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3 日 Comments (0)

    “我,柯菲爾·夜風,起誓成爲克洛澤·霍爾格的女朋友,至死不變….”

    說完這段話,暗精靈的眉心處開始亮起光芒。

    緊接着她將包裹着光芒的食指,印在了少年的額頭上。

    一陣暖流走遍王澤周身,讓他舒服的差點**出聲。

    做完這一切,暗精靈笑着看向克洛澤:“呵呵~少年,現在我就是你的女朋友了,你的願望已經達成。”

    “啊….你…知道女朋友是什麼意思嗎?”

    “恩?什麼意思?不就是朋友嗎?”

    “….”

    王澤張大着嘴巴,覺得這位美麗的精靈小姐姐似乎….腦子不太好使。

    “呵呵…”王澤忽然壞笑起來,他開始耐心的對這位天上掉下來的“女朋友”解釋,“女朋友”的真正含義是什麼。

    片刻後,這位暗精靈徹底石化在了原地。

    王澤不知道她此刻內心的感受,但是他能感覺到,這位精靈姐姐也就是沒有,要不然她肯定會感到無比蛋疼…

    畫面回到克雷特一行人。

    雙方劍拔弩張眼看一場大戰就要爆發!

    可就在這時,一道悠長的口哨聲卻迴盪在夜晚的森林上空。

    “咕嚕嚕嚕?”

    地精們聽到聲音遲疑了一會,但緊跟着就一個接一個的向後退去,直至全部隱祕在了森林暗處。

    克雷特本已做好戰死的準備,可地精們卻忽然退去,這讓衆人心底裏都鬆了一口氣。

    但克雷特卻知道,能讓地精退去的,必定是更爲強大的存在!

    微風起,薄霧散。

    月霜掛滿森林的樹冠縫隙,在地面上投射下斑斑點點的不規則形。


    一道輕盈的身影自樹冠中飄落而下,卻正是那暗精靈,柯菲爾·夜風。

    當然她的腋下還夾着一臉幸福的王澤。

    近距離接觸到這位精靈姐姐,才讓王澤切實的知道什麼叫軟玉溫香。

    這位暗精靈身上散發着淡淡的草木清香,而且肌膚光滑彈性十足。

    特別是某處…近看更是挺拔圓潤。

    “啊?殿下!”

    王澤嘿嘿笑着對衆人打了聲招呼。

    “嗨~大家好,好久不見啊。”

    “殿下!”

    克雷特搶前一步,一把將克洛澤拽到了自己身後。

    他舉起長劍,劍尖對準暗精靈,有種如臨大敵的緊張感。

    “嘿~我的衛隊長,您冷靜一些,這位不是敵人,她是我的…姐姐~”

    王澤猶豫了一下,決定還是給暗精靈留點面子。

    暗精靈柯菲爾·夜風雖然剛纔如遭雷擊,但很快她就釋然了。

    畢竟她只是被族人放逐,自出生以來就受到詛咒的暗精靈…

    就算現在給在這位少年當了女朋友又有什麼關係?反正也不能更糟了。

    再說了,這位少年….還長得挺好看的。

    克雷特的眉毛跳了跳,狐疑的看向自己這位少主。

    那表情就像在說,“你這剛消失一會的功夫,從哪冒出個精靈姐姐來?你騙鬼呢吧?”

    王澤像是猜到了隊長的想法,尷尬的笑了笑解釋道:“呵呵呵~剛認的。恩…她叫柯菲爾·夜風,是一位美麗的暗精靈,從今天開始就跟我們一同前往封地了。”

    衆人一驚,特別是顧問傑西卡。

    她看向那位冷傲精靈的感覺,可跟王澤完全不同。

    要知道所謂暗精靈,可是自出生那天開始,就自帶一身的黑暗魔法!可以說是天生的暗魔法師!

    在萊恩大路上,一般魔法師已經很不常見了。

    那些稍微有些名氣的魔法師,不管走到哪裏,都會成爲當地領主,甚至國王的座上賓。

    可見萊恩大陸對於魔法師這一職業是多麼的看重。

    可這樣一位強大的暗精靈法師,怎麼會甘願跟着一位廢物私生子??


    而且暗精靈和地精的搭配?怎麼看都透着股子怪異。

    傑西卡暗暗記下了這件事,準備找機會把消息傳回皇城,傳達到皇后的手中。

    “殿下…少爺…這…這是真的嗎?”

