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念珠在她手裏,她左看看右看看,好像念珠上有什麼驚天祕密一樣。

    “是它,就是它!”吳小倩說着雙手把念珠緊緊握在懷裏,而眼淚再也忍不住,嘩嘩低落。

    她蹲下,低着頭,抱着念珠,不住的抽泣起來。

    紀芳見吳小倩這樣,大急,她不知道吳小倩這是怎麼了?一串念珠,怎麼會讓她這樣呢?

    她趕忙蹲下,拍拍吳小倩的肩膀,詢問她的情況。

    吳良皺眉,吳小倩這是幹什麼?一串念珠,她這麼激動幹什麼?

    過了好一會吳小倩還在抱着念珠哭泣,此時的天已經差不多亮了,不過還好,今天是休息日,附近沒有人經過,如果有人看見三人這樣,肯定會認爲吳良欺負了兩女。

    吸了一下鼻涕,吳小倩擦了下眼淚,站起身,迅速跑到吳良身前,拉着他的手:“你是在哪裏得到這竄念珠?能告訴我嗎?”

    吳小倩可能還沒有回過氣,她的聲音傳進吳良的耳朵裏,還是有些抽泣。

    “哦!在地攤上買的?”吳良一愣,想了一下。

    “小倩,這念珠有什麼特別的嗎?你見到它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紀芳站起身,走到吳小倩身邊,拍拍她的背。

    吳小倩拿起念珠,指手在其上輕輕摩擦,悠悠道:“它是我奶奶的遺物,它丟失好久了,我以爲再也找不到,想不到,今天又出現了!”

    “額!你奶奶的遺物?”吳良不敢相信,他聚寶所得的東西,居然是死人的東西,而且他還拿了一夜,這是不是太晦氣了。

    吳良有些鬱悶的撓撓頭,就算念珠上的寶氣再多,但死人的東西,他還是有些不爽,要是知道那是死人的東西,打死他,他也不會放在身邊的。


    “宿主,你也太沒出息了吧!死人的東西怎麼了,出現在市面上的古物,那個不是死人的東西,如果你這也嫌的話,你以後還這麼混啊?”吳良沒有想到寶靈此時居然開口了。

    “這不一樣,那些古董,有很多年頭了,可這念珠,明顯是才死沒多年的人的東西!”吳良在心中辯解道。

    “還不都是死人的東西,你擔心什麼?難道害怕了?”寶靈調侃道。

    還別說吳良當聽到,念珠是吳小倩奶奶的遺物時,真的有那麼些害怕,這鬼神之類的,雖然他是受過科學教育的,但那存在民族千年的東西,還是有些忌諱的。

    “誰說的?我纔不怕!”吳良有些底氣不足。

    “哈哈!還說不怕!”寶靈大笑不止。

    “還笑!再笑我一會進去收拾你!”吳良威脅道。

    “好了,不笑了!”寶靈正色道:“你說你以後成仙成佛的人,怎麼還害怕鬼神啊!真是丟人!”

    被寶靈這麼一說,吳良有些愣神:是啊,自己以後就是天下無敵,地上天上任由縱橫的人,還害怕什麼鬼神啊!到時自己修煉到一定程度,別說鬼神,就算鬼神他大爺在自己面前也不過瞧啊!

    想到這吳良心情好上不少,同時心境也提升不少。

    看着吳良的變化,寶靈點點頭,他終於讓吳良有了大的進步,好的心態,才能走的更遠。


    “是啊!你看!”吳小倩拿着念珠,指着其中一顆珠子上的佛字。

    吳良回過神,發現那個佛字,相比其它佛字有些歪捏,好像是有人故意寫歪一樣。


    “哦!佛歪了!”吳良點點頭,把念珠退給吳小倩。

    吳小倩微微一愣,捏着念珠看向吳良。

    吳良看出她的心思,攤攤手:“既然它是你奶奶的遺物,我就送給你了,我們兩清了怎麼樣?”

