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9 日 Comments (0)

    我搖了搖頭,說:「我也不知道,我懷疑是不是老鬼頭通知了靈族的尊主?不然的話,靈族的尊主絕對不會知道我們來了九幽地獄!」

    「混賬!」子龍氣的直咬牙,道:「要真是他,出去我絕對不會放過他!」

    子龍話音一落,眼神隨即看向了我,說:「初九,你欠葉棠的恩情,我希望你這次出去幫了她之後,就去過自己想過的生活!不虧欠,就不會為難!靈族的尊主來了,我們兩人的力量逃不了。只有磊爺才可以帶著你安全離開,你大仇未報,你娘、你爺爺、還有麻溝村的村民都在等著你!你不能讓他們失望,一定要把他們救出來。苗王觀的人,不能全部消失!」

    「子龍,你要幹什麼?!」我一聽到他這番話,我就知道不對勁了。正要攔住他,他卻是搶先了一步,直接跳到了王磊的身邊,抓著王磊笑了笑,道:「磊爺,初九就靠你了,一定要帶他活著回到陽間,幫我好好照顧他。」

    王磊被鐵鏈子綁著,手不能動,已經猜到了子龍的意思,當即吼道:「龍哥,你他娘的別做傻事,快走開!你再不走,磊爺我就跳進這血池裡!」

    「子龍,你給我回來!」我大喊了一聲就要跳過去,可還是遲了。我還沒跳,子龍就使出全力猛的把王磊推了過來。

    我一扶住王磊,子龍就盤膝坐在了陰陽魚石墩上,朝我們笑道:「初九,磊爺,我來維持陰陽平衡!走,趕緊走!」

    直到這一刻,我才明白了那石柱子上的預言。 穿成偏執大佬的粘人精 我和子龍進入九幽地獄,只有一個人能完整的離開!

    原來,預言的就是這一劫難!!! 月明堂去見月海陽了?

    月千歡詫異皺眉。摸著下巴思忖,難道月明堂去找月海陽算賬了?不行,她得親自去瞧瞧。「墨九卿你自己回去吧,我還有事。」

    「我跟歡歡一起去。」墨九卿嘴角上挑,邪笑低聲說:「偷聽這麼好玩的事,歡歡怎麼能不帶上我呢?」

    「隨你。」墨九卿想來月千歡也攔不住。月千歡很淡定同意了。

    月海陽的住處是月府最華麗奢侈的院子。有山有水,有涼亭有畫廊。堪比一座三進三出的宅院。四周燈火通明,家奴護衛防守嚴密。

    輕輕鬆鬆越過護衛防守。月千歡準確無誤找到月海陽的房間。就算不知道,往最奢侈的那一間屋去准沒錯。

    還沒靠近,就聽見月海陽撕心裂肺的咆哮。「她月千歡能殺雲柔,我就不能殺了她嗎?」

    月千歡和墨九卿對視一眼。月千歡張開手,「抱我上去。」

    「嗯???」墨九卿震驚極了。月千歡主動投懷送抱,是被他感動了嗎?

    然而月千歡白了他一眼,冷哼道:「你修為高不會被發現。三叔是九階武師,我可不想被抓住偷聽。你到底抱不抱?」

    「抱~~」一把抱住月千歡。溫香軟玉在懷,墨九卿幸福的躍在半空跟飛一樣。落腳屋檐上,兩人隱藏在黑暗中,小心翼翼揭開一閃磚瓦。

    月海陽臉色鐵青發黑,暴戾憤怒的瞪著月明堂。「月明堂,雲柔也是你的侄女!」

    「那又如何?對歡兒下毒,惡意傷害。諸如此類種種,月雲柔該死。」月明堂目光冰冷無情,「可惜不是我親手為歡兒報仇。」

    「你什麼意思?你連我也要殺嗎?」

    「如果你不是二哥,不是月家家主。你以為你現在還能活著站在這兒?」

    月明堂語氣急促,聲音越發冰冷刺骨。開口:「歡兒是大哥大嫂唯一的骨血!別忘了,要不是大哥退位,家主輪不到你。」

    「你!」月海陽一噎,臉色更難看了。

    他拳頭緊握,眼底盤踞刻骨的恨意。什麼都是月江離!月家的天才是他,月家家主是他的,就連那美的傾國傾城的女子也是他的!而他什麼都沒有。

    現如今好不容易手掌月家大權。可月明堂一回來,還有誰記得他才是家主!

