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3 月 29 日
  • 2021 年 2 月 3 日
  • 2021 年 2 月 3 日
  • 2021 年 2 月 3 日
  • 2021 年 2 月 3 日

近期留言

    分類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我很想知道更多更詳細的情況,可是舅舅說他所知有限,根本不知道其中的詳情。我不知道舅舅是真的不知道,還是只是不肯告訴我。

    另外,我又對舅舅今天的行為感到不解,他顯然是在跟蹤我,而且還知道鬼市。這是不是意味著他也有很多秘密不為我所知呢

    此時的舅舅在我眼中突然變得神秘而陌生起來。

    豪門暗鬥:棄婦不可欺 當然了,舅舅此時因為我去了鬼市,主動跟我提起隱瞞了我十八年的身世話題,可見我瞞著他偷偷來鬼市的行為確實讓他感覺到事情的嚴重性了。

    那麼,難道這鬼市竟然會跟我的身世有關不然的話,為什麼舅舅會對我偷偷來鬼市的行為如此緊張和生氣呢瀏覽器搜「籃色書吧」,醉新章節即可閱讀

    … 一想到這一層,我不由緊張起來,迫切地想要知道真相。

    為此,我忍不住問舅舅道:「為什麼我不能接近道士呢這難道跟我們林家所受的鬼咒有關」

    舅舅說道:「這個我也不清楚,這是你媽媽特別叮囑我的,說不能讓你接近道士,甚至都不能去有道士出沒的地方。」

    舅舅說到這裡,突然話鋒一轉,神色也隨即變得嚴厲起來,對我說道:「所以,我看見你剛才竟然出入於鬼市,這才讓我非常生氣和害怕,害怕你有危險。因為這鬼市是道士經常聚集之地,你到這裡來是非常危險的。」

    我這才知道舅舅之所以對我來鬼市反應如此強烈,原來是因為這裡有道士出入,而我又不能接近道士,所以他才會這樣的。

    可是,舅舅又是怎麼知道這鬼市的呢我忍不住疑惑地問了他這個問題。

    舅舅臉色又是一沉,說道:「這個問題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能來這裡。現在你告訴我,你來這裡究竟幹什麼」

    我原本打算一直把我的遭遇對舅舅隱瞞的,可在舅舅跟我說了這麼一番話后,我改變了主意。因為我想知道真相,知道我們林家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會受到鬼咒還有是,我為什麼不能接近道士雖然舅舅對我說他不知道其中的緣故,但我不相信,我覺得他一定在向我隱瞞著什麼。

    另外,我覺得舅舅現在不肯把真相告訴我,一定是他覺得還不到時候,那我不妨把我的遭遇告訴他,刺激他一下,試探一下他的態度看看。

    為此,我在心裡迅速梳理了一下思路,最後決定還是先暫隱瞞楊蕊和楊叔叔的事情,因為我現在已經接受了楊叔叔要我照顧和幫助楊蕊的託付,還有他給我的兩本書。既然舅舅說我不能跟道士接觸,那麼,如果他知道這事後一定會追問那兩本書的情況,甚至還很可能反對我以後幫助楊蕊。

    除此之外,其他的倒沒必要再向舅舅隱瞞了。不過,為了簡單直接,我打算先把跟鬼市有關的情況先告訴舅舅。於是,我把跟方可依之間的事情全部告訴了舅舅,包括我被方可依傷了陽魄,變成了至陰之體,來鬼市辦理鬼委託等等相關情況。

    舅舅聽了我的講述,臉色頓時變得非常嚇人,而且額頭上一下子冒出汗來了,他一把將抽了一半的香煙扔到車外,抓住我的肩頭,驚慌地問道:「你說什麼你變成了至陰之體」

    雖然我早有心裡準備,但見舅舅如此驚慌,我還是免不了不安。面對舅舅的追問,我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舅舅顫抖的雙手放開了我的肩頭,頹然地靠到座椅上,微胖的臉上全是油汗,喃喃地說道:「完了,完了,還是沒能躲掉。」

    我知道舅舅這話指的是什麼,一定是我們林家所謂的那個鬼咒。 稚嫩新娘 因為我現在知道了媽媽為什麼要把我送給舅舅撫養的原因了,是為了躲避那個所謂的可怕鬼咒。而且,媽媽特別叮囑舅舅,讓我千萬不要接近道士。雖然我不知道這是為什麼,是不是我們林家那個所謂的鬼咒跟道士有關但此時我突然心裡一動,暗暗琢磨道:「難道我落得今日的下場真的是因為接近了道士的緣故」