    吳良感覺這樣結束也好,雖然有些坐地起價的意思,但至少雙方都能接受。

    “嗯!好!”吳小倩破涕而笑,緊緊的抱着念珠不放手,生怕吳良反悔。

    吳良笑笑,他纔不可能反悔,一串念珠換來一次救命,還有一次襲胸,他感覺這交易很划算。

    “好了!東西物歸原主了,該笑了!”紀芳說着對吳良眨眨眼,她也看出此次交易,吳良是佔了大便宜。

    “嗯!”吳小倩點點頭,看向吳良的眼神都變得親切了。

    此時吳良在她心裏,已經留下種子,只要發芽她的芳心就算是吳良的了,可惜這些吳良與她都不知道。

    “我可以走了嗎?”吳良對着紀芳回以點頭,然後看向吳小倩。

    吳小倩點點頭,既然事情解決她也不好和吳良糾纏下去,當然紀芳也沒有阻攔的意思。

    吳良對着二人擺擺手,邁步離去,他摸着自己的右手,回想起摸着吳小倩的胸部,感覺,她的真是大。

    吳小倩與紀芳看着吳良的離去,眼中紛紛流露光彩,至於想些什麼事,只有她們自己知道。 輕裝上陣吳良坐公交來到約定地點,至於紀芳與吳小倩二人已經忘記,只記得那種襲胸的柔軟。

    國際大賣場是江都市有名的奢侈品集中地,當然也有小商販在這兜售物品。

    吳良剛下車站定,手機響了起來。

    “喂!來了嗎?”是小晴打來的。

    “來了!你在哪?”吳良左顧四望,沒有看見小晴。

    “你看見一個廣場沒有,我就在廣場水池旁!”小晴說出一個地點。

    吳良趕緊掃了一圈,果然在賣場門口有個不算大的廣場,哪裏已經停了好多車,並且人也是很多,還有一些推着車賣東西的商販。

    “哦!我馬上過去!”吳良朝廣場走去,不過他好像沒有水池。

    掛斷電話,他來到廣場,人比剛纔看的還多,都是些俊男少女,年齡大點的很少。

    “這裏那有水池啊!”吳良走到廣場中間,還沒有看見哪裏有水池。

    繼續往廣場的那邊走,那邊同樣人多,不過不算擁擠,走着走着他總算看見了一個小水池,說是水池,其實也不算。

    只見在這廣場的一邊,有個小噴泉,不算大,噴泉四周是石凳,有一些人坐着。

    吳良想不通這明明是噴泉爲啥小倩說這是水池。

    他無奈搖搖頭,走到噴泉旁轉了一圈,終於在噴泉的一邊,看到正發愣的小晴。

    小晴今天打扮得還算得體,一身時尚休閒服,頭戴鴨舌帽,胸前的衣服釦子上掛了一個墨鏡。

    “喂!想什麼呢?”吳良走上前,輕輕拍了一下小晴。

    小晴被吳良這麼一拍嚇了一跳,她趕緊拍拍自己的胸脯,大聲道:“你要死啊!不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的!”

    吳良無語,只是拍她一下怎麼就嚇她了,看她愣神的樣子,肯定是想什麼事了吧!

    “喂!拜託,是你讓我來的,再者這大白天的你在想什麼啊?那麼入神,拍你一下就下稱這個樣子!”吳良好奇的看着小晴。

    小晴想想剛纔想的事,臉就紅了起來,她一直在想,既然做吳良半個月的女朋友,到底是認真點,還是虛假點。

    可是她還沒有想明白,就被吳良給嚇到了。

    “我讓你來的怎麼了,誰讓你拍我的!”小晴紅着臉道。

    “好吧!”吳良攤攤手,不願和小晴糾纏下去,他知道和女人講理,永遠講不贏,更何況是這麼漂亮的女人,而且本錢還那麼好。

    吳良想着就向小晴的胸部看去,果然胸部還是那麼堅挺,圓大,一個小小的運動裝根本掩蓋不住,傲人的雙峯,那種將要撐破衣服的錯覺,縈繞在吳良的心頭。

    “真是越看越想摸一下!”吳良在心裏流着口水默默想道。

    “餵你朝哪看呢!”小晴見吳良說了一句,就朝自己胸脯看來,心裏就不高興了:這個大色狼還是不該本性,現在人這麼多,居然都看偷看。

    “呸呸!自己在想什麼呢?人多不能看,難道人少就能看了!自己真是墮落了!”小晴在心裏暗自鄙夷了一下,不過她還是挺有自豪感的。

    能讓大色狼看她,看來她還是有料的嗎?

