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恩,你做主好了!”唐闊沒有反對,不過看了一眼秦夢瑤,卻是發現她癟着嘴,一臉氣憤的瞪着自己,這讓唐闊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自己有那麼讓她討厭嘛。

    “我們先各自修煉一段時間,等到最後幾日的時候,咱們再配合一下!”秦楚戈點了點頭,當下便帶着唐闊來到了一處住所,這是一排用木頭搭建的木屋,並不是很大,但是卻也不小,裏面非常的簡潔,就是一張牀,一套桌椅板凳,除此之外就什麼都沒有了。

    “地方比較簡陋,唐兄還不要介意啊!”秦楚戈擺了擺手,然後無奈的說道。

    “已經很不錯了,咱們是來修煉的,又不是來這兒享受的!對了,剛剛我們進來的時候,看到了一處禁制陣法,不知道我可不可以觀摩一下啊?”唐闊想到進來的時候見到的那隱匿禁制陣法,當下便忍不住的問道。

    而秦夢瑤聽到唐闊的話後,那明亮的眼睛頓時猛然一亮,眼巴巴的看着哥哥。

    “哦?唐兄還是一名禁制師?”聽到唐闊的話,秦楚戈卻是皺起了眉頭,神色有點兒不太高興。

    “禁制師談不上,只是對這個有些興趣罷了!如果不方便的話,那就算了!”看出這秦楚戈有點兒不高興了,唐闊趕緊說道。

    “不是不方便,唐兄,說句實話,咱們修煉者,要做的就是專心致志,一心多用的話,最後很有可能會什麼都做不好,畢竟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如果唐兄真的感興趣,那就去看好了,不過可千萬不要沉迷啊!”秦楚戈搖了搖頭,當下便解釋道。

    “好,我明白,我會注意的!” 神道問天

    接下來唐闊便來到了那一片光幕的前面,從這裏可以看到外面的場景,但是從外面卻是看不到裏面,而且這光幕上面還有一些禁制點,應該就是當初那秦家先祖佈置的,只不過這些光點卻是有些暗淡了。

    唐闊盤腿坐下,一道黑色的禁制之力從唐闊的身上流轉而出,朝着那些禁制點接觸而去,仔細的感悟着這些禁制點當初的佈置手法。

    唐闊此時的禁制之力已經達到了三級禁制師的高級,或許用不了多長時間就能達到四級禁制師的水平,而這禁制之力就是施展禁制和破除禁制的主要手段。

    “哥,你說這唐闊到底是不是禁制師啊?”秦夢瑤看着唐闊端坐在那裏,當下便開口對秦楚戈問道。

    “我也不知道,我希望他是,又希望他不是!”秦楚戈搖了搖頭,眼神有些複雜的看向唐闊,他其實心裏已經有了答案,這唐闊絕對是一名禁制師,而且等級還不低,至少是一名二級禁制師。

    可是這唐闊哪兒來那麼多時間啊,既要修煉,又要學習禁制,這也太妖孽了點兒吧,不過他也知道,這世上從來都不缺乏天才,自己的妹妹不就是嘛,可惜自己這個當哥哥的反而天賦要差一些。

    “哥,你說要是這唐闊是禁制師,那可不可以幫助我們把這隱匿禁制陣法給修復好啊?如果唐闊能修復好的話,那父皇到時候肯定會非常高興的。”秦夢瑤眼神明亮的問道。

    “你還是不要想了,就算唐闊真的是禁制師,可是他現在也沒有那麼能力將這禁制陣法給修復好,明白嘛?好了,不要多說了,趕緊修煉去吧!這次無論如何都要在武修大會上暫露頭角!”秦楚戈卻是搖了搖頭,他又何嘗不是這樣想的呢,但是他也知道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 周遭所繚繞的毀滅般熾熱氣息令易逍遙苦不堪言,但面臨即將大戰的局勢,他不得暫時強忍下來,但僅憑這頭麒麟幻影的浩瀚氣勢,他的實力至少堪比六階巔峯魔獸!


    “吼–卑微的人類!六級大封印陣也不能奈我何,我先滅殺你,再將那幾個施陣的一併殺了,我要重見天日!我要讓九脈大陸血流成河–”

    悶雷般的聲音滾滾浩蕩,周遭毀滅般的熾熱氣息霎時席捲起一道道巨大的火焰巨浪,瞬間向着易逍遙周遭爆衝而來–

    葛地!易逍遙嘴角緩緩勾起一抹微笑,身影一閃,向着一側急速閃避,而左手一翻,玄青色長鞭閃現而出!

