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0 日 Comments (0)

    才聽說這關上教他們結陣的年輕道人是天師大人,還有這娃娃是坐下道童。

    天師大人四年前皇宮吊打那潛入皇宮要刺殺姜王的蚩國有名的十二道人的傳聞可是姜國上下都知道。

    洛水宗是銅鑼洲的武宗,實力在姜國十二州也數一數二,因此姜國下令洛水訣為姜國的主要武學。

    加上銅鑼洲又是姜國的前沿防線,這洛水宗本門的優秀弟子出頭之日便從了軍,為了鎮守銅鑼關而戰。

    自然是沒有機會去遠在萬里之外的皇都去見識見識天師的厲害。

    這一點倒是和銅鑼關守將陳開疆差不多的。

    洛水宗的人轉頭看向關上騎在瞭望台上的年輕天師,難免有些錯看。

    這座下道童就要被蚩國的人抓走了,就沒個正經反應。

    「哎呀,小天你怎麼那麼笨呢,這就著了別人的道了!」王陽明自然是有反應的。

    只是反應不太強烈。

    盤神九變什麼武學啊,拂塵里找的!

    拂塵什麼鬼啊,打傷了凝神境後期十位道人的聽說是什麼這個世界很久沒有聽說過的靈寶級別的神物。

    蠻荒訣算什麼?

    拂塵里隨便一搜什麼武學,煉丹,煉器,修道法則汪洋似海!

    可也只找到一本和蠻荒訣名字差不多的武學典籍,叫個什麼《蠻神訣》!

    一聽名字就神乎其神,比《蠻荒訣》聽起來更牛吧?

    豪門閃婚:賀少寵妻上癮 這蚩國的蠻獸宗奉為經典的武學典籍《蠻荒訣》說不好聽點,估計也就是《蠻神訣》的基礎篇。

    王陽明看不上《蠻神訣》呢,因為有個更牛掰的《盤神九變》。

    盤神應該就是上古紀開天闢地那位盤古創造的武學典籍!

