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我他媽有病從武漢跑到這裏來,我怕你尋死,我怕你出事,我他媽來了你還給我一耳光,你現在還吼我?莫北,你還有良心沒?”我徹底的怒了,指着莫北一頓吼道。

    “我讓你來的?別自作多情好麼。”莫北的一句話像刀子,還是寒冬臘月的刀子。徹底的劃開了我的心臟。

    我瞅着莫北:“得,你就繼續找,遲早凍死你。”我吼了一句氣沖沖的轉身就開始走。 因爲,隨着這陌生女人一聲喊叫,酒吧的音樂停止了,燈光打開了,七八名大漢衝了過來。

    這一切發生的速度很快,很有步驟,可以說銜接的滴水不漏,滿滿都是設計痕跡。

    這分明是一個局!

    “弄出去。”

    隨着其中一名大漢一聲令下,林川隨即被架了起來。

    後門的冷巷子停着一輛破舊麪包車,連牌照都沒有的,幾名大漢把林川弄了上車,呼啦啦就上路了。

    十多分鐘之後,來到荒郊的一片小樹林。

    剛下車,林川就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豹哥,李豹。

    五大三粗的壯漢,威猛,霸道,渾身都是好勇鬥狠又脾氣暴躁的勁兒,令人不敢招惹。

    “一個個飯桶,要不要老子等到天亮了你們纔到?”

    洪鐘般的聲音,震得一衆小弟滿臉驚恐,渾身發抖,結結巴巴的開口認錯。

    “對,對,不起,老大。”

    而林川,不爲所動。

    一路上,林川還在想,是誰設計自己。

    原來是李豹。

    那不用想,他背後的老闆一定是石京華,畢竟只有石京華提過他。

    看了眼他的身旁,有個新挖的深坑。

    這是打算活埋自己用的?

    夠狠。

    可惜,太蠢!

    “呵呵呵呵……”林川發出了笑聲。

    所有人無不被這突如其來的笑聲搞糊塗了。

    這小子死到臨頭居然還能笑?

    李豹開口問道:“小子你笑什麼?”

    “李豹,豹哥是吧?你過來,我告訴你。”

    李豹困惑的走了過去。

    下一秒,林川一個行爲,驚呆了所有人。

    他,竟然一揚手,給了李豹一巴掌。

    一瞬間,血紅的手指印,如蜈蚣一般爬在了李豹的臉上。

    同時,牙血都給李豹打了出來。

    這一巴掌,不可謂不狠!

    震驚過後,一衆小弟咆哮着衝過來,要活撕了林川。

    “住手。”反而是捱了打的李豹比較冷靜。

    原因很簡單,作爲老大,他的智商顯然比小弟要高。

    林川剛纔叫出了他的名字,沒有恐懼求饒不止,反而對他動手,太反常了。

    反常必有妖啊。

    要先弄清楚情況,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你還算聰明。”林川冷笑看着李豹。

    看着這個自己上一世就對他很瞭解的所謂惡霸,所謂老大。

    上一世,李豹因爲賭博輸了幾百萬,窮困之下把港海首富的孫子給綁了。

    鬧的滿城風雨,甚至轟動全國。

    警方破案後,把案發經過披露了出來,媒體深挖,把他祖上十八代都查了一個遍,給做成了特輯。

    李豹的人生經歷,犯罪經歷,生平都做過什麼事,犯過什麼罪等等,十分的詳盡。

    先前,林川的老媽從石京華嘴裏聽到豹哥的名字,發着抖勸林川停止接觸黃安琪,而林川淡定如常,就因爲此。

    因爲對李豹的瞭解,林川怎麼虐他都可以。

    “李豹,你收了石京華多少錢幹這事?”

    “你你你,怎麼知道是石京華找的我……?”李豹大驚失色。

    “我知道的太多了,比如兩年前你舉報自己老大孟涵,讓孟涵判刑無期,不但佔了孟涵的汽車維修店,還佔了孟涵的女人,這兩年沒少發噩夢吧?”

