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3 日 Comments (0)

    把蔡建軍打發走,封華就扶着蔡奶奶離開了,姚曉靜一個人在家,怎麼留也留不住。這也是封華打發走蔡建軍的原因,不然他非得親自把她倆送到旅店大門口不可,可是旅店大門朝哪開她也不知道啊!

    把蔡老太太送進空間,封華收拾了一下自己,帶上禮物,去了張家。

    張家的酒菜都已經準備好了,就等着她呢。

    張家都被張國從單位叫了回來,嫂子和妻子也不例外,都讓他找了回來,張國甚至拍了封電報去上海,告訴他們這個好消息,他們張家又出了個大學子!

    孩子們更是不例外,都回來了,準備看看這“新榜樣”到底什麼樣。

    封華之前來過張家一次,他們有的人趕巧見過,有的人沒見過。

    張漁和張橋正在討論着封華。他倆一個考上了北大,一個考上了清華,對這個農村出身的表妹最好奇。

    “你還記得她長什麼樣嗎?”張漁問道。

    張橋搖搖頭:“當時天黑,再說沒說幾句話我們就被爸媽攆走了,記不清了。不過倒是記得她很漂亮,很驚豔。”雖然不記得模樣了,但是當時那種驚歎的感覺,他還記得。

    HAF荒原 ,他也是如此。話說二姨家幾個表妹都挺漂亮的,但是沒有一個人能比得上封華。也不知道她現在……

    張家的大門開着,封華走了進來。

    院子裏的張漁和張橋一眼就看到了她,同樣的震撼感覺一下子就讓他們確定,這就是封華。

    封華還記得他們,禮貌地跟兩人點點頭:“大表哥,二表哥。”

    張漁是張家的大兒子,而張橋是張國的大兒子。兩人年紀都不大,一個21歲,一個20歲。

    “好好,呃…華表妹。”張漁和張橋糾結了幾秒,不知道怎麼稱呼她。他們兩個姨,表妹加起來十來個,排行都是各排各的,不好稱呼,最後只能稱呼名字了。

    封華笑了一下:“叫我名字就好。”華表…妹是個什麼鬼,聽見就讓她想起天AN門廣場上那個大華表來。

    “封華來啦?快進來!”張家和張國聽見聲音都迎了出來,廚房裏的鄭潔和孟瑤也都出來了。

    衆人見面,又是一番契闊寒暄。封華得體的談吐讓張家人很意外。

    上次封華來,因爲點出了劉小麗懷孕的事情,他們顧不得觀察其他,現在才發現,封華原來是這樣的封華……

    衆人突然都想到了劉小麗,生在官宦之家,卻從小走失;嫁給農民之家,雖然過的不好,卻生出這麼出色的女兒,但是,她卻有眼無珠,把這樣的女兒拒之門外了!

    她這個命啊,真是坎坷~

    宴席過半,封大貴卻敲門進來了。張家所有人都非常意外。

    封大貴自從再回北京,又買了房子搬出去之後,非他們請,從來不登門,也算是有脾氣的。而他們沒事,請他幹嗎?

    所以除了過年父母回來的時候,封大貴沒有再上過門。

    今天怎麼這麼巧?封華在這,他就來了?


    其實不是巧,封華那天從封大貴家裏離開之後,他就找了過來,但是他真是有脾氣,不想跟張家的大人打交道,但是小孩子就沒事了。

    他出糖收買了張國10歲的兒子張傑,讓他在封華上門的時候給他報信,到時候還有更多的糖獎勵。

    中午張國回來大聲張羅的時候,他就聽見了,顛顛跑去通知了封大貴。封大貴趕在飯點就來了。

    兩方見面,心裏如何都不說,面子上還是過得去的,張家人熱情地請封大貴入席。這畢竟是封華的親爹,他們決定以後再對封大貴客氣點。 宴席結束,封華跟張漁張橋約好開學再見,就跟衆人告辭離開了,張家人挽留了幾遍也就沒強求。人家親爹在這呢,封華留下來確實有些打他臉。

    他們都以爲封大貴是找封華回家住的。

    “說吧,什麼事。”離開了張家大院,走在安靜的馬路上,封華問道封大貴。

    “……你這孩子,沒事我還不能看看你啦?”封大貴有些尷尬。

    “那就是沒事了?那太好了,再見。”封華道。

    封大貴更尷尬了,不過這個說話的模式一下子就讓他回到了三年前,因爲時間帶來的生疏感一下子沒有了,他心裏都跟着自在了許多。

    “是有點事…..”封大貴不好意思道。

    “有事我也辦不了,我初來乍到的,什麼事都得仰仗張家呢,你要是有事求他們你自己去,不用我當傳話筒。”封華道。

    “不用張家!”封大貴咬了咬牙道。

    “呦,脾氣還不小。”封華看着他的表情笑了:“到底什麼事?”

