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所以,這次,事情絕對不能出錯,此時的秦海在房門之外來去匆匆,心裏暗自唸叨:“這次,一定得是男孩子,兒子。。兒子。此時秦海卻是在嘴角大聲呼喊起來。。”房門之中,江氏女子的呼喊之聲更加迫切起來,且聲音卻是感覺死心裂肺一般不是迴盪在空氣之中。

    秦海,此時心中更是大急,來來去去已經不下數次,眉間早已見汗。眼見聲音越來越是焦急,那秦海更是不顧身旁數個下人的觀望,墊起腳就超紙窗之內的黑色人影觀望而去。

    就在這時,房門之中的大門忽開,大聲向着衆人循聲而去。那秦海眼睛一望,不是別人,正是那街道角落之中的“姜老太婆”。那姜老太婆此時面目緊張,深情之中皺紋橫生,溝溝壑壑的一張老臉之上到是滿臉皺紋,稀稀拉拉而出。

    怎樣。。那秦海不等那姜老太婆先行開口,便早已按耐不住,先行詢問起來。那姜老太婆此時也是急若寒星,眉目之間忽見冷汗,猶豫之色一時溢於言表。秦大官人,事情不妙啊!那姜老太婆焦急說道:..

    那秦海聽到那江氏痛喊之聲又如何不知,早已知道這與平常之人腹中產子大不相同。若是平常之人,恐怕現在早已生落下來,有何必需要耗費如此長短的時間。快說。。。那秦海眼見那姜老太婆說話之時慢慢吞吞,竟將左手手掌猛然拍向桌邊之上的一尊鐵鼎。。。

    “砰”的一聲,鐵鼎瞬間化爲碎末,朝着地面徐徐降落下來。那姜老太婆眼見此景,此時更是大驚,手腳不覺顫抖而出,大汗淋漓而下。大人。。息怒,夫人正是難產了。。難產,此時那秦海臉色之上也是瞬間變爲醬紫色,手腳一時無措起來。

    據說這江氏可是秦海最爲疼愛之一的一位夫人,平時彼此之間更是形影不離,恩愛尋常。甚至彼此之間還曾“面對滄海”,許下永生“不離不棄”之千古祕聞。這,,秦海一時說不出話來,仰面向天,大聲吼道:“滄天啊!難道我“秦氏蒼月一族”就此終結嗎?“

    這陣吼聲巨大,驚醒身旁衆人,衆人一時驚慌失措,目光躲閃,不敢再看身旁那面目震怒的秦海之容。良久低下頭來,眼中滲透出”些許“淚光,低垂不語,望向衆人,神情之上有着一絲淡然。嘴中一陣哆嗦,巡視衆人一眼,向那姜老太婆大聲說道:“若是危難之時,先保大人。”你可知道。。

    那姜老太婆眼見於此,也不敢再多廢話,轉身關上房門,身形急速向房內走去,空蕩的四周只傳來那江氏一陣痛苦,吶喊之聲,穿梭,迴盪,經久不息。。 此時,那大門開外的秦海心中此時早已“氣浪翻騰”,望着房屋之內衆人一陣“匆忙”的腳步。心下更是猛的一沉,擡頭望向屋頂死角之處一陣“凝望”,神情一時渾然。

    “ 啊! ”痛喊之聲源源不斷從房內傳出,正是那江氏夫人所傳出的陣陣叫喊。喊聲透露着些許的“淒厲”和“委婉”,猶如長鷹低空迴旋之聲。 屋內早已急的像熱鍋之上的螞蟻一般,而屋外此時卻是“靜”的異常。遠遠的 ,只聽到屋內傳來一陣,一陣匆忙的腳步聲。

    盤古城,六月驕陽似火,爆裂的空氣之中顯露出一絲”沉悶“。此時,大地好像被”烘烤“一般,不時從地面之上傳來陣陣熱氣。人,立於遠處,視線所及之內,紛紛有一絲“恍然”的錯覺。

    三個月了,盤古城三月未降一絲“雨滴”了。這對百姓來說絕對算是一場大災難 ,盤古城從未有過的“乾涸”之年終於出現了。整個盤古城中此時也是逐漸”冷清“起來,“晴空萬里”一時如常,乾涸的大地此時紛紛“均裂”開來。