    “你,我……”李豹渾身發抖,臉都綠了。

    “還有你讀中專的時候拿磚塊襲擊從宿舍樓下經過的體育老師,當年沒那麼多攝像頭,沒把你找出來,你挺幸運的。”

    “……”李豹張大嘴巴卻說不出話,臉色早已經慘白如紙!

    “我還知道你把錢放牀底下,提醒你一下吧,別用紅色袋子,紅色的東西放牀底下不吉利,容易引來血光之災。”

    “你……到底是人是鬼?”李豹渾身冷汗直冒,怕得站都幾乎站不穩了。

    “我當然是人,不過,說我是鬼也可以,因爲,如果我想要你的命,比探囊取物還容易,你信麼?”


    林川淡淡的說着,笑着。


    然而,那笑容在李豹看來卻是如催命符一般恐怖。


    李豹直接嚇跪了。

    “大哥,我也是受人錢財替人消災,你行行好放我一馬,求你了。”

    爲了表達誠意,李豹還狂抽了自己幾巴掌。

    沒辦法啊,知道自己那麼多祕密的人。

    如果想弄死他,恐怕真的要比探囊取物容易。

    搞不好,此時此刻樹林外面就有很多人在等待着命令衝進來把自己剁碎了,這也是林川之所以很淡定的原因。

    想活命,他只能求饒,還得看對方樂不樂意。

    抽巴掌算什麼,只要能活命,屎他都要吃!

    “算你識相。”說話間,林川的目光落在了那幫小弟的身上。

    “媽的,你們這幫白癡,傻楞着幹什麼?通通跪下來抽自己,直到林先生喊停。”李豹秒懂,慌忙大罵了起來。

    一幫小弟聞言,連一秒鐘不敢耽誤,慌忙按照李豹說的去做。

    老大都跪了,他們也是怕的要死。

    先前沒有跪,只是因爲嚇傻了。

    “你收了石京華多少錢,你還沒回答我。”林川點上一根香菸,愜意的抽着。

    “四,四十萬。”李豹怯怯的迴應。

    “爲了四十萬你就能害一條人命,如果是四百萬,你不得殺人全家?”

    李豹抖成狗,慌忙進行解釋。

    “老大,不是那樣的,我就是因爲近來賭球輸了錢,等錢用,我才接的這活,以前沒幹過。”

    林川在腦海裏面搜索了片刻。

    確實,李豹暫時還沒有害過人命。


    自己收了他,加以控制,他也不敢害人命。

    這也算自己對社會做貢獻了。

    而且,自己收了他,石京華肯定比吃屎還難受。

    他叫來對付自己的人,變成了自己的小弟,臉都丟光了。

    自己再用李豹反打他,給他弄個慘案,不要太過癮了。

    以上的念頭飛快的閃過,林川開口說道:“李豹,從今天起,你替我做事,我保你一年賺兩百萬以上。”

    “兩,兩百萬以上?”李豹兩眼放光,小心臟劇烈狂跳,期待得快要炸了。

    那一幫小弟,也是一個個哇哇叫了起來。

    天啊,兩百萬。

    老大要發財了。

    而林川,卻還在語出驚人:“或許更多,比如,一千萬,具體看你的表現。”

    一千萬?

    不得了了。

    這幫連一百萬都沒見過的人。

    林川說一千萬,幾乎沒把他們一個個嚇昏過去。

    “老大,我保證表現好,你給我指東,我絕對不往西走。”從未有過的激動之下,李豹斬釘截鐵表心跡。

    “口說無憑,先幫我做一件事吧!”

    “老大請吩咐。”

    林川眼中閃過了一絲的笑意。

    “石京華要搞我,禮而不往非君子,我要你幫我送他一個大禮。”

    “沒問題,什麼大禮,老大你說。”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