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3 月 29 日 Comments (0)

    戴有良也表示贊同道:“行,那我這就帶你去取那份錄音!”

    衆人商議好之後,葉三平便和戴有良一起出了地下室,朝上一層的地下停車場去取車了!

    取了車開出地下停車場之後,葉三平在戴有良的指引下朝着他的住處駛去。

    一路上,葉三平將這件案子的前前後後都跟戴有良仔仔細細的說了一遍,戴有良聽後更是懊悔不及。

    原本以爲是一件名利雙收的好事,沒曾想自己卻給別人當了一回槍使。但這也更加堅定了他要查出幕後事實真相的決心了。

    此時此刻,他似乎隱隱的感覺到自己也捲入到了這場事關人命的爭鬥當中了,現在想要抽身出來,恐怕也已經來不及了。

    車子在一個十字路口停了下來。

    看着前面的紅燈,戴有良沉吟着說道:“還不知道怎麼稱呼你呢?”

    葉三平哂笑着回答道:“他們都稱呼我爲三哥,我覺得這個稱呼挺好,挺親近的!你要是不覺得吃虧,就叫我三哥吧!”

    戴有良一臉的自嘲道:“三哥說笑了,要不是在這個檔口遇見你們,那纔是我此生吃的最大的虧了!”

    “其實你也不必太過自責,人總會有做錯事的時候,最重要的是知錯能改,那纔是大丈夫所爲!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葉三平安慰道。

    “我想跟着你們查清楚幕後的真相,以便能彌補我的過失!”戴有良不加思索的回道。

    紅燈滅,綠燈亮起,車子繼續向前駛去!

    “行,只要你不怕危險。你也知道這件案子前前後後已經出了好幾條人命了,我倒是希望你能考慮清楚。畢竟你只是一個記者,報道新聞是你的本職工作!”

    “謝謝你肯帶上我。其實在地下室的時候,我已經考慮清楚了,無論有多麼的危險,我都要查出幕後的真相,給廣大的民衆一個交待,也給我自己的良心一個交待!”戴有良神情嚴肅的說道。

    葉三平點了點頭,暗道:看來二哥果然沒有看錯人,這個戴有良的確是勇氣可嘉。雖說在這件事兒上他是爲了自己的私慾,但是卻能及時的醒悟過來,承認自己的錯誤,僅憑這一點,確實是難能可貴!

    “我之前對你那樣,還望你能諒解。說實在的,我都有些開始羨慕我二哥了,你的表現着實沒有讓他這個粉絲失望!”

    “三哥你別這麼說,我都快無地自容了。要不是二哥及時的把我給罵醒了,我恐怕還會一直錯下去的!”戴有良紅着臉說道。

    “哦,對了,現在你對整件案子也算是瞭解清楚了,能不能說說你的想法!”葉三平突然想聽聽記者的想法,只是因爲他覺得記者這個行業有其獨特的嗅覺,也許能從中得到提示也不一定!

    戴有良身爲一個記者,的確有着自己消息來源的渠道,比起普通人,他對當下時事的判斷,要來的精準的許多。

    其實在聽完葉三平對整件案子的來龍去脈的敘說之後,他已經隱隱的感覺到這似乎是一個預先已經設計好的陰謀,而執行這個陰謀的人恰恰就是他這個不知情的記者。

    至於這個陰謀的始作俑者出於什麼樣的目的,對現在知曉整個案件始末的他,不難從中窺探出一二來。

    “我覺得這件案子並沒有表面上看上去那樣的簡單!他們既然把消息透露給我這個記者,而且還顛倒黑白,無非就是想通過我這個記者給李剛李副市長製造對他不利的輿論壓力。現在我終於知道他們爲什麼要這麼做了!”戴有良陰沉着說道。

    葉三平眼睛一亮,並沒有急着打斷戴有良的話。

    “你知道嗎,天都市即將迎來領導班子換屆的日子,特別是新一屆市長的位置及其引人關注,因爲這將直接關係到天都市未來一系列出臺的舉措和民生政策的推行!而前段時間省裏面已經傳出消息,說是這屆市長的候選人就兩個人,其中一個便是主管經濟和教育的李剛李副市長!”

