開戰局,張一飛身上的壓力驟減,直接兩個利索的暗勁外放,將兩名中忍也打出了戰圈。

    一時間張一飛的對手只剩下了一名剛晉級的上忍,戰局也失去了懸念,那名上忍只有招架躲避的份,根本沒有還手的機會,被送去見天照大神只是時間的問題。 宮崎上野也發現了自己的幾個得力手下被人家給砍瓜切菜了,自己心裏也有些急了。

    一分神之際,郭濤一記夾着着二重暗勁的掏心拳便到了宮崎上野的xiong前。

    宮崎上野慌忙間向後撤身躲過了這剛猛一擊,隨後他便想要逃走,不了郭濤的二重暗勁已經練到了破體而出的境界,宮崎上野直接被飛出來的暗勁擊中了xiong口。

    幸好宮崎上野底子厚,沒有當場吐血,但是xiong口的氣脈也是翻騰的厲害,他接這股暗勁的衝擊力與郭濤拉開了距離,隨後也不顧臉面,直接轉身逃走。

    在宮崎上野逃走的瞬間,張一飛也解決了最後一名對手。

    先前還不分上下的戰局,現在轉眼間已經變成了郭濤和張一飛完勝對手。

    藤林太郎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一招手帶着自己的人馬便接着對上了郭張二人。

    剛剛逃走的宮崎上野看見藤林太郎出現之後,便知道自己是在個他人做嫁衣,但現在自己已經有傷在身,不能在次反場,但他並沒有就此遁走,而是來了把先前藤林太郎的角色,坐山觀虎鬥。

    雖然宮崎上野受了傷,但傷勢不算太重,他還抱有漁翁得利之心。


    郭濤和張一飛剛剛都是全力以赴,現在對方又換了一撥人,而且一交手就知道絲毫不比上次的對手弱,於是二人便不戀戰,直接一人放出一記二重暗勁,便抽身奪路而逃。

    藤林太郎哪肯就此罷休,帶着一衆忍者緊隨其後,追擊而去。

    宮崎上野沒有託大帶傷跟去,只是帶着自己手下一衆傷兵回去了。

    一直在暗中觀戰的林峯等人,眉頭都皺了起來,他們三人也是輪流值夜的,在發現外面有人打鬥後,便全部起來觀戰,雖然看出最後逃走的兩人都是華夏人,但林峯等人並沒有輕易的現身,因爲他們在剛剛的對戰中看了出來,這裏幾個人的身手應該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就連林峯都沒有把握能夠戰勝對方。

    等幾波不速之客遠走之後,林峯幾人也是撤出了守山區,並且連夜離開了名古屋的地界,去了岐阜縣的土岐市。

    在日本縣是比市大的,就好比名古屋市就在愛知縣內,而岐阜縣的土岐市雖然離名古屋很近,但是相對來說他們不是一個檔次的城市,在這裏藏身應該更安全一些。

    林峯等人在土岐市住了兩日後,龍組的老者打來了加密電話,告訴他們儘快離開日本,放棄這次任務。

    其實林峯不知道,之所以讓他們回去,是因爲在一天前,天字榜上排名第五位的牛大剛,和排名第七位的朱成,兩人查到了東京的一個祕密基地。

    居兩人得到的情報,日本的很多重要文件都在那裏。

    當兩人到了祕密基地踩點兒的時候,被那裏的守護人員發現了,隨後在撤退時,兩人被大量的警察包圍。

    在突圍時,兩人又遭遇到了日本高手的阻攔,後來排在第七位雷家的朱成,逃了出去,而韓家的牛大剛居然被日本的一名忍者拖住了,後來被警視廳的警察給射成了篩子。

    以前日方來華夏很多的忍者,都消失在了華夏,包括後來的東條俊在內。

    華夏和日本爲此事還鬧得不可開交,後來華夏也沒有給出日本想要的結果,而這次日方也沒有留手,普通的龍組成員就擊斃了十餘個,落到他們手裏的還算不錯,只是遣送回了國。

    可現在天字榜的第五號,居然就這樣的死了,華夏方面確實很惱火,但是現在說什麼也沒有太大的意義,只有儘快的把龍組所有的人都調回來纔是真的,以現在的情況來看,日方的特工已經把華夏的情況莫得很清楚了,現在要是繼續強行的讓龍組的人在日本執行任務,肯定會全軍覆沒的。

    林峯和鍾立志田飛說了要回去的事後,三人商量了走哪條路線,什時候動身。

    林峯心裏很亂,他不想現在就回去,他不是想着完場這次根本就不靠譜的任務,而是他想起了自己父親就葬身在了這個國家,現在自己故地重遊,是不是應該抄到那個東條川,直接解決了自己的殺父仇人呢?

