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打死他個狗東西,竟然敢衝我們家小寶嚷嚷,把他那一嘴的狗牙給打掉,看他以後還敢不敢嚷嚷。”

    姜昊天的臉色變得越來越冷人,他原本的好心情都被這突然出現的夫婦兩個人給攪和的一塌糊塗。 “連狗都教育不好,還想要教育人,癡心妄想!”

    姜昊天嘴角噙着出一抹冷笑,大漢看在眼裏,心裏卻不當一回事兒。

    剛纔這傢伙偷襲自己而已,這次要他好看!

    他揮着鐵棒朝着姜昊天狠厲的打了過去,這一下子過下去,不骨折纔怪,估計要躺在牀上休養個十天半個月。

    然而姜昊天輕鬆地接下了他的鐵棍。

    大漢望着姜昊天的樣子,有些不敢置信,他可是用了十成的力量打了下來,這小子就是輕輕一握,竟然將他的鐵棍給握住了!

    使勁的拉着鐵棍,想要從姜昊天的手中拔出。

    “這點力量還敢出來,丟人現眼,不知所謂。”

    姜昊天鬆開了手大還沒有注意一下子,坐在地上,好巧不巧正好坐在一堆石子上面,疼得他臉色當即就變了。

    “老公!”

    女人大叫了一聲,也顧不得小狗如何,連忙朝着受傷的大漢奔了過去。

    看到自己老公屁股上的血跡時,臉色一變,衝着姜昊天大聲的吼道,“媽的,你竟然敢打我老公,老孃要你好看。”

    說着,女人不顧一切的朝着姜昊天衝了過去,想要跟姜昊天拼了,將她那潑婦的本色發揮得淋漓盡致,然而姜昊天一個眼神就讓她立在了原處。

    姜昊天冷笑着,“雖然我不打女人,但是偶爾可以破例。”

    面前的這個女人已經不可再稱之爲普通的小女人,她簡直就是一個潑婦,呲牙咧嘴,披頭散髮,哪裏還有一點女人的風度。

    姜昊天看到他們夫婦二人不敢說話,嚇得滿頭大汗的樣子,冷哼了一聲。

    走到那小型犬的面前,看了它一眼,“狗是好狗,不過跟錯了主人,要是再敢狗仗人勢,估計下回就可以吃燉狗肉了。”

    泰迪被姜昊天的眼神嚇得瑟瑟發抖,連忙跑到了女人的腳邊,而女人連碰都不敢碰。

    她剛剛在姜昊天的眼中看到了無盡的殺意,剎那間如墜深淵,讓她心裏發寒。

    想起來就感覺到了後怕,姜昊天身上好像有一種鋪天蓋地的寒意,直逼腦門,讓她心裏發毛,嘀咕着,“這個小子怎麼回事啊?怎麼會有這麼可怕的人?”

    而姜昊天則是冷冷的瞥了一眼,這夫妻兩個人沒了,最後一絲耐心,擡腳就跟着小黑一起離開了這裏。

    望着他們兩個人離去的身影,夫婦兩個人才鬆了一口氣,女人連忙上前將自己的老公攙扶起來。

    剛一動彈,大漢額頭上的汗珠便越來越多,直接將女人推了開,女人不查一屁股跌在在地上,正好被那些石子擦破了皮。

    女人什麼時候受過這種委屈,當即便跟大漢撕扯開來。

    姜昊天聽到後面的動靜,回頭看了看那當街打罵的兩個人,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視線落在一旁不停搖尾巴賣乖的泰迪的身上,忍不住想道,“看來這有些人真不適合養狗。”

    狗也是一條生命,不是讓他們高興的時候就當做寶一樣的寵愛,生氣的時候就可以視如草芥。

    如果不愛,那就不要去傷害它們。

    回過神來,姜昊天的視線落在小黑的身上,這傢伙興奮的雙眼放光,一直圍繞着姜昊天的身邊打轉。

    姜昊天視線變得柔和了一些,摸了摸它的腦袋,說道,“我現在就去帶你見見另外一個小夥伴。”

    姜昊天連夜帶着小黑上山,小白聽到動靜,一路狂奔而來。

    當他跑到姜昊天的跟前時,卻發現姜昊天的身邊有着另外一條狗。

    “你來的正好,這是我給你帶來的小夥伴,以後要是我和昕兒不在的話,你也不會孤單了。”

