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恩,對啊,改天來拜訪。”

    看着還打算逃跑的幾人,吳浩炎哭笑不得:“都給我留下來,今天誰都別走,我要好好招待你們……”

    幾個人艱難地轉過頭,苦笑的看向吳浩炎,還沒等開口。緊接着吳浩炎說道:“誰走,就代表誰不給我面子喔。”吳浩炎一臉不懷好意的笑。

    看了看呆立在一旁的幾人,吳浩炎嘿嘿笑道:“幹嘛,別那麼嚴肅嘛,來,剛子先把門關了。”

    林剛就站在了門邊,無奈的去把門關上。

    “都過來啊,都站在門邊幹嘛。”依舊是一臉微笑,可卻笑的讓林剛三人內心發寒。

    “對呀,對呀,你們都過去啊,沒聽見老大說話嗎?”

    一邊附和着,畢曉楓一邊拼命的將幾人推向吳浩炎。此時最高興的可是畢曉楓了,一臉的奸笑,跟笑面虎有的一拼。

    “你們剛剛,都在外面偷看,是不是啊?”吳浩炎玩味的看着幾個人。

    “沒、沒,我們什麼都沒看到。”幾人一口同聲,那口氣,堅定無比,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

    此時的張心雨,只覺得脖子根出,燒起來一把火,只燒的原本白皙的臉上,立馬泛起了紅暈,一時間竟紅霞滿面,羞不可抑。

    有古怪的眼神瞧着低頭站在一邊的幾人,吳浩炎道:“哦,這樣啊,什麼都沒看到啊。那好吧,看你們最近很少鍛鍊,就每人做五十個俯臥撐算了吧,有益身體健康哦!”

    “好,好,好……”

    鄭峯幾人立馬屁顛屁顛地趴到牀前,準備開始做俯臥撐。

    “不會吧,這,這也太便宜他們了吧!”畢曉楓一臉的不滿。

    林剛難堪笑道:“對呀,這是浩炎哥說的,你還能怎麼樣啊?哈哈”

    “你!”的看着林剛,畢曉楓臉上滿是鬱悶,後面那半句話竟沒出來,可真是稀奇了。

    “哎,畢曉楓啊,你也別太在意了,這不很好嘛!”吳浩炎笑道。

    “對,適當懂不?我看你小子是不懂了。”林剛站在一旁,故意挑釁的看着畢曉楓,的確對於他們來說,五十個俯臥撐不是什麼難事,所以早做晚做都差不多。

    沒有理會鬥嘴的兩人,鄭峯和光頭已經開始做了,因爲他們總感覺不對,浩炎怎麼可能會這麼容易就饒了自己,還是早點做完,早點省心。

    “哦,忘了告訴你們了,我的規定是在十分鐘內做完,然後……”

    聽了這句還沒完結的話,幾人都停了下來,眼睛死死的盯着吳浩炎,不知道後面的是什麼。尤其是鄭峯和光頭,心裏直罵自己,“怎麼那麼傻,幹嘛那麼快就已經做了幾個?怎麼也得聽完老大的指示在做啊!”

    “只是有個要求……”吳浩炎道:“然後,在這段時間裏,一切交給畢曉楓,他有權對你們進行干擾,或者提升訓練程度,反正一切都看他怎麼做了啦。”

    幾人背後一寒,臉上立時出現了幾條黑線。腦袋中,頓時浮現了同一個想法,交給畢曉楓,那個瘋子級別的人物,完了。

    林剛,則一愣,和畢曉楓相似一傻笑,迅速的趴到地上,開始拼命的做起來。現在的他,只想快點做完,可不想遭受,畢曉楓那魔鬼的虐待。

    那YD地笑,眨巴着眼瞧着幾人,畢曉楓道:“放心,我會好好對你們的。” 鄭峯一臉媚笑,說道:“曉楓哥,你看我在家也叫小峯,雖然字不同,但是讀音他是一樣地啊,而且,我們平日關係也不錯,對吧……”

    “恩,你說的倒也對!可是……你又不是我什麼人,我沒必要徇私啊!”說完,畢曉楓手伸進袋裏開始搜索着。

    “啊,這樣吧,既然我們名字叫法這麼像,而且我比你小,我就認你做哥吧,反正我也沒哥,你說怎麼樣?”鄭峯加快速度的做着俯臥撐,還不忘記緊張的說道。

    “恩,好,不錯,這我比較喜歡,那以後我就是你哥了,你就是我的好弟弟了,好弟弟……”說着,畢曉楓就伸出一隻手,用力的在鄭峯的臉上揉捏着……然後又說,“那我就不打擾你了,你慢慢做哦,我找另外兩個人兄去了。”

    畢曉楓一臉驚訝地看着光頭,“哇,光頭,你看你都出了那麼多汗了,還做那麼快乾嘛?其實也不是很多啊,可是你怎麼會出那麼多汗呢?”