    因為,楊蕊的爸爸是道士,我之前不僅僅接近了他,還接受了他傳給我的書,而且還答應他照顧和保護楊蕊。這些已經遠遠超越「接近」的程度了。

    我正在心裡暗暗尋思,突然舅舅又坐立起來,對我說道:「把那個地府聯絡器拿出來給我看看。」

    我只得從衣服裡面的口袋裡摸出那個地府聯絡器來,忐忑不安地把它交到舅舅手中。

    舅舅顫抖著雙手接過地府聯絡器,仔細地看了看,從他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對這個東西很好奇,也很害怕。

    舅舅看了好一會兒,最後又把它還給了我,還特別交代道:「先收好,千萬別丟了。」

    舅舅說完,拎起車上的一個黑色皮包,打開車門,對我說道:「走,跟我去一趟鬼市。」

    我忙驚呀地問道:「去,去幹什麼」

    舅舅陰沉著臉,沒有回答我,又用不容抗拒的語氣對我說道:「趕快。」

    我雖然心裡忐忑,但不敢違抗舅舅,只得戰戰兢兢地下了車,跟著舅舅又回到鬼市去。

    舅舅帶著我直接走進閑人聚茶館,便見那個我熟悉的中年男子茶博士迎了出來。不等那茶博士開口招呼,舅舅先大聲說道:「我要見你們王老闆。」

    那茶博士顯然是第一次見到來這個地方大呼小叫之人,他明顯楞了一下,臉色也為之微微一變。

    我生怕舅舅鬧出什麼事來,因為這裡畢竟不是尋常之處,仗著跟那茶博士認識,忙對那茶博士說道:「這是我舅舅,他有要事要見王老闆。」

    茶博士為難地說道:「不好意思,我們老闆這個時候是不見客人的。」

    我忙說道:「可我剛剛才見過她啊」

    舅舅卻不管那麼多,直接扯著嗓子沖裡面大聲叫道:「王老闆,王老闆。」

    我現在根本不能控住舅舅,那茶博士也被舅舅被惹惱了,連忙來推舅舅,想要把我們趕出去。

    正當我們鬧得不可開交之時,突然聽見王秋月大聲說道:「是誰在外面大呼小叫的」

    話音剛落,王秋月像從地下突然冒出來的一樣,一下子出現在門口,用驚訝中帶著明顯怒容的表情看著我們。

    此時,我已經顧不得擔心了,忙說道:「王老闆,這是我舅舅。」

    舅舅看著王秋月,略微楞了一下,便問道:「您是王老闆」

    還好,舅舅的語氣還算客氣。

    王秋月說道:「是的,你找我有什麼事」

    舅舅說道:「這裡說話不方便,能不能到裡面去談」

    王秋月先掃了我一眼,像是在詢問我怎麼回事我自然不知道該怎麼跟她解釋。

    不過,王秋月也沒等我解釋,竟然出乎我意料地說道:「那好吧,裡面請。」瀏覽器搜「籃色書吧」,醉新章節即可閱讀

    … 我不知道舅舅找王秋月幹什麼,心裡很是不安,但見王秋月願意接見舅舅,心裡才略微安寧了些,便跟著他們進了裡面的一個包廂。

    一進入包廂,尚未落座,舅舅迫不及待地對王秋月說道:「王老闆,我姓馮,叫馮中華,是林涵的親舅舅。我找你是想跟你確認一下,我外甥的事你能夠保證沒問題嗎」

    王秋月似乎不太喜歡舅舅這樣以質問的語氣跟她談話的方式,她皺了皺眉,說道:「馮先生,世上永遠沒有萬無一失的事情。

    舅舅立刻用武斷的語氣說道:「不,我一定要萬無一失。」

    舅舅說著,將身上的皮包「啪」地一聲放到茶桌上,拉開拉鏈,從裡面拿出一捆錢來,放在茶桌上往王秋月面前一推,說道:「我今天沒準備,車上只放了十萬元錢,你先拿去,做為我外甥的鬼事委託費。其中的一半是給你的,另一半作為鬼事委託的預付款,請你收下。只要你能保證我外甥的安全,錢不是問題。」

    原來舅舅找王秋月竟然是幫我辦理鬼事委託的我感動得不由心裡一酸,差點流出眼淚來。

    王秋月看著那一捆嶄新整齊的百元大鈔,眼睛驀地亮了一下,但立刻恢復了常態,淡淡地說道:「馮先生,受人錢財替人消災,這個道理我王秋月還是明白的。作為生意人,我一向恪守誠信之道,只要經過我手的事,我必定儘力做好。不過,你也應該知道,你外甥的事並不是我能夠完全掌控的,畢竟我是個活人,不能隨便去地府,你外甥如果真的到了那邊,只能靠莫陀了。當然了,對於莫陀,我只能說我比較相信他,但我並不能給你保證。」

