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恰恰相反,貶低別人就是在貶低自己。”

    “走自己的路,讓別人去說。”夏園安慰着,“你的垂頭喪氣正可能是他們的洋洋得意。”

    夏園的話語正如一劑良藥,加上啤酒催化劑的作用,總而言之,聞人沉重的思緒飄散了,有的只是氣憤和不服輸。

    “不能再打學生!”晚上,電腦旁的素雅又在警告他了。

    “學好是他,學壞也是他,你看看這條新聞。”

    聞人湊過去,素雅已經將鼠標的箭頭指向二號的紅色楷體,上面赫然的寫着:只因頂撞教師,園丁怒打學生;小三號的副標題是:破折號,又一禽獸教師的出現。

    “9月2日,方石鎮中的學生郝某、李某、王某在廁所內解手,只因好奇,夜間趁人入睡的時候,利用幾天的時間,就在男女廁所的界牆上鑽了個小洞,並用紙封上。


    一連幾天,他們便在小洞前窺望,爲此郝某還買了一個望遠鏡。

    由於控制不住難以言表的激動,一封紙條引出了麻煩。9月8日,他們在廁所內觀望,對面的蹲、坐、站、走看得一清二楚,他們禁不住用棍子送過去一個紙條。

    一個女生驚叫地跑了出來,便看見男廁兩個匆匆的身影飛逝而去,只留下清晰的郝某猙獰的笑容。

    ‘我看見你的屁股!’女生將紙條送給校長,校長大怒,訓斥了三人的班主任——吳潔老師,吳潔老師把他仨叫到辦公室,李某、王某驚慌的當即承認了錯誤。

    只因郝某在偷窺的次數上頂撞了老師,他便狠狠的打了郝某一記耳光,經醫院檢查,爲間或失聰性耳穿孔。

    事後,郝某的母親找到了校長,校長表示一定給一個滿意的答覆。

    經教育局研究,給予吳潔停職處分,賠款三萬元。打人的事件在文明的校園內出現實不應該!”

    素雅熟練的將鼠標拉來轉去,綠色小字的正文映入了聞人笑語的腦海。

    他的情緒隨着新聞的內容而緊張着,他猛的聯想到給楊、夏二人的那幾記拳腳,有點悔意,有點蒼涼。

    “那應該報警!”

    “這樣辦行嗎?”

    “偷窺就是犯罪!”

    “人家是未成年人!”

    “越來越不好教了!”

    素雅轉移了話題:“今天,在學區開了表彰會。”

    “你不是第一嗎,發了些什麼?”

    “證書!”

    “也不發人民幣,拼命教值嗎?”

    “倒數第一不好看,面子上過不去。”

    “今年,我肯定得倒數。水佳木什麼也不會,語文、數學總分才36分。”素雅最後總結了一句。


    “我們也快開教學表彰會了。”

    郝茜幹事已經計算出了教師的成績,並張貼在教師的會議室中,雲橋中學的表彰會已經在醞釀之中了。

    第二天早上,郝茜老師到了辦公室,美麗的身影吸引了許多翩翩的男蝴蝶,駐足在門外偷窺。

    “聞人老師,表彰會上你發言吧?”

    “我已經力不從心。”聞人笑着對她說,並用手偷指着身旁的有成和從容。

    “從老師,你發言吧?”

    “小聞人去吧,他教學極有經驗。”從容又在他的複姓前面加小了,彷彿他比她小上十幾歲,她的話總覺得刺耳。

    “小聞人,喬樑的事情解決了嗎?他父親真不該在辦公室裏潑尿,哎呀,欺人太甚!”

    從容又在聞人的傷口上撒鹽了,他漲得通紅,想說的話又噎了進去。

    “不怪聞人,雙小東不是在你的眼跟下撒尿嗎?”

    老實的佳成終於插上一句,逗的大夥哈哈的笑起來,從容慌得險些絆下高根,撫了撫腰,出去了。

    一會的功夫,從容去了喻言美的辦公室。

    “校長,誰發言也可以,郝茜非讓我去,我不去。”從容給喻校長撒卿說。

    “去吧!”