    “額!沒啥!就是覺得好看!”吳良看着入迷,沒有反應過來,就隨口回了一句。

    說了一句,他就驚醒,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居然在大庭廣衆之下,明目張膽的看女人的胸部,而且還評價了一句。

    “女人真是禍水,以後不能看了!”吳良想着眼睛強行移開,不過眼睛餘光還是看了小晴一眼,發現小晴並沒有生氣,反而有些得意洋洋的樣子。

    他搞不懂這女人被男人看了,還那麼得意。

    “好了,不說了!既然我是你女朋友,那麼任你看也不不可以的!你就隨便看,認真的看!”小晴說着挺起高傲的胸膛,那兩個山峯也被撐起老高。

    此時她已經下定決心,認真做吳良半個月的女朋友,作爲女朋友,被男朋友吃些豆腐應該不算什麼,而且只是看看而已。

    如果她的想法讓吳良知道,不知道吳良會怎麼想。

    “哦!你認真做我女朋友,到時我會把變白的配方給你的!”吳良點點頭,既然小晴付出那麼多,那打死他也要在半個月內把配方想辦法弄出來。

    “好了!我們走吧!”小晴上前雙手抱着吳良的胳膊,她的雙峯也緊緊的擠壓在吳良的手臂之上。

    吳良感受着手臂傳來的柔軟,他有些飄飄然,雖然他穿的是長袖,但那種軟綿綿還是真切的傳到他的心裏,特別是那種擠壓變形的的感覺,真是讓他欲罷不能,他真想永遠都這樣。

    不過他同時想到了蘇冰,身體不由打了個冷戰,他不能背叛蘇冰,蘇冰纔是他該擁有的。

    他想到這不動聲色的與小晴拉開了一小步距離,不過手臂還是被小晴緊緊抱着。

    “怎麼了!”小晴感覺到吳良的變化,疑惑的看着他,不明白他這是怎麼了,自己這麼付出了,難道他還有什麼意見。

    “沒什麼?我是有女朋友的!我想我們這樣不合適吧!”吳良撓撓頭,小心翼翼的看着小晴。

    他希望小晴不要生氣,這種話,任何女人聽見估計怒氣值都要爆表,他希望小晴能接受。


    “有女朋友怎麼了,有女朋友了,難道就不能有第二個,第三個女朋友!”小晴的態度出乎了吳良的預料,她不但沒有生氣,還那麼理直氣壯。

    其實在吳良說出口的那時,小晴的心裏就像被刺了一針似的,說不出的失落和痛與憤怒,她以爲吳良把他說成那種不三不四的女人了,不過她還是強自鎮定,壓下心中那種不爽與火山。

    “呵呵!不生氣就好!其實我們也不算男女朋友,只有半個月!所以我剛纔說的也只是隨便說說,希望你不要當真!”吳良能猜測出小晴的心裏有些不好受,他也沒有好的方法,只能這樣了。

    小晴心裏好受一些,至少吳良說的事實就是這樣,也怪她只爲了美白,不顧後果吧!

    兩人沉默的走着,吳良也沒有想着手臂上的柔軟,小晴也沒有感覺有多歡樂。

    漸漸的來到大賣場門口,這時,吳良的手機響了。

    吳良尷尬的撓撓頭,被小晴抱着的手,輕輕的抽出,從口袋拿出破手機,一看來電是蘇冰打的。

    說蘇冰,蘇冰就來電了,吳良無奈的想着。

    吳良看了一眼小晴,指着手機道:“我接個電話!”

    小晴點點頭,不出聲。

    吳良得到回覆,走到一旁按起接聽鍵。

    “喂!蘇冰!”吳良道。

    “吳良,你在哪啊!”蘇冰詢問道。

    “額!我在國際大賣場!”吳良拍拍額頭,他想起和蘇冰還有約呢!

    “說好陪我的,怎麼自己出去了,你等我一下,我一會過去找你!”蘇冰抱怨道。

    “啊!不好吧!”吳良緊張道,這裏還有一個女人呢?如果被蘇冰看見,不知道能鬧出什麼事。

    “怎麼?難道不方便!”蘇冰疑惑道。

    “沒!沒有,你來吧!我等你!”吳良連忙說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