    “蒼龍問世!”


    “吟–”

    一道蒼老的龍吟之聲轟然傲嘯而出,只見玄青色長鞭如蛟龍出世,向着爆射而來的數道火焰巨浪急速席捲而去–

    “嗤啦–”

    一道摧枯拉朽般的悶聲自虛空霎時激盪八方,只見玄青色龍影輕易便將火焰巨浪擊成碎虛,而後在熾熱瀰漫的周遭虛空傲嘯盤旋,將易逍遙周身完全罩在裏面,笑了笑,易逍遙暗自道:“這或許就是傳說中的一物降一物,若說麒麟神獸的幻影是獸中之王,那神龍的幻影就是獸王之王!”

    “吼–神龍內筋?!人類,你居然屠殺了至高無上的神龍!”麒麟神獸的幻影頓時怒氣沖天,大口一張,一團紫色火焰“哧啦!”一聲破開周遭虛空,如一道火柱般直射易逍遙的胸口!

    “兩條神龍的內筋都被我抽了,你區區一頭麒麟還想翻起多大的浪花麼?!”易逍遙冷笑一聲,眉頭一皺,手印一動,只見傲嘯虛空的玄青色龍影直撲而下,張口將紫色火焰吞噬一空!

    一把將長鞭抓在手裏,易逍遙大喝一聲:“神龍擺尾!”

    原本吞噬了紫色火焰的龍影突然傲嘯着狂擺巨尾,一股龐大的熾熱勁氣直撲虛空中的麒麟幻影,麒麟微微一驚,身影一閃竟是不閃不避地直撲而下,龍尾彈射而出的火焰勁氣張口吞下!

    易逍遙閃電般抽回長鞭,微微一笑:“讓你嚐嚐我自創的雷神一笑!”

    手掌一翻,一團刺眼的青色光影霎時如一條青色小龍般在手掌上空急速盤旋翻涌,周遭熾熱氣息以及一股股天地能量瘋狂撲來,急速涌進青色小龍周身,葛地!一個小型的青色漩渦驟然成形!

    感受着青色漩渦中的浩瀚能量,虛空中的麒麟幻影頓時一驚,身子瞬間向着地面上的易逍遙急速爆衝–


    “嗯?”易逍遙身影一閃,遊風步快到極致,堪堪避過麒麟幻影的一擊,繼而縱身躍起,在虛空中猛然轉身,手掌一揮,一個精芒流動爆射的青色漩渦如天際的一道流光,寸寸撕裂者空氣,與此同時,麒麟幻影突然仰天長吼!

    一團十丈大小的紫色火焰充斥着毀滅性的熾熱氣息,爆衝而起!與虛空飄然射來的青色漩渦相撞在一起–

    “轟!!!”

    巨大的衝擊波激盪四周,麒麟幻影身子急退五六丈,緊緊貼在峭壁之上,易逍遙亦被這道反震之力狠狠地拋飛而起,在躍向百十丈的虛空後,身子突然一輕,繼而向下直墜–


    下方麒麟幻影頓時作勢欲撲,仰首直視虛空墜下的青色身影,周遭熾熱氣息令易逍遙隱隱有些喘不過氣,但他的臉上卻是掛着一絲古怪的笑容!

    手掌一鬆,早已握在手中的古玉如離弦之箭,向着地面上的麒麟幻影爆衝而下,血紅色的光影璀璨奪目,浩瀚的無形氣息霎時將下方周遭盡數籠罩在裏面!

    “吼–”

    任憑麒麟幻影如何嘶吼狂叫,卻再也無法破開古玉中散發的血紅光影,翻手一掌拍出,古玉快如瞬移般向着麒麟幻影極速收攏,而分散開來的血紅光影也緩緩縮小,將麒麟幻影層層包裹–

    這是易逍遙兵走險着所尋找的契機,若是剛纔亮出古玉,那懸浮在虛空的麒麟幻影一定會倉皇逃竄,古玉對天下間的任何氣脈皆有着致命的壓制,現在將其引誘到下方,正好趁機收集它的氣脈,曾睥睨天下的神龍都無法抵抗古玉的吸納,更別說一個區區小麒麟,易逍遙嘿嘿一笑,身子急速下降!

    嗤嗤–

    只見麒麟幻影閃電般被古玉吸納一空,易逍遙大喜,身子朝古玉急速飛掠,但剛剛將古玉抓在手裏,周遭虛空卻霎時爆發出一股極度熾熱的紫紅火芒!

