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所以武學的實力評判標準也只能作為一個標準。不排除一個劍法奇好的覺醒劍法強者可以單殺真武境界的人。專精於一門,所以才能走的更遠。

    西門風雪手上拿著的也是一柄長劍,通體銀色,劍細。看起來是軟劍無疑了。

    雙方鞠躬,拔劍。

    西門雪風搶佔先機,先一步踏出長劍前指,直奔著自己兄長的胸口刺過去。

    西門風雪已經是半步尊者的境界了,身體各方面都比還處在真武二重的西門雪風要強的多,所以在看到自己弟弟一劍刺過來之後,他只是一個轉身就已經躲過了。

    轉身的同時西門風雪握著軟劍的右手也懂了,右手一側,一劈,軟劍就朝著西門雪風的後背去了。

    好早西門雪風反應及時,改刺為背,把黑劍從腋下想上一刺,剛好擋住了快要砍傷自己後背的軟劍。

    哪知道西門風雪握劍都手再一側,橫拍在西門雪風的黑劍上,同時用於軟劍的彈性,劍尖還在向著西門雪風的背彈過去。

    「嘶!」

    本來內臟傷就還沒好的西門雪風倒吸了一口涼氣,後背被一拍險些引動了他內髒的傷勢。

    只是稍稍歇息了一下,西門雪風便再一次舉起了黑劍,朝著西門風雪衝過去。

    來到了西門風雪的面前,黑劍劍鋒直接劈在了軟劍上面。

    「啪!」

    金屬斷裂的聲音,眾人再看看場中,此時西門風雪的軟劍已經斷了,而且切口整齊,明顯就是被砍斷的。

    「大哥,身為一個劍客,現在劍已經折斷,還有必要再打嘛?」

    西門雪風顯示滿意的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黑劍,然後目光鎖定在自己大哥的臉上。

    豪寵神祕妻 西門風雪臉色變黑,雖然想著繼續打下去但是按照西門家的規矩他確確實實已經輸了,願賭服輸,西門風雪扔下了自己手中還拿著的半截短劍,走下台去。

    「父親,不知道這樣能不能驗證這把黑劍的真實性。」

    「這個……」

    西門玉明顯是有些為難,畢竟這關係到了以後西門家的家主之位,而且就剛才黑劍那一手來說最多只能說明黑劍鋒利而已。

    看到父親猶豫樣子西門雪風心中失望,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這個父親才能為自己說一句話。

    出嫁從夫:老公很欠抽 「好,大娘,你來說要這麼驗證這把劍神黑劍的真假。」

    聽到了西門雪風的提問,何氏也有些為難。

    「我看不如這樣吧,聽說兵器都是通靈的,更何況是這把劍神的黑劍跟了劍神這麼久,要不咱們就去祠堂看看這黑劍對劍神牌位有沒有什麼動作。」

    這個點子聽上去還不錯,但是仔細一想根本就是歪理,哪有兵器會自己動的……

    不對,王修忽然想到了那天晚上的那一幕,黑劍自動懸空,自己怎麼弄都弄不下來,而西門雪風只不過是摸了一下而已,黑劍就自己直愣愣的落下來了。帶這黑劍去劍神牌位說不定還真的會有什麼驚喜也說不定。

    王修加快了腳步,跟在一行西門家族的人後面,走進了祠堂。

    祠堂也是燈火長明,其中最大最高的那個排位就是劍神西門吹雪的。

    剛剛一走進祠堂的大門,眾人都能感受到黑劍的異常,它一直在振動!不時還會有劍鳴的聲音傳出,十分的清脆響亮,在場的每一個人都聽的真真切切。

    看到這裡西門風雪也意識到了不好,這把黑不溜秋的長劍不會真的是劍神的那一把吧。

    劇烈的震顫當中黑劍脫離了劍鞘就像是那天晚上一樣,黑劍自己懸空了起來而且還在空中漂浮著,直到來到了整個祠堂中最大的牌位前面。

    「噌!」

    黑劍直直的插在劍神牌位前面。

    這一道聲音把眾人都一驚,沒想到還真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父親,現在可以了嗎。」

    在場所有人都臉色都是驚疑不定,唯有王修和西門雪風沒有什麼表情。

    這把劍就是王修撿回來了,王修對於這把劍的來歷自然是堅信不疑的,西門雪風則是相信自己的老大,老大說是劍神的黑劍,那就是!

    「這件事情我還有再和幾位家裡面的長老商量一下。」

    西門玉說完就要去拿西門雪風手中的劍,哪知道西門雪風一個躲閃,連碰都不給他碰的機會。

    現在的黑劍是西門雪風最後的機會了,自然是要小心再小心,不能給別人拿走它!