    麗莎小心翼翼的躲在王澤身後,還拽了拽主人的衣襟。

    顯然她對於這位新加入的精靈姐姐很是害怕。

    “放心吧小麗莎,夜風姐非常平易近人,她很好相處的。”

    麗莎透過主人的胳膊縫看向暗精靈,卻怎麼也看不出來,這位渾身都散發着危險氣息的暗精靈,哪一點平易近人了? 有了這位暗精靈的加入,王澤一行人沒用多久就順利的走出森林。

    受不了繼續騎馬的王澤最後還是鑽進了馬車裏。

    而讓他坐馬車的另一個原因,則是因爲暗精靈夜風也在。

    雖然王澤也邀請傑西卡一同乘坐,但這位顧問打死也不願和一位暗精靈法師坐在同一輛馬車裏。

    期初暗精靈夜風還對自己的這個新身份頗感不適應,但很快的,她就發現自己的這位小男朋友,只是表面口花花起來一套一套的,可但凡自己表現的主動一些,對方瞬間就慫了?

    這樣的反差讓暗精靈大喜過望,她就像發現了什麼新遊戲似得,時不時就要逗弄一下這位小男朋友。

    看着這位少年吃癟,她的心情就會莫名的大好。

    這樣的日子轉眼又過去十天。

    王澤已經習慣了自己的私生子克洛澤這個身份。

    而他的這支小隊基本也已經習慣了主人身邊跟着的暗精靈。

    但唯獨衛隊長克雷特還一直保持着高度的警惕!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這句話不管放到哪個世界都一樣適用。

    身爲克洛澤的衛隊長,克雷特甚至連小麗莎都不信任。

    這一日,東進的隊伍依舊勻速前進着。

    而馬車車廂裏仍舊一片春光旖旎。

    “小克洛澤~怎麼樣?舒不舒服?”

    “恩…啊…好舒服~~”

    克洛澤的聲音帶着顫音,聽起來極爲肉麻。

    “姐姐的手法怎麼樣?你是不是越來越離不開姐姐了?”

    “恩…姐姐的手法太好了…我…我喜歡…”

    “呵呵呵~喜歡就好~喜歡姐姐以後經常給你弄~”

    “恩~~~”

    小麗莎靠在馬車車廂的一邊,聽着主人和暗精靈對話,再看着兩人的動作,小臉蛋上不由得飄起紅暈。

    她想不通不就是掏個耳朵麼?有什麼了不起的!換做自己也一樣能得到主人誇獎的!

    然而就在這時候,馬車卻突然停了下來。

    “殿下,前面就要進入‘爐邊礦山’了,那裏馬車無法前行,只能棄了馬車騎馬前進。”

    克雷特敲了敲馬車車廂,闡述了一下目前的狀況。

    “爐邊礦山”,盤踞着一夥特別難纏的傢伙。

    這些傢伙他們喜歡酗酒、抽菸草、挖礦、鬥毆。

    這些黑鐵矮人比其他矮人更加粗魯,但身體也更加強壯。


    他們不喜歡其他種族,只跟爲數不多的人類商會有礦石生意來往。

    大多數的時候黑鐵矮人總是醉心於他們的礦洞,倒也不經常出去惹事。

    但如果有人主動惹上他們….那結果就難說了。

    克洛澤放棄了馬車,再一次騎上了自己那匹矮馬。

    而小麗莎不會騎馬,暗精靈夜風就跟她騎了一匹。

    這讓小蘿莉好一陣緊張。

    克雷特將馬拽到克洛澤身邊,小聲道:“殿下,我以前和這些黑鐵矮人打過交道,他們基本沒有道理可講,所以這次我決定用一箱銀幣換取咱們的安全通行。”

    “嘿~我的衛隊長~不要那麼客氣,叫我少爺或者少主就可以了。至於外面的世界你可比我在行多了,就按你說的辦!”克洛澤伸出拳頭在隊長胸甲上輕錘了一下。

    克雷特愣了片刻,隨即便躬了下身,打馬向前行去。

    由於克洛澤的封地“鷹澗峽谷”地勢較高,而且就是以“爐邊礦山”這裏爲分界線盤旋向上的,所以克洛澤如果想要出入自己的領地,特別是回到皇城,就必須經過“路邊礦山”。

    這也是霍爾格公國至今沒人願意要這塊封地的另一個原因。


    因爲沒人願意和粗魯的黑鐵矮人整日打交道。

    隨着克洛澤的隊伍越來越接近礦山山腰,他似乎都能聽到從礦山裏傳出“叮叮咣咣”的挖礦聲。

    “嘿!站住!人類!”

    就在衆人接近礦山大路的時候,突然從一邊的岩石上跳下兩名矮人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