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3 日 Comments (0)

    怒氣值+99+68+72+59……

    陶樹林火氣大,三粗武大的漢子,地境一階在御士的部將裏可是第一號的。

    這次楊雷霆傻了,新的上將軍之位他陶樹林就是最好的人選之一!

    只是沒想到,這所謂的滅霸竟然就是把他們御士軍侮辱到爆的江北!

    怒氣值+333

    “好小子!犯到吾等手裏還敢如此囂張!”直接前衝,一刀劈出。

    “啊!”

    剛衝到江北身前的陶樹林,直接就來了個狗吃屎,連帶着慘叫聲響起。

    瞬間,這百十個御士同時大退一步。

    怎麼出手的都沒看清,人就躺下了,好可怕!

    怪不得他叫滅霸!

    江北一隻腳踩着還在哀嚎的陶樹林,另一隻手對着楊起帆勾了勾,招呼了一下。

    “老弟,來,我侍衛不在,過來幫我個忙。”

    楊起帆拼了命的搖頭,過去?過去是不可能的!他還想活着!

    “過來!”江北大喝一聲,周身氣勢顯露無疑。

    這幫人慫了,心裏悔恨怎麼沒把王將軍也叫來。

    楊起帆向前踉蹌了幾步,不知道是被誰從後面踹了一腳……

    “過來,把他牙砸掉。”

    不是江北想刷,是他現在急需要晉級一波!幫助老哥的時候也能有點底氣!

    天知道他哥現在面臨着什麼樣的危險!

    御士可是分兩大軍的!楊雷霆被廢了,另一個軍長呢!

    現在,這幫御士算是知道江北有多狠了。

    來自陶部將的一聲聲慘叫,還有他那滿口的鮮血。

    一個個下意識的捂住了嘴,他們再也不敢暗地裏嘲笑楊起帆五顏六色的牙了!

    怒氣值直接飆到四千多,就再也刷不出來了。

    “帶我去正廳找我哥!”江北轉頭對着楊起帆說道。

    還差不到兩千,到時候隨便刷點大的!

    楊起帆木訥的點了點頭,站起身,也不看他身下的陶樹林了。

    正廳內,倒沒有那般腥風血雨,主要還是江南沒出手。

    加上面前這個可能和他不相上下的金甲男子,江南一顆心也沉了下去。

    今天這事兒不好辦了,不知道弟弟怎麼樣了,受傷了沒有……

    “江公子,喝茶啊,不如這次跟本王子回去?到時候我也賞你一塊地如何?”刁矛王子一臉愛慕的說道。

    剛剛那氣勢,簡直是生猛啊!他就喜歡這樣的男人!

    “不需要。”江南淡淡的說道,幾乎無視了刁矛。

    刁矛小心臟砰砰的跳,好霸氣,好帥!

    “江少宗主,莫怪本王今日不近人情,你該好好了解一下令弟的所作所爲!”武王低沉的說道。

    “今日,你敢動他,我必血洗你武王府!”莫得感情的一句話。

    只見江南緩緩擡頭,目光如炬直視武王雙眼。

    “呵!血洗我武王府!就是江宗主親自前來又如何!年輕人,莫要把話說的太滿!”武王徹底怒了。

    而此時,武王絕對想不到,那據說略勝一招的杜老已經翻牆進來了。

    就在正廳外的草叢裏躺着,隨手佈下一道陣法,很悠閒的聽着裏面的對話。

    “老爺親自來?那就不是血洗了,你這小府,估計毛都剩不下。”

    咂咂舌,一轉頭,誒!北少爺來了!

    後面還跟着一羣御士往這頭走,估計是要和南少爺匯合了!

    “我爹親自來?可能你不太懂什麼是起飛的感覺。”


    江北也聽到了那武王的話,慢悠悠的走進了正廳。

    “你便是那江北吧!王將軍!把他給我押起來!”