    回到家以後,西門風雪喊來了對自己最衷心的手下。

    「去,把王修給我叫過來。」

    「西門公子,有什麼事情儘管吩咐。」

    王修進門,恭恭敬敬沒有一絲端倪。

    「你知道西門雪風的黑劍哪來的嘛。」

    現在的西門風雪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與西門雪風熟識的王修身上,不然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家主繼承人的身份被那個小雜種奪走。

    「不知。」

    王修現在已經猜到了這傢伙要對自己說什麼了。

    「那就幫我偷過來!」 偷的話王修是肯定不會幹的,但是演戲的話還是可以的。

    在和西門風雪說話的間隔,王修心思急轉,還在想著對策,自己到底應該如何讓這個傢伙的陰謀敗露讓所有人知道呢。

    「我會儘力的。」

    王修說完這句話之後就非常自覺的退出去了。

    就在王修退出去了之後,西門風雪看著王修的背影冷笑一身「小雜種,想翻身?」

    「雪風,你哥讓我來偷劍了。」

    王修走進門看著抱著黑劍沉思的西門雪風說著。

    「那咱們怎麼辦。」

    西門雪風自然是知道自己哥哥的心思,但是苦於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怎麼才能讓自己的哥哥乖乖的把嫡子的位置讓給自己

    「我已經想到辦法了,不過在辦法告訴你之前我想問你一個問題,我希望你如實回答我。」

    王修看著西門雪風的臉,認真的說道,西門雪風看著自己的大哥也是正了正臉的,答應了一聲

    本來王修是不打算問西門雪風的家事的,但是現在的王修自己已經和這件事捆綁在一起了,而且距離十天的期限也就還剩下最後四天而已,再不完成任務的話他王修就真的傾家蕩產了。

    「我想知道你為什麼非要得到嫡子的傳承,家主的位置就那麼重要嗎。」

    王修疑惑的看著西門雪風,他對西門家族這關係也是十分好奇的。

    聽到自己大哥的提問西門雪風點了點頭,清了清嗓子,把事情和王修娓娓道來。

    「我本來就是嫡長子。」

    西門雪風有些驕傲的說著。

    「此話怎講。」

    「當年我母親才是西門玉的妻子,而你現在看到的我大娘當年不過是一個小三而已。」

    「當年我父親出軌,才有了西門風雪,我比西門風雪小兩歲。而在我出生的時候父親本來是想要把家主繼承人的位置給我點,但是大娘帶著當時已經兩歲的大哥來到我家,直接大鬧了一場。家裡人都覺得丟人,所以事情都被嚴密的封鎖了起來,從那時候開始,大娘才能光明正大的在我家活動,等於就是一個妾室。」

    「就在我出生后的第五年,我娘不知怎麼的被查出給大娘下毒,我爹念舊情把我娘關在了我家的地下室,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娘的身體每況愈下,眼睛也失明了。她今年也才四十多歲啊。」

    「所以你當家主就是為了救出伯母?」

    「不完全是,還有復仇!十八歲成人禮的那天,我聽到了那個賤人和她兒子的談話,原來我娘當年根本就是被冤枉的,也是他們給我娘下藥,我娘的身體才會衰老加快。」

    說道這裡,西門雪風七尺男兒,眼淚還是不爭氣的流出來了。

    「更關鍵的事是,西門玉其實早就知道這件事情了,但是奈何他被我大娘抓住了把柄,只要是他敢有什麼異動,大娘就要把他當年的所作所為抖落出去。」

    王修聽到這裡才終於知道為什麼西門玉總是那一副畏首畏尾的樣子,原來是被人一個把柄抓了幾十年!

    王修從小被人看不起,大伯一家對自己從來就是冷嘲熱諷,倒是沒有想到第一眼看見時候就充滿了貴族氣質驕傲,與自信的西門雪風居然比自己還要悲慘。

    小時候和母親一個月都見不到一面,父親就更不用說了,從來都不對他流露出一點關心的意思,所以西門雪風才變得愈發的冰冷,醉心於劍法當中。

    王修有些同情的看了一眼西門雪風,心中暗暗發誓,這個任務不論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兄弟,都一定要完成

