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慌忙跑回屋,卻沒有注意到斜對面屋裡,蘇文寶那滿意的打量目光。

    只是世事並不如蘇文寶預料那樣,他原想著,大丫頭會找喜兒的麻煩,或是在村裡傳出一些風言風語,再不然就是在老太太面前嘀咕幾句,總之,自然有人去收拾那老三一家,找他們不痛快!

    只是沒想到,平時看著精明的蘇馨兒竟然要去縣城!而他那個表面賢良的大嫂,竟然還同意了!他們真當縣城是那麼好混的!

    縣城的繁華,自然不是他們這小地方能比,可也正是如此,那裡的人心眼子也多,像他這樣玲瓏心的人,也會被人算計上,就大嫂母女還不知會被人怎樣算計!

    總歸這些事情與他無關,他只要安生看戲就好!

    這事蘇老大也是知曉的,對於女兒和兒子,他也是疼愛的。只是他是家中長子,哪裡能離開父母遠行,這是不孝!

    可想想女兒分析的話,他覺得很有道理,老三一家可不就是跟縣城搭上關係,他們才能過得舒坦。自己的兒子女,一點不比他們家差。

    尤其是他家大郎,讀書五年,就是夫子也誇獎,在這窮鄉僻壤的也是埋沒了,倒不如去縣城! 致富從1998開始 找個好書院,過兩年下場,也更有把握!

    越想他眼睛里就越有光亮,可這事卻不能直截了當對蘇家老倆說。他是想帶著一家子去縣城沒錯,可卻並不想帶著這老倆添堵,而且家裡的地收成還是需要有人看著!

    想來想去,竟然急出了一頭冷汗,蔣氏在旁看著,心裡對這個男人不屑一顧,卻是體貼的為他端來一杯熱茶,柔語輕言:「看你急的,沒得一會兒再著涼!喝杯茶,等會兒再想,咱家你就是頂樑柱,有啥還得指望你呢!」

    蘇老大接過茶杯心裡舒坦,就聽蔣氏繼續說道:「咱爹對那田地有多在乎,明眼人都看在眼中,大郎和大丫頭都是他們的親孫,為了他們的前程,老倆也不能不讓咱們走呢!」

    說完,觀察著蘇老大的神色,見依舊如常,才繼續說道:「我就想著,我有遠房的表親在縣城,咱們就算不住在鎮上,可也能多走門親戚,讓人幫著馨兒留意,找個好人家。

    至於大郎,學業本就不錯,找個書院應當不難,只是這費用…」說到這兒,蔣氏終於面露難色!

    蘇老大此時回過神,詫異的看向蔣氏,「你在縣城有親戚,我咋不知道?」

    蔣氏眼中飛快閃過一絲情緒,只是蘇老大此時心不在焉,並沒有發現,「那是遠方的表情,平日里很少走動,要不是為了兒子女兒,我哪裡敢上人家的高門檻!」說完,眼裡還埋怨的瞪了蘇老大一眼,讓蘇老大悻悻的別過眼去,也因此沒看到蔣氏眼中那複雜的神色。

    「既然有親戚,碰巧快到了8月節。這兩天你帶著大郎和馨兒跑一趟縣城,先把親戚關係走起來,以後也好求到人家跟前!」

    蔣氏自然應下,盤算著拿啥東西去縣城才不丟面子!雖說是求人,可她心裡也有股怒火憋屈,當初要不是出了岔子,她哪裡會嫁給這個窩囊廢!

    蘇家老宅的8月節,走的親戚並不多,過去老太太也不過是一家包上兩塊月餅,放上5個雞蛋,也就全了禮數。

    可如今她對族裡人有怨氣,哪裡還捨得送月餅。可蔣氏是個人精,這蘇家將來可是他們一房的,這人要是被老太太得罪光了,將來與他們實在不利。

    於是就和蘇馨兒在老太太跟前好話說盡,才得了30文錢。

    「娘啊,這錢還不夠咱們的來迴路費呢!」蘇馨兒有些埋怨,現在老太太看錢匣子更嚴了,雖說他們有些私房,可那都是留著有大用的。畢竟年紀小,也就更加浮躁!

    蔣氏倒是不見發愁,看著女兒這樣,用手指點了點她的腦袋:「我是怎麼教你的?就這點兒事兒,也值得你愁眉苦臉的!放心好啦,錢,娘早就準備好了!這些錢,也不過是為了讓咱們手裡的錢過了明路!我的傻丫頭!」

    一聽蔣氏手裡還有錢,蘇馨兒立馬笑容燦爛,搖晃著蔣氏的胳膊:「你可真好,啥都能想到前頭!」

    蔣氏用手輕輕的撫過自己的髮髻,整理了下妝容,滿臉得意:「要是娘沒打成算,在這家裡,還不被人欺負死!」

    母女二人有說有笑,蘇大郎回到屋裡見娘親和妹妹如此開心,不免好奇。四郎跟在他身後,不明所以的,碰了碰發獃的哥哥,示意他趕快往裡走,他還打算讓娘看看他新抓的秋蟬,這東西如今是越來越少了,這一隻可是他費勁功夫才抓來的!