    聽王秋月說得如此玄乎,舅舅的臉色陰沉到了極點。

    我生怕他因此跟王秋月鬧僵,忙站出來說道:「舅舅,這確實不能勉強王老闆,她也只是中間人。我見過莫陀,我相信他還是值得信賴的。」

    其實,對於那個莫陀我心裡並沒有多少底,只不過,事已至此,我除了他,已經沒有別的鬼可以委託了,不相信他也得相信他。

    既然王秋月這麼說,舅舅似乎也沒什麼辦法,只好說道:「不管怎樣,還是要拜託王老闆費心,務必要讓那個叫莫陀的鬼盡心儘力地幫助我的外甥。」

    舅舅說著,把錢又往王秋月面前推了推,又說道:「請你轉告他,錢不是問題,這些錢你先收下。如果有什麼問題請馬上跟我練習。這是我的名片。」

    舅舅說著摸出一張名片來,雙手拿著,恭恭敬敬地遞給王秋月。

    王秋月笑納了錢和名片,看了一眼名片,終於把壓抑著的笑容徹底釋放了出來,對舅舅客客氣氣地說道:「請馮老闆放心,你外甥的事我一定放在心上。」

    舅舅帶著我辭別了王秋月,心事重重地回家去,本來我是要回租房的,可舅舅不同意。我知道今天的事讓他很擔心,所以不放心讓我去租房,要先帶我回家去跟舅媽商量我以後的事情。

    當天晚上,舅舅和舅媽關著門在他們自己的房間里吵架,吵得很厲害,估計是門沒有關死,所以能夠清楚地聽見他們的吵鬧聲。

    我知道都是因為我的事情,我心情也很煩躁,坐在自己的房間里發悶,也不去管他們。

    但隱隱約約地聽見舅媽在埋怨舅舅:「當初我讓你們把小涵的姓改了,讓他姓馮,可你們偏不聽。明明是為了躲避家族災難,那為什麼還偏要保留姓這不是掩耳盜鈴嘛根本起不到抱養的效果。現在你看見了吧是不是沒用還是逃不掉。」

    舅舅一下子火了,大聲說道:「你懂個屁,這是姓的問題嗎你還好意思說,你明明知道小涵要避開那麼不幹凈的東西,你倒好,還主動把他帶去參加他同學的葬禮。你這不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嗎」

    舅媽估計是覺得理虧,聲音一下子低了下來,說道:「這件事我承認我做得不對,可是,小涵那天並沒有出問題。你自己剛才說他是因為租房隔壁住了個女鬼,是被那個女鬼害了的,這怎麼能怪我」

    舅舅似乎越發生氣了,又立刻大聲地說道:「那房子不也是你找的嗎你看看你都乾的是些什麼好事」

    那房子確實是舅媽幫我租的,可是,這怎麼能怪她呢她又不知道隔壁會住著一個女鬼。我心裡替舅媽叫屈,卻也沒心情去理會他們,只在心裡暗自嘆氣。

    又聽舅媽用哀求的語氣說道:「老馮,你也不要跟我凶了。出了這樣的事,我也很害怕。我們還是想想辦法後面該怎麼辦吧,你說要不要跟小涵的老家聯繫一下」

    聽舅媽突然提到林家,我的心跳頓時快了起來,忙凝神靜聽,希望能夠聽到一些情況。

    舅舅說道:「這麼大的事,當然要讓他們知道。明天我親自去跑一趟川西,跟馮晴見個面。」

    川西林家

    我心裡猛地一震,頓感腦子裡「轟」地一聲炸開了。

    這之前,我並不知道我的老家也是在川西,此時聽舅舅提到我才知道,不由心裡一動,不安地想道:「難道我的老家是那個神秘的川西林家應該不會錯,因為馮晴是我的生母,雖然我對她幾乎沒什麼印象了,但這個名字我記得很牢。舅舅說去川西見她,而且都姓林,是不是真的有什麼關係呢」