    三月之久,未降一絲“雨滴”,百姓一時竟“無水做飯”。這斷糧尚可維持七日,這斷水恐怕連三天都堅持不下了。整個城中失去了往日的沉寂,哀嚎,痛苦之聲不是傳來,指手罵天,一時憤然。

    “人無道,天除之,天無道,孰除之。”天道無常,萬物皆始然,花開四季,草過一秋,生死有命。這自然之力是何等之強,蒼生衆人遇此逆境竟如朱雀,螻蟻一般。災荒之力,生命凋敝,盤古城中失去了往日的喧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毫無生氣的“死靜之氣”。。

    往日街道之上平整的路面,此時早已是遍地“深坑”。挖地三尺,居然未能獲得一絲雨滴,災荒之年,讓人性蕩然無存。狂飲活物血早已讓人司空見慣了,而這“人食人”卻也在這盤古城中不時傳來。

    直到。。。。一月黑風高之夜,天空中一陣“雷鳴電閃”過後。大地之上,立於一人,那人面露兇相,在閃電之中,雙眼血紅,身形如電,身旁左側卻好似一活人。

    卻說,那人身形微側,身形輾轉之際,手中伸向一旁,將那活人立於身前。尖牙迅猛朝下,一陣撕咬,那活物陡然之間一陣“慘嚎”,那聲慘叫正是那活物所傳而出。那一聲喊得極是慘痛,哀嚎之聲不時傳來,正是人類所傳之聲。

    卻說那人竟然“毫無人性”,張嘴便咬,嘴角不時流過那活人之血。血飲狂處,居然開懷大笑,那笑聲不大,卻聲震百里,不遠,卻響徹九天。人性罪惡在此之處,顯露無疑。從此,人吃人事件頻發,早已是一件很似平常的事了。

    盤古城中,此時早已是百業凋敝,萬物生靈盡顯死沉之氣。僅僅三月,便讓盤古城中陷入一片混亂。盤古城中大小角落,遠近村莊此時紛紛頹廢開來,一切事物顯得是如此破舊,衰敗。

    卻說,此時方圓百里更是傳來一種“瘟疫”,傳說中乃是“邪神破天”所留之世間遺物。傳說這瘟疫到處,雞犬不留,萬物瞬間凋零破敗,化爲死灰。三月無雨,突然一場瘟疫更是讓盤古城中一時更是“人心惶惶”。

    如此“災禍之年“實是九世難得一見,更可說是千年難得一遇。傳說再此等年月出生之人,成人之後,定是”大凶之人“。所以人間有聞,婦人之心猛如虎,一時弒子,弒女者,盡皆無數。

    而就在此時,盤古城中,蒼月府內,重陽宮內一時卻是忙乎不停。彷彿這“蒼月洞府”與那“盤古城外”已然隔成一道”天然“屏障,儼如”楚河漢界“一般,讓人不得仰視。

    啊!痛喊之聲不時從房門之內傳落出來。有人傳聞,其實這江氏腹中之子那秦海曾稱主動打掉。無奈,那江氏思及秦海人到暮年,竟老來無子,這才無奈說服秦海,順利將腹中之子安然產出。

    那秦海還曾請一江湖術士算命,卜卦佔其吉凶。怎奈那江湖術士望見那江氏腹中之時,神色一緊,大步向後,瞬間口吐鮮血。臨死之前,大聲疾呼,妖孽,此子不得要,不得要, 說罷!口中鮮血狂吐,身形緩移一旁,一臉驚色。

    那秦海眼見於此,心中一時更是打亂。算命伊始,還真沒見到一算命之人,命沒算,人到是先死了。這鬱悶的啊!那秦海此時也是不敢多話,腳步急閃,匆忙護送江氏回到蒼月府中。

    夜深人靜之時,那秦海回想到白天那慘烈一幕之時,身上冷汗不禁“汗溼而出”。眼睛回望那江氏一眼,餘光移向那江氏腹中,眼神低沉凝視一陣過後,飄落開去。穿起睡衣,腳步輕緩在亭臺樓閣偏僻小道之上一陣來回踱步,沉思一夜。