    盤神九變可不會輸給蠻荒訣,關鍵是在這來的路上,已經事先給小道童說好了。

    到時候如果有什麼老道士出來和你對打,你打的是時候了就收,讓他們把你帶走。

    去了蚩國那邊,你用神力掙脫那什麼星辰隕鐵打造的鐵鏈,就可以遊山玩水了。

    適當時候將老道士帶上,查查那什麼蠻獸宗和太上府的位置,然後遊山玩水夠了就回姜國來。

    一個唱另一個附和,小道童聽見天師師傅的話,也演戲一般低頭嘆了口氣。

    「天師師傅,對不起是我學藝不精,敗了!」

    握著蠻獸宗鎮宗之物黑龍劍的蠻獸宗少主一襲紅袍黃沙中嘩嘩飛揚,再加上臉又俊俏,像極了一個謫仙。

    轉身之際雙手抱劍微微躬身行了個禮,便牽著小道童慢慢而去。

    「這就想走了?也不聽聽我王陽明的威名,把我的小道童給我放了,你們可以到可以安全的滾!」王陽明不想讓對方察覺這一切都是假的,因此給自己加了一點戲。

    他雖說很不愛打架,可是保命的本事還是學了。

    科技之無限未來 他從關上縱身一躍,陳開疆嚇了一跳,「天師!」

    洛水宗的人也蒙了,這天師不像是會武功的人啊,可不能摔死了。

    王陽明手腳朝天在下落,洛水宗其中的一位女弟子連忙飛起,白衣飄飄踏著黃沙接了過去。

    「哈哈哈!貴國天師果然名不虛傳!」蚩國大軍中蠻獸宗少主轉頭看到關下那個情景,忍不住笑了:「還是貴國洛水宗的姑娘會憐香惜玉。」

    蚩國一萬大軍都笑了,實在是憋不住。

    王陽明就要砸落到地上,洛水宗的人開始紛紛出手,可看樣子是趕不上了。

    然而一早就開始飛起的女子突然打出一道氣流,將王陽明身體托起,王陽明這才慢慢落地。

    王小天也知道這是天師師傅演的一齣戲,為了不讓人看穿,王小天咬了咬牙,假裝要運功然後臉上露出無奈地表情,探頭咬了一口身邊的蚩國士兵一口。

    那個士兵啊一聲慘叫,「小兔崽子敢咬我,他媽活膩了!」

    幾個士兵嚷嚷著,踢了王小天幾腳,王小天裝作一臉的憤怒,不甘,挨揍了也沒哭。

    「你天師師傅沒有和你說過著星辰隕鐵鎖鏈可以封印武者?你現在就是普通孩子,別白費力氣了。」蠻獸宗的少主對幾個士兵揮了揮手,幾個士兵才歸入陣營。

    蚩國蠻獸宗的蛇老道自從獸化后就兩眼無神,面色發白,到了大軍陣營後方上了車便噴了一口血,倒在了塌前,那雙手扶著床榻,全身劇烈顫抖。

    「長老,你怎麼了?」貼身侍衛拉開竹簾,看到長老的情況立馬沖了進去,扶了一把。

    蛇老道搖了搖頭,喘息著:「無礙,扶我上塌,我需要運功調息一會兒便好。」

    侍衛沒有察覺到老道眼中閃過一絲陰厲,剛把老道的手弄到自己脖子上想要將其扶上塌。

    便被老道張開嘴狠狠咬住脖子,黑色的氣息將掙扎的侍衛整個包裹,還沒喊出聲便成身體乾癟,最終雙眼暴突死去。

    「這蠻荒訣的反噬真是厲害,以後斷不能再獸化!」老道用袖袍擦了擦嘴,扭了扭身體抬了抬手,這才上了塌盤坐運功接著調息。

    蠻獸宗的少主兼此次討伐姜國的主將,自然對獸化的蛇老道會出現的情況有了底,另一個侍衛急匆匆跑著過來報告,還沒來得及說話,便被一掌打死。

    「今日我蚩國敗了,敗得合情合理,撤軍!」

    他對著銅鑼關下的一千洛水宗武者還有被某個漂亮姑娘攙扶著的王陽明輕輕舉起手中劍,下了撤軍令。

    關上觀望的陳開疆心中的石頭終於落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贏是贏了,可是天師府的小道童被捉了,心中也是有些慚愧。