    種子是一種很堅韌的東西,在沒有被埋在土壤裏之前,它不會有任何的變化,但當它一旦進入了土壤,就開始生根發言,並且不管地面有多麼的堅硬,它都會慢慢的鑽出來。

    仇恨的種子已經在林峯的心裏生根發芽,現在有了可以找到直接殺害自己父親的仇人的機會,林峯一刻都不想再等下去了。

    林峯直接用加密電話打給了冷冰。“我是林峯,我想求你幫我查件事可以麼?”

    “說吧。”冷冰的回答依然言簡意賅.

    林峯愣了下,他沒有想到冷冰答應的這麼痛快。

    “幫我查下日本san ling汽車總公司的地址,還有東條川的住址。”林峯說道。

    “稍後打給你。”冷冰說完就掛了電話,甚至都沒問林峯要做什麼。

    林峯猜想冷冰應該是看在了李鐵的面子上,但不管看誰的面子,要是自己能夠活着回去,一定要好好的感謝一番。

    炮灰的燦爛春天 ling 總公司的位置很好查,畢竟那是公開的,但後者就不好查了,必須要入侵日本的相關官網才能查到。

    林峯大概等了將近一個小時以後,才接到冷冰告訴地址的電話,林峯說回去請她好好吃一頓大餐,冷冰直接告訴他,地址都是橋菲兒幫着查的。

    林峯先前不是沒想過找橋菲兒,但是考慮到橋菲兒未必買自己的帳,沒想到最後還是橋菲兒幫了自己。

    san ling 汽車總公司在東京,而東條川的住宅有很多,東京、大阪、千葉縣、琦玉縣,這還不算沒有登記的。

    冷冰根據調查出來的情報,還給出了最近東條川可能居住的地方就是琦玉縣的首府大宮市,那裏面有他的一幢私人豪宅。

    林峯出去買了幾份冷冰給出東條川住宅城市的地圖,他準備明天就去碰碰運氣,看看能不能找到東條川,成功的爲父親報仇。


    而明天也正是鍾立志和田飛計劃回燕京的日子。 晚上林峯對鍾立志和田飛道:“明天你們倆先回國吧,我還有一些私人的事情要處理。”

    “什麼!你瘋了!現在正是日本戒嚴的時候,你留下來幹嘛?”田飛和林峯在天寶大廈住一間房,兩人關係也很好,所以田飛聽到林峯的話後,還是很爲他擔心。

    鍾立志沒有說什麼,但也是在等着林峯給出答案。

    林峯知道和東條川正面對抗,肯定會很危險,現在又是非常時期,他真的不想牽連別人。

    “沒什麼大事,我幫我女朋友買些日本的東西留作紀念。”林峯說了個很沒有水準的謊話。


    “搞什麼鬼,要買留念的東西還用很長時間嗎?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着我們啊?”田飛看着林峯問道。

    林峯道:“真的沒有,明天你們倆先走就行了。”

    “你要是有什麼事情就說出來,看看我們倆能不能幫上點兒忙,你要是不說清楚,我們倆怎麼能放心就這麼的回去呢。”田飛繼續追問。

    林峯搖了搖頭,道:“你們走吧,我真的還有事情。”

    田飛看出了林峯非要留下來的意思,他便直接說道:“我在龍組裏真的沒什麼可以交心的朋友,但和你認識以後,我知道你是個值得深交的朋友,不管你有什麼事,我都願意用心去幫你的,真的,你什麼時候離開日本,我就什麼時候和你一起走。”

    林峯看着田飛的眼神,他知道田飛不是在敷衍他,而是真的下了決心。

    林峯長出了口氣,道:“好吧,我明天要去找一個仇家,他在日本的身份地位都很高,此去危險重重,我是不想連累你。”

    “這話叫你說的,從那天咱們倆去執行新人任務時,你選擇自己潛入工場去救人質,讓我在外面掩護,我就知道自己欠了你一個人情,現在沒別的說的,我肯定要跟你一起去。”田飛掏心掏肺的說道。

    “你聽我說,這次是去玩命……”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