    瞬間,江南就站了起來,大步朝着江北走去。

    而這王將軍一時間也犯了難,他真沒什麼底氣敢跟這江南搞一搞。

    二人的實力本就不相上下,但是要說江南這個少宗主沒什麼底牌他是不信的。

    但是他不一樣啊!本就是一個散修,狗屁沒有……

    “老頭,你就是武王吧?”江北扣了扣鼻子,還對着武王彈了一下。

    “王將軍!還不動手,更待何時!”武王大怒。

    王國良難受啊,沒辦法只能硬着頭皮答應了一聲。

    心中雖然打鼓,但是看着門外還聚集着那麼多的御士,還有王爺身邊的親衛。


    拖住!只要能拖住這江南一切都好說!沒必要打生打死的!

    “還請江少宗主行個方便,動手有傷和氣。”王國良抱了抱拳說道。

    “哥,他嚇唬我。”江北突然說道。

    “他在跟我說話……”江南很無奈,這都什麼時候了,弟弟還這麼不正經。

    “走吧,王將軍,我們去外面。”江南隨口說道。

    江北麻木了,他哥去外面了,他怎麼辦!他回來幹什麼!不是說好並肩作戰嗎!

    江南緩緩轉身,低聲說道:“一會聽我號令,跟進我,跑!”

    瞬間,江北戲精附體!

    目光決絕的看了一眼武王,一副視死如歸的意思。

    “武王!今日我滅霸,我江家與你不死不休!”江北怒吼道。

    怒氣值+333

    “黃口小兒,欺我武王府無人不成!我今天當要看你如何擔這滅霸名號!來人!擒下他!”

    嘩啦嘩啦,武王身後又出現了幾個黑衣男子。

    江北目光微凝,這些妥妥的都是地境以上的強者啊!

    他還在這等着老哥的號令呢!啥時候跑啊!

    “動手!”只聽得江南一聲大喝。

    “幽步!”

    江北幽步激發,轉身就跑!

    打是不可能打的了,這幫人太強,地境的太多了!容易跪!

    而江南右手緊緊抓住手中的鐵鏈甩動起來,另一隻手從兜裏不知道抽出了什麼。

    口中呢喃一句,在出了大廳的一瞬間,丟在了門口!

    平地突然爆出一陣脆響,一個屏障就這麼憑空生成在正廳門口處!

    “弟弟!快!這屏障堅持不了多久!我們先撤出這赤陽城!”

    “哥!抓緊我!”江北大喝一聲。

    吞天功法全力運轉,地境二階的幽步放開了跑!

    直線就是江北拉住老哥跑,等到了彎道?

    不!沒有彎道,到了彎道江南直接踏空而起,拉着江北翻牆。

    一時間,兄弟二人的配合堪稱完美。

    “雲東!快!”江南大喝一聲。

    正門外,聽到裏面聲音的雲東已經隨時準備跑路了。

    離老遠又看到江北從正門衝出來,提起鞭子就抽馬屁股。

    江北在後面緊緊跟着:“你特麼等我一下啊!”

    “北少爺!先讓馬兒跑起來!不然容易被捉住!”

    江北心裏暗罵了一聲,拉着老哥死命追馬車。

    另一邊,武王府。

    “砸開!上!一起上!別讓那江北給我跑了!今天我活要見人死要見屍!”武王怒吼着。

    江北!你欺我御士軍!而今又來我王府欺我!今日我讓你跑了!這王位如何再坐得!

    怒氣值+666

    不過多時,這屏障也終於被破開了,而江北也拉着江南追上了馬車。

    二人坐在馬車頂,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


    “刺激啊!”江北大吼一聲,怒氣值都五千了!

    這頭武王剛衝出正廳,就看到了急急忙忙跑來的侍女。

    至於環兒?早就趁亂跑出王府上馬車***來了。

    侍女撲通一下跪在地上:“王爺!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小姐,小姐被那江北擄走了!”

    “噗!”武王一口老血就噴了出來,踉蹌着向後退了兩大步。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