    “還不是你媽!被張家慣得不成樣子,在家作威作福的,眼裏根本沒有我這個人了!……”吧啦吧啦吧啦,封大貴三年無處倒的苦水終於找到了出口,跟封華訴起了苦。

    走出5裏地了,他還沒說完。而且越說越委屈,那表情,眼看就要哭訴了。

    封華不但不難過,反而有點想笑。但是她沒敢,她要是笑了,她爸真得哭出來。

    到時候多尷尬。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就是我媽翻身了,從前那個忍氣吞聲、任勞任怨、任打任罵的劉小麗不在了,變成了現在這個脾氣暴躁、說一不二、頤指氣使的張悠然了。”封華說道。

    封大貴噎住了,這話聽着怎麼有點怪怪的?但是要是仔細想,又沒有哪裏說錯。

    “不就是你倆身份掉了個個嗎?你想如何?”封華問道。

    封大貴剛喘的一口氣又噎住了。封華的總結非常到位,一下子讓他知道了他和劉小麗之間,到底是怎麼回事了。

    封大貴半天沒出聲。

    “你想離婚?”封華問道。

    封大貴一下子回了神,連連搖頭:“不不不。”離了婚張家不得把他踢回農村去?他可不敢!他寧願在這裏當孫子也不想離婚。

    “那你想幹啥?”封華實在想不出他想幹什麼了。

    “你給我換個工作唄?換個遠點的,上海!”惹不起他還躲得起!那個家他是真不想呆了,憋氣!回家之後劉小麗是事事看他不順眼,脫個鞋都得招來一頓罵,鞋沒擺正也要罵,這日子他是真過夠了!

    他要去上海! 蜜婚之萌妻嫁到 ,他想去。反正在哪工作都是工作,一樣發工資、吃食堂,再說就是沒食堂吃,他的那些存款,也夠他吃一輩子飯店的了。

    封華想也沒想地就搖搖頭,在這裏,明年亂起來的時候她還能看着,去了上海,她可看不住,一不小心再讓他出了意外,算誰的?

    “你看我哪像有這麼大本事的人?還給你弄到上海去?我還想把你弄到國外去呢!”封華說道。

    封大貴縮縮脖子:“現在不行,以後也行啊,你馬上就是國家幹部了。”他也是在飯桌上才知道封華考上了北大的事情,真的是激動壞了,就是現在想起來,都激動。

    封大貴把封華誇了又誇,他有個大學生的女兒了!還是北大!明天就去告訴同事,得羨慕死全廠幾百號人!

    他現在在一個造紙廠工作,做沒技術含量的搬運工。這也是他想換個工作的原因,這活不比莊稼活輕快多少啊!

    “等你當了幹部,可得給爸換個好工作!”封大貴道。

    封華點點頭,等明年之後他這造紙廠能不能存在還不好說呢,到時候不用她給他換,他自然會被換工作。

    看到封華痛快地答應了,封大貴高興壞了,他也沒想着立刻就能達成所願,給他個盼頭就行!

    打發走封大貴,封華看着他的背影有些感慨。他和劉小麗,到底又走上了老路,誰看誰也不順眼。

    想了想後爹和後媽的麻煩性,封華選擇袖手旁觀,順其自然,讓他們自己折騰去吧。如果他們真的過不到一塊去,離就離,如果能湊合,那她也省事了。

    第二天下午, 重生迷醉香江 。至於蔡老太太的,有些麻煩,封華也就沒讓他再跑,只當蔡老太太是個進城探親的常駐人口。

    這樣的話,她的糧食關係過不來,在這裏就沒有糧本沒有口糧。封華也不在意,反正她養得起。

    蔡建軍不知道這些,不過他也不在意,自己的親奶奶,他自己喝稀得也得讓奶奶吃乾的!

