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所以二十位試煉老者,分別而立,距離仙成期之人,當然是最近的,而距離凌浩仙發期之地,不用言說,自然是最遠的。

    二十位試煉老者,看了一眼千山月,點了點頭,示意已是做好了準備,隨時等待着千山月下令開始。

    而參加第二重考驗之人,此時終於是屏住了呼吸,提高了自己的警惕,因爲看樣子,這心性的測試,是來自神識的壓力,並且還得承受這二十位老者的合力一擊啊!

    千山月見每一位參加測驗之人的終於是露出了凝重之色,而且紛紛調控着身體之內的武氣,與此想要抵抗下來。

    不過,這心性的測試,用體內的武氣抵抗是起不到多大效果的。畢竟這並不是物理攻擊,而是來自神識力量,等級的威壓,可想而知三仙石府如此一來,可以最大程度的檢驗每一個人的心性,而與其修煉熟練程度幾乎沒有多大的關係。

    這試煉廣場上,仙成期之人差不多有一千,而仙發期、仙動期、仙育期、仙長期之人,加起來約莫三千人左右。所以這第二重考驗,有着四千多人蔘加,而必須場上還剩下一千人之時,這第二重考驗才能結束。

    可想而知,凌浩若是想在此地站在最後,有多麼不容易了。而且仙發期之人,這承受能力比起仙發期之人,恐怕又是一個天一個地。而凌浩必須與這些人一同站立到最後,如果能堅持下去,恐怕到時候凌浩又得高調一番了。

    可是凌浩除了堅持到最後,別無他法,他可不想被任何人發現他真實的體性。

    “三仙石府,第二重考驗——鋼筋鐵骨,正式開始!”

    隨着千山月一聲道喝,二十名虛空而立的試煉老者,皆是一同發力,神識力量一轟而下,來自等級的威壓之力,立刻爆發出來。

    這二十位試煉老者,別看他們一句話都沒有開口言說,可是這等級,雖然不及千山月,可一個個都是處於仙進期後期的強者,這些人一同爆發出來的神識力量,對於這些小輩而言,就好像是泰山壓頂也不爲過。

    身挑千斤重量,卻必須昂首挺胸,不可跪地,如此便是失敗!

    如此之多的重量,好似一瞬間的功夫,全都壓在了身上,這如何能受得了?

    一些人,直接是一口鮮血飆出,雙膝‘砰’的一聲跪倒在地,直接把試煉廣場的石板,砸出了裂痕。

    ‘砰!砰!砰!’

    不到一息的時間,卻是有着將近百十人的身子重重的跪倒在地,臉色蒼白,口中不停的溢出着鮮血,雙膝泛着一片通紅之色。看樣子跪倒在地之時,膝蓋與石板如此強有力的接觸,受傷不輕吶!

    這些神識力量一掃而下之時,加之來自等級的威壓之力,試煉廣場上,一名名參加選拔儀式之人,臉色逐漸便紅,漸而泛白,一眨眼的功夫,卻是‘砰’的一聲倒在了地上。

    兩息時間未過,可是已是倒下了數百道身影,皆是口中溢出鮮血,泛着白眼,全身不住的顫抖,倒在地上,不斷的抽動着。

    這些倒下的人,皆是被千山月一手揚出了神識撒下之地,放在一旁,也並沒有過多的在意。

    而凌浩,這小子也不知道哪來的運氣,這神識力量還有來自等級的威壓,不正是他帶着官家五兄妹近距離的接觸過麼?在墨寒老鬼的地勢之外,承受着幾百位仙進期強者的威壓,凌浩不還是堅強的挺過來了?

    雖然等級越是到後頭,這分水嶺也是越大,可畢竟只有仙進期後期的二十位試煉老者,這對於凌浩而言,還是可以再堅持一會的。

    而其他人,面對泰山壓頂之力,神識還收到強大的脹痛之力,能多堅持一秒也是幸運,短短五息的時間,差不多已是倒下了將近千人!

    一個個身影,皆是重重的一聲,跪倒在地,而後歪側着身子,全身止不住的隱隱顫抖,鮮血直流,伴着白沫,看起來痛苦不堪,苦不堪言。

    幸好有着千山月在一旁救下衆人,否則這些人,再多呆一秒,怕也會全身筋脈寸斷,神識之力受到嚴重的傷害,而斷了修煉之途吧。

    此時的凌浩,看着自己身旁之處,仙發期之人,皆是一個個的倒下,面色蒼白,尤爲痛苦之狀,待得十息時間已到,本來就幾十人,已經倒下得只剩下十幾人了。

    千山月忙不停蹄的把這些連十息都未有堅持到之人,一個個的甩飛而出,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