    「對我小道童好點,他日我拿十位道人與你換人!」王陽明腳踏黃沙,甩著拂塵露了一手,一刻功夫便來到了蚩國大軍陣前五百章之外。

    不光洛水宗的弟子心中震撼,就連蚩國蠻獸宗的少主都心中微顫。

    「告辭!」

    尹離愁心是亂的,臉上沒了笑容,眼前這個天師和自己年紀相仿,可是真會裝。

    眼下這露的這手鬼魅般的身法,豈會簡單。

    不久前這天師從鳥上翻身落下都要摔倒的畫面,就當離得遠看錯了! 銅鑼洲一戰,幾天之後在姜國和蚩國傳的沸沸揚揚。

    天師王陽明也在銅鑼洲被百姓所擁戴,陳開疆老將軍直接將天師迎入舜天府。

    洛水下游的洛水宗女弟子眾多,從關上傳來的自家大師姐曾抱了天師一下,可把她們羨慕死了。

    順天府門前坐落著兩頭活靈活現的石獅,口含石珠,上面的金漆歷經數年風雨都有些淡了,可以看到下面的白色的石頭。

    今日來了姜國有名的油漆匠,一大早就忙活著要將石獅重振威武風彩。

    王陽明起的一如既往地遲,推開大門的時候油漆匠已經將十丈高,八丈寬的大門都上好了新鮮油漆,都慢慢收了東西,準備走。

    「哎,各位師傅,吃過飯再走。」王陽明伸了一個懶腰,趕忙下了石階將幾位老師傅攔住。

    「拜見天師。」幾個老師傅如今也是認得這位年輕道人,連忙抱拳彎腰行禮。

    王陽明也抱拳行禮,「幾位請,在這舜天府,我也是做客,老將軍陳開疆今日要大擺筵席,幾位師傅和我喝幾杯。」

    幾位老師傅將沾了油漆的手在粗布麻衣上擦了擦,搖了搖頭感慨道:「天師真是好人啊。」

    王陽明將幾位老師傅迎進了大堂上了茶,也不耽誤這還算是有些大的府邸丫鬟僕人忙布置工作。

    這府邸是前面銅鑼縣令的,由於關上軍情告急,縣令還在飲酒作樂,軍情還是陳開疆親自派傳令兵日夜兼程給萬里之外的皇都送達。

    而幾天前蚩國兵退,陳開疆在回來的路上和王陽明說了此事,便得王陽明的支持,那日到了這舜天府就將縣令給宰了,一家老小充軍提籃洲去築城池。

    而那些下人男的整編入軍隊,女的照常做丫鬟僕人,這也算是將舜天府換了血。

    衙門那邊,王陽明徵集銅鑼縣各地的舉薦,由一個出生寒門卻學富五車的中年人上任。

    「這新上任的洲知令幾位師傅可知是何人?」王陽明挺想了解的。

    幾位油漆匠是鴻蒙坊的老師傅,走遍了銅鑼洲,自然有所了解。

    「吳承舉,就是銅鑼縣人,父母早年經商有些家底,後來蚩國來犯,散了家財賑災,投了軍隊,他從小刻苦讀書,成年後父母戰死銅鑼關,他開辦私塾,門下學生無數,大多都是寒門子弟。」

    王陽明聽后,覺得吳承舉是個人才。

    「可有成家了?」王陽明其實是自個想成家。

    就那個關前接了他一把的洛水宗大師姐,人也漂亮,修為也高。

    「哈哈哈,天師是想將陳開疆老將軍的閨女給說了給吳承舉做媳婦?」有個老師傅想到了什麼,喝了一口茶笑道。

    王陽明納悶了,「這陳老將軍有閨女?咋那麼多天沒聽說,更不要說見到呢?」

    陳開疆老將軍真是藏得夠深的啊!

    「陳老將軍有兩個兒子,生前都是武藝高強的將領,可是自從犧牲在關上后這多年裡,陳老將軍就很少和其他人拉家常嘍,女兒陳巾幗不讀書,只舞刀弄劍,洛水宗的大師姐!」

    草!王陽明差點跳起來。

    「我就問問,誰管人家的婚姻大事啊。」王陽明給幾位老師傅倒滿茶,笑道:「此次前來銅鑼洲是奉姜王旨意過來支援李老將軍的,這銅鑼洲換了人,那得有點底,回都后好交代。」

    「哈哈哈!」幾位老師傅哄堂大笑,沒了之前面對這位年輕天師的壓力。

    洛水宗坐落洛山上,山下洛水在這裡汪洋成湖,湖上有亭廊交錯,有洛水宗的弟子在打座修行,還有情侶竊竊私語。

    湖上有盛夏的蓮花鋪水生長,有練劍的弟子腳踏湖面,腳踩蓮花互相追打,劍氣縱橫,破風聲在山谷中回蕩。

    一個一身白衣的女子面戴薄紗,長發垂髫,鳳眼目光凌厲,手中長劍勢如洛水,綿長柔順。

    由於出手之快而又身法縹緲,圍攻的幾個女子無論怎麼出劍,都無一例外刺空。

    而當反應過來要用身法後退的時候,已經一劍刺來,手中劍被挑飛,而後身上挨了一掌。

    這一切動作僅僅發生在幾個呼吸間,幾個女子身體不同的部位中掌,被推回了亭廊。

    那個女子手持長劍在空中幾個比劃,似水的劍氣將那些劍拉回,抱在了懷裡,笑著身法輕盈,腳踩蓮花落回到了亭廊中,還給了幾名女子。

    「大師姐厲害!」

    「我們輸得心服口服!」

    女子自然是陳巾幗!