    第二天一早,王修就來到了西門風雪的房門外,整理了一下情緒。眼神變得恭恭敬敬。

    「少爺,不行,那傢伙睡覺都是抱著黑劍睡的,只要一動他就醒過來了,根本就沒有下手的機會。」

    說話的時候王修的身子還在微微的顫抖,好像在害怕著自家的主子隨時會怪罪下來。

    西門風雪只是撇了王修一眼,眼神當中看不起和不屑的意味明顯,但是想到這位以後說不定會是一個得力的幫手,現在還是待他好一點,讓他對自己做到真正的死心塌地。

    硬生生的吞回去了一句到嘴邊的廢物兩個字,西門風雪看著王修神色變換了一下,最後還是說出去了一句「沒事,是我那個廢物弟弟太把那把破劍當一回事了。」

    王修點了點頭,以前是不知道,差點還真的以為這傢伙願意為了自己的弟弟著想,是個好哥哥。現在看來實在是噁心人。

    「公子還有什麼事情要吩咐嘛。」

    王修說完就要退出門外。

    「等等。」

    西門風雪招了招手,雖有下人就送來坑一個紙包

    「王修,這是一包生物葯,放在我弟弟的水杯裡面,無色無味,喝下去能讓他昏迷三五天。到那時候我家主繼承人的位置也就能真正的穩固了。」

    王修雙手接過紙包,小心翼翼的放在懷中

    「公子放心。」

    說完王修不等西門風雪繼續說什麼就自覺退出去了。

    王修是想要檢測一下這東西的成分的,但是苦於沒有地方能夠幫自己,只能在中午再一次走進來西門雪風的房間。

    「DG225,基因藥劑。內部是狗的基因,喝完會變成類犬人。」

    當西門雪風看見了藥劑之後,一眼就說出了型號

    「真有那麼神奇?」

    王修也有些不敢相信,真的有藥劑能讓人喝下去就變成一條狗?

    「嗯,這個估計是弱化版,喝完應該會神志不清,不會變成類犬人但是各種生活習性都會變得和狗差不多。」

    王修也才剛來這個世界沒多久,自然是不知道與基因兩個字沾邊的,都是貴的一批。可見這西門風雪對著家主的位置到底是有多看中

    「那咱們就將計就計吧。」

    王修說完對著西門雪風打了一個眼色。既然對方想讓西門雪風變成狗,那便變唄。

    當天中午,西門雪風以身體有恙為理由沒有去。

    飯桌上面,西門風雪不著聲色的看了王修一眼…… 西門雪風已經兩天沒出門了,就連是王修都沒有去看西門雪風一眼。

    「你對那小子做什麼了。」

    房間裡面,西門家的主母看著自己的兒子,眼神複雜。

    「沒事,給了他一支DG255,喝了不會有任何的異樣,就是讓人有狗到習性而已。而且基因現在已經融入了他的身體裡面,根本沒有任何方法就要把他救回來。」

    何氏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眼神也由開始打嚴肅變得溫和。「乾的不錯,大丈夫不拘小節,為了成功那些小事不必在意,更何況你還心軟了給那個小雜種留了一條活路。」

    西門風雪點了點頭,若有所思的樣子。

    此時的西門玉來到了西門雪風母親所處的地下室裡面,看了一眼現在已經容顏衰老,眼睛無神的曾經的妻子。

    「蘭蘭……」

    西門玉幾乎是顫抖的喊出來的,他沒想到只是十年而已,她居然已經變成了這個樣子。

    而西門雪風的母親在聽到了這一句話之後眼淚當即流了下來,但是始終坐在原地不動,彷彿是沒有聽到西門玉的呼喊。

    西門玉自嘲的笑了笑,也對,自己這些年這樣對待這母子倆的,她能原諒自己才怪。

    兩人僵持了一會之後,西門玉像是下定了決心一樣。

    不覺的西門玉的眼神當中閃過了一抹怨毒。叫來了自己的心腹管家。

    「福伯,記住了,先夫人已故。」

    管家聽到了家主的這一句話之後點了點頭,眼神閃爍。在西門玉走出來地下室之後,福伯微微嘆了一口氣。

    「他下定決心了?」

    剛才西門玉在這裡的時候一直沒有說話的老嫗開口了,現在的地下室當中只有福伯和她兩個人,很明顯就是在問福伯。

    福伯點了點頭答了一聲「嗯。」

    老嫗像是認命了一般,面色平靜的點了點頭。

    「幫我照顧好風兒。」

    福伯點了點頭,臨終之人的囑託,他也不忍心不答應。

    正在睡夢當中的西門雪風忽然捂著胸口,即便是眼睛閉著眼淚也流下來了,嘴中還一直在喊著「母親,母親……」

    距離王修背劍回來已經八天了,王修還剩下最後兩天時間。

    當日一句再考慮考慮就推脫了西門雪風的西門玉也終於叫兩兄弟前去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