    “我不去,什麼好事!”從容的話九曲十八轉,只想把喻言美套進去。

    “去吧,一次鍛鍊的機會。”喻言美走近,挽了挽從容的胖腰說。

    “哎,關着校長的面子我就去。這閨女真能幹!”從容嬌滴滴地說。

    教師節下午的第三節課,表彰會開始了,禮堂裏坐滿了學生,有的小聲的談論着,有的躬着身子說笑着。

    喻副校長搶過話筒,大喊了幾聲,秩序就安靜了許多。班主任坐在各班的後排,其餘的老師分成兩陣,紛紛坐好。

    “雲橋中學表彰大會現在開始。大會共六項:第一項喻校長總結上學期教學工作,並公佈優秀師生名單,第二項師生代表發言,第三項那校長公佈本學期教學計劃,第四項戎校長大會總結,第五項散會。”

    聞人在下面暗笑郝茜的愚,如果把散會歸成一項的話,那麼下課、搬凳子、排隊也該歸入到開會的內容。

    喻校長髮言了,他從上屆學生刻苦學習的角度出發,談到人生理想、學習動機和學習方法,談到升重點的人數,再談到月城一中對他們的評價。

    然後展望未來,鼓勵那些學習不好的學生,希望他們揚起自信的風帆,從零做起,奮起直追,不要做樹陰下喇叭吹唱的鳴蟬,而應做熾熱大的上聰明勤苦的螞蟻。

    他講話有詳有略,總是照顧全面,所有的學生都能從他的講話中得到啓發。 他公佈教學成績了。場下不時傳來陣陣松濤般的掌聲,學生班集體榮譽感非常顯明,當公佈本班的總分前三名的時候,或者公佈本班獲獎師生名單的時候,都報以熱烈的掌聲。

    接下來是師生代表發言,先是夏園發言,接着從容上臺了。

    大會演說的滋味畢竟和講課不同,幾千人的場面就令她虛得發慌。

    黑色的波濤此起彼伏,折射出深邃的波斯貓般的光芒,她激動得難以控制抖動的大腿,正了正話筒,顫微微的發表演說了:

    “尊敬的領導,親愛的同學們,你們好!能代表老師,在這裏發言,我感到萬分的榮幸。上學期,我所擔任的初三六班取得了年級第一的好成績,我班的數學成績也取得了年級第一的好成績。下面我來談談教學中的幾點體會:

    第一是愛心,愛心是教學成功的基石。體現在管理上,我認爲班主任最像父母,我常常覺得,我有60個孩子,32個男孩,28個女孩。在古代,偉大的女性最多也只不過十幾個孩子,而我卻擁有如此多的孩子,所以我很榮幸。

    我這個母親,不必爲他們的經濟開銷而擔憂;我所關心的只不過是他們的學習情況、心理狀況等;我所做的只不過是傳授給他們新的知識,幫助他們學會新的知識;糾正他們的缺點和錯誤,與他們交談,擺正他們的心理航向等。僅此而已,我這樣做了,也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我總覺得表揚比批評強,表揚能使他們認識到自己的優點,揚起他們生命的風帆,而批評只能挫傷他們自信的銳氣,折掉他們騰飛的翅膀;鼓勵比挖苦好,鼓勵能使他們充滿生活的熱情,積極昂揚的面對生活,而挖苦只能使他們失去僅有的自尊,自甘沉淪、自暴自棄。

    他們有了錯誤,我先讓他們自己反省,以免激動的情緒傷害他們無知的心。過一段時間,我火山般的怒火逐漸平息,然後再用平靜的思緒平等的與他們交談,使他們思過並改正,這樣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第二也是愛心,體現在教學上,應是愛心教育,我們要無微不至的關心他們的個性成長,他們的學習只是他們個性成長的一部分。

    學生是人,而不是學習機器,或者我們加工的零件,我們不應在學習上過多的指責他們。我認爲,教和學不是對立的,而是和諧統一的,教爲學服務,教是爲了不教,是爲了他們更好的學。

    我經常告訴學生,學無定法,只要能促你成功,就是最好的方法,不要把聽課當成一種差事,更不要把作業當成一項任務,而是把它們當作促進自己成功的一種手段。

    我們就好比開了一個商店,學生們就好比買商品的顧客,顧客不買你的商品,我們能橫加怒斥他們嗎?首先應從我們的服務態度和服務技巧中考慮。

    總而言之,在教學中,教師和學生是服務與被服務的關係,教師應圍繞學生轉,而不是學生圍着教師轉。當然,教師服務的性質決定了其的特殊性,商品的服務價值只是一段時間,而教師所傳授的知識、教給學生如何做人,他們會銘刻終身。所以學生應尊重教師,家長應感激教師。


    第三還是愛心,我們在關心他們學習的同時,應關心他們的生活。某重點中學有一個教學公式:H=TS,其中H=教學成績,T=教師教學水準,S=學生學習的興趣。

    這個公式非常符合素質教育的特點,它強調了學生的學習興趣和教師的水準同等重要。而傳統的課堂教學以教師爲本位,特別重視教師的作用,卻忽視了學生的發展。

    這種教育觀認爲:教爲基礎,先教後學,教大於學,教師的教學水準直接決定着學生成績的高低。但往往事與願違,有時好老師教不出好成績,高級教師的教學成績不如剛畢葛業的大學生強。