    月海陽恨恨道:「我只恨沒有早點殺死月千歡!大哥他們死了,就該帶上她一起走!而不是留下這個雜種廢物,時時礙我的眼!」

    月明堂閃身。一掌拍在月海陽胸口。倒飛出去,後背撞在柱子上。月海陽張嘴吐出一口血。

    他哈哈大笑:「月明堂,要不是雲柔那個蠢貨今天說出來了。你恐怕不知道吧?」

    「這十幾年,那個廢物日日生活的痛苦恥辱。為了不讓你發現,我特意和夫人算計,讓侍女用針狠狠的扎月千歡。用開水燙她,小鞭子抽她,再給她治好。就是她吃的飯菜,日日含著劇毒!」

    月海陽獰笑狠毒,「不過你現在知道又怎麼樣?月千歡能修鍊了又怎麼樣?劇毒早已吞噬了她的身體,她活不了幾年了。哈哈哈!」 其實從進入九幽地獄開始,我便一直很小心,也隨時在注意著子龍的舉動,就是為了怕鬼帝冢那石柱子上的預言成真。

    可我沒有想到,現在還是成真了!就是這麼片刻的功夫,這個預言便實現了,完全沒有應對的機會。這預言是鬼帝土伯第三隻眼睛所看到的,而且是在千年之前!兩人進來,只有一個人可以完整的活著離開!

    一想我就頭皮發麻,再一想我心裡就無比沉重。

    子龍選擇了用這樣的方式,就是要讓我帶王磊走,只有王磊才可以讓我從靈族尊主的手上安全離開,也只有王磊,才可以救葉家!

    子龍這麼做,是希望我和王磊都活下去,也是希望我不再欠葉家的!雖然我們被出賣了,這才使得靈族的尊主趕來截殺我們,也想放出這九幽地獄這股強大力量,助他滅掉華夏的道門,從而顛倒陰陽!

    而子龍想阻止這一切,可該阻止這一切的人,是我,不應該是子龍!

    一想到這兒,我才咬牙看向了盤膝坐在陰陽魚石墩上的子龍,搖頭道:「子龍,你過來,我來維持紅蓮血池的陰陽平衡!」

    「初九,你還不了解我啊?」子龍咧嘴爽朗的笑了起來,那笑容上全是釋懷和解脫,道:「初九,咱倆一起長大,我早就把你當成了我的親弟弟。在麻溝村的時候,我曾發誓保護你一輩子。我趙子龍說話算話,絕不會食言。我這輩子沒有親人,沒有父母,只有你和師父,從小我們相依為命。只可惜……從今往後,我就做不到了!磊爺,初九就拜託你了。他太過重情重義,心地又善良,你好好照顧他,別讓他再被人利用了!」

    「龍哥,你給我過來!」王磊也是認真了起來,呵斥道:「這一生,只能是磊爺我保護你們。你們的路還長,讓磊爺我來結束這一切!」

    我沒有開口勸子龍,因為我太了解他了。只要是他認定的事情,誰也改變不了他。這就是他,這就是一直以來他對我的保護!

    「磊爺,你傻啊?」子龍笑了笑,說:「如果你不帶初九走,誰能帶他走?就算我和初九出去,也打不過靈族的尊主,還是會被他抓住的。所以,你是唯一的機會!」

    子龍這番話一說出來,王磊就啞口無言了。怔了一會兒,還想要說啥,但卻是無從開口,只得咬了咬牙,深深的嘆息了一聲。

    我們都清楚,必須要留下一個人來,這才能夠維持紅蓮血池的陰陽平衡。否則的話,沒有誰能夠活著離開。

    我們活不活是小事,如果這紅蓮業火燒到了陰曹地府,那將會是我們造成的罪孽。我甚至不敢想象十八層地獄被焚燒了,那些活著逃出去的惡鬼,到了陽間會造成怎樣的局面?!