    光頭陪着笑:“沒,沒有啊!可能是,太熱了吧,呵呵……”別看他表面在笑,可內心卻和鄭峯一樣,拼命的咒罵着畢曉楓,“你當我想啊,如果不是怕你這魔鬼弄出什麼花樣來,我可不會做那麼快。”

    “恩,這樣啊,那我該怎麼辦呢,應該好好獎勵獎勵你啊!”畢曉楓的笑啊,真是……

    “啊?不用了吧,你看我們關係那麼好,還計較那麼多幹什麼。”光頭陪笑道。

    “好像是吧!”點了點頭,畢曉楓不知從哪裏拿出了兩支點的還剩一點的蠟燭道:“這呢,是我們以前停電時,用過的蠟燭,生命力頑強,到現在還有一點呢,看在我們關係那麼好,就送給你吧。”

    光頭一聽這話,剛想要拒絕,可是那畢曉楓卻將頭湊到光頭邊道:“你可不能拒絕哦,否則說不定,我會送其它什麼給你哦。”

    光頭無奈的點頭,心中卻想,“送個蠟燭總應該沒什麼吧。不管怎麼樣,總比擔心他還要送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來好。”

    正這樣想着,就看畢曉楓拿出一隻打火機,將兩支僅剩一點的蠟燭點然後,左右一分,硬是把蠟頭塞進光頭兩隻手的手指夾縫間。然後語氣淫邪地說,“光頭弟弟,你可要記住哦,要快點完成任務哦……要不然那蠟油滴下來地話,燙到你手我可就不管咯,一切都靠你自己咯。拜……”光頭心中恨死了這個猥瑣男的**的**……

    畢曉楓轉身來到了林剛近前,此時林剛一語不發,賣力的想趕快做完這50個。“剛子,你怎麼了?難道天氣很熱嗎,瞧瞧你,哎呀,都溼透了……你沒事吧?”

    “少假惺惺,就你那鳥樣,唬別人去吧!我還不知道個你,嘿嘿……別指望我會求你!你想怎麼樣?儘管放馬過來,老子不怕你!”雖然嘴上這麼說,可是林剛的內心還是非常緊張的,畢曉楓這瘋子,指不定他還會想出什麼幺蛾子來,現成的就有受害者在哪兒享受着呢。

    畢曉楓故意裝作委屈的樣子,哀聲道:“剛子呀……你怎麼能這樣說我呢?你要知道,我們可是很好的啊,我怎麼會對你做什麼事呢,你冤枉我了啊……嗚嗚……”

    林剛轉過頭,更加不理會畢曉楓的賣弄,拼命的做着俯臥撐,希望能快點結束這噩夢。

    “哎……剛子啊,你真的誤會我了啊!”畢曉楓假裝無奈的搖了搖頭。

    “少來,老子今天栽在你手上,算我倒黴,不過,遲早我會報仇的……哼!”林剛無意的一句話,卻把畢曉楓的本性給逼了出來。

    畢曉楓陰沉着個臉,分貝提高8度:“你小子,威脅我是嗎?老子最討厭的就是別人威脅我,我給你好臉色,你不要,那就別怪我了。”

    從面色上來說,他林剛,雖然是很無所謂的樣子,你畢曉楓愛咋咋地吧!然而林剛內心卻極度地緊張,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眼見逼近自己的畢曉楓,想中卻擔心,“這小子到底想幹什麼。他媽的,老子肯定慘……了!”

    至此,除了自身難保的光頭,其餘的幾人都在爲林剛祈禱着。

    隨手拿出一包紙巾,畢曉楓道:“本來呢,這幾張紙巾,是爲你擦汗的!不過現在呢,我改變注意了……”畢曉楓一臉的淫笑。

    林剛恨聲道:“你想幹嘛?”

    “我,我?你說我能幹什麼啊?難道你很害怕?”