    陳巾幗擦了擦額頭上的細汗,眼神凝望著洛水,笑道:「我們得努力練習北斗七星陣,蚩國時刻會再來犯,我們不能掉以輕心。」

    「是,師姐!」

    洛山上宗門內,陳開疆與一名白髮中年人對坐,身旁一爐檀香散發出淡淡的青煙。

    桌上有酒肉,兩人舉杯對飲後手捋長袖用筷子夾菜,臉上帶著爽朗的笑容。

    「宗主到時候定要來!」

    白髮蒼蒼卻容顏不老的段洛水起身背負雙手走到窗前,看著山下湖中的陳巾幗一眼,感慨道:「洛水宗可以學到那位天師的北斗七星陣自然是好事,巾幗潛力無限,可若是儘早成婚……?」

    「宗主所說的可是會耽誤巾幗的以後的武道上的前途?」陳開疆皺眉。

    他老了,已經痛失兩個兒子,如今只有這麼一個女兒,他不想女兒再步兩個兄長的後塵。

    他想讓洛水宗宗主幫忙撮合女兒和那新上任的銅鑼縣令吳承舉成一對。

    雖說那吳承舉可能年齡與女兒懸殊太大,可是若是能夠成雙,自然能好好照顧女兒。

    吳承舉身為一屆儒生,很少聽聞會武藝,若是這樣將女兒許配給他,女兒自然也就會遠離一些爭鬥。

    陳開疆想的很周到,為了女兒的安危他已經下了決心。

    「那位天師年輕非凡,又是姜王的左膀右臂,若是巾幗與他成了一對,沒人能斷定就會一生戎馬,就算是巾幗一生戎馬,天師在未必就有人能夠傷她!那不是比和一個剛上任的儒生吳承舉在一起要好上些許?」

    段絡水不愧為一代宗師,目光與見解就是不一樣。

    段絡水也只是推翻陳開疆的觀點,只是說了更好的選擇。

    他作為陳巾幗的師尊多年,也算陳巾幗的半個父親。

    他還是有些排斥這種父母替女兒定終身大事的做法的。

    段絡水揮了揮袖,接著道:「開疆兄,你我還是不要管年輕人的這些事情了,他們都長大了!」

    段絡水其實還知道宗內有無數男弟子在追求陳巾幗,這一點他從來沒和陳開疆提過。

    陳開疆沉思了一會兒,還是點了點頭:「也好啊,我們做長輩的不能管孩子們一輩子。」 銅鑼關蚩國大軍敗退,幾天後傳令兵直奔姜都,姜萬里得知喜訊,朝堂上沒少給遠在萬里之外的王陽明說話。

    「此一戰,蚩國必然士氣大挫,天師一人單槍匹馬,迎戰一萬敵軍,這種神話可以載入史冊,誰還不服啊?啊?」

    眾朝臣低頭不敢作聲,只敢在皇帝轉身回王位的時候抬起眼睛看看。

    「銅鑼洲銅鑼縣令飲酒作樂,延誤軍情,已經被天師宰了,銅鑼候,你今年的俸祿捐給天師府了!」

    銅鑼候不敢說話呀,只敢匍匐在地上,「臣謝恩。」

    李天狼兵馬大元帥憋著一肚子氣,被王陽明耍了一頓。

    先讓他準備一萬鍊氣境巔峰的武者臨時編織狼牙騎。

    剛集結就又叫了散了歇息。

    關外捷報來了,王陽明一人退卻敵軍,此時探子打聽還在銅鑼洲舜天府設宴呢。

    李天狼臉上沒有表露出什麼不滿,只是低著頭銳利的眼神掃了一圈眾朝臣。

    「眾卿還有什麼要說的嗎?」姜萬里舉起金樽。

    多看了身披戰甲的李天狼一眼,笑道:「李天狼,你可有異議?」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