    原因就是他們忽視了和學生的心靈溝通,沒有調動起學生的學習積極性,T再高,S爲零,H的結果也爲零。

    ‘兒童的心靈不是需要填滿的罐子,而是一個需要點燃的火種’。我認爲點燃的火把就是情感,情感是決定學生上進的第一要素。

    那麼,如何與學生培養情感呢?這主要體現在生活中。我經常的到學生宿舍中去,問他們晚上睡覺如何,食堂的飲食如何,與同學的關係如何,我經常的叮囑他們,隨着天氣的冷暖而增添衣服,回家的路上注意安全。

    通過這些,我和他們的關係拉近了,學生對我的牴觸情緒沒有了,有的只是師生的團結和互助,從而達到了教學的目的。

    當然,六班學生的進步離不開同行的幫助,更離不開校領導的關懷,今後我將在教學中更加努力,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爭取取得更好的成績!”

    從容精彩的演講勝過那高根擦的的清響,場下激烈的掌聲涌潮般的澎湃。初二四班隊伍後排的幾個調皮鬼也激動地鼓着倒掌。

    喻校長會心地笑着,望着這年輕美麗、面部發紅、涔出微汗的從容。她鞠個躬,咔咔嚓嚓的下去了,場下又一片掌聲。

    是的,從容講的多好!愛心、愛心、還是愛心,把學生當作自己的孩子或者朋友,傾注你全部的愛,微笑的善待他們,即使他們犯了天大的錯誤,你愛憐的打他們一下,他們也不至於將自己的恩師推向法庭。

    聞人笑語望着這麼一個大方美麗而又經驗豐富的老師,不知道今後能不能與她和諧相處。

    他望着此起彼伏的黑的波濤,心情如此時此刻,久久不能平靜。

    而往往,我們並不缺乏愛心,而是缺乏耐心,缺乏容許他們犯錯誤的耐心。

    我們小的時候,哪一個不像他們那樣犯錯誤呢,老師也是那樣苛刻我們嗎!學習,學習,不是重在學生學習的過程,而是一味地追求成績。

    然而我們願意嗎?領導們拼命的給老師要成績,學生考的分數成了老師的救命砝碼。

    其實看重分數的不是學生,而是老師自己,辛勤的園丁呀,是壓力壓扁我們的愛心呢,還是急燥擠跑了我們的耐心呢,是不是我們的心理比學生還要脆弱?

    聞人思索着。 聞人笑語望着驚噓未定的從容,突然間覺得自己比她強,至少不虛僞,還年輕,又是男性,更容易和那些調皮的男孩子打成一片。

    躍龍他們不是初步的信任他了嗎,他頓時覺得信心十足。

    那校長的發言聞人並沒有認真的聽,他激動的思緒還在張揚,但隱隱約約的聽到說要加大獎懲力度。

    當聞人笑語回過神的時候,戎校長已經開始總結了。

    他抑揚頓挫的話語使全場靜悄悄的,就連楊躍龍、夏昌平似的學生都呆坐在那裏,低頭撫玩着他的腳後跟,幾個優秀的學生做着筆記。

    他從國際形勢、家長的希望到自己的未來,談到今後的學習生活,他的講話總是有力有序,鏗鏘生動。

    “媽媽的媽媽,摔交我一個摔仨,學習就是不會!”楊躍龍一進宿舍就氣憤地罵着。

    “英語像唸經,數學像天書,只不過‘打柴的’挺義氣,不那麼討人厭了。”

    夏昌平接着賈重文說:“我也有點喜歡,但作文讓我頭痛。”

    躍龍望着沉思的雙小東,說:“你呢?”

    “葉老師,真美!”雙小東冷不丁的冒出這麼一句。

    “你孃的,就看了你一下解手就喜歡人家了,戀母情結太嚴重,你該做從容七歲的小孩,每天擁着從容睡。”重文的話逗的大夥笑了起來,小東也呵呵地傻笑。

    “外貌老實心太花,你與英語老師寫情書,我替你背黑鍋,你這個王八羔子!”楊躍龍罵着。

    “怨你,誰讓你貼在人家的屁股上。”

    “晚飯你請客!”躍龍戳着小東的額頭說。

    “我請客你做東。”小東也指着躍龍說。

    “不請客揍你。”昌平從背後穩穩的把小東抱起,轉着圈圈,在衆人的勸說下,小東只好同意了。

    “‘蚊子’,你和那娜發展到什麼的步了?”

    “那肯定啦,我的情書會感動她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