    而此時的凌浩,堅持了差不多十息的時間了,才感覺到全身的重量,如雷灌頂的轟來,全身也上下也開始隱隱的顫抖,而且腦袋之中,也是傳來的陣陣的生疼之感,臉色也逐漸變紅,好像隨時隨地都要倒下似的。

    凌浩分神偷偷看了一眼,見廣場之上,還有着許多的人影,依然在苦苦的堅持。雖然此時倒下,可以獲得測驗體性的機會,順利的話,可以通過這第二重考驗。

    可凌浩,定然是不會把體性之事,暴露出來的。所以他乾脆閉上了眼睛,咬緊牙關,堅持到底! 孤立而站

    十息時間已到,千山月看着試煉廣場上,還有着將近兩千人的身影,而這些人,面色不一的在苦苦堅持着,一個個身子顫抖,好像下一秒,隨時都有可能倒下之狀。他在五處圓形之地看了一圈,之後把目光停留在了仙發期之地,落在了凌浩的身上。

    他看着凌浩,面色比起還站在仙發期之地的人影而言,輕鬆不少,看着凌浩緊閉着雙眼,懷着一絲不可思議的感慨,低聲說道:“好小子,居然連神識力量攻擊之下都可以堅持如此之久,而且看起來也並沒有極其痛苦的神色!這小子,到底是拜誰爲師,纔能有着如此強大的靈魂之力?”

    千山月看着凌浩這一功夫,又是有人倒下,躺在地上,不斷的抽搐着。千山月還想着讓這些堅持了十息之人,自己走下試煉廣場。不過看樣子,沒有千山月的幫助,這些人就是爬着也不能走出這試煉廣場寸步。


    所以千山月只好再次袖袍一揮,把這些人皆是甩飛而出,落在了試煉廣場的一腳,讓他們等候着體性的測試。

    這三仙石府,每年從神州大地之內選取優秀的弟子進入其中修煉。

    這優秀一詞,可分爲兩講。

    其一,當然是可以通過三仙石府三重考驗之人。而其二,便是仗着身體的體性,若是這體性排名靠前,也還是有着進入其中修煉的機會。

    正像是金屬性,這可是能夠成爲將來馭獸師的體性,即使此時修煉程度並不容可觀,卻也不會拋棄。將來若是一個機緣巧合,這些人便是神州大地爲之舉足輕重的人物。

    所以體性之故,也是三仙石府所看重的條件。

    十五息的時間,在試煉廣場之外而言,可以說是彈指一揮間,不過是一眨眼的功夫而已。可是對於此時正在承受神識力量以及等級威壓之人而言,可就是度秒如年了。

    這就好比內急上廁所之時,看你是在廁所的外面還是裏面。

    能夠堅持十五息,並非一件易事,所以原本三仙石府試煉廣場上有着將近兩千的身影,此時已然只剩下一千五百人左右。


    可是千山月有言,只要是試煉廣場之上,還有着千人以上的身影,這第二重考驗,便永遠不會結束。

    凌浩此時的狀態,終於是感覺到了來自神識的力量是多麼的強大,而且這等級的威壓,是多麼一件難以承受的事。

    當時凌浩在墨寒的地勢之外時,有的只是衆多仙進期強者的等級威壓,並沒有如此強勁的神識力量。所以凌浩此時承受起來,比起當日是困難了不少。

    他全身已溼,額頭之上的熱汗,如豆大的雨滴,緩緩淌落。一件衣袍,早已是溼得緊貼在凌浩瘦弱的身上,輕輕一碰,好似都能擠出一股汗水出來。


    一小瓶的水,提在手上,根本就不覺得重量,可是要你提個半小時……一小時……兩小時呢?

    此時情況,就好似提水一般。

    這神識力量,好像一座大山,結結實實的壓在凌浩的身上,讓其難以喘過氣來。

    凌浩剛開始還覺得可以承受,可是時間久了之後,凌浩便是感覺到全身上下,幾乎連一絲的氣力都沒有了。

    此時的凌浩依然緊閉着雙眼,他聽到身旁傳來的一道道沉悶之音,有着人影,接二連三的倒下。

    十息時間已過之時,仙發期之地還有着十幾道的身影,可是到了十七息的時間,僅僅只剩下六人而已!