    這個時候,我腦子雖然亂得一塌糊塗,但卻轉得特別快,各種各樣的念頭如亂麻一般一起涌了出來。

    不對,不對,那個川西苗人林家是走陰人家族,聽楊叔叔說很神秘,而且他還把保護楊蕊的希望寄托在他們身上。既然如此,他們一定很厲害了。如果我真的跟他們有關,那我的父親怎麼又會受到鬼咒而死,而我媽媽又怎麼會把我送給舅舅撫養以躲避那可怕的鬼咒呢因此,我應該跟那個走陰人家族無關。

    再說了,川西那麼大,而全世界姓林的更是無計其數,遍布全國各地,我不能因為在同一個地方和都姓林而把兩者聯繫起來。

    我勉力說服自己跟那個神秘的走陰人家族無關。瀏覽器搜「籃色書吧」,醉新章節即可閱讀

    … 我雖然企圖極力說服自己,我跟那個神秘的走陰人家族沒有任何關係。可是,人的心理這麼奇怪,我越是不願意相信越是懷疑,想要搞個水落石出的心裡越來越強烈。

    我終於忍不住了,連忙走進舅舅和舅媽的房間。

    舅舅和舅媽正在商量舅舅去川西的事情,見我突然闖了進去,都明顯吃了一驚,兩人迅速交換了一下眼色,忙都不約而同地做出一副輕鬆無事的樣子。

    舅媽臉上硬擠出一絲笑意,對我說道:「小涵,你怎麼還沒睡覺」

    估計是看我臉色很差,舅媽忙又補充道:「你別害怕,我們一定會想辦法救你的。」

    我不想跟他們兜圈子,立刻直截了當地問道:「舅舅舅媽,我們林家跟川西那個走陰人家族是不是有什麼關係」

    我問這個問題的時候特別注意看他們的表情,舅舅和舅媽確實都吃了一驚,幾乎是同時驚訝地叫了出來:「走陰人家族」

    我不肯給他們思索的機會,忙又說道:「是的,我們林家是不是是那個神秘的走陰人家族」

    舅舅和舅媽非常一致地同聲說道:「不是的。」

    雖然舅舅和舅媽都非常一致地否定了,但我還是瞧出了破綻,那是他們怎麼都知道這個神秘的走陰人家族因為按照正常人的反應,在聽到他們陌生的東西時,首先的反應肯定是問這是什麼東西,而不是否定它的存在。因此,如果舅舅和舅媽真的不知道那個家族的話,他們肯定不是立刻否定我跟它之間的關係,而應該是問這個家族究竟是什麼東西。

    因此,我覺得他們一定是早商量好了,要對我隱瞞這事。

    我正在心裡想著要怎麼繼續追查此事,舅舅突然拉住我,面露驚疑之色,問道:「林涵,你怎麼知道那個走陰人家族的」

    因為我沒有把我已經去鬼門關外走過一回的事情告訴舅舅和舅媽,也沒有把楊蕊爸爸是道士的事情告訴他們,因此,這之前,他們自然也不知道我是怎麼知道走陰人家族的。

    這時候,既然我覺得舅舅和舅媽有事情瞞著我,那麼我決定也不能告訴他們。為此,我騙他們道:「我是在鬼市聽人閑聊的時候說起的,說川西有個神秘的走陰人家族,可以去陰間地府。」

    聽我這麼說,舅舅和舅媽都明顯鬆了口氣。

    我趁機反問道:「舅舅,難道你也知道這個神秘的家族」

    舅舅竟然並不否認,沖我點了點頭,說道:「我是聽你媽以前說起過,說川西有個走陰人家族,也姓林,是苗人。」

    舅舅這話讓我非常意外,因為剛才我甚至都堅信我跟那個神秘的走陰人家族有關係了,只不過舅舅故意要隱瞞我不承認罷了。可現在舅舅又說出這麼一番話來,那意思很明顯我跟走陰人家族並沒有關係。

    至尊皇女之駙馬兇猛 這麼說來,難道真的沒問系

    我的信心開始動搖了,疑惑地看著舅舅和舅媽的表情。

    舅媽也忙對我說道:「小涵,你以後不要去鬼市了。我們以前一直瞞著你,是怕你害怕,現在既然事情已經這樣了,我們也不瞞你了。你不能跟道士相處的,這是你媽特別交代的。我聽你舅舅說那個鬼市是道士和鬼做交易的地方。不管是道士和是鬼,你都必須遠離他們,知道嗎」

    我只得點了點頭,卻看著舅舅。

    舅舅似乎也想安慰我一下,輕輕拍了拍我的肩頭,說道:「放心吧,舅舅一定不會讓你有事的。」

    舅舅是真誠的,我絲毫不懷疑這點,如果真的有危險,我相信他會不顧一切地保護我。

    這之前,我本來一直對我的生母心存怨念的,可從舅舅和舅媽的談話中,我知道她原來這麼做是為了保護我,讓我遠離林家的鬼咒。而且,我還隱隱感覺到她是捨不得我的,不然的話,她不會特意保留著我的本姓「林」。