    說着畢曉楓將紙巾全都拿了出來,一張一張地放在了林剛的頭下方。

    畢曉楓奸笑道:“你看你,出了那麼多汗,我幫你烘烘乾……”只聽“啪”地一聲,將紙巾用打火機點了起來,火苗呼呼地往上竄了起來……

    那一絲絲地黑色煙霧,隨着紙巾的燃燒,不斷從紙巾中冒出,直薰得的林剛喘不過氣。“咳,咳,咳……”林剛的眼淚刷刷地出來了。

    “哎呀,林剛,嗆着你了啊?這可怎麼辦啊?我,我,我不是故意的呀……”畢曉楓又在裝白癡。

    “沒,我好的很,不要太好了!咳,咳,咳……”強硬的頂了回去,林剛臉上恨意都是黑色的。“這小子他媽的,是故意的,竟然還裝,看老子好了以後,怎麼早你算賬。”“咳,咳,咳……”

    “啊,好累啊,需要個地方坐坐!嗯,這地方不錯,高低正合適,也算將就了吧!”畢曉楓伸了個懶腰,一屁股坐到林剛的背上。

    “呵呵……唔……哈哈……”屋子裏傳來一陣陣笑聲,那邊吳浩炎笑的直捂着肚子,咧着嘴。可憐的張心雨早已笑的都快喘不過氣來了,漲紅了了個臉,捂着個嘴。

    吳浩炎終於忍住了笑開口道:“好了,畢曉楓,別玩了,算了,都停下吧。”說完又繼續笑了起來,“唔,哇……哈哈……”

    地上的三個人聽到他這句話,如獲大赦般,立馬從地蹦了起來。

    不滿的走到吳浩炎牀前,畢曉楓悶着臉道:“搞什麼啊?這麼快,他們都還沒做滿五十下呢。你……”

    話剛出口,畢曉楓突地感覺背後一陣涼意,透心地寒。轉過頭一看,只見光頭和林剛都陰沉着臉看着自己。

    “嘿嘿,你們怎麼了?臉色那麼難看,不會生病了吧,是不是要我給你們叫醫生啊!你們等着,我這就給你們叫去……”畢曉楓憋住笑,轉身就想向門邊退去。

    “對呀,是生病了!而且還是生很大、很大的病呢,不找人發泄發泄不行啊。你就幫幫我們吧……”林剛陰笑的看着畢曉楓。

    “沒錯。怎麼着,滴蠟燭很好玩吧!我突然間想到,我也需要發泄發泄。”

    兩人一左一右,各自抓住畢曉楓一隻胳膊,準備動手。這時畢曉楓換了自認爲很親切的笑容,然後說道:“你們可不能怪我啊,這是吳浩炎說的!要找,也應該找吳浩炎啊。”


    林剛不假思索地反駁道:“老大隻是說說而已,沒讓你做那些陰險的事情,這些鬼法子都是你自己弄的!況且他是老大,我們也沒辦法,你就不同了,哼哼……”

    “對!”光頭也堵在了畢曉楓身後,防止他從門口逃走。



    “浩炎,你怎麼還在那看熱鬧呢?要出人命了啊哇!快救我啊,你可不能見死不救啊!”畢曉楓可憐兮兮地朝吳浩炎求救道。

    吃着張心雨早已爲自己剝好的橘子,吳浩炎頭都沒擡,懶洋洋地說道:“你這可不能怪我,都是你自己玩的太過了,我本來也打算幫你的!可是呢,你剛纔竟然很不講義氣地將所有事情都推到我的頭上,你不義那我也不仁了咯!”

    “靠,你真的不幫我?”

    “好吧,光頭,你們停手吧!”

    嘴上那麼說,吳浩炎卻卻擡頭衝林剛眨了眨眼,光頭、鄭峯也立馬會意。

    攤了攤手,吳浩炎無奈地說道:“你也看到了,我現在呢,是病人!如果他們都不聽我的花呢。我也是真的沒有辦法了!放心吧,兄弟!你如果去了,我會時不時地給你多燒點紙錢的……”


    “哇,你們快看!有飛碟誒……”畢曉楓指着窗外突地叫起聲來。

    抱着好奇心,光頭和鄭峯都兩人轉過了頭,只見窗外陽光明媚,天空朵朵白雲,那裏有什麼飛行物……


    感覺到不對,回頭再去門外一看,卻見畢曉楓早就逃出了病房,緊跟着是隨後飛奔而上去追趕畢曉楓的林剛。

    正打算追去,看見鄭峯還愣着不動,光頭急了,“喂,你小子還傻站在那幹什麼,還不一起上啊,你以爲他什麼都沒對你做啊,看看你的臉吧。”

    鄭峯疑惑的找來一面鏡子,只見一張五顏六色的臉從鏡子裏映了出來。“哇,妖怪啊!”鏡子也給他扔出去,摔了個四分五裂。鄭峯意識到,“這肯定是剛剛畢曉楓捏自己臉的時候擦上去的。”下一刻,鄭峯吼道:“畢曉楓!你別跑……” 這時門口有多出來個人,一股煙味就衝他撲了上去,黃毛拎着一袋東西走了進來皺眉道:“浩炎哥,這是什麼味啊?”