    “嗯?!”易逍遙一把握緊古玉,猛然轉身,卻見不知何時,那頭死寂一般的老麒麟轟然縱身而起,卻是將周遭虛空捲入一道恐怖的熾熱紅芒之中!

    “啊!雙生麒麟?!”易逍遙大驚失色,身子急速後退,但老麒麟的所散發的熾熱根本不是他所能抵禦的,僅在三十丈外強忍着熾熱氣息侵蝕身體的劇痛!


    葛地!手掌一翻,古玉血芒爆射,將奔襲而來的熾熱火芒盡數吸納,但越是吸納的多,那洶涌而來的麒麟火芒越是浩瀚恐怖,只因易逍遙無法前進一步,否則縱使老麒麟再怎麼囂張也過不了古玉這一關!

    高達十數丈的老麒麟低頭俯視一眼易逍遙,繼而仰天狂嘯–

    “吼!!!”

    狂暴霸氣的咆哮之聲滾滾浩蕩,令得周遭空間霎時陷入一片劇烈的震動,易逍遙被顛簸得縱身躍起五六丈,只有緊貼着身後的峭壁勉強穩住身形,此刻恨得牙癢癢,卻無法近前一寸,周遭空氣像是置入滾滾流淌的岩漿之中,赤紅耀眼,劇痛傳遍全身,衣服被焦烤得片片零落,僅有一個短褲還穿在身上,手臂粗壯如精鋼鐵骨般在紫紅火焰的映射下更顯得油亮奪目!

    老麒麟緩緩低下頭,雙目中紫焰翻涌,宛若兩道火焰神芒,沉悶的聲音滾滾傳來:“人類小子!你收走了本尊的雙生之體,留下它本尊可饒你不死!”

    帝國總裁的下堂婦

    易逍遙苦逼地緊握着手中的古玉,一旦被古玉吸納的生靈之體皆會化爲本源,也就是說,剛纔那頭麒麟幻影永遠也不會存在了,更何況老麒麟此刻氣勢正盛,說出的話語如掌控萬物生死大權的至尊存在,即便易逍遙此刻交出雙生麒麟,也是斷然走不出八珍甕爐!

    萬丈甕爐猶如萬丈熾熱的岩漿湖,易逍遙神念一動,周身護體火焰暴涌而出,犁牛火焰泛着赤紅的光影,轟然將易逍遙周身盡數包裹,置身犁牛火焰之中,易逍遙頓時覺得空氣中再無一絲熾熱氣息,反而是一股暖洋洋的熱流在周身遊走,愕然一怔,霎時明白過來,犁牛本就是神獸麒麟的忠實奴僕,而它的火焰雖然不能剋制麒麟火焰,卻有着相輔相依的作用,但犁牛火焰剛一出現便被老麒麟察覺,轟然向着一大步,生生將周遭空間震得顫了一顫!

    PS:今日第四更送到! 武家家主頗為氣憤看著楊恆說道。

    「既然對方如此不知深淺,那勝兒你也不虛留手了!」

    武勝舔了舔自己鮮紅的嘴唇說道。

    「是!孩兒遵命。」

    他們武家歷代都是開武館的,那都是好鬥之人要比兇橫可是要比其他家族的年輕一代強上很多。

    楊恆這邊派出阿虎出手,而武家自然就是武勝,兩人來到楊家最大的庭院中站在兩邊準備比試。

    「少爺,你真不限制一下阿虎?一旦出手傷了對方可就不好了。」

    楊軍看著楊恆說道。

    他心中也是有所顧忌,畢竟阿虎的實力他們太了解了,同樣是造血境界好像除了楊恆根本沒有人能壓制住他,而且阿虎一旦拼起來那可是不會管對方身份的,手中狂血刀出鞘就要見血,對方好歹也是三大家族之一的武家,還是來談事情的,傷了和氣就不好了。

    「要不我來吧,雖然我沒有阿虎強,但是少爺交給我的幾個功法都已經融會貫通,相信對方在我手裡也討不到好處。」

    假婚寵妻百分百

    楊恆卻是笑了笑對著楊軍說道。

    「不用,到時候我自有分寸,你就站在一邊安靜的看著就行,有些人你不把他打殘打痛,他根本不知道什麼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楊恆的心中也是有所計較的,所以不需要楊軍出手。

