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0 日 Comments (0)

    想道這裡,他的心也就穩穩的放到了肚子里。

    「宗主恕罪!」

    抱走男神輕輕愛 崔長老磕頭道。

    「哼,你崔長老壞我劍宗規矩,要本宗主如何恕罪。」

    劍宗宗主目光一凝直接一掌拍出。

    「宗主,我無心破壞規矩。」

    「只是那小子著實可惡,明明贏得了比賽,還不依不撓的準備殺我的徒兒。」

    「所以我才不得已出手阻攔,宗主您要明鑒啊!」

    崔長老倒打一耙,胡謅起來頭頭是道。

    要不是剛才他們兩個在遠處峰頂看得一清二楚,說不定還真的就被他蒙了。

    「崔永元,放你娘的屁。」

    「你當本長老跟宗主兩人是瞎子嗎?」

    紫劍德聽完他的話,暴脾氣頓時就頂上頭。

    怒不可竭的指著他一頓大罵。

    而那劍宗宗主也是一臉淡漠的瞥了崔長老一眼。

    這一會,任誰都看得出,他非常的生氣。 「崔長老,看在你對宗門的貢獻上。」

    「今日之事,褫奪你長老尊號,稍作懲戒,降為執事。」

    「如若還敢再有下次,本宗主必定親自斬了你。」

    「你服不服?」

    宗主大人依舊是那樣,風輕雲淡的說著。

    但是,此時從崔長老額頭上流的冷汗看就知道。

    那宗主大人給他的壓力,必定不會像說話那樣的風輕雲淡了。

    「多謝宗主,崔某心服口服。」

    崔長老惶恐的叩拜的遞上。

    不過,他臉上暗地裡卻冷笑連連,露出了一副早料到的表情。

    宗主大人對著下方主持大會的外門大長老說道:「你們繼續。」

    旋即,側過臉,看了紫劍德一眼:「帶著這小子,跟我來一趟。」

    等到莫宇辰跟他們兩人走後,那崔長老將拳頭捏得咯咯作響:「哼,莫宇辰,要不是你,老夫也不會被宗主訓斥。」

    「敢得罪老夫,你以後只要還在宗門內,老夫必定讓你永無寧日。」

    轉而,他也沒臉待在這論劍道場上,立即轉身離去。

    而道場上的排名大比,並沒有什麼影響,依舊在如火如荼之中進行。

    ……

    很快,莫宇辰在執法長老的夾帶下,來到了原先他們所站立的峰頂。

    「莫宇辰。」剛一落腳,那宗主便開口呼道。

    「宗主!」莫宇辰聞聲,身軀微微向前傾應道。

    「你可知道,本宗主為何只是對崔長老小懲大誡嗎?」

    劍宗宗主回過頭,笑盈盈的看著他。

    然而,宗主此時臉上的表情,卻讓一旁的紫劍德心中大為吃驚。

    要知道,在他記憶中的紫霄劍宗宗主,可是不苟言笑的人。

    但是,現在竟然對自己的弟子笑了……

    「宗主小懲大誡那崔長老,自然就有宗主的道理。」

    「至於什麼理由,不是我這樣的小人物可以猜測的。」

    莫宇辰不卑不亢的應道。

    也不確切的回答那宗主所問的問題。

    而是打了個太極,將問題甩還給他。

    「哈哈,你這小傢伙,人不大,心思倒是靈巧。」

    「實話告訴你吧,按照本宗主以往的脾氣,那崔長老如今已經是一條死屍了。」

    「而現在不殺他,本宗主就是要留著他,給你當磨刀石,你可懂?」

    劍宗宗主語重心長的說道。

    莫宇辰抬起頭,一雙深邃的眼睛透露著不解,望向了紫劍德。

    少年自己非常確定,之前與這劍宗宗主素未謀面,可是聽他話中的意思,他竟然還對自己寄予著厚望。

    在莫宇辰看來,以紫霄劍宗宗主的眼睛,必定不會將自己這小小的真武境外面弟子放在眼裡。

    他如今這般對待自己,其中必定是有些什麼貓膩。

    「傻小子,宗主豈能會害你,還不趕快謝謝宗主。」

    紫劍德笑著打趣道。

    「好了,想知道我為何這般對你寄予厚望的話。」

    「你就得加緊修鍊,只有修為夠了,你才有資格知道。」

    「如若不然,你我的緣分也就到此為止而已。」

    「去吧!」

    紫霄劍宗宗主衣袖對莫宇辰一拂,淡淡的說道。

    下一刻,莫宇辰感覺到那宗主衣袖中彷彿藏著什麼似的。

    經過他這麼一拂,莫宇辰感覺如沐春風,身上的那些疼痛不適,竟然在這一刻,全部消失得無影無蹤……

    ……

    論劍道場中,擂台上比武依然在你爭我斗中進行著。

    因為梁文博的落敗,促使了莫宇辰這一組,給在場所有人的懸念,被無下限的刷低。

    基本上,只要眼睛不瞎的人,都能看得出來,他們這一組決戰十強的人,必定就是莫宇辰無疑。

    而莫宇辰離開了紫劍德與宗主兩人後,也有大量的時間,可以再論劍道場的擂台下,安靜的休息。

    因為,同隊的人,基本上遇到他的都是直接投降認輸。