    吳浩炎無所謂地說道:“哦,這個啊,這可是畢曉楓的傑作呢。”

    正說着,張心雨走了過去將窗戶打開了,頃刻間,一股風就吹了進來,一時間清新的空氣,充滿了整個房間。接着張心雨拿過掃把,又開始打掃起來,的確剛剛由於畢曉楓的玩弄,現在的房間簡直亂的不成樣子。

    黃毛將袋子放到了吳浩炎牀邊的櫃子上,問道:“對了,浩炎哥,我哥他們去哪了?他們好像比我早就來看你了啊,怎麼人不見了?”

    不由得一笑,吳浩炎道:“你說他們啊,在你進來的前一刻,就走了,去找畢曉楓了。”

    “畢曉楓?”疑惑的看了看吳浩炎,黃毛道:“他們是來看你的啊,找畢曉楓幹嘛?”

    “呵呵,當然是報仇咯!具體情況呢,你就要問你哥他們了。”

    吳浩炎不客氣的拿過黃毛拎來的袋子道:“這是給我的?”

    黃毛笑道:“是啊,這是給你們買的中午飯,也不知道浩炎哥喜歡吃什麼,所以我就買這些了,不知道行嗎?”

    “行,當然行,你小子還真聰明啊!那我可就不客氣了啊!”

    吳浩炎樂了,這肯德基外帶全家桶可是貴着呢,至少對於自己可是這樣的,這小子,也真錢多,一下子就買了好幾桶!看樣子,黃毛這小子對我還是不錯的啊。

    “心雨,你也來吃點吧!”吳浩炎看了看正在認真打掃的張心雨,心疼道。

    張心雨開心點說到,“沒事,我不餓,你先吃吧,我先把這裏打掃乾淨,髒死了。”

    吳浩炎偷偷的拉過黃毛,輕聲問:“心雨她昨天到現在有吃過東西沒有?”

    尷尬的看着吳浩炎,黃毛一臉的無奈,好像在猶豫要不要說。

    “還呆愣着幹嘛,快說,要聽實話。”吳浩炎忽然嚴肅的道。

    看了看吳浩炎一臉嚴肅的神情,又看了看張心雨憔悴瘦弱的背影,黃毛想了想,彷彿下了個決心道:“其實,嫂子從昨天送你進醫院到現在,一直什麼都沒吃,只是她不讓我們所有人告訴你。可是看嫂子這樣,我還是決定告訴你,就算嫂子生氣也不管了。”

    微笑的拍了拍黃毛肩膀,吳浩炎心中很是欣慰,雖然好像要隱瞞,但至少能看出黃毛等這些手下,一直對自己是忠誠的。

    吳浩炎突地叫道:“啊,我的胸口好疼,好疼。”

    “浩炎哥,你怎麼了?沒事吧!”黃毛很奇怪,剛還小聲和自己說話的,吳浩炎怎麼會突然出事了。

    擡起頭,和黃毛眨了眨眼,吳浩炎又繼續將雙手護在胸口處,趴在牀上叫着。反應過來,黃毛立時緊張的喊道“浩炎哥,你沒事吧?會不會是傷口裂開了?嫂子,你快來啊,快來看下!”

    看到,吳浩炎痛苦的趴在牀上叫喊,張心雨匆匆扔掉了掃把,急忙向吳浩炎跑去。

    雙手扶着吳浩炎的身體,張心雨緊張的看着吳浩炎“浩炎你沒事吧?怎麼了?怎麼會突然痛起來呢?我該怎麼辦,怎麼辦?對了,叫醫生,我去叫醫生!”

    剛準備要喊醫生去,張心雨忽然重心一失,被吳浩炎一把拉到了自己的懷裏,緊張的看着吳浩炎的傷口,張心雨道:“浩炎,你沒事吧,你這樣會弄傷你的傷口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