    「呀!」看到了那秋蟬,蘇馨兒嚇得花容失色,「趕緊把那東西拿開,噁心死了!」

    四郎鄙視的瞪著自家大姐,用手背蹭了蹭鼻子:「你那麼大個人,還怕那麼小個蟲!真是羞羞臉!」

    說完,手就在自己臉上劃了兩下,氣的蘇馨兒拿起掃廚就要打他,可四郎跑的快,一溜煙就不見了人影,氣的蘇馨兒在後面直跺腳! 風過耳廓,如鬼低泣。

    夏昭衣小臉蛋蒼白,眼角浮著些許青灰,若非聚魂收神回來的眼眸依然雪亮,沈冽甚至擔心她下一瞬就要昏倒在地。

    夏昭衣緩了緩,搖頭說道:「沒什麼,不是要緊的事,我們去找沈諳吧。」

    「要緊,」沈冽肅容說道,「你可知你的臉色有多差。」

    「很差嗎?」夏昭衣喃喃重複,頓了頓,轉過身去,邊走邊說道,「走吧,先找沈諳。」

    此行雖不為沈諳,卻也因沈諳,只有把沈諳的事情了了,她才有多餘心思回石室去好好看看。

    一切恍惚皆因那石室,她的精神能量被那石室消耗的著實嚴重。

    「阿梨!」沈冽喚住她。

    夏昭衣回首。

    沈冽看著她,想了想,幾步上前,在女童跟前躬身蹲下:「我背你吧,在我背上,不說走神,便是睡覺也可,我會保護好你。」

    夏昭衣微愣,望著少年寬闊端挺的脊背,一時不知說什麼。

    半響,夏昭衣說道:「不必了,你起來吧。」

    她上前伸手,扶住沈冽的胳膊。

    「若讓你背我,我會很窩囊,」夏昭衣說道,「我是想來幫你的,結果卻給你添麻煩,我豈不是個笑話嗎?」

    沈冽墨眉一擰:「誰會笑話你。」

    「不用擔心,我真的沒事,並非我身體不適硬要逞強,待沈諳那些事了卻,我再同你說我心中之慮,我們先去找他吧。」夏昭衣說道。

    她的聲音很輕,很溫和,又帶著病體的微啞,沈冽看著她蒼白的臉,心下擔憂更甚。

    而她卻像是寬慰小弟一樣,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從他身邊經過了。

    一路往前,燈火通明,遠處雖有衝天大水,但潮霧並未散來,廊道里乾燥,散著一股霉味,與此地特殊構建有關。

    這一帶已被他們尋過,能找到的機關基本已找出,所以回去的路暢行無懼。

    沈諳留下的記號很明顯,只是他們沿著記號尋到一個路口時,記號變亂,左右兩邊都有出現。

    「沈諳的記號,別人在短時間內很難模仿的出,」沈冽說道,「我確認兩處記號都是他們所留,不過他絕對不會留下這樣兩處皆有的記號。」

    「若是兩條路皆通呢?」

    「那他也只留一條。」

    夏昭衣點頭,望了望四周,從袖中抽出地圖。

    「也許我們所發現的那個機關室牽連的機關便是在這。」夏昭衣看著地圖說道。

    「廊道會動?」沈冽問道。

    「嗯。」夏昭衣點頭。

    他們先才尋路時又有數聲巨響,加上下來的那一處,前後巨響共有三個方向。

    那滿是老鼠的陳骨空地為第一處巨響,大約響了五次,是三處巨響中最為劇烈的一次。

    第二處是大水車方向,前後記不清到底響了幾次,響聲較沉悶,似悶在鍋里的鞭炮聲。

    第三處同樣沉悶,但面積更廣,一共三次不到,響聲突起時,他們正在尋路,隨著巨響而去,由此在一間地下石室里發現了一個大型機關。

    機關牽連甚廣,憑手中火把難以一眼望盡,大大小小的齒輪滿是銹跡,緩緩轉動著,聲音冗沉。

    「當真大手筆,」夏昭衣看著地圖,說道,「這千秋殿,我怎麼覺得煉丹反倒是其次呢。」

    「像是屠宰場,」沈冽說道,「人命在此太過輕賤,譬如螻蟻。」

    「想吐……」

    「身體不適嗎?」沈冽忙問。

    夏昭衣一頓,扭頭看他,彎唇一笑,明眸如星。

    「沒,」夏昭衣說道,「我瞎嘀咕的,只是不喜這裡。」

    沈冽看著她,清俊眉眼嚴肅又透著無奈,著實不知該說什麼。