    “那另外那個人選是誰?”葉三平已經隱隱的感覺到這個人絕對和此案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

    “另外一個就是主管治安的胡松林胡副市長了!”戴有良眉頭微蹙的回道。

    此時此刻,戴有良的心中的想法和葉三平基本上不謀而合的。雖說眼下沒有確鑿的證據證明,昨晚給他打的那個匿名電話的人就是胡松林派來的,但是隻要稍微有點政治頭腦的人都會產生和他一樣的想法的。不過前提就是必須對李星辰被殺一案的來龍去脈以及所有的細節都清楚的瞭解才行!

    而對於葉三平來講,此刻在他的心裏不是想着如何去把背後的那隻大老虎給揪出來,而是不由得產生了另外的一個想法。

    在國外這麼多年,像這樣的背後的大老虎參與謀劃的政治陰謀,他也聽過不少、見過不少,甚至還曾接到過那樣的私活。

    對於那些政治人物的手腕他也還是有所瞭解的! 這也正是眼下葉三平所擔憂之處。有了前兩次方雅男遭遇暗殺的經歷,他隱隱感覺到前方未知的道路上,似乎有什麼東西在等待着他們似的!

    戴有良的這一番話恰好提醒了葉三平,他的內心深處好像有一個聲音一直在不停的告誡他,此事絕對不可能就這樣結束的,至少眼下唯一一個聽過那人的聲音的人依舊還好好的活在這世上。這個人不是別人,就是坐在自己身旁的戴有良。

    “你覺得咱們這次回去能安然的取回那份錄音嗎?”葉三平似笑非笑的問道。

    戴有良一聽,頓時就感到疑惑不解。他這是回自己的家,還有什麼可擔心的,難不成家裏藏着一隻吃人的老虎等着他回去不成?

    “三哥,你這話什麼意思?”戴有良眉心一皺,滿臉疑惑的問道。

    葉三平很有深意的笑了笑,說道:“你知道嗎,照你剛纔的說法,你已經在不知不覺當中捲入到了這場陰暗的政治陰謀當中了!”

    葉三平的話倒是沒有讓戴有良感到意外,因爲在這之前當他了解了整件案件的經過,和知道自己被人當了一回槍使的時候,就已經想到了這一層了。

    看了一眼戴有良那眉頭緊皺、思量入定的神情,葉三平還是忍不住提醒道:“事到如今你還不明白嗎?”

    就在葉三平的話音剛落之際,只見戴有良眼神一亮,頓時似乎想通了什麼似的,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同時眼神當中還閃過了一絲不安的情緒!

    “你的意思是說他們會對我下手,以達到殺人滅口的目的!”戴有良蹙眉說道, 攜美向仙

    葉三平點了點頭,說道:“以我對他們的瞭解,現在唯一能夠把他們給牽連出來的就只有你一個人了。雖說你收了他們的‘封口費’,但是卻不敢保證此事有朝一日不會大白天下。而想要讓一個人永遠的保守祕密,最好的方法就是將這個人變成一個死人,因爲死人是永遠不會開口說話的!”

    對於這一層戴有良之前着實是沒有想到,經葉三平這麼一說,對他而言還真的是有如當頭棒喝。

    再仔細回過頭來想想,倘若今日不是陰差陽錯的落到了這兩個人的手裏,恐怕自己可真的就要在劫難逃了。

    想到這,戴有良的臉色已在不知不覺當中變得鐵青了。

    “怎麼害怕啦?”葉三平有意無意的看了一眼臉色發青的戴有良,哂笑着說道。


    只見戴有良理了理有些凌亂的思緒,深吸一口氣道:“我只是覺得有些後怕罷了!今天要不是你們,恐怕我就是到了被他們殺死滅口的時候,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的!”

    “其實你也不必太過擔憂了,既然我敢帶你出來,就一定會保證你的個人安全的,別忘了我可是個保鏢哦!”葉三平語氣親和的說道。

    “嗯,那我們還要回去嗎?”雖說葉三平剛纔的話讓他安心了不少,但他依舊有些擔憂的問道。

    “回,怎麼不回!錄音不還在你家裏嗎,不回去的話,怎麼取回錄音呢?咱們又怎麼能夠查清楚幕後的事實真相呢?”葉三平雲淡風輕的說道。

    “你不是說有人要殺我嗎?說不定他們現在已經在某個地方等着我們呢?”

    葉三平意味深長的笑着回道:“回去自然是回去的,錄音也必然要取回來的,只不過我們先得好好的裝扮一番才行!放心吧,我都已經想好了,沒問題的!”