    這個時候,我突然感覺到心裡酸酸的,忍不住對舅舅說道:「舅舅,我想跟你一起去川西老家看看。」

    誰知舅舅和舅媽幾乎是異口同聲地叫道:「不行。」

    我不解地看著他們。

    舅舅忙說道:「林涵,你不能回老家。」

    我忙問道:「為什麼」

    舅舅嚴肅地說道:「我已經跟你說過了,你們林家受了鬼咒,不然的話,你媽也不會把你送給我們撫養了。為了你的安全,你不能回去。」

    我不甘地說道:「可是,我現在不一樣見鬼了嗎由此可見,我並沒有逃脫那個所謂的鬼咒。既然如此,我還怕它幹什麼我想回去看看老家究竟像什麼樣子。」

    說完,我見舅媽臉上帶著悲傷難捨之情,忙補充說道:「我會回來,這裡才是我的家,我只是去看看。」

    舅媽似乎不能做主,看著舅舅,舅舅仍然不同意,斷然道:「不行。」

    舅媽見舅舅語氣太生硬了,擔心我受不了,忙柔聲對我說道:「小涵,聽話,你現在真的不能回老家。除非你舅舅去跟你媽商量好了,覺得你可以回去,才行。」

    我了解舅舅和舅媽的脾氣,舅舅原則性比較強,而舅媽則好說話得多,也很寵溺我,經常遇到什麼事,我只要求求舅媽,基本都能得到滿足。

    為此,我忙拉著舅媽,央求道:「舅媽,我真的想跟舅舅回去看看。其實你們不用擔心那個什麼鬼咒,我覺得如果它真的那麼厲害,我想我算永遠不去老家,躲在這裡,也是逃不掉的,還不如去面對它,或許能夠知道對付它的辦法。」

    我話還沒說話,舅舅突然厲聲道:「你想得倒輕巧,鬼咒如果真的那麼好對付,你們林家祖祖輩輩也不會吃盡口頭了,你爸爸也不會連你的面都沒見到死了,而你的媽也不會忍痛將你交給我們撫養了」

    舅舅顯然很激動,語速極快,而且帶著微微的顫音。

    我突然也冒出一股無名之火,忍不住衝撞道:「可是,這有用嗎我不是一樣被鬼傷了陽魄了嗎」

    舅舅被我噎得說不出話來,用一種非常複雜的眼神看著我,而且,那樣子很可怕。

    舅媽忙打圓場道:「小涵,不是的,你被隔壁的女鬼傷害,那是偶然事件,跟鬼咒無關。真正的鬼咒才是最可怕的,你一定要聽舅舅的話,現在不能回老家,啊」瀏覽器搜「籃色書吧」,醉新章節即可閱讀

    … 第二天,舅舅匆匆地去川西了,而我最終因為舅舅不同意,沒能跟著他去老家。

    雖然我現在不再懷疑我跟走陰人家族有什麼關係,但我已經知道我們林家受到可怕的鬼咒這件事了。

    當然了,我現在還無法確定我這一段時間以來遭遇的所有鬼事是否跟我們林家受到的那個鬼咒有關,但我非常清晰地知道,不管怎麼樣,我以後的路註定了跟鬼怪脫不了關係,不僅僅因為我自己變成了至陰之體,也不僅僅是還背負著保護楊蕊和幫助方可棟去地府的責任。 穿越之炮灰在九零年代 我想,我還有責任搞清楚我們林家的那個鬼咒究竟是怎麼回事。

    我的心情重來沒有現在這麼沉重過,而心智也從來沒現在這麼堅定過。如果說我這之前的所有行動還帶著被動的逃避鬼怪的心裡的話,那我現在的所有行動卻變得更有目的性了,也更主動了。我的心裡也發生了本質的變化,不再害怕,也不再逃避,而是想要主動去面對,去解決,甚至是去挑戰。

    既然有了這個心裡,我便不再為舅舅不答應我跟他去老家而不高興,因為我知道我早晚會知道一切,也必然會面對這一切,回老家調查是遲早的事,到時候誰也阻攔不了我。

    況且,為了楊蕊,我也要去川西,要去找那個神秘的走陰人家族,因此,這川西之行是早晚的事。既然現在舅舅反對我去,那我再等等也無妨。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