    唉!!這一聲長嘆頓時打亂了三人的沉思。那壞臉男子此時目光冷如秋水,身形一震,全身上下一陣輕微抖動。而沉浸在故事之中的大汗和林威此時卻是陷入了一片“遐想”之中,目光所及之處,無不是一陣虛驚。這陣“顫動”是由內而外的,向着林威,向着大漢,向着大街深處一陣來回涌動,意念叢生。

    那壞臉男子忽然轉過頭來,冷眼望了大漢一眼。半響之後,冷聲說道:“奇怪”,我爲什麼要告訴你這麼多。有必要嗎?那壞臉男子忽然身形一陣冷顫,低頭望向蒼穹,久久不再言語。

    那大漢眼見於此,心下更是大急。不要嘛?不要嘛?只見那滿臉絡腮鬍子的大汗滿臉嬌氣的向那壞臉男子溫聲說道:。。。這,林威耳聽此話,全身陡然一陣巨顫,回望大汗一眼,一時汗顏。

    大哥,大爺,那大漢在壞臉身後一陣爹聲爹氣的呼喊而出。眼見那壞臉男子居然沒有“一絲”反應,你大漢大急,口中喊道:“大哥,只要你告訴我,以後,您就是我大哥了。”不。。。是一輩子的大哥,怎麼樣。。。呵呵。。語氣之中有着一絲討巧的味道。

    “此話當真”。。。那壞臉男子悄然一笑,臉情之上卻是一陣冷森,淒冷,邪意叢生。一更完。。。 “當真”,那大漢眼角朝天邪窺一眼,轉眼向那壞臉男子橫眉望去。那壞臉男子正了下神,眼睛飄閃過一絲“迷離”,雙眼放光,舉目望向遠處一片“深黑”之處,陷入一片無限的回想之中。

    卻說這盤龍古城之中三月未降一雨,頓時讓這盤古城瞬間陷入一片“死城”。人間傳言,在此“凶兆”之年誕生之人無不是“大凶大惡”之人,閻羅惡鬼之子。一傳十,十傳百,一個傳聞卻被世人傳的“沸沸揚揚”,足以“以假亂真”。

    而那蒼月正是不巧,出生之時,正是天地無道,災荒困頓之年。如此年僅,人間無道,讓人性在善惡面前“蕩然無存“。“唉”這一聲短嘆,明顯是爲那蒼月所嘆,哀聲不覺入耳。

    無敵妖孽狂少 ,七尺大漢,每日爲此事也是“茶不思,飯不想”。本來不想要那江氏腹中之子,無奈被那江氏“以語相勸,曉以大義”這才讓那秦海一時憾然,這才改變主意,應承下來。

    蒼穹如墨,朵朵烏雲之中透露着些許陰森,淒冷。風,悄悄吹過,夾雜一絲清冷和人世的喧囂。蒼月府中一片忙亂,雖然如此年景讓人人神情之上都是一冷,但是眼下卻是蒼月腹中即將誕生一人。只是在這災荒之年, 女裝老闆逼我娶他 ,是兇,是悲,是喜,衆人心裏也沒譜。

    蒼月府內,人人神情之上都是一陣嚴峻,特別是那秦海此時早已急的手足無措了。這平常夫人生子最多不過個把小時,只是這回奇了怪。眼看都快過了三個時辰了,就連孩子的哭聲都沒有聽到。

    那秦海此時如何不急,一種“踹門”而入的衝動立刻在秦海腦海之中一陣迴轉。迫切,焦急,不安正在秦海心中一陣沸騰,兩隻拳頭也是緊緊有力的使勁撞擊在一起,在身下傳來陣陣悶響。

    “唔。。。唔。。。唔。。”小孩一陣匆忙的啼哭聲響遍了整個蒼月府內。秦海一聽,手中緊握的拳頭瞬間一鬆,久久沒有一絲微笑的神情之上此時也是“盡皆”歡笑開來。四十好幾的人兒卻猶如一個“三歲”兒童一般移步向房內走去。

    面容如花,大踏步朝着那房門之中江氏走去,懷裏揣着前不久爲那江氏在“金飾電”所買的一根“金釵”。身形輕震,腳步稍移,手中悄然從背後伸落過去,帶着一絲淺笑和疼愛。

    無奈目光悄然一觸,頓時一愣,面容一時驚呆,望向穿上那早已“生不如死”的江氏,秦海的臉上此時硬是深深的給愣住了。視力所及之處,血色滿布,牀邊之上早已被一抹“鮮血”掩蓋,早已分不清到底是爲何物了。