    兩邊人馬都是觀看那庭院中的二人,一個是武家的小少爺,從小被父親以最優秀的方式調教,所學功法也好戰法也好都是武家最為極品的,而另一方面卻是一個穿著獸皮的野人少年,誰優誰劣自然知曉。

    武家的人都是面帶微笑,武勝雖然是他們之中年齡最小的,但是天賦卻是最好的,除了他那天才大哥,在天賦上沒有人比得過武勝,而且武家的幾套絕續他都是修鍊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面對那野人少年勝利是十拿九穩的。

    「我叫武勝,你最好記住,因為這是要打敗你之人的姓名。」

    武勝一臉傲意的看著阿虎說道。

    而阿虎卻根本不理睬對方,嘴裡發出陣陣低吼,過了半響才吐出兩個字。

    「阿虎!」

    武勝哈哈大笑,對方竟然叫了這麼俗氣的名字,而且什麼阿虎阿豹,過一會都要在自己手中變成死貓死狗。

    阿虎也不理睬對方,靜靜的等待著宣布比試開始,而站在兩側的瞎老人和武家家主對視一眼後點了點頭,大聲說道。

    「比試開始!」

    話音剛落最先動起來的竟然是阿虎這個魯莽少年,手中狂血刀持在手中,綁在刀身上的白色繃帶被他輕輕一震化作碎片飄散在空中,造血境界的靈力波動突然爆發,打了武勝一個措手不及。

    「你也是造血境界?!」

    武勝有些不敢相信,對方看上去年齡要比他還小一些吧,而他這般年紀達到造血境界就已經算是絕對的天才了,但是對方卻是比他還要天才,這讓他的心中有一種挫敗感。

    「除了大哥,沒有人能夠比我更強!」

    武勝咬了咬牙,同樣是一把擴刀拿在手中,看著那飛奔而來的身影體內靈力爆發,準備迎戰。

    「死!」

    阿虎怒吼一聲,狂血刀上血芒乍現,腳下邁著楊恆交給他的靈隱步快速逼近對方,剛剛進入到攻擊範圍,便是一刀斬出,根本不給對方反應的時間。

    「跟我對刀,簡直找死!」

    武勝所修鍊的戰法名為百戰刀法,算是人級極品的法訣,他的一身戰鬥力也都在這刀中,對方敢跟他拼刀,那簡直和找死沒有區別。

    體內靈力集中到擴刀之上,百戰刀法發動,那呼嘯的刀上帶著絲絲靈氣,和阿虎的狂血刀相撞。

    「轟!」

    巨大的靈力想碰撞,產生的轟鳴聲讓周圍的地板都是碎裂開來,武勝感覺到這一刀好像不是劈在了對方的刀上,而是撞上了一頭巨龍一般,身體好像脫線風箏一般向後飛去,而阿虎則是繼續搶攻,腳下步伐邁出幾步便是追上了向後飛退的武勝,對其一刀斬出。

    「再來!」

    武勝腳下用力,止住了飛退的身體,不甘示弱的將刀架在胸前抵擋著阿虎的進攻。

    兩人在戰場之中頻頻交手,而出乎武家人意料的是,竟然是阿虎在壓制著武勝在打,阿虎的刀每一次斬出武勝便只能全力招架,根本無法還手。

    地面上已經出現了眾多裂紋,那是武勝將阿虎的力道卸到地面所產生的,但是就算這樣他的身體還是受到了一定的創傷,面對阿虎一種無力感湧上心頭。

    「怎麼這麼強!」

    武勝牙齒咬碎,面對頻頻進攻的阿虎好像自己渾身的功法都被壓制住了一般,比靈巧?阿虎有著楊恆傳授的靈隱步,雖然不能長時間使用,但是卻可以在步伐上穩穩的壓制對方的一頭。

    比力氣,那武勝更是輸得徹底,阿虎的狂血刀中根本沒有靈力存在,只是簡單的勢大力沉便是將他打的喘不過氣來。

    武勝的虎口被震的徹底麻掉,手中的闊刀險些握不住丟在地面,看著眼前的阿虎就好像看見一頭洪水猛獸一般,不斷的撞擊他將他的體力一點一點的蠶食掉。

    一面倒!真正的是一面倒!

    武勝甚至連還手的餘地都沒有!

    「咔嚓」

    武勝手中的刀發出了一聲清脆的響聲,那人級極品的闊刀有著靈力的加持還是被阿虎一刀斬斷,而隨著手中闊刀被斬斷,武勝的心也隨之徹底涼了下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