    說完,葉三平掏出手機撥通了孫東的電話。

    一個小時之後,一輛車窗上印有清潔公司標識的白色麪包車在一個名爲“天府花園”的高檔住宅小區的大門口停了下來。

    “你們是幹什麼的,這裏是高檔住宅小區,外人是不能隨便進入的!”看門的保安一副很吊的樣子上前質問道,眼神警惕的盯着車窗裏頭的人。

    “這位大哥,我們是清潔公司的,你們這裏是天府街的天府小區吧?”坐在正駕駛位上的那個身着淡藍色清潔制服、頭戴紅色工作帽、口套白色醫用口罩的男子,摘下口罩的一邊對着那個保安笑臉相迎的問道。


    緊接着從口袋裏掏出一包“玉溪”香菸,抽出一根遞了過去。

    九零蜜婚:軍少盛寵千億妻

    “來,我給您點上!”那男子又掏出打火機給那保安把菸捲給點上。


    只見那保安很是滿意的深吸一口,然後熟練的吐出一團白霧,臉上的表情也開始變得緩和了許多。

    “嗯,這煙不錯!”保安有意無意的朝開車男子的手裏握着的那包“玉溪”牌香菸看去。

    那男子很是“識趣”,二話沒說便將手裏的那包香菸塞到了保安的手中,笑呵呵的說道:“您就行個方便,我們這不也是爲了工作嘛,人家業主可還等着我們給他們家通下水道呢!”

    那保安自然是沒有推辭了,不過他還是先四下裏掃了一眼,確定沒有人注意到這邊,這才接過開車男子塞過來的香菸。

    只見他將香菸快速的塞到自己的口袋裏之後,一副裝腔作勢的樣子道:“那個啥,既然是清潔公司的,那就放你們進去吧!”

    那保安離開大門回到門口的保安室之後,大門前的欄杆便被緩緩的打開了。

    等到那輛白色的麪包車開進小區之後,那道小區大門前高高升起的欄杆又緩緩給落了下來了。

    此時那保安嘴裏還叼着那根菸,雖說剛纔他得了一包“玉溪”煙的好處,但心中卻是忿忿不平,暗道:媽個老逼的,這年頭連個普通的清潔員都抽上“玉溪”這麼好的煙,我他媽一個保安卻只能抽七塊錢的“紅塔山”,真他媽的倒黴!要是哪天等老子發了財,老子一定要買幾條軟殼“中華”,好好的在人前顯顯面子不可!

    就在這時,保安突然想到了什麼,不過很快就又偷笑着將手伸進了自己的口袋裏,嘴裏哼着小曲,繼續去看他的大門了! 天府花園高檔住宅小區位於天府街的中央地段,是一處不久之前剛開售的新樓盤。即便是隸屬於二線城市的天都城,這裏的平均售價竟也達到驚人的一萬塊每平米,所以能夠在這個小區買得起房子的人哪個不是有錢的主,又或者是擁有一份體面的工作!

    戴有良也是一個多月以前才搬到這裏的,雖說房價是貴了點,但他還是用這些年來攢下的積蓄付清了首付。

    這年頭要想談個戀愛成個家,沒套體面點的房子,有哪個姑娘會看得上你呀?

    說實在的,戴有良之所以會一時之間昏了頭收下那十萬塊的“封口費”,多半的原因就是爲了他這套剛用按揭買下的房子。最起碼這十萬塊錢足夠他還上一年的銀行貸款了。

    然而,令戴有良和葉三平他們沒有想到的是這座新樓盤的開發商正是海遠航的四海集團。

    天府街在天都市算是數一數二的加寬街道了,雙向的車道足足有十六米之寬。街道的兩旁更是高樓林立、大廈高聳!

    天府小區的正對面便是一棟二十幾層高的寫字樓,從一樓大廳進入乘坐電梯便可直接到達大廈的頂樓。

    而大廈的頂樓的天台可以說是視野開闊,站在甚至是蹲在欄杆前,擡眼望去,便可將對面天府小區大門前的所有動靜盡收眼底。按照葉三平的說法,這裏正是狙殺目標的最佳地點。只要視現涉及的範圍之內,均難逃***的精準狙殺。

    就在那輛清潔公司的白色麪包車出現在天府小區的大門口的時候,殊不知這一幕竟出現在了對面寫字樓天台上的一把黑色***的狙擊鏡當中。

    只見一個身着黑色風衣、頭戴黑色鴨舌帽的神祕人正蹲在鐵欄杆前,他的雙手正握着那把黑色的***,槍口正是對準了對面的天府小區的大門口。

    此時此刻,那神祕的槍手正透過***上的瞄準鏡仔細的觀察對面天府小區大門口的狀況!