    桃運小村醫

    姜昊天看了看小白又看了看小黑,覺得有些不太相配。

    於是他伸出手,只見一道白色的靈氣被注入小黑的身體內。

    剎那間,小黑的體態有所變化,等到小黑在睜開眼的時候,瞬間寒氣逼人,渾身散發着猶如地獄修羅般的氣場,讓人不寒而慄。

    姜昊天看着他的樣子,這才滿意的收了手,這樣看起來就好多了。

    他看了看這一對愛犬說道,“好了你們兩個人就待在山上吧,在我和昕兒不在的時候,你們要好好的守護這座山,絕對不允許有任何人上山。”

    兩條狗連蹦帶跳,一路送姜昊天離開了岐山。

    第二天姜昊天去了會所,裝修工作已經進行的差不多了,正在進行最後的收尾工作,明天就可以正式交差,姜昊天甚是滿意。

    這家會所的風格已經跟過去的風格煥然一新,如今看來它更像是一個正規的吃飯的地方。

    正在這時,一個服務員走了過來,看到老闆的時候,他欲言又止。

    姜昊天輕輕一笑,朝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走過來說道,“你有什麼事要跟我說嗎?”

    “老闆,我們過去的老客戶已經來了好幾批,他們看到我們裝修風格變化之後都有些不高興,這樣子下去會不會流失大批的客源……”

    說到最後,服務員的聲音越來越小,擡起頭來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一下姜昊天。

    而姜昊天卻是輕描淡寫的說着,“辭舊迎新,不用放在心上,對了,過幾天再招幾個服務員,一旦正式開業我擔心人手會不夠。”

    看到姜昊天無所畏懼的態度,服務員這才點了點頭,準備走開,又被姜昊天給叫住了,他有在驚訝地看着姜昊天。


    姜昊天淡淡的說道,“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周少華。”周少華有些驚訝,不知道姜昊天爲什麼會詢問自己的名字。

    而姜昊天卻是點了點頭說道,“我現在正式任命你爲領班,酒店裏的大小事物都由你來管,遇到什麼搞不定的事情可以來找我。”

    服務員瞬間睜圓了眼睛,滿臉的不敢置信。


    而姜昊天卻是淡淡的走開了,要不是服務員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感覺到了疼痛,險些以爲自己是在做夢。

    姜昊天的想法很簡單,他相信等到酒店開業之後,利用自己在山上種植的農作物來當做食材,根本不用擔心錢的問題。

    如今最迫切的是需要人手。


    姜昊天去接了姜昕兒帶着她上山,姜昕兒看到又來了一個小狗,驚訝的睜圓了眼睛,興奮不已的拍着小手說道,“這個就是粑粑昨天去買的嗎?” 姜昊天點了點頭,小黑緊張的看着小主人,想到自己的容貌害怕會嚇到她,有些自卑的垂着腦袋。

    而姜昕兒邁着她的小短腿,一臉興奮的跑到了小黑的面前,摸着它的腦袋,奶聲奶氣的說道:“小狗狗,我是昕兒,我們做好朋友吧……”

    小黑有些詫異的看着姜昕兒,隨機就興奮的搖着尾巴,俯下身子,讓姜昕兒坐到了自己的背上,帶着她在岐山遊蕩,小白跟在身後,儼然是山大王巡山般隆重。

    省委大院 ,玉米都有半米多高,看到這一幕時,姜昊天眼底劃過一起流光。

    看來岐山的靈氣能夠像遊戲裏的加速化肥一樣,使得農作物的生長期縮短。

    過不了多久,就可以收穫了,姜昊天想了想,突然想到自己是不是該建造一個糧倉,要不然植物成熟該往哪放。

    正在這時,手機突然響起,電話那端傳來周少華驚喜的聲音。

    “老闆有人來應聘了,您是要親自見一見,還是由我說了算?”