    這六人,當然是包括凌浩在內。可是除了凌浩之外,其他人的面色,如猴子的屁股,紅得那叫喝了個爛醉。若不是有着一層臉皮包着,恐怕臉上的血液,全都會噴灑而出,濺灑於此。

    不知不覺,二十息的時間已過,能夠堅持如此之久的人,也的確是神州大地年輕一輩之中的佼佼者。雖然試煉廣場之上,依然有人倒下,不過這倒下的速度,比起之前,可是慢了不少。

    一來畢竟人數也是少了,僅有一千五百人左右。二來這些人,能夠堅持到此刻,也的確有着過人之處,而且誰也不願堅持瞭如此之久,卻依然倒下了。如此的話,第二重試煉比不過他人,體性也不及他人,下場也只能被淘汰了。

    所以還在試煉廣場之上的人,越是到了後頭,越是苦苦堅持着,咬緊着牙關,期待着他人於自己之前倒下。

    仙發期之地,待得凌浩身旁之人倒下之時,此處,僅還有凌浩一人苦苦堅持着,支撐着。

    其他人等,皆是不能繼續承受着千斤壓頂的神識力量,接二連三的倒下,被千山月一掌揚出了圓形之地,在試煉廣場一處安全之地面色痛苦的躺着。

    偌大的仙發期圓形廣場之上,僅有凌浩一人閉着眼睛苦苦堅持着,這能不吸引旁觀之人的目光麼?

    試煉廣場外圍,一道道目光,皆是落在了凌浩的身上,臉上都露出了一副不可思議的面容,發出一聲聲驚歎,輕輕搖着頭,表示不敢相信。

    “這小子,到底是人是鬼啊!面對二十位仙進期後期的強者的神識力量攻擊之下,還能堅持如此之久,這……這太恐怖了吧!”

    “是啊!這不是怪物是什麼!你看看,在仙發期之地,幾十人都不能堅持,可是他卻依然還能挺住如此之長的時間!”

    “吱吱,你還別說,你看看他的臉色,並沒有非常的通紅之色,如此看來,肯定還能堅持挺長一段時間的!”

    “這傢伙,所表現出來的太不可思議了!你看看,即使是仙成期之人,也接二連三的倒下了!當真是厲害!”

    “這少年,好像就是剛纔跑到仙成期對上千的仙成期之人放出狠話的那個!看來沒有兩把刷子,還真不敢如此高調行事!”

    “…………”

    一位位老者,站在了試煉廣場外面,看着凌浩金雞獨立似的站在仙發期之地,依然不倒,一個個面色驚訝,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而千山月看着凌浩依然還能堅持如此之久,內心也是一陣感嘆,如此幾年的測驗,他還是第一次眼見此種情況。而且他也是覺得,那少年還有着隱藏,並沒有完全的表現出來!

    所以千山月對於凌浩的心情,是越發的好奇,他想在凌浩身上找出自己的猜疑。所以千山月對着試煉的老者,傳音而道:“仙發期之地,加強神識力量!衆老往仙發期之地,前移一步!”

    此時的試煉廣場之上,差不多有着一千兩百人左右,這些人皆是在苦苦堅持着,不肯倒下,哪怕嘴角已是溢出了鮮血,整個身子,連簡單的站立都變得左搖右昂了。

    負責測試的老者,聽到千山月這一道傳音,皆是點了點頭,而後身子在虛空,往前一步踏出,神識力量,好似蜂擁的朝着凌浩而去!

    衆人見得二十位仙進期的強者,皆是往仙發期之地踏前了一步,一個個皆是發出了一聲驚呼,感嘆道:“這……這……還得加強神識力量啊!這少年,看來是凶多吉少,定然是不能堅持了!”

    “是啊!也搞不懂測試的老者這是爲何,人家能夠堅持,還故意刁難人家,這樣未免也太不公平了吧!”

    衆人見得此番場景,有些人爲凌浩抱不平,而有些人卻是睜大了眼睛,期待着凌浩倒下那刻的到來。

    原先處在仙發期圓形之地的人,見僅有凌浩一人還在堅持,皆是爲凌浩捏了一把汗,心中替凌浩加油吶喊而道:“加油!一定要堅持下去!仙發期之人,可全都看你了!”

    “砰!”

    一聲厚重之音在試煉廣場上響起,可倒下之人,並不是凌浩,而是處於仙長期圓形之地之人。

    而凌浩,面對二十位仙進期強者踏前一步的神識力量,終於是一口鮮血從嘴角噴出,整個身子爲之劇烈的顫抖了一番,看樣子是難以堅持!

    可是下一秒,凌浩卻是猛然的睜開了眼睛,目光之中,顯露出一如既往的毅力,他緊握着拳頭,全身青筋暴起,咬緊牙關之時,也讓兩排泛有血漬的白牙從嘴中顯露而出。

    可是他的身子,依然如一顆青松,在白雪皚皚之地,傲雪長青!

    千山月見凌浩這樣都還能堅持,臉上的驚訝,演變成了震驚,眼光一刻不移的定在凌浩身上。

    此刻,好似空氣都凝固了,所有人的目光,都黏在了凌浩瘦弱的身子之上,不能想象,他到底是如何承受過來的!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即使這些人有着過人之處,卻依然不能長時間的抵抗此種神識力量的攻擊。直到試煉廣場之上,再一次的傳來‘砰’的一聲響之時,千山月不甘心的冷喝一聲,道:“三仙石府,第二重考驗——鋼筋鐵骨,結束!”