    那秦海此時早已面露“苦澀”,滿臉癡愣的神情之上一時“悲從中來”。而那身立一旁的姜老太婆此時面上也是一陣“苦色”,在她昏老的心中,單單看那秦海向那江氏一望。那姜老太婆就知道,這江氏女子在秦海心中是何等重要。。

    雙手捧着“嬰兒”,那姜老太婆一聲不吭的站在原地。雙眼望向那“癡癡傻笑”,含苞待乳的新生嬰兒,那姜老太婆此時也是不知“是悲是喜”。悲,從何來,喜,又從何而來,面上一陣愁苦,臉上的緊繃的神經也是“一跳再跳,一直跳到了心底。”

    卻說,那秦海眼望那早已“奄奄一息”的江氏,此時雙目也是早已“飽含淚光”。風,吹落了眼睛,不知是風還是沙,讓本來模糊的眼睛好像又無形之中隔了一道“深牆”,苦澀,艱深。

    卻說,那江氏此時全身上下好像虛脫一般,本就白皙的臉蛋之上早已沒有一絲“血色”。眼睛忽眨忽眨的望向那悄然呆愣的秦海一眼,眼神之中卻是一陣“悲痛”。如“相隔萬年”所帶來的一種失落之痛一般,痛入骨髓。如果世間還有那種是讓人割捨不斷的話,我相信那就是隻有“真情”了。

    “虛弱”已讓那江氏沒有一絲叫喊的力氣了。頭上如斯的細發早已汗溼一旁,悄然向身後一陣“襲轉”。兩隻“白皙,嬌嫩”的小手忽地向那秦海輕微一陣“擺動”開來。

    那愣在原地的秦海眼神一愣,緩過神來,向那江氏一陣腳步“沉重”的走了過去,一時耳旁生風。那江氏此時伸出“顫抖”的小手悄悄的向那江氏緩緩伸展開來,帶着最後一絲氣力。。很明顯,或許在不到幾分鐘,亦或許在不過幾秒鐘,那江氏就要。。。此時那秦海早已雙臉煞白,雙眼圓睜,沒有直覺一般的坐立在江氏身旁。

    那嬰兒銅鈴般的一陣輕笑之聲,竟成了秦海此時心中最爲沉痛的呼聲。那笑聲是如此的刺耳,如此的讓人生厭,如此的讓人感覺就像是天生的仇人一般,帶着一股陰氣。雙眼如電,目光淒冷朝着那嬰兒悄然橫望過去,瞬間便將目光移開而去,望着身下的江氏婦人一陣凝望開來。

    雙眼忽帶着一絲“迷離”,眼光向周邊一陣環繞之後,目光沉痛的望向那江氏之眼。“我中有你,你中有我。”本來就是一對“同命鴛鴦”,如今卻落得“一念天堂,一念地獄”。悲哉,痛宰,豈不讓人扼腕。

    那江氏眼觀此景,有何嘗不知那秦海心中所想。只是自己此時已經時日無多,頃刻間便會“魂斷九幽”,心中早已沒有其他牽掛。只是這“秦海和剛降臨世間之子”此時正是江氏最爲放心不下的。

    “虎毒還不食子”了,何況這秦海還是這盤古城中數一數二的名門之後。對於這嬰兒性命,那江氏自是不必擔心,可是此子命運此時已是江氏心中“第一心結”。

    那江氏“輕巧”拉下秦海的手臂,悄然身立而起,帶着一絲“淺笑”,在秦海耳旁一陣耳語。那所言所講之話無非就是“在她猝然死後,能夠將那嬰兒像愛護自己一般,疼愛嬰兒。”見那秦海久未言語,江氏心中一急,手下的力道也是更重了一分。

    那秦海心知,如若此時不應承那江氏,定是讓那江氏“死不瞑目”。故而欣欣然點了下頭,目光冰冷的移開而去。話未說完,那江氏便猝然而去,半響空蕩蕩的房間之中只傳來一陣“悲泣”之聲。。 極其“空蕩”的房間之中,一時“靜”的異常,針線清晰可聞的“撞擊聲”頃刻間便從地上輕柔傳來。此時的秦海早已雙目垂淚,面容之中捎帶“悽楚”,目光之中閃現一絲決然之色。