    夏昭衣收起地圖,看向右手邊方向,說道:「應是這條路,走吧。」

    「好。」沈冽說道。

    將折好的地圖塞回兩件衣袖的夾層里,夏昭衣眉眼微攏,一直強令壓下去的那股無名之感又襲上心頭。

    她抬頭看向前方,火光仍明亮。

    地圖之外那些她還未去到的黑暗,像是有無數影影綽綽的孤魂在遊盪。

    她不信鬼神,真的不信,可她連自己為何還會活著都無法去解釋。

    為何是她能重生,又為何在這個叫阿梨的女孩的身子里?

    夏昭衣忽然憶起那日,林又青將「夏大小姐」的骨灰交付到她手中,一瞬間的徹骨冰寒,瞬息將她置於天地人間,四方宙宇之外,洪荒來的大水侵吞著她,她根本難以去抵抗,螳臂當車。

    如今,她太低估這個地方了,來時沒有料到會這般弔詭古怪,甚至冥冥中似乎同她有著淵源牽扯。

    不過,越是這樣,她便越覺得自己來對了。

    暗暗沉了口氣,夏昭衣將心底那些情緒再度強壓而下,不准它們再干擾她。

    這條路往前,又出現數個路口,這些地方皆能找到沈諳他們所留下的記號,證明沒有走錯。

    約一刻鐘后,他們尋到懸挂著木籠的大空地,七橫八縱的鎖鏈懸於空中,十幾個木籠垂著,木籠里有白骨。

    再往前是浩大空曠的石階,台墀橫向所漫極長,有一方高聳的大平台在石階下的視線盡頭,平台上有三座大丹爐。

    此處說大殿不像大殿,說空地也不是,空間十分遼闊,所有燈座都亮起,光線依舊弱暗。

    夏昭衣和沈冽下到大石台前,地上有不少蛇屍,遠處一條大蛇的屍體嘴中,還有半具留在外面的人身。

    看屍體衣著,是沈諳的人。

    丹爐附近散著許多丹藥和殘渣,夏昭衣才用巾帕將它們拾起,便聽得沈冽的聲音,在石台後邊發現了一條路。

    「好香啊……」夏昭衣站在台階口,小鼻子嗅了嗅,說道,「但是我說不上是什麼氣味。」

    很熟悉,可再聞又很陌生,變成了另一種氣味。

    她的鼻子,似乎因為生病而有些失靈了。

    並且有個名字在她喉間,怎麼都說不出來。

    「月下芍。」沈冽說道。

    「……對,」夏昭衣點頭,「是月下芍。」

    她最近一次聞到這花香,還是半年前在那龍虎堂,在那山賊兒子的庭院里。

    「這是喬家的,」夏昭衣皺眉,「喬家獨有的月下芍,怎會在這?」 雖然說入了秋,可是晌午的太陽還是帶著無限的熱情讓人們紛紛躲在家裡。蘇四郎手裡拿著秋蟬,在村子里溜達一圈,也沒找到小夥伴一起玩耍,想想自家姐姐那副老虎婆的模樣,厭煩的撇撇嘴,還是三叔家的兩個姐姐好!

    琪兒姐姐總是笑盈盈的,就算他做錯事,也從不打他罵他!喜兒姐姐對他就更好了,那有好吃的,哪怕只是塊烤地瓜,也會偷偷給他留上一塊。東西雖說少,可那份心意,卻是他們屋裡沒有的!

    爹爹每日學著爺爺板著臉,娘親總是暗地裡算計這算計那,大哥每日裝模作樣去私塾念書,可他偷偷看到過大哥在屋裡偷懶,還有他大姐,自己繡花掙了錢買了點心,卻從來不捨得讓他嘗一口。

    越是想小傢伙心裡就越不自在!

    既然你們不在意我,我還不要你們呢!想到這,滴溜溜的眼珠子一轉。朝著山腳下就跑了過去!

    這時喜兒一家也吃過晌午飯,蘇浩昌畢竟上了年紀,在屋裡打盹。蘇老三和三郎在西屋陪著何望說話,而喜兒幾個女眷,則是去了蘇文香的院子。

    剛剛打算歇下,就聽到大黑和小白在院子里,汪汪直叫!

    木氏看孩子們都困的眼皮打顫,就穿上鞋出了屋子,看到了四郎,也是表情驚訝。

    「四郎,你咋這會兒來了?這大日頭的沒得曬壞了,快進來!」木氏喊著他進屋,四郎探著腦袋,瞅了瞅這邊院子,才笑嘻嘻的跑了過來。。

    「原來三嬸是在姑姑家,我也沒啥事兒,就是跑出來找我喜兒姐玩兒的!」

    四郎是家裡這一輩,孩子里長的模樣最好的,虎頭虎腦的,眼珠子黑溜溜亂轉,一看就是個機靈的,木氏對他也極喜愛,要是自己的小兒子,也能這樣活潑性子,她就知足了!