    裏裏外外收拾了一下午,封華和蔡老太太就搬了進去。


    這房子比較新,之前的戶主住得也很仔細,門窗都完好無損,屋頂也沒有需要修補的地方,只需要打掃一下衛生,買好廚具和生活用品就能住。

    封華帶着幾人去了百貨商場掃蕩了一圈,沒有挑最好的買,怕嚇到蔡建軍,但是也沒挑最便宜的,而是選的中檔偏高物品。

    就是這樣也有點嚇人,牀單被褥一樣10套,窗簾桌布、花盆臉皮,一摞一摞的拿,最後總價算起來,都上千了。蔡建軍一年的工資也就1000多一點。

    姚曉靜有些咂舌,這奶奶真有錢啊,這封華真受寵啊!東西都是封華挑的,蔡老太太只會說好好好,然後付錢。

    雖然不圖老太太的錢,但是老太太有錢,還是一件讓人開心的事情……

    這也是封華帶她來逛街的目的,她們可不是鄉下來的窮親戚!

    雖然這姚曉靜看着不錯,但是有些誤會能不發生最好。

    晚上,幾個人熱熱鬧鬧地吃了一頓喬遷宴,這家就算搬完了,封華可以安心上學去了。

    看到封華回來,方芳和方強都鬆口氣。

    “你幹啥去了?一走這麼多天連個信都沒有,你再不回來我們就要去你家找你了。”方芳說道。

    “我們還以爲你又讓你爸媽賣了呢。”方強道。封大貴兩口子不靠譜已經是深入人心的事情了。

    ·······

    沒爆發起來….過年對於已婚女人來說太不友好了,要洗洗刷刷、打掃衛生、收拾房間,這不是春節,這是勞動節。 “纔不會。”方芳卻沒有這個擔心:“三嫂現在可不是當年的三嫂了,他們被三嫂賣了還差不多!”

    方強愣了一下,點點頭:“也是。”

    “不要拍馬屁,怎麼着?這幾天闖禍了?”封華看着兩人異於平常的熱情問道。

    方芳和方強立刻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

    “咦?還真有事?”封華非常意外,這倆人大門不出二門不埋都呆在校園裏,也能有衝突?

    “被人欺負了?什麼事,說。”封華冷下臉來問道。她是知道倆人的,都不是無事生非的人,現在有了事情,那肯定是別人的事情!

    “我把人打出血了。”方強小聲道。

    呦,都上手了,那這是被欺負慘了。

    “學校攆你們了?”封華問道。

    “沒有。”方強道:“對方也沒敢聲張,老師來問,我們都說是意外。”


    看,就說是被人欺負了而不是欺負人了!

    “到底什麼事,說吧。”封華問道。

    方芳紅着臉,方強低聲把事情經過說了。

    封華聽完有些無語。在她看來,不是什麼大事,也上升不到不可忍受要動手的地步,但是在現在來說,方強動手也沒有錯。

    距離開學越來越近,歸校的學生就越來越多,方芳和方強高出平均水平的模樣自然被發現了。女生比較矜持,看兩眼就算了。男生大部分是矜持的,但是總有幾個異類,不但敢看,還敢靠近。

    每次去圖書館的時候,這幾個男生總是坐在方芳和方強周圍的位置,看方芳的時間比看書多……

    不過幾個男生只跟方強說過話,聽說倆人是親姐弟,看方強的眼神就友善了許多,也敢跟方芳說幾句話了,不過總體來說都在正常範圍內。

    方強還開心地把他們當做了新朋友。

    但是有一天,方強晚上起來上廁所的時候,就聽見幾個男生在角落裏嘀嘀咕咕,討論方芳,說的話不算下流,最多算隱晦….什麼身材好,模樣好,胸大腰細什麼的。

    就是這樣方強就受不了了,上去噼裏啪啦把人一頓揍。

    方強也是被封華專門訓練過的,不過他沒有方遠的天賦,身手不能跟方遠比,但是好歹也算是個練家子了,收拾幾個文弱書生,還不是手到擒來?

    再加上幾個人看到是他,有些心虛,反抗的也不徹底,被方強打的鼻青臉腫。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