    “你也算是領班,這些小事當然是由你做主。”

    姜昊天挑了挑眉,看來周少華的做事效率挺高,昨天他纔跟周少華說了一嘴,這麼快就辦好了,他果然沒有看錯人。

    掛斷了電話之後,姜昊天看了看姜昕兒,她小臉上洋溢着歡快的笑容。

    姜昊天點了點頭,這纔是一個小孩子應該有的童年,而不是與那些補習班以及手機電腦爲伍。

    看了看時間,他衝着小黑招了招手,小黑便將姜昕兒帶到了姜昊天的面前。

    從小黑的背上下來時候,姜昕兒還有點意猶未盡,興奮不已的說道,“粑粑,太好玩了,小黑實在是太厲害了,它能夠帶着我跑很遠。”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回家吧。”

    姜昕兒聽到這話時不捨得看了一眼小黑抱着它說道,“那我們可以帶着小黑一起回家嗎?”

    姜昊天搖了搖頭。

    “小黑和小白是一對好朋友,你不能夠拆散他們兩個人。”

    姜昕兒回頭看了看小白,這才鬆開了手,依依不捨的朝着它們揮手道別。

    “爸爸,明天我還要跟你一起到山上來。”

    姜昊天隨口應下,回到家裏的時候,卻看到周彤彤也在,燕琳雪一臉嚴肅的神情,氣氛微微凝固。

    姜昊天將姜昕兒交給了周阿姨,就坐到了一旁,隨口問道,“發生了什麼事?”

    周彤彤正要說話,燕琳雪卻是搶先一步,快速的說道,“沒什麼,就是工作上的事情。”

    雖然燕琳雪不肯說,姜昊天也明白,肯定是她又遭遇了刁難。

    她性格要強,這種事絕對不會讓自己知道的,看來要想辦法旁敲側擊才能明白燕琳雪在煩惱些什麼。

    周彤彤轉過頭來,想起那首歌的事情,忍不住問到,“我聽姐姐說你之前給了她一首歌,是你朋友寫的,你朋友現在在哪兒?方便跟我們見一面嗎?”

    “我朋友在國外。”

    姜昊天臉不紅心不跳的撒謊,挑了挑眉又說道,“怎麼了?這件事情非要我朋友出面纔可以嗎?”

    “不是的,我們只是想你那個朋友才華不錯,能夠寫出這樣的精品歌很厲害的,要是再送我們幾首歌那就更好了,要是賣給我們也可以,現在那些歌手都四處張羅着新歌。”

    賣?

    姜昊天眨巴了眼睛,突然恍然大悟,對呀,他怎麼從來就沒有想過這條路呢。

    上輩子他聽過的歌無數,而現在許多大紅大紫的歌曲還沒有問世,如果自己能夠將他們的歌詞提前賣給他們,也是一道不錯的發財致富的路子。

    姜昊天這樣想着,嘴角流露出一抹笑意。

    看到姜昊天突然而來的笑容,周彤彤有些奇怪的眨巴了一下眼睛,“你笑什麼呀?”

    姜昊天回過神來搖了搖頭,義正言辭地說道:“天色不早了,你也早點回去吧,我就先走了。”

    說完這話他頭也不回的轉身離去,燕琳雪看到他這樣的態度時有些氣餒,今天她可是抽空去做了一次保養,姜昊天都沒有看出來自己跟平時有哪些不一樣嗎?

    這個傢伙怎麼一點兒都對自己不上心呢?

    燕琳雪氣悶的想着,周彤彤回過神來,看到燕琳雪人臉色時驚訝的說道,“姐,你該不會是因爲他的話生氣了吧?要不要我把他給追回來?”

    燕琳雪連忙拉住了她,說道,“沒有的事,你別胡思亂想。”

    周彤彤嘆了一口氣,女爲悅己者容,要不是姐遇到了喜歡的人,又怎麼會對自己的容貌這麼上心呢?

    姐不是要做一個實力歌手,不靠自己的外表吃飯嗎? 重生國民男神:離爺撩不停

    燕琳雪心跳猛地漏了一拍,勉強擠出一抹笑容,說道,“你在胡思亂想些什麼呢?沒有的事兒不要捕風捉影,我看呀,你應該改行去做狗仔。”

    正在這時,姜昕兒跑了過來,燕琳雪看了女兒的時候,臉色變得很是溫柔,她將姜昕兒抱了起來,坐在自己的腿上問道,“昕兒,今天都出去做了些什麼。”

    “粑粑和我一起去見了小黑。”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