    而那輛清潔公司的白色麪包車自然是逃不過他的眼睛了。

    伴隨着白色麪包車開進了小區的大門,那神祕人的槍口也跟着緩緩的移動着,以便在他沒有排除嫌疑之前,確保麪包車裏的人能夠出現在他的瞄準鏡裏。


    幾分鐘之後,那輛清潔公司的白色麪包車在小區裏的一幢樓房前停了下來,緊接着便從車上下來了兩個身着淡藍色清潔制服、頭戴黑色工作帽、嘴上套着醫用口罩的清潔員。其中一個清潔員走到後車廂,打開之後,從裏面取出一個淡藍色的工具箱,和一把用於疏通下水道的工具。

    關上後車廂之後,那個清潔員來到了另外那個清潔員的身旁,將手上的工具遞給了他,然後嘴上好像對他說了幾句話話,之後,二人便朝着樓房的正門走去。

    一切看起來都很正常,似乎沒有任何的可疑之處。

    直到那兩個清潔員消失在了樓房的進出口處的一樓大廳,那個寫字樓天台上的神祕槍手纔將手中的槍口又重新移回到了小區的大門前。

    大概十幾分之後,那兩個清潔員又重新出現在了一樓大廳的出口處。只不過這回他們是已經很好的完成了手裏的工作,正準備回到車上,開車離開。

    白色麪包車開出了小區的大門之後,上了主幹道原路返回了。

    “二哥,我真是服了你了,竟然想出這樣一個好主意,讓咱們這麼不費吹灰之力就取回了錄音!”戴有良摘下口罩,手裏拿着一塊黑色的小U盤滿臉激動的說道。

    葉三平一邊開着車,一邊笑眯眯的說道:“你知道這叫什麼嗎?這就叫做瞞天過海,想跟我三哥鬥,他們還嫩着點呢!”


    “哈哈哈……”車內頓時響起一陣“奸計得逞”之後的狂笑聲。

    伴隨着不絕於耳的狂笑聲,白色麪包車一路絕塵原路返回!

    半個多小時之後,白色麪包車緩緩的駛進了豪情大廈的地下停車場。

    葉三平和戴有良剛從車上下來,孫東便從內部通道處一路小跑過來。

    就在幾分鐘之前,葉三平就已經電話通知了孫東,要他在此等候他們的凱旋而歸了。

    “二哥,我們回來啦!”葉三平笑着喊道。

    “兄弟真有你的!”看着一身清潔工裝束的葉三平和戴有良,迎面小跑而來的孫東禁不住笑呵呵的讚許道,臉上卻是沒有半點的詫異之處。

    “哪裏,這還不多虧了二哥幫我們搞得這身衣服啊!簡直是來去自由啊!”

    話語間,孫東已經來到了葉三平的跟前,小口喘氣道:“兄弟你可真行啊,竟然能想出這樣一個妙招來,想必是那些人就是做夢也不會想到,我們的戴記者已經回過他所住的地方一趟了。這可真是神不知鬼不覺啊!兄弟啊,你這招可真是高啊!” 都市血狼

    而站起一旁的戴有良也忍不住,道:“二哥說的沒錯,我戴有良今天算是真正見識到三哥的厲害了,竟然不費吹灰之力就把錄音給取了回來,而且還把那些躲在暗處見不得光的殺手給戲耍了一番,真是過癮啊!”

    葉三平着實已經被這兩人給讚的有些暈乎了,不禁有些飄飄然的感覺。

    只見他撓撓後腦勺,紅着臉說道:“兩位都快把我給贊上天了,我哪有你們說的那麼厲害,只是吸取了前兩次的經驗教訓而已。說實話,我也不敢肯定那個小區附近就有殺手躲在暗處等着我們自動送上門。我這麼做也只是爲防止萬一罷了!”

    “俗話說的好啊,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兄弟你這麼絕對沒錯,要是等到我們發現他們的時候,那豈不是已經太晚了嗎?所以啊,老弟你就別謙虛了。我孫東向來心服口服之人甚少,雖說我們認識才不過兩天的時間,你老弟的謀略與膽識卻是讓我打心底的佩服啊!幸虧我們之間是兄弟,不是敵人,要不然成爲你的敵人,恐怕就是我孫某人這輩子最大的不幸了!哈哈哈!”孫東大笑着說道。 與此同時,四海大廈海遠航的辦公室。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