    二十位仙進期測試的老者,皆是在同一時間收回了神識力量,也撤銷了威壓之力。而試煉廣場上的人影,卻是在此刻,幾乎全都癱軟在地,臉上一絲血色都沒有。

    千山月還想看看凌浩到底能夠堅持多久的,可是看到場上只剩下千人之時,也只好作罷。

    凌浩,依然如一棵高山之巔的翠柏,身體挺拔,雙手握拳而立,直視前方! 屹然不倒

    試煉廣場上,除了凌浩,所有的身影,皆是癱軟在地上,喘着粗氣,面色蒼白,捂着胸口,一臉的痛苦之狀。不過他們的臉上,在痛苦的神色中,嘴角卻掛着一絲艱難的笑容,虛弱的說道:“終於……終於是捱過了第二重測試……咳咳……”

    偌大的廣場,唯有凌浩一人的身影還艱難的挺立着,所有人的目光,再一次的落在了凌浩身上。所有人都表現出一副不可思議的面容,一個仙發期水屬性的小子,卻是能夠堅持如此之久,就是連仙成期之人都不敵,能不讓人震驚麼?

    仙發期之人,堅持過十息之人,看着自己陣營的那個少年,在所有人都倒下的時候,卻依然還有氣力站起來,皆是爆發出一陣呼喚,興奮的叫喊道:“好樣的!真是給我們仙發期之人長臉!”

    千山月的目光,此時也是落在了凌浩的身上,深呼吸了一口氣,看不出此刻他臉上的表情,對於凌浩是何種態度。他緩緩的飄落下來,並同聲說道:“堅持十息以上之人,來老夫處測驗身體體性。體性排名在其所屬中位列前十之人,依然可以參加三仙石府的第三重考驗!”

    凌浩此人,要說運氣也不爲過,其機緣巧合的繼承金仙人的所有傳承,當然也包括靈魂之力以及體質。不過凌浩對於靈魂之力的掌控,對於此時的他而言,並不精通,所有僅僅只有一絲絲金仙人的靈魂之力支撐着他。

    可即使如此,金仙人乃是仙人期的最終強者,一絲靈魂力量也是相當恐怖,若是凌浩能夠把金仙人所有的神識力量化爲己用,這些測試的老者,怕自己都會被凌浩傷得老血一口飆出!


    凌浩聽得千山月一聲道喝,這第二重鋼筋鐵骨考驗已是結束。他憋藏在嘴裏的一口鮮血,在千山月的話音一落之時,還是沒能控制住的吐出,讓胸口的袖袍,染成了一片鮮紅之色。

    畢竟凌浩對於神識力量的掌控,連一絲門檻都爲跨入,否則他也不會處於仙發之期。不過幸好凌浩有着最強的黑石屬性,以及傳承金仙人之時,得到了體質改造的機會。否則凌浩,定然不可能在二十位仙進期強者神識力量的攻擊之下,在所有人都倒下的時候,卻依然不倒!

    千山月落在試煉廣場之後,又是喊言道:“兩柱香的休息時間,過後開始三仙石府的第三重考驗,請各位參試之人,做好準備!”

    千山月說完,看了一眼凌浩,隨即走向了試煉廣場所有堅持十息以上卻沒有堅持到第二重考驗結束之人所處之地,開始爲他們這些人測試體性去了。

    圓形之地,聽得千山月說着兩柱香的時間之後,開始第三重測驗,不敢多作休息,隱忍着泛疼的身子和腦袋,席地而坐,再次開始打坐修煉起來。

    凌浩捂着胸口,輕輕咳嗽一聲,目光再一次的看向了仙成期之地,找尋着芯兒身影。仙成期之地,有着將近六百人的身影,在這些人當中一眼就找出芯兒的身影,對於此時的凌浩而言,不太可能。

    所以凌浩站在原地,稍微的調整了一番,並沒有如其讓人一般,開始調整自己,爲接下來的測驗做好準備。而是再一次的朝着仙成期之地,邁着沉重的步子緩緩而去。

    所有的目光,再一次隨着凌浩的移動而移動,每一位看着凌浩的身影,就是連免去三重考驗有着金屬性之體的人,看着凌浩,也是發出了一聲聲驚歎之聲。

    “真是沒有想到,居然能夠在二十位仙進期的強者的神識力量中堅持不倒!換作是我,本就是金屬性,神識力量對於一名馭獸師而言那是相當重要的,也不可能堅持下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