    「你喜兒姐她們全都睡下了,要不你也歇會兒,等他們醒了,一塊兒玩兒!」

    四郎小時候,沒少在三房屋裡睡覺,那時候蘇大郎和蘇馨兒兩人年紀大了,一個嫌棄蘇四郎愛鬧,影響他讀書,一個嫌棄蘇四郎,髒兮兮的,跟個皮猴似的,弄髒她的綉帕。

    總之,蔣氏無法,只好把四兒子託付給了木氏。畢竟,三房的扣兒和四郎年歲相當,木氏一個也是帶,兩個也是帶,蔣氏也落得輕鬆。

    重生之時來運轉 說起來四郎還真是喜兒看大的,也怨不得他和三房人關係好!自己的親爹娘親哥哥姐姐,總是嫌棄他這,嫌棄他那!

    可是在三房裡,三嬸從來不罵他,也不打他,看向他的目光總是那樣慈愛,幾個姐姐對他更是好的沒話說,就是三郎哥哥找到些鳥蛋,也會偷偷的讓他吃,他雖然人小,可心裡都清楚。他們那對他是真心實意的!

    蘇四郎不好意思的揉揉頭,露出他那大白牙。嘟囔道:「三嬸兒可別這樣說了,我都長大了!」

    「撲哧」一聲,從蘇四郎身後響起,回頭去看,原來是三郎在那邊聽到動靜趕了過來。

    「三哥!」四郎老老實實的給三郎見禮,對於這個三哥,他是真心敬重的?

    他記得,三哥為了能多學幾個字,每日早早起床上山下河,把家裡的活幹完,跑到隔壁村子私塾外聽課,那勁頭可比他大哥要強多了!

    尤其是寒冬酷暑他依舊雷打不動,讓四郎佩服之餘,又心疼這個哥哥,曾經想著,大哥既然不愛上學,為啥不能讓三哥去!

    可這話他知道不能問出口,只能把娘給的雞蛋偷偷讓三哥吃,可他從來不吃,只讓他吃,說他長大了不需要吃雞蛋!四郎小,吃了雞蛋才能長高。

    他那時小就信了!可有次看到三嬸兒在家裡炒雞蛋,三哥是吃了的,他才驚覺,三哥不是不吃雞蛋!想到在家裡,哥哥姐姐看到他吃雞蛋那羨慕的目光,大姐甚至還又哄他,說雞蛋不好吃,把雞蛋讓給她。這種種的對比,讓四郎更加親近三房的人。

    「走,跟我上屋裡去,別打擾他們幾個歇覺!」說著,三郎就拉著四郎的小手,朝隔壁院子走去,木氏在後面無奈的搖搖頭,目送他們離去,關好了院門,這才回屋。

    「啪嗒!」喜兒煩惱的忽閃著手臂,把那煩人的蚊子趕跑!這秋天了竟然還有蚊子,真是讓人心煩,回頭一定要找陳老大夫,再要些驅蚊草藥來!

    「撲哧!喜兒姐,你真是個大懶貓!再睡,你晚上可就睡不著了!」

    喜兒疲憊的睜開眼,看到在自己跟前兒趴著,那一雙黑葡萄般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自己的小男孩,不由沒好氣的輕拍了一下他的腦袋,「你這小傢伙,真是擾人清夢,我剛剛夢見自己掙了大錢,打算買好吃的呢,這下全都沒了!」

    喜兒難得的童言童語,惹得木氏和蘇文香兩人捧腹大笑,就是琪兒也是抿嘴偷笑,就怕把妹妹惹惱了,一會兒還得哄她!

    笑聲讓喜兒徹底清醒過來,沒好氣的抓亂四郎的頭髮。看娘親和姑姑笑得如此開懷,就大度的決定,不再跟他們計較了!

    「喜兒姐你看,這可是我給你帶的寶!」說著,他小心翼翼的拿出藏好的那個秋蟬。

    喜兒看到這黑乎乎的東西,先是心裡一驚,隨後,就是心裡一喜。她怎麼把這麼好的東西給忘記了,有蟬就會有蟬蛻,那東西可是個能賣錢的!

    不過隨即想到如今的季節,不免有些泄氣!看她一驚一乍的,可把蘇四郎嚇了一跳,以為是自己剛剛搗亂,讓喜兒姐驚了魂。

    「你這丫頭,快別嚇四郎了,看把孩子嚇得!」說著,木氏就把四郎在懷裡,安慰他道:「你喜兒姐,剛一起床就是這樣!傻乎乎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