    有些事兒,我們得去做!哪怕要用這樣的方式,也得有人去承受。

    我一直沒有說話,看向了子龍,深深的看著他,動了動嘴唇,道:「子龍,等著我們!我一定會去殺掉老鬼頭,殺了這個老混蛋!」

    「嗯。」子龍笑著點了點頭,臉上看不到半點悲傷,反而一直在陽光的笑著,說:「走吧,快走!葉家還等著你們呢!」

    嗯,我重重的點點頭,看向了磊爺,大聲道:「磊爺,走!」

    王磊不想走,但他知道現在的情況,我們必須留下一人,否則全都會交代在這九幽地獄。王磊很是不舍,三步一回頭,說:」龍哥,等著我!一個月之內,磊爺我必定把你帶出來!坦白說,你這性格和俊俏的模樣,磊爺我也是有幾分喜歡的。人家的初吻可都是給你了……」

    「我去!」我聽到王磊這番話,當即停下了腳步,眉頭一挑,要不是此時的心情很凝重,我估計就笑出聲來了。

    我回頭看他們的時候,就看到子龍哈哈的笑了起來,說:「磊爺,哥是有喜歡的人。珍愛生命,請遠離同性!你這樣說,我以後怎麼敢和你一起下河洗澡?」

    「我呸!」誰知,王磊立馬啐了一口,回擊道:「別誤會,磊爺我不愛男的。你這傻子龍,分不清楚愛和喜歡。滾犢子吧,好好獃著,等磊爺我解決了你們的事情,必定來帶你走。哪怕……」

    王磊說到這兒的時候,眼神突然看向了站在九龍塔大門口的冥王,語氣瞬間加重了不少,道:「哪怕紅蓮業火將地獄焚燒成虛無!」

    「你敢?!」王磊這麼一威脅,冥王立馬就怒了,那火焰色的瞳孔里好像已經噴出了怒火,身體一震,陡然間就像一座小山一樣擋在了門口處,怒道:「你敢這樣想,今日我便把你們永遠留在這九幽地獄,徹底斷了你這個愚蠢的念頭!」

    「呵呵!」王磊不屑一笑,身體同時一震,那身上的鐵鏈子當即被他掙斷了,先是活動了一下脖子,然後在活動了一下手腕,冷笑道:「老子被關在這裡太久了,是該活動活動了!」

    「等等!」眼見著王磊要動手了,子龍突然大喊了一聲,道:「冥王,放他們走。不然,我馬上就跳出這紅蓮血池,大不了,大家同歸於盡!」

    子龍一威脅,直接把冥王給將死了。可想而知他此時的憤怒,那眼神里都已經快噴出怒火了。但他不敢賭,他還想要離開這九幽地獄。

    所以,只得忍了下來,惡狠狠的看了我們一眼之後,就往後退了出去,給我們讓出一條道來了。

    我不敢回頭看子龍,我怕一回頭,我就會忍不住。匆匆的走出了九龍塔,王磊跟在我身後。我們一出九龍塔,那背後的大門就自動關上了。

    我咬著牙一句話也沒說,一個勁兒的往九幽大殿的方向走。剛走了幾步,就聽到子龍在九龍塔里的調子聲:「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得兮騅不逝;騅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成敗一時志莫磨,亦要知勝負;常見前路渺漫天風暴;低首獨嘆奈何,情在心情永莫忘!!!」

    子龍唱的是霸王別姬的古調,這是我們小時候師父教我們的。那會兒還理解不了裡面生離死別的送別,沒想到現在能理解了,卻是在我們身上上演了。

    那調子聲在我們背後越來越弱,直到子龍的哈哈大笑聲也越來越弱。我們到九幽大殿之時,冥王就一直跟在我們的身邊。

    但他沒有出手,也沒有想留下我們的意思。起初我一直以為能夠只要打開了九幽地獄的大門,他們就可以出去了。

    現在看來並不是,應該需要啥東西,才能徹底打開九幽地獄的封印,他們才能夠離開九幽地獄。這或許,也是閻王爺還有地藏王菩薩能夠放心讓我們來九幽地獄的緣故。

    因為他們都知道,我們無法打開這九幽地獄的封印!