    畢竟剛才莫宇辰跟梁文博對決的時候,他們都可是歷歷在目。

    要不是最後崔長老的干涉,現在估計梁文博能不能活著都是另外一回事。

    很快,無聊的他,乾脆走到別的擂台觀戰。

    好巧不巧的是,當他走到六號擂台的時候,剛好聽到台上的執法弟子喊出昊元武以及廣建英的名字。

    莫宇辰在這時候,頓時來了興趣,本打算駐足觀戰一下的。

    可是,沒想到,那昊元武竟然那麼的沒骨氣。

    剛一上台,就立即喊出認輸,隨後迅速的逃下擂台。

    這讓莫宇辰非常無奈的捂住了自己的額頭。

    「莫兄,你沒事吧。」

    昊元武剛走下擂台,看到了莫宇辰,興奮的跑了過來。

    「我沒事。」

    「倒是你,怎麼還沒動手就立即認輸了。」

    莫宇辰往廣建英的方向看過去,有點鄙夷的問道。

    「我接不住他的炙炎掌,與其活活受辱,還不如乾脆投降。」

    昊元武非常光棍的聳了聳肩,無所謂的說道。

    好像是他剛才認輸了,非常光榮的樣子。

    少年被他逗得一笑,自嘲的摸一摸鼻子,不再與他爭辯什麼。

    「莫宇辰,別以為你暗算了梁文博,僥倖贏了他,就覺得自己很了不起。」

    「你最好自己祈禱,別被我遇上,不然的話,我不介意然你嘗嘗死亡的滋味。」

    廣建英在不遠處見到了莫宇辰,立即就走了過來,一臉的陰沉自傲的說道。

    然而,不等莫宇辰開口,一邊的昊元武搶先說道:「廣建英,大話別說得太滿,別到時候自己打了自己的嘴巴。」

    「只會投降認輸的廢物,什麼時候輪得到你說話。」廣建英怒目圓瞪,手中立即放到自己腰間的配劍上,威脅道。

    昊元武臉色一變,往莫宇辰身邊靠了一步,預防眼前之人忽然出手。

    「廣建英,莫宇辰是我的朋友,你想動他的話,最好自己掂量掂量後果。」

    不遠處,燕催命見到剛才一幕,一邊走,一邊出聲警告著他。

    廣建英聞聲,轉過身去,怒視著燕催命。

    可是,他彷彿非常忌憚那燕催命一般,竟然被他警告后,也不敢出聲,只是用威脅的眼神看了莫宇辰一眼,便移步離開。

    「擂台上見吧!」 快穿之女配的反擊 他剛跨出第一步,莫宇辰驟然淡漠的回了他一句。

    廣建英回過頭,黑著臉連連點著頭…… 廣建英離開后。

    那燕催命對莫宇辰說道:「你要小心那個人。」

    「他的實力並非表面那麼簡單。」

    莫宇辰看著擂台上,再次與別人戰在一起的廣建英,沉吟一下,淡淡的說道:「我知道,他的實力已經邁進了半步凝丹。」

    「而且,他一身靈氣有五成已經轉化為真氣。」

    「想要邁進凝丹境,只剩下時間而已。」

    「你說什麼!」燕催命與昊元武兩人同時驚呼道。

    燕催命聽莫宇辰這麼一說,眼神中一片凝重。

    他沒想到,自己已經夠高看那廣建英了,但最終還是沒能看得透徹。

    還好有莫宇辰提醒,要不然等自己對上他時,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過了不久后,擂台上的廣建英再次以輾軋的姿態,贏得了對決,取得了前十大比的資格。

    到此至今,這一次紫霄劍宗排名大比的前十強,終於在萬眾矚目的情況下,火熱出爐。

    其中就有:燕催命、廣建英、莫宇辰、伍慕秋……等十人。

    廣建英以一個勝利者的姿態走下擂台,路過他們幾人的面前時,緊緊的捏了一下拳頭,樣子非常的狂妄。

    這一刻,莫宇辰已經有點受不了他那張狂傲的臉了。

    直接給他一個怒不可竭的中指。

    燕催命與昊元武兩人見狀,同時出指支援。

    「傻缺!」三人異口同聲的罵道。

    旋即三人互相之間對視一眼,爆發出一陣爽朗的大笑聲。

    「哼,你們都給我等著,我會讓你們知道,得罪我的人,要付出多麼慘痛的代價。」

    廣建英回過頭看了他們一眼,背負著雙手,一臉傲氣的冷哼一聲。

    此時,就連周圍觀戰之人聽了他的話,紛紛都鄙夷的看著他。

    很快,排名大比,最終十強的決賽在這一刻,終於到來了。

    在紫霄劍宗這個龐大機器的運轉下,最中央的四個擂台快速的被拆解,組成一個超大型的擂台。

    這一次,不再跟前面一樣,使用淘汰制,而是改用了車輪戰。

    在場的十強弟子,無論是誰,都要與其餘的九人輪番戰上一遍,才能決出最終的名次。

    稍過片刻之後,掌管外門的大長老登上了擂台,對他們十人說道:「全都上來抽籤。」

    話音剛落,莫宇辰以及燕催命等人,紛紛登上擂台,各自在大長老手上抽出一根簽。

    旋即,他們各自轉身面前周圍眾人,對他么揚了揚手中的號數。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