    雙眼回望那江氏一眼,原本滄桑的容顏瞬間便“蒼老”數倍。愣在原地,神情之中透過一絲“悲涼”。 中年喪妻,猶如壯士斷腕,但缺一臂,又猶如霸王別姬,雙目邊垂淚,四目皆黯然。

    風,冷冷吹過,寂靜無聲。草,悠然掠過,春意昂然。淚,悄然躺過,悲滄淒涼。雙眼漫過眼犀,渾然面對身前這副逐漸“冰冷”的嬌軀,眼神之中暫現一片“迷茫”。緩過身來,身形悄然向那江氏一陣輕移而去,嘴中喃喃呼道“夢蝶。。。。夢蝶。。。”

    淚如雨絲一般輕垂而下,視線阻隔之處早已一片渾然。昔日“笑顏如花”的花季少女如今卻是冰冷的躺在身前。似動非動,似靜非靜,瞬間便將動靜積聚一身,以秦海如此歲數之人怎能受如此打擊了。

    如此數個時辰,那秦竟一時沉浸在“悲痛”之中。空氣之中“嬰兒”嬉笑之聲不時傳來,一時歡喜交加,更是讓那秦海不時微微側目。斜眼一望,一雙極其惡毒的眼神悄然望向那嬰兒所立之處,瞬間斷然一吼。。

    忽然,半大的房間被那“秦海”斷聲一吼,立刻便四周皆驚。那身在角落之處的姜老太婆此時已是“靜若寒蟬”,腳下也是一陣顫抖。溝壑叢生的皺紋之上更是一陣“緊繃”,一時竟不敢在看秦海多望一眼,雙腳顫微的站在原地。

    身旁數個下人眼見秦海瞬間如此“震怒”,心下更是一陣悽然,滿是惶恐之色的向後褪去。那姜老太婆眼見衆人褪去,心中一時也早有“去意”,懷中輕抱着嬰兒,慌亂間腳步竟向後悄悄一陣後移。

    那秦海邪望一眼,面露殺機,雙目之中來回一陣穿梭,半響吼道。。。衆人退下,姜老太婆留下。衆人耳聽與此,腳步紛紛一陣後退,不再理會那姜老太婆。那姜老太婆此時心中如何不驚,頭垂落,一雙細眼慌亂之間來回注視,目光一陣後怯。

    那秦海雙眼冷然盯向“姜老太婆”,微微撇了下她手中不時啼哭的嬰兒。片刻,便將視線移開,悄然望向江氏婦人。眼中帶着“甚許”悔意,夢蝶。。夢蝶啊!你可知道這等逆子可是“閻羅鬼煞”託世之輩,乃是妖孽所生。

    我秦海大半生“文不能安邦,武不能立國”,大半生未曾幹過一“驚天駭俗”之事。我等畢生未曾犯下任何“罪孽”,爲何今日。。爲何。。今日。。。我竟有亦如此“妖孽”之子。。

    話語說罷!雙目垂淚,只是那股“淚泉”卻是與往日大有不同,卻是大帶“血紅”之色。啊!一陣痛喊,身形巨顫,悄然向衆人一陣回移,身後一把“逆天劍”沖天而出,帶着一絲“轟鳴”之聲撞擊在房頂“楔木”之上。

    “鏘”,只見那逆天劍一陣猛擊之後,瞬間道道紫芒瞬間凌空而出。這讓原本很是“黑暗”的房門之內,頓時被一陣紫光爭相環繞,頓時讓四周的空氣一時“溫潤,通透。”此時,那劍嘯悲鳴之聲不時傳來,那刀身在楔木之上來回一陣”擺動“。

    “逆天劍”,此劍乃諸神利器,古有傳聞,此之神器多半帶有一絲“奇異鬼測”之力。動之,便可驚天地,靜之,則可衝九霄,滲九幽,如此神力足以與那傳說中的四大神器相互媲美。

    傳說這“逆天劍”孤名甚傲,單其劍名來說,就是極其的強悍。且不論這持刀人真力大小尚且不論,就連那刀身之中夾雜的些許霸氣都足以讓九天諸神動容。若這世間“天有九重,地有九府”,那逆天劍絕對是天之驕子,破蒼穹之首。

    “逆天劍”一出,頓時讓房間之內頓時一陣壓抑。“詭異,冷清,神情緊繃”,每個人的臉上都有一種說不出的神采。此時,那姜老太婆更是腳下一陣匆忙,身形一陣巨顫,猶如刀刀到心一般,撕裂開來。

    且說那姜老太婆如此“老邁”年紀又豈能受此冷遇,心房之內更是一陣猛跳。。也不知怎的,身體竟然不知不覺不受指揮的左右“移動”起來。。本來按理說這秦海老來得子,怎的說自己也是遇到一件好事。。。這本來還指望着討點賞錢,好好的吃道吃道的。。。

    這,那姜老太婆心念到此,心中更是一陣冷然,暗念想到:“恐怕,這回是真栽了。”說罷!便將頭瞬間攆轉,一時無語。只是,這秦海這是露出“逆天劍”所之爲何,況且在此等時機,何以讓那秦海全力使出“逆天劍”了。

    “逆天劍”本名卻是“絕緣劍”,原是一出家之人所用之隨身利器。後來幾經輾轉,落到一修道之人手中,故而那絕緣劍也就被那道人正是更名爲“逆天劍”。單其名號來看的話,就足以讓人畏懼三分,其成名絕招“逆天斬”更是兼攜“千鈞之力”,一刀劈之,五山皆振,方圓百里,無不鳥驚獸散。。

    逆天一出,足以讓五洲震盪,江湖之人聞聽此劍,無不變色。傳說此劍曾經連斬數前“修道之人”,且死傷之人死前無不“悲慘異常”,血灑七步。乃是一成名巨劍,劍身通成“暗紫色”,劍柄出遍體漆黑,透露一絲“黑光”,殺氣昂然。

    不過,說到這“逆天劍”到底爲何瞬間輾轉到這蒼月一族之中。這至今還是一個迷。。一個等待着後人前來揭開的一道“千古大密”。話說,那逆天劍一出,秦海臉神之上也是一陣“動容”。一種“久違蒙面”的熟悉感覺瞬間滑過秦海的心底深處。

    “暗紫”之光不時從屋頂上方陣陣傳來,那秦海視線收回,眼神悄然望向江氏女子,一時無話。一更完!今天一時興起,更了兩章,質量,相信大家一看便知。感覺寫了兩章也很輕鬆啊!!呵呵!大家好好看哈!破雨就先閃了。。明天見。。 良久沉悶的空氣中漸顯一絲“苦悶”,此時那秦海早已是“雙目垂淚”,雙眼紅腫,目光精銳之處閃現一絲渾濁。“紅顏皆一瞬,唯愛毅永恆,嬌人已西去,伊人低垂淚。”這句話語就像一個“簡短”的話語一般,在秦海腦海之中一陣“悄然”迴旋。

    “秦大官人”,那姜老太婆帶着一絲“畏懼”的神色悄然望向此時正是“失魂落魄”的秦海。那秦海雖然聽見了那姜老太婆剛纔所傳的一陣“簡短”話語,神情之上卻是依然望向通體逐漸冰冷的“江氏”,面目淒冷。

    良久,那秦海漸漸緩過神來,一雙“深邃”的雙眼緊緊盯着逆天劍所刺的“楔木”之上。嘴裏緩緩蠕動開來:“江氏,拜託你個事。”話沒說完,只見那江氏倒地一跪,膝蓋與地面傳來的撞擊之聲一時“瑩瑩入耳”。

    那江老太婆聽到那秦海如此一說,心中豈能不驚。誰不知道這秦海就是這方圓百里“權勢”之首,誰人對他更是尊敬有加,任誰也不敢如此託大。這秦海此時話語極是“緩沉”,好像所言所將的每句話語都向釘子一般深深掉落地上,可謂“鏗鏘有力。”

    那姜氏耳聽此語,頓時一陣吃驚,雖然雙膝跪倒在地。但是,卻是無論如何都不敢對那秦海有絲毫的放肆之處。那秦海低喘一聲,言語之中透露一絲“和氣”,溫聲說道:“姜氏”,不必多禮,起來吧!

    那姜氏見那秦海如此一說,還以爲是客氣話,但是轉念一想,自己是何等人物,有必要讓那秦海將客氣嗎?思及此處,那姜老太婆便用眼角餘光,悄然向那秦海橫望一眼。當餘光望到那秦海臉上“平淡”神情之上的之後,心中便馬上掌握了火候,心裏有了底。。



    “顫巍巍”的站起身,也不敢輕拍“膝蓋”之上的灰塵,便站立一旁“臨危聽命”的神情。只是在這極其“空蕩”房間之中,此時竟只剩下“姜老太婆,嬰兒,秦海三人,外帶一具早已死去多時很是冰冷的身體”。

    靜,死靜,此時一時三更半夜,那秦海早已讓下人盡數褪去。此時整個蒼月府內顯得“沉靜”異常,整個“夢蝶居”內,此時就只剩下姜氏與那秦海二人了。讓人定睛一看,便覺十分搞笑,這一老一少斜直的在一條線內,卻是讓人感覺十分好笑。

    姜氏,過來,秦海淡淡呼道:。。姜氏在,那姜老太婆二話不說,朝那秦海舉步走去,每一步都走的如此之慢。身到近前,那秦海在那姜氏耳旁低垂幾句,在從身上掏出數堆“珠寶”全部放在手中。

    說時遲,那時快,逆天劍如受指令一般。飛空朝下直落而下,帶着一絲“空鳴,呼嘯”之意朝着姜氏直擊而去。“刷”的一聲,直直立定在姜氏身前兩米之處,突然立定,猶如撞鐘一般巨響。

    瞬間,“暗紫”之光肆意開來,一陣強大的劍氣直接捲起的一陣強烈氣浪直接轟襲大地。一陣大風忽然吹過衆人耳邊,帶着一絲輕柔的呼聲隨風而下。那姜氏自不多話,從懷中掏出一塊碎步悄然將那鬥放“寒光”的逆天劍緊緊包入懷中。




    眼角輕輕一瞥,從那秦海手中拿起珠寶數顆,提過“逆天劍”,抱着嬰兒,朝屋外腳步輕退而去。夜幕籠罩之處,猶如層層“黑幕”籠罩,讓人看不清前路瀰漫。嬰兒的啼哭之聲漸漸被野獸的陣陣吼叫給衝散開來,此時整個蒼月府內唯有“夢蝶’居內徹夜“燈火通明”,不時有陣陣清光緩緩射出。

    如此一夜,那蒼月府內此時已是燈火一夜通亮。在如此災荒之年,家中死人早已是“司空見慣”了。於是,那秦海便也就將那“江氏”草草安葬,從此再也不再過問家中任何俗事。更是將自己封閉在蒼月府中的“玄月洞”內,徹夜靜修,將家中俗事全權交託給大夫人“李氏”。。

    卻說,天災之禍那年,死傷死去之人甚多。天災讓原本很是人口”密集“的盤古城名聲更是一陣凋敝,盤古城中的這場天災成了盤古人心中永遠難以名狀之痛。。都說,時間可以沖淡一切,不錯,這句話說的實在在理。

    轉眼,十八年後,盤古城中又到了每年一度的“盛世之景”。卻說這“盛世之景”特地是爲江湖各路豪傑舉辦的一場“以武會友”之賽,也抱着讓天下武功大一統的目的,這才悄然舉辦的。

    只是,這今年與往日更是大有不同。卻說,這往日一般這盛世之景都是由各方有名望之士前來擔任。但是,這次卻是稍有變動。因爲這次擔當“盛世之景”的主判人就是盤古城中,最最爲人“敬仰”的“蒼月一族”。對了,此人不是別人,就是剛從玄月洞洞內閉關而出的秦海。。

    “秦海”的出現讓原本很是“熱鬧”的盛世之景顯得更是“熱鬧”起來。不少盤古城外的偏僻小鎮爲了一睹‘蒼月一族"正面容,竟“不遠萬里”慕名而來。所以相對於這次的盛世大賽,熱鬧程度更是非凡。

    就在離那“盛世之景”還有幾天的時日內,整個盤古城中早已“沸騰”起來。街頭牆角之處到處張貼這大字報,告示,所描述的文字無一不都是“盛世之景”四個大字。如此“盛世”讓盤龍城中不覺熱鬧“非凡”起來,每個人臉情之上無一不閃現一抹“金光”。

    白晝,街道便猶如喧鬧的市集一般,熱鬧非凡。晚上,常有載歌載舞,大肆喧鬧者,圍聚一旁,好不熱鬧。今年舉辦的“盛世之景”較之以往更是大有不同,對於勝者更是獎勵豐厚。獎勵的不僅有“金銀珠寶”之俗事之外,還有讓衆多江湖高手很是“垂涎”的至高無上的內功心法。

    所以,這次的“盛世之景”註定熱鬧非凡,註定讓四海皆騰。風,悽嘯之處,猶如陣陣白浪驚滔駭岸,一片歡騰之中等待衆人的將是無盡的“殺氣”和淒寒。。一更完!! “龍陽”,此時遠距“盤龍城外”一陣孱弱的呼聲從林間小屋中低落傳達出來。林間依山而立,依水而畔,水邊溪流之聲“不覺入耳”,不時帶着林間些許鳥兒十分“輕快”的吱吱叫聲。

    那此時正在林間劈柴的“朝氣”青年瞬間聽到這陣熟悉的叫喊:便馬上將手中的斧頭丟落一旁 ,急忙從密林之中的清幽小道之中立刻“蹦落”而出。那少年此時神情之上確實一陣歡快,臉上的笑容一時猶如絢麗的花朵一般,“絢麗繽紛”,俊顏秀眉之上頓顯一陣“男兒英氣”。

    還向以往一樣,那名叫龍陽的清秀少年聽到呼聲就直接吵着“廚房”奔落而去。雙腳站在門邊之上,雙眼在門檻之上一陣上下“顛簸”,一雙十分“靈動”的雙眼在廚房之內一陣凝望。只是這次,那少年似乎心中有種很是“奇怪”的感覺,因爲他感覺這次和以往有些不一樣。

    停住腳步,視線在細小的房間之內一陣輕微掃蕩,但是依然眼睛中沒有往日那個“熟悉”的身影。龍陽急了,十八年從未有過的焦急,十八年從未有過的等候,在心中緊緊的劃拉了一下,瞬間便定格了。心中涌動一絲往日極不尋常的一段音率,心房之中猛然跳動開來。

    轉移視線,腳步悄然迴轉,身形瞬間奔馳開來,朝着林屋深處一陣緊奔。一路急走到門口,立刻那龍陽此時雙目早已一陣呆滯,腦海之中猶如一道“閃電”劈落而下。那曾經如此熟悉的親人此時依然面如白紙一般,竟沒有一絲血色,那滿臉神情之上遍佈着不可思議一絲“惶恐”。

    那龍陽少年此時眼睛目擊之處,猶如陣陣天雷直接轟擊心房之內,恆古未有的一絲震撼悄然襲胸。“啊!”那龍陽怒吼一聲,朝那老婦悄然奔去,雙膝重錘其地,擊起陣陣菸灰,點瞬即散。

    這。。。那龍陽此時張大的嘴巴再也不可制止的分開兩旁。那老婦人此時早已是“奄奄一息”,雙目之中依然垂淚。“龍陽”,過來,我苦命的孩子,十八年了,那婦人緩聲道來。而那龍陽此時早已是手足無措,眼見那婦人不僅偶之後就要魂歸九天了,那龍陽此時更是心亂如麻。

    可是,,你,那龍陽明顯想要制止那婦人所言之語。雖然,這叫龍陽的少年在十八年中從未認真學習過任何“武學”或是“心法”。但是,他心裏就是知道,此時那老婦人嘴中所講的每陣話語都足以讓那老婦人早點猝然死去。所以,他嘴中飽含“熱淚”,心中不許。

    那婦人沒有說話,只是輕輕的搖了下頭。渙然說道:“孩子,有些事可以隱藏一輩子。”但是,這一輩子很長,長的讓我不知道如何判斷自己究竟有沒有權利在隱藏這段“往事”。而那龍陽此時卻是面目苦楚,臉上的滴滴熱淚更是不時流下,微微帶着還有身上的一陣“巨抖”。。

    我求求你了,不要說了。。那龍陽此時更是心中一陣心慌。曾經如此親密的二人此時卻猶如在“生死門”外獨自徘徊着,好不讓人心酸和苦痛。卻說那婦人此時已是雙目渾濁,眼袋之中的幾顆老淚更是在眼眶之中來回打轉。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