    到了九幽地獄大門的時候,我就停了下來,看向了王磊,說:「磊爺,靈族的尊主就在外面,能不能對付他?」

    王磊點了點頭,說:「問題不大,只是磊爺我不敢隨意使出殺招。要是被人知道了我的身份,將會又是一場浩劫。九哥,我知道你一直想知道我的身份,也一直想不明白我為何會出現在你們的身邊。這是我的苦衷,我現在還不能告訴你!但你記住一點,總有一天,你、龍哥,我們三人都會一起面對守護的,這就足夠了!」

    王磊現在的樣子沒有半點不正經,相反很認真也很嚴肅的在給我說這件事情。我一聽他這麼說,心想完了,可能又無法知道他的身份了。

    但這次他主動開口說了出來,那就說明他不是有心要瞞著我。我也放下了心裡的這個疑問,點頭說了一聲好,就沒有繼續追問他了。

    我相信,總有一天,他會正大光明的告訴我。

    我拿出了酆都鬼璽,說:「靈族尊主就在外面,磊爺,就看你的了!」

    「放心吧!」王磊點點頭,說:「我答應了龍哥,一定會帶著你安全離開!實在不行,磊爺我就帶著你跑。跑的話,他不一定能跑過我們!」

    「額……」聽到他說不行就跑時,我就無奈的笑了起來。也沒說話,直接把酆都鬼璽蓋在了青銅大門上。下一秒,先是聽到了一陣轟隆隆的聲響!

    緊接著,這九幽地獄的青銅大門便再次打開了! 「月明堂就算是你,也救不了她的!她殺了我的兩個女兒雲柔,雲香。我要她受盡折磨痛苦而死!」

    月明堂從容不迫,冷漠開口:「有我在,歡兒不會有事。」

    「月明堂你難道聽不懂嗎?我說你救不了她!沒有人能救她,她必死無疑!」月海陽狀若瘋癲,抓扯著月明堂嘶吼。

    微微皺眉,月明堂並指在月海陽手上一點。月海陽哆嗦著後退,一屁股摔在地上。

    冷冷看著月海陽,月明堂開口:「二哥,這是最後一次。再有下次,不論你是我二哥,還是月家家主,我都會殺了你。」

    「月明堂你敢!」

    「你可以試試。」語氣森然冰冷。月明堂的神色不似作假。這讓月海陽大受打擊。

    他撕心裂肺咆哮:「月明堂,我可是你親哥哥!那個廢物憑什麼?你竟然要為了那個廢物殺我!」

    「月家族比用不著你出面了。好好準備月雲柔的喪事,她還能葬入族墓。還有,月海陽。歡兒是大哥的女兒,是我們的親侄女。」

    目光冷冷。最後看了眼月海陽,月明堂轉身離去。

    月海陽不甘心的衝到大門口。門口的護衛居然把他攔住了。月海陽大吼:「混賬東西,滾開!」

    然而他一運力,才發現體內武力空空。月明堂的聲音遠遠傳來,「好好待在這裡,你還是月家家主。」

    「月明堂!」

    月海陽的咆哮震耳。可那些護衛仍然屹立四周,一動不動。

    月千歡詫異開口:「我以為這是月海陽的人。結果是三叔的。」

    「看來三叔也挺厲害。暗中早已控制月家勢力,可惜只是軟禁月海陽。傷害歡歡的人,都該死!」

    聞言瞥了眼墨九卿。「月海陽的仇我自然不會放過。但就不要為難三叔了,畢竟是他的兄弟。」

    月明堂已經為月千歡做了太多太多。就沖這軟禁月海陽,世家家主。普天下恐怕找不到第二個人敢這麼做!

    說話間,月海陽屋子裡忽然多了點動靜。

    月千歡和墨九卿低頭看去。月海陽屋內的壁櫥打開,一道暗門中。暗衛帶著一個少女走出來。月千歡訝然,「月如初?」

    「明日族比,我會安排你和月千歡一組。你要做的,就是為本家主殺了她!將她折磨致死,碎屍萬段!」

    月海陽神態瘋狂,雙眼布滿紅血絲。猙獰惡狠狠盯著月如初。「你如果做到了,你在小漁村的爹娘就能回到月家。而你,會得到本家主最好的培養!如果你做不到,我就殺了你們那一族旁系分支!」

    月如初跪在地上。半響才悶悶的點頭,「是。」

    月如初來了又走,全程沒有引起外面眾護衛的注意力。他們的任務是不讓月海陽離開這裡,卻不知月海陽屋中有密室暗道。

    墨九卿全程看著,目光幽冷暗沉。黑暗中一點光,煞氣冷戾。他冷笑開口:「月海陽好大的膽子!」

    「看來月海陽困在這兒,照樣能插手控制月家。既然這樣,那就把他的手全部宰了!」

    「好,歡歡想從哪裡先開始?」 「既然要剁手,就從他的兩隻手開始。」

    聞言,墨九卿點頭。「好。是從胳膊開始切,還是連著肩膀一起剁了?」

    月千歡搖搖頭。這麼血腥明目張胆,害怕月海陽不知道是她們做的嗎?現在月海陽雖然被囚禁,可他還是月家家主。

    取出一個瓷瓶。月千歡開口:「走,我們進去。」

    翻窗而入。月海陽聽到奇怪的動靜,剛剛扭頭眼前一陣白霧吹來。警鐘敲響!可他閉氣已經來不及了,直愣愣站著,月海陽張大眼目光獃滯。

    月千歡站在月海陽面前,低喃了幾句話。然後抓住月海陽胳膊,點穴敲打脈絡,武力灌入,震碎崩斷月海陽的雙手經脈。鮮血從月海陽嘴裡流出來。

    可月海陽仍舊沒有一點反應。筆直站著,嘴裡哆嗦呢喃著:「不要,不要過來。你們不要過來……你們都死了,你們……」

    「歡歡你催眠了他?」

    「對。他醒來只會記得自己做了夢,夢見月江離和明芊芊來找他報仇。然後廢了他的兩條胳膊。」

    月江離和明芊芊是歡歡的爹娘。可歡歡卻直呼名字,奇怪!墨九卿眸光閃了閃,邪氣冷笑:「他醒來就會發現,這夢是真的。他的胳膊真的廢了。」

    「這是一種古老的點穴斷脈。就算他找了煉藥師,我敢保證沒有人會發現真正的原因。對於月海陽而言,他活著每一日都要陷入恐懼和痛苦之中!」

    月千歡嘴角冷勾,目光幽幽冷戾。

    點穴斷脈,血液無法流通。日日痛徹心扉,生不如死。等到七日之後,筋脈徹底壞死,肌肉開始萎縮。到時候就算找到能解此法的人,月海陽也廢了!

    而月海陽只會記得夢中月江離夫婦來尋仇。壞事做多,虧心膽怯。這內心的折磨,會讓月海陽更加痛苦萬分!這還是月秀靈鬧鬼的陰謀,給了月千歡靈感。

    月千歡:「想將我折磨致死,碎屍萬段?哼,就讓他先好好體會體會生不如死的痛苦。以牙還牙。」

    她可是記仇的小女人!

    墨九卿瞧著。眼底掠奪之光閃爍,薄唇上挑。他真是愛慘了歡歡這狡猾的模樣!他開口:「那剛剛那個人,歡歡要怎麼處置?」

    「明日族比她跟我一組。到時候就看她有沒有那個本事。」冷笑也傾城。月千歡眼底閃爍倨傲和輕慢。

    想殺她的人?一個也不會放過。但念在月如初是被月海陽威脅的份上,她會給她一個機會。想不想活命,就看月如初怎麼選擇。

    月家族比。

    翌日。天空晴朗萬里無雲,蔚藍色一片讓人心曠神怡。想到月家族比,前來觀賽的眾人興緻勃勃,無比激動。

    昨日那月家大小姐一洗廢物傳言,還殺了二小姐月雲柔。聽說月海陽因此,還被月明堂和一眾長老關了起來。

    嘖嘖嘖,一場族比。月家可是精彩至極!眾人現在最想看的比賽,一是月千歡。而是月秀靈。

    月秀靈修為高。直接參加最後一日的族比。要是月千歡今日晉級了,跟月秀靈對上?眾人好奇,期待極了! 青銅大門開啟的剎那,我就看到外面站著三個人。 豪門奪愛:冷梟總裁替代妻 為首的那個,雙手負在身後,一臉神秘莫測的看著我們。他臉上的情緒很平靜,不知是怒還是喜。

    但一看到他,我就氣的渾身直發抖。一想到他折磨麻溝村的村民,一想到他帶走了我娘,讓她在噬魂池裡